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生病
    唐老安人的侄儿当时气疯了,所依仗的也不过是程泾如今位高权重丢不起这个脸罢了,等到程家的人扭着他要把他送到顺天府的时候,他又害怕起来,挣扎着就要跑。

    秦子集冷笑。

    到程家小三房的大门口来闹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若是程家这时候忍下了这口气,那以后岂不是谁都可以有样学样?

    只是还没有等到程池回来,程识就亲自带着两个管事捧着好几个礼盒赶了过来,满脸愧疚地对秦子集道:“都是我这个表叔不懂事,还请看在我祖母的份上请秦总管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小婶婶那里,还请帮我代传一声,我代表叔向她赔不是了。”

    秦子集完全可以找借口打发程识,可程识提及周少瑾,他就不好当家作主了,笑着请程识在外院的花厅坐下,派了人去请周少瑾示下。

    非礼毋听。

    既 然程家的仆妇请了周少瑾出去说话,程笙等人自然也就不会问周少瑾到底出了什么事。周少瑾则是觉得唐老安人那位远房的侄子不去杏花胡同闹,不去程渭那里闹, 偏偏跑到她家门口闹,还不是柿子挑软的捏,太丢人了,她不好意思跟周初瑾几个说。见大家都顾着她的颜面什么也没有问,她不由地舒了口气,和她们继续地说起 家长里短来。

    不曾想她还没有说两句话,那小丫鬟去而复返,道:“太太,商嬷嬷有事要请您示下。”

    周少瑾心中不悦。

    难道那唐老安人的侄子又做出什么怪来不成?

    她向程笙等人赔了个不是,出了宴息室。

    商嬷嬷把程识赶了过来。想代他表叔给周少瑾赔礼的事告诉了周少瑾。

    周少瑾最烦那种明明知道有错还打你一耳光,然后觉得给你赔了不是这件事就两清了的事。

    她道:“你去跟他说,男女授受不清。我虽是长辈,可我的年纪在这里,实在是不方便出面见客。他有什么事,就跟秦总管说。若是秦总管拿不定主意,那就只能等着四爷回来再说了。”

    商嬷嬷之前还怕周少瑾心软。他们刚把人送到顺天府周少瑾见程识亲自过来赔礼道歉。面子上过不去,后脚就把唐老安人的侄子放了。

    她笑盈盈地应“是”,心中的幸灾乐祸掩也掩不住地流露在了脸上。

    周少瑾不由抿了嘴笑。道:“你们若是觉得还不解气,不妨让他就这样枯等着。反正家里也没个当家作主的人。他要是觉得委屈,也得有个帮他作主的人不是?如果他要是不愿意,正好一拍两散——他来求人。这点气都受不了,可见之前说的全是违心话了!”

    商嬷嬷忍不住笑。

    周少瑾就道:“程识是什么时候来的京城?怎么我们都不知道?你们知道他住哪里?来京城做什么吗?”

    商嬷嬷笑道:“之前只是听说他要参加明年的大比。就提前来了京城,算着日子应该是今天下午或是明天早上到的。在贡院旁边的那家高升客栈里落脚。我们只是没有想到他一听说他表叔闹事的事就赶了过来,按两家的约定,他明天应该会去拜访大老爷吧?”

    当初分宗的时候两房就有约定。长房要帮着程识科举。

    当然,这件事谁都知道不可能,不过是退而求其次。希望长房不要有意地阻拦程识就行了。

    周少瑾笑道:“既然这样,那就更应该让他等等好了。我们又没有说不放人。又没有说不见他,只是情况有变,得等等才行。”

    穿小鞋,谁不会啊!

    商嬷嬷笑着去了前院。

    周少瑾不悦地回了正房。

    周初瑾毕竟和周少瑾是姐妹,找了个机会忍不住问她缘由。

    周少瑾想着既然程识已经上了门,就算她想把这件事压下去也是不可能了,索性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程笙等人。

    众人都惊讶不已。特别是程箫,睁大了眼睛道:“我记得二房从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现在像暴发户似的沉不住气?”

    “所以有患难见真章这样的说法。”周初瑾叹息道,“从前九如巷声势赫赫,如鲜花着锦,什么时候都顺顺当当的,谁不会摆架子、玩大度,现在日薄西山,有些事就计较起来。素不知这样的吃相更难看。”

    大家不由得唏嘘,不愿再围着这个话题转,转移话题说起这些日子名震京城的绣娘宫绦来。

    在花厅的程识得了商嬷嬷的传话气得两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可他还得笑吟吟地向商嬷嬷道谢,耐心安静地等着程池回来。

    自九如巷分宗之后,他不止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了。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无论如何也不答应分宗的。

    高祖父还是年纪大了,行事开始顾前顾尾,既想借帮长房的名声,又怕长房像当年一样,选了他的次子管理七星堂。

    实际上高祖父真的想错了。

    程家的银子已经够吃几代人了,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抛开七星堂,彻底地与江湖上的断个干净为佳。

    可惜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程池不按理出牌,西一榔头东一棒子的,短短两三年的功夫就蹿到了正四品的位置上,还得了个正直清傲的名声。

    长房比他们想像的厉害多了!

    程识想着,手就慢慢地松了开来。

    人在屋檐下,也应该学会低头了。

    他等了一个下午,到底没有等到程池回府——祭拜皇太子的时候,程劭突然昏倒在了皇太子的灵前,大夫说,程劭这是忧伤过度,皇上亲自指使着内侍把程劭抬进了偏殿旁的暖阁休息了半天,大包小包的药材赏了大半车。特下旨让他回家休养。

    作为侄儿的程泾是内阁辅臣走不开,程劭就由程池护送着回了榆钱胡同。又因为程汾和程训都不在了,阿宝和阿仁年纪还小,什么也不懂,程劭那里就由程池在床前侍疾。

    周少瑾等人听到消息全都吓了一大跳。

    等她们回过神来,朝阳门立刻喧哗起来。

    周少瑾忙吩咐春晚等帮程池收拾换洗的衣裳,邱氏则叫了轿子急着带阿宝和阿仁过去。程笙和程箫不知道也罢。知道了肯定要过去问候程劭的病情。

    仆妇们虽然四处奔走,却悄然无声。

    程箫等人看了暗暗点头。

    因是去看病人,周少瑾把几个孩子交给了周初瑾。和邱氏、程箫、程笙带着阿宝阿仁赶去了双榆胡同。

    送程劭回来的内侍还没有走,见程家的女眷只要没有去哭丧的,就连出嫁的姑娘也都赶了过来,颇有些感慨地道:“难得你们这么亲热。”

    周少瑾听着心中一动。想起皇上这些日子的遭遇来,她拿着帕子就擦了擦并没有眼泪的眼角。塞给了那内侍一个荷包,低声道:“劳烦公公了,这给公公喝茶,还请公公不要嫌弃。二叔父家里也没有什么人。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公公多多包涵。。”

    那 公公微微一愣,随后眼角眉眼就带上些许的笑意。道:“咱家也是奉命行事。程大人不要紧,只是一时悲伤过度。加上年纪大了,平时可能也没有个贴心贴己的人照 顾着,有些心疾,太医已经开了方子,太太只管照着方子给程大人熬药就是了。皇上已经吩咐太医院的曹医正了,曹医正每天都会来给程大人请脉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又有内侍骑着马赶了过来,身后还拖着辆马车,气喘吁吁地在门口喊着:“皇上口谕,快接旨。”

    除了病着的程劭,众人都走了出来,跟着程池跪着接旨。

    后来的内侍这才道:“皇上怜惜程大人孤身寡人日常起居都没有人照顾,特将干清宫的常姑姑赐与程大人。人我已经带来了,小程大人赶情找个地方安置红珍姑姑吧!皇上还等着我回宫复命呢!”

    满院子的人都惊呆了。

    这可是国丧期间!

    赏个大宫女给程劭,这算是妾呢?还算是仆妇呢?

    是妾,程劭祟尚的是道家养生之术,自发妻去世之后就已绝了这样的心思。算仆妇,皇上用过的人,能随便指使吗?

    皇上是不是悲伤过度,糊涂了。

    不仅程家的人,就是两个内侍也这么想。

    还是程池第一个反应过来,起身向传旨的内侍道谢,悄悄地塞了红包,朝着周少瑾使了个眼色。

    这里还有邱氏,她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出这个风头。

    她忙挽了邱氏的胳膊,低声喊着“二嫂”。

    邱氏“哦”了一声,慌慌张张地去迎了那位常姑娘下轿。

    周少瑾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这位常姑娘中等身材,皮肤白皙细腻,容长脸,柳叶眉,双眼温亲切,神色矜持娴静,气度极佳。

    这都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这位常姑姑乍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可仔细一看,眼角和脖子都已有了风霜的痕迹,最少也有四十来岁了。

    不管是程劭把她当妾室还是仆妇,站在程劭身边都不至于太离谱。

    可这昭示着皇上对程劭的恩宠——就连身边的人也给他挑了个合适的。

    周少瑾就朝程池望去。

    正好程池也望了过来。

    夫妻交换了个眼神。

    周少瑾恭敬地给常姑姑行了礼,邱氏这才定下神来,把程筝等人引荐给常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