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六十章 告知
    因为有四皇子府送香的事,到了浴佛节,程辂决定和陈氏一起去上香。

    陈氏很高兴,这是她和程辂成亲之后第一次一起出门,因而商量程辂道:“大相国寺的主持和父亲是好友,我们不妨去大相国寺好了!”

    程辂却道:“到了那一天大家都一起涌到大相国寺,是敬香还是看人?照我说不如去郊外的红螺寺,听说那里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求子很是灵验。”

    一番话说得陈氏面红耳赤,止不住地欢喜,忙道:“那就去红螺寺好了。我也听说过那里的香火很旺,只是离得有些远,去一次不太方便。”

    程辂不以为然,道:“那就在那里住上一晚好了。我们也难得出门。等我们回来,我就准备闭门读书,参加下一科的乡试了。”

    这就意味着就算子嗣这等大事也要放下了!

    陈氏心中着急。

    她原本年纪就大了,夫妻间也算得上和睦,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子嗣艰难,若是三年之后还怀不上,她就只好帮程辂纳妾了。妾生下来的孩子与她陈家有何关系?招婿还有什么意义?

    陈氏准备起出行的事来也就格外的留心,不仅带了五百两银票,还提前几天斋戒沐浴,抄了几卷经文供奉给红螺寺的菩萨。

    不曾想到了红螺寺却被寺里的知客和尚告知:“……袁阁老、程阁老、何通政史家、吴翰林等几家的女眷都在这里敬香,几个客居的院子都早已派了人来打扫。”

    言下之意,是没有地方安置她。

    陈氏大惊,目光锐利地回头望着自家的管事。

    那管事脸上也掩饰不住惊讶,道:“之前寺里的知客和尚也是这么说的。我回了姑爷,姑爷说不要紧,这件事他来办。”

    正说着,刚才骑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程辂突然间从一旁的小路返了回来,道:“出了什么事?”

    管事不敢说话。

    程辂看得明白,笑道:“原来是为这件事。”问那知客和尚道:“你们寺里可还有其他客房?”

    “有是有。”那知客和尚迟疑道,“只是没有单独的院落。”

    “那就给我们几间厢房好了。”程辂不以为意地道。“只是要帮我们挑几间干净僻静的厢房才好。”说完。朝着身边的小厮使了个眼色,小厮立刻上前塞了个荷包给那知客和尚。

    知客和尚不动声色地收下,在西边跨院的角落给他们找了幢三间全朝南的厢房。可到底比不上单独的院落。陈氏不免抱怨:“姑爷也是,早跟我说了,我也好拿了父亲的帖子过来让寺里给我们留个小院子。”

    程 辂道:“既是来求子的,就要诚心些。我来的时候那几家早已定了院落。不要说做事有个先来后到,就那几家也都读书人家。不比寻常的百姓,心里不舒服了喝口小 酒就过去了,一个不好,惹得父亲被弹劾。那还不如不来呢?何况他们几家的女眷也是来红螺寺求子的,可见这寺里的香火是真的很灵验了。”

    或者是因为越是人人都抢的东西越发让人觉得好。

    陈氏听了心花怒放,道:“真的吗?那几家的女眷也是来求子的?”

    “我骗你做什么。”程辂道。“等会说不定你还会遇到这几家的女眷呢?”

    陈氏点头,踌躇道:“程阁老家。岂不是你的本家?”

    她记得程辂是被程家除名的。

    程辂面有不悦,道:“有些事你不知道,我那时少年得志,程家怕旁枝压了嫡枝,又怕被金陵城里的人非议不扶持我,我又对此颇有不悦,这才和本家交恶的。可我总有一天要回去的,不可能因此就避开他们。”

    成 亲也有些日子了,程辂表现得一直很骄傲,陈氏又是小门小户出生,只当那些江南世家都和他们乡里的土财主似的,有个一亩三分田就怕被亲戚朋友沾了便宜去了, 加上陈立帮着程辂恢复了功名,程辂又是她的丈夫,她倒没有多想,梳洗更衣,净手焚香,唤了小厮来去请了寺里的知客和尚,带着两个贴身的丫鬟去了供奉观世音 菩萨的大殿。

    程辂笑了笑,去了后山,从后山的小道蹿到了放生池的附近。

    闵葭正由一群丫鬟婆子服侍着放生。

    附近的护院发现了程辂,高声示警:“是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这边有女眷,还请回避!”

    程辂笑着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高佻的身材,温文的笑容,读书人的打扮,落落大方的气质,让那些护卫的声音不由小了下去:“袁阁老、程阁老家的女眷在此敬香,还请先生回避!”

    “杏 林胡同程家吗?”程辂露出惊讶之色,望着被丫鬟婆子围在中央的闵葭高声道:“是程家的大奶奶吗?我叫程相卿,几次投帖您都不予理会,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大 奶奶!这可真是缘分!我找您,是想和您说说程嘉善的事。您看您是不是请身边的丫鬟婆子暂时回避片刻,当然,如果您觉得程嘉善没有什么事可以隐瞒的,我也可 以当着这些丫鬟婆子们的面说。”

    闵葭脸色发青,心里不由暗暗地后悔,早知道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程相卿,她就应该和谢氏、吴家新进门 的那位少奶奶一起过来的,只是那知客和尚说什么贵在诚心,最好是一个一个的放生,让菩萨知道是谁的孝敬……可若是她们真的跟了过来,以程辂这不依不饶非要 见到她的性子,还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没来也好。

    她暗暗松了口气,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就算是事关我相公,你也应该去找我相公或是我公公才是,你找我有什么用。”

    程辂朝着闵葭揖了揖,道:“若是大奶奶不介意,那我就这样和大奶奶说了。”

    闵葭气得指头发抖,但还是忍住没有在神色间流露丝毫的异样,笑道:“来的是客,程秀才请到凉亭来喝杯茶。”

    护卫和丫鬟婆子都散了开,远远地站在放生池的四周。

    程 辂笑着站在放生池道:“大奶奶客气了。我也不过有几句话说,说完就走。”他知道这边发生的事应该会很快就传到几位陪着一道过来的爷们耳朵里,他不敢耽搁, 开门见山地道,“我原本和程许是同窗,可我被程家陷害革去了功名,程许却一帆风顺地考中了进士。程许不仅比我会读书,还比我会投胎,我从小到大最恨的就是 他了……”

    他这样毫不掩饰自己对程许的恨意,让闵葭明明知道他接下来说的话肯定很不好听,甚至对自己不利,却莫名地想听下去。

    她保持了沉默。

    程辂微微一笑。

    这些名门大户,要的就是名声脸面。

    只要抓住了这一点,通常都无往不利。

    “大 奶奶应该认识池四太太周氏吧?”他面色微黯,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道,“我是程家旁支,却因年少聪慧,常在程家内宅进出,和随着姐姐寄居程家的周氏青梅竹 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我们两情相悦,我母亲也很喜欢周氏,原本准备我考取了功名之后就去周家提亲的。谁知道程许也看上了周氏……他是长房嫡孙,我是家贫 旁支,周氏孤苦伶仃,袁氏又素来溺爱他……我们怎么斗得过他。

    “没多久,我就被袁氏撵去了岳麓书院读书,试图拆散了我们。”

    闵葭觉得自己好像被道雷给劈中了似的。

    她知道程许喜欢周少瑾,没想到这个程辂也喜欢周少瑾……

    闵葭打量着程辂的神色。

    程辂一副悲愤又无奈何的样了。

    周少瑾又怎么嫁给了程池的呢?

    闵葭想到他刚才的话,陡然间有些同情程辂来。

    “如 果这样也就算了。”程辂说着,眼睛都急红了,“我原本就不如程许,周氏嫁给他能够幸福,我也就罢了。袁氏却嫌弃周氏无母,压根就瞧不起周氏,她一心想给程 许娶个高门大户人家的女儿,好在程许的仕途上助他一臂之力。怕程许闹腾起来耽搁了他下场,就一面拿周氏做诱铒,说只要程许考中了解元,就为他去周家提亲, 一面又私底下和闵家说亲,等到四房知道我们两人的婚事不成之后,想把周氏许配给她的表哥程诣的时候,袁氏又能使出手段破坏了周氏的婚事……我虽然和周氏有 缘无份,可也不能看着长房这样的欺负周氏!

    “气愤之下,我去质问程许。

    “原想程许知道了肯定会放手的。

    “结果程许不仅没有放手,却意图欺压周氏,想来个生米做成熟饭,逼周氏嫁给她,逼袁氏同意。

    “袁氏是你的婆婆,她的脾气你肯定是很清楚的。

    “她怎么会妥协。

    “那个时候家中的长辈都不在,长房能做主的也就只有程池。

    “程池去处置这件事的时候,看到了周氏。他被周氏的美色所迷,不顾辈分差异,不顾自己的侄儿喜欢周氏,强行娶了周氏为妻。

    “虽说周氏红颜祸水,但程池程许这对叔侄,还有袁氏这个程家宗妇,也太无耻了些……”

    闵葭难掩惊骇。

    “怎么会这样?”她额头冒出细细的冷汗来,心里不止一次的后怕,还好自己行事稳妥,没有让他嚷出去,他要是这样当着吴家、何家、袁家的人一通乱说,程池和周少瑾的名声也就完了,程家的名声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