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六十一章 乱语
    程辂愤然地道:“这还是什么好事不成?我嫌自己身上还不够脏吗?骗你?!”

    闵葭就倒吸了口凉气。

    她虽然已经知道这件事,但没有想到袁氏竟然会这样的欺骗程许,欺骗闵家!

    闵葭心里仿佛有团火在烧。

    她的脸色也就变得很难看。

    程辂的目的达到了,神色间闪过一丝笑意,朝着闵葭再次揖了揖:“时候不早了,想必程家的人也要来找你了。我先走了!”

    闵葭目露困惑,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

    程辂哈哈地笑,表情狰狞,带着毁天灭地般地恨意,道:“只要能让程许不高兴,我就觉得快活!”

    闵葭愕然,却又不得不承认,程辂的话有道理。

    程辂扬长而去。

    护卫喊了声“大奶奶”,示意她该怎么办?

    此时的闵葭却心乱如麻,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见护卫示意她,脑海里浮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快点放了这个程辂走,免得他发起疯来地在袁家、何家等人的面前嚷嚷起来那就麻烦了。

    她不由朝着护卫挥了挥手。

    护卫退了下去。

    闵葭觉得悚然。

    如果程辂的话是真的,她该怎么办?

    她已经嫁给了程许,闵家从无再嫁之女,她是无论如何也要和程许过下去的。可照着程辂的这疯劲,今天他说给自己听,谁知道明天他又会说给谁听呢?袁氏和程池都是罪魁祸首,找谁来阻止程辂呢?

    娘家是不能说的。出了嫁,她就是程家的人了。把程家的丑事告诉娘家人。爹娘兄弟心痛她,可嫂子和弟媳却是从外面嫁进来的,只会笑话她,让人瞧不起。

    婆家的人……闵葭突然间想到了程劭。

    他是程家目前辈份最高的,又是程池和程许的叔父和曾叔父,和两人的关系说近也近,说远也远。由他老人家出面最合适不过了。

    她拿定了主意。抬头却看见商嬷嬷带着几个粗使的婆子匆匆赶了过来。

    闵葭心中不由冷哼。

    这个程池,来得可真快!

    她笑着朝商嬷嬷点了点头,笑道:“嬷嬷来晚了。那个程相卿已经走了。”

    商嬷嬷看她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咯噔一声。

    这个程辂,只要一出现,就没什么好事!

    不过。程辂的胆子也太大了些。

    老夫人原来准备一家人去柘潭寺的,结果吴家来邀一起去红螺寺。还言明了是为进新门的少奶奶求子,二太太邱氏听着动了心,之后又听袁家和何家定了红螺寺上香,就一道来了。

    临时决定的事。谁曾想会遇到程辂。

    看来是他们大意了。

    还好他找的是许大奶奶,要是摸到了周少瑾的身边……

    商嬷嬷都不敢往下想了。

    她忙笑着着对闵葭道:“让大奶奶受惊了!”

    闵葭若有所指地道:“他看见我这边围着很多人,和我说了几句话就一溜烟地跑了。”

    商嬷嬷忙关切地问她有没有吓着。要不要请个大夫来。

    闵葭草草地打发了商嬷嬷:“等会吴家新进门的少奶奶要过来,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好了。”

    毕竟不是一个房头的人了。

    商嬷嬷笑着退了下去。对她颇有些不以为然。

    许大奶奶要是真的相信了程辂的话也就没救了,想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好了,只要不闹腾到周少瑾面前来就行。

    还是四爷厉害,一早就分了家,不然和袁氏等人住在一起,今天这个说些这,明天那个说些那,周少瑾的性子再温顺,只怕也会受不了。

    她见到程池的时候她不禁建议:“要不找个机会把他引到青楼去打个半死好了。”

    免得他这样上蹿下跳的见没有人管他,还以为程家拿他没办法呢!

    “不 用了。”程池神色有些冷,道,“他现在对程家没有办法,看着嘉善中了进士,又妒又恨罢了。既然他找上了嘉善,就让嘉善去处理好了——他不是要外放吗?若是 这点事都处置不好,我看还不如留在京里,在京城出了事我们还能帮他收拾烂摊子,到了外面,还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来。”

    而且,如果他推测的没错,前世发生的那些事只怕做为干清宫的大太监陈立也不干净。他当初让程辂顺利地入赘陈家,不就是看中了程辂搅事的能力吗?现在他已经和四皇子府搭上话了,那就让他们的关系更密切点好了。

    程池笑着吩咐商嬷嬷:“喊打喊杀就行了,可千万别真的把人给伤着了。”

    商嬷嬷会意地笑着应“是”。

    陈立狡猾如狐狸,这次只怕也要栽在程辂的手里了。

    想到这里程池的心情就很好,问商嬷嬷:“太太在哪里?”

    ※

    周少瑾正哄着韫哥儿睡觉。

    再过二十几天就满一周岁的韫哥儿精力旺盛得不得了,或许是因为大清早就起来往红螺寺赶打乱了他的生活规矩,到了要午休的时候却怎么也不肯睡,会翻身爬行,又能扶着东西走路了,一会儿手脚并行地爬到了炕桌边,一会儿趴在窗棂上瞧外看,没有一刻安静的时候。

    不一会周少瑾就气喘吁吁满身是汗了。

    她只扶着韫哥儿在庑廊下玩。

    他却非要站在美人靠上去摘庑廊下养的杜鹃花。

    周少瑾不让,他就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直望着她喊“娘”,把周少瑾的心都要喊化了,开始犹豫着要不要就让他摘几朵花玩,闵葭由几个丫鬟婆子族拥着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今天来得人多,寺院里又不比家里方便,程家的人都歇在一个院子里。看见闵葭,周少瑾和她打了个招呼。

    闵葭不由打量起周少瑾来。

    她今天穿了件玫红色的遍地金比甲,粉嫩的小脸上一双如水般的剪眸,比身边开得正盛的杜鹃花还要明丽,眉宇间的温婉又如那山涧的泉水般的悠然,哪里看得见一丝阴霾。

    闵葭心里一突。

    如果周少瑾真如程辂所说,她怎么可能像这样的悠闲自得?

    念头闪过。闵葭不禁对周少瑾道:“我刚才去放生池。突然闯进来一个男子,说他叫什么‘程相卿’的,被护卫赶了出去。我正想去问问婆婆这个程相卿是什么人呢。听说婶婶从小是在程家长大的。可曾听说过这个人?”

    程辂。

    他又要干什么?

    周少瑾听到他的名字就觉得烦,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道:“他原是程家的旁支,后来因为品行不端被程家除了名……”她说完问闵葭。“这件事还有谁知道?通知了程家的护院了吗?”

    程家的护院多是程池的人,那些护院知道了。程池也就知道了。

    她相信程池不会任由程辂这样乱来的。

    周少瑾义正词严的语气让闵葭非常的意外,可也如盆清水淋在了闵葭脑子里。

    她立刻意识到,程辂是在说谎!

    如果程辂说得是真的,周少瑾应该为他隐瞒才是。怎么会一副全交给程池处理的口吻。就算程辂说的是真的,他可能也只是捡了些对他自己有利的话说,至于他做过什么。却一字未提。

    也就是说,程许未必就如他所说的那么卑鄙无耻。

    闵葭陡然间如释重负。长长地透了口气。

    “商嬷嬷赶了过去。”她笑道,“不过那个程相卿已经跑了。”

    既然商嬷嬷已经知道了,那程池肯定也知道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见闵葭还站在那里看着她,心中立刻明镜似的,知道程辂肯定还是对闵葭说了些什么。

    流言止于智者,可也有众口铄金一词。

    她想了想,还是对闵葭道:“你若心中不解,不妨问问许大爷。不管怎么说,你们是夫妻。”

    夫妻间如果没有了最基本的信赖,又怎能过得下去。

    闵葭听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

    她想到了周少瑾对程池的顺从。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夫妻之间才会那样的恩爱。

    但程辂喜欢周少瑾,就是她也看出来了……程辂说的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假的呢?

    闵葭觉得非常头痛。

    最终她还是决定去问问程许。

    至少要让程许知道,她不是傻瓜,并不是对他的事一无所知。

    可当她走到程许的书房,想要问他的时候,看见他一身青衫,满脸落寞地整理著书房,她已经准备好了的质问却猝然间有些说不出口来,反而不自觉地换了副商量的口吻:“昨天去大螺寺的时候,我在放生池边放生,突然蹿出个人来……”她把遇见程辂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程许。

    程许惊讶地望着她。

    不管是谁遇到了这样的事不是都应该和身边最亲近、最信任的人说话吗?

    他和闵氏相敬如宾,她怎么会帮他说这些?

    她对他说这些话的本意是什么?

    程许放下了手中的书,面对着闵葭,肃然正色地道:“你想说什么?”

    她想说什么,来的时候不都想好了吗?

    此时为何又有些觉得说不出口了呢?

    闵葭抿了抿嘴,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程许的眼睛,道:“我就想知道程辂说得那些话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真的欺负过周氏?池叔父是不是真的趁虚而入娶了周氏?”

    程许勾了勾嘴角,讥讽地道:“真的你又如何?假的你又如何?”

    他竟然这样的态度!

    闵葭气得要吐血,可想到自己既然已经问到了程许的脸上,如果此时退缩,恐怕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真相,这件事也就会一辈子成为她心中的一根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