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四十七章 计划
    一时间朝阳门热闹得像过年。

    周少瑾和程筝、程笙、周初瑾几个坐在宴息 室临窗的大炕上喝着茶吃着点心,阿仁拿着个佛尘,官哥拿着一个鸡毛掸子你追我赶地在屋里跑来跑去,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两人的乳娘紧张地站在一旁,陪着玩 的小丫鬟则有些紧张地跟在两人的身后,怕他们把彼此给撞着了或是打着了。韫哥儿则由乳娘抱着在一旁睁大了眼睛看着,还不时地咯咯地笑两声,哦哦地喊两声, 显得非常的快活。

    阿宝毕竟大一些,不像阿仁,很快就融入到了程家。

    他站在一旁看着阿仁,一副生怕阿仁闯祸的样子。

    顾中就笑道:“有乳娘和丫鬟们看着,不会有事的。”

    若是阿仁和官哥哪里磕伤了或是碰伤了,他们身边服侍的都会受到重罚的,所以他们会很尽心尽责地照顾两个孩子的。”

    他问阿宝:“我准备去和哥哥写字,你要一起吗?”

    阿宝望着在厅堂四方桌前身姿笔直如松练着大字顾宁,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道:“我还没有正式拜师启蒙,只是平时跟着二叔祖母在读《三字经》……”

    顾中小大人似的笑道:“我和哥哥小时候也是母亲告诉识得字,到今年春天才正式拜师。”言下之意是你不要不好意思,“你开始描红了吗?”

    阿宝点头。

    顾中道:“我娘规定我每天要练三百个大字,叔祖母规定你练几百个大字?”

    阿宝不好意思地道:“没,没规定。只是每天照着字贴写一炷香的功夫就行了。”

    “那 你才开始。”顾中很有经验地道,“你若是有时候多写几个字,最好是多写几个字。我爹说了。练是百尺竿头的事,你花的功夫越多,字就写得越好。我爹在考进士 之前,每天要写五千个字,他现在的字写得很好,不仅我祖父、祖母,我曾祖父、祖母都曾夸过我父亲写得好。我曾祖母的字也写得很好。我的姑姑、堂姐、表妹她 们启蒙。都是用的我曾祖母写的字贴,我七婶婶到现在还每天照着我曾祖母的字贴写五页小楷呢!我七婶婶是我姑奶奶的女儿,是我爹的表妹……”

    阿宝已经被顾中家的关系给绕晕了。但他看顾中宝说得煞有其事,还是一面很郑重地点着头,一面随着顾中去了厅堂。

    顾宁身边的大丫鬟立刻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屈膝给顾中行礼。悄声道:“二少爷,大少爷在练字呢!”

    “我知道!”顾中亦悄声地道:“我们也要练字。你给我们搬个小桌子来。”

    他的话音刚落,程家留在厅堂里服侍的仆妇立刻上前低声道:“两位少爷稍等,奴婢这就吩咐下去。”

    顾中点头。

    仆妇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

    顾中就朝着阿宝打了个手势,蹑手蹑脚地上前。掂着脚伸着脖子朝桌上望去。

    一直屏气凝神地在写字的顾宁突然回过头来朝着弟弟笑了笑。

    顾中吓了一大跳,心虚地道:“哥哥,我没有吵你。我就是看看……”

    “我知道!”顾宁温谦地道,“等我把先生布置的功课做完了就陪你们玩。”说着。还看了阿宝一眼。

    阿宝羞赧地笑。

    顾中则忙道:“我陪着哥哥写字。”

    顾宁笑了笑,低下头来认真练字。

    仆妇们摆了一套小桌椅过来。

    顾中就拿了字贴出来和阿宝一起描红。

    阿仁和官哥一开始还准备跑去厅堂,被乳娘抱住指着写字的顾宁、顾中和阿宝哄了几句,两个孩子就不再试图跑到厅堂里去了,只在宴息室、内室两边窜着玩,又因内室有很多玉雕的香球、木做的叠罗汉等小玩意,两个孩子也无暇去惹顾宁他们的。

    只有韫哥儿很是不满。

    他要看着阿仁和官哥玩。

    一旦他看不到他们两个,他就开始吵闹。

    乳娘试了几回,明白了他的意图之后,就抱着他跟在阿仁和官哥的身后,他也就安静下来,不时地发出几声不明所以的叫声。

    程箫不由笑道:“韫哥儿长大了以后肯定是个上房揭瓦下河摸鱼的性子。”

    周 初瑾对自己的这个外甥却是怎么看怎么好,笑道:“你看他长得那个结实,比我们官哥小时候可沉手多了。这样孩子精力都旺盛。到时候只要好生引导就行了。像少 瑾,小时候特别的皮,看见什么都要问个为什么,没有一刻安静的时候。当时我祖母还担心她嫁不了去。你看现在,比谁都文静,天天呆在家里哪里也不想去?!” 说到这里,她想起十月初一大相国寺的庙会来,道,“大相国寺的庙会应该办不成了吧?到时候我们要不要去郊外的柘潭寺去上炷香?”

    “我听说大相国寺的庙会依旧会办。”程笙道,“不过可能会办成法事——太子殿下去了,京城的禅院给太子殿下祈福也是应该的。柘潭寺是大寺,我想他们也应该会和大相国寺一样办祈福庙会吧?”

    “那还是别出门了。”周初瑾对京城几大禅寺举办庙会时的涌堵记忆犹新,“就在家里祭奠好了!”

    按理,十月初一是祭奠祖先的日子。

    程箫笑道:“我也没准备出门。要不初二那天我们再聚聚吧!你看孩子们玩得多高兴啊!”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道,“我看着都想把我们家的颖哥儿接过来了。”

    周初瑾笑道:“那就接过来呗!孩子在自己身边养大的毕竟不同。”

    “谁说不是。”程箫苦着脸道,“可我公公婆婆不放,说是我们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更别说照顾孩子了。还催着我们再生一个……”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周初瑾在心里唏嘘着,却看见周少瑾久久没有吱声。

    她不由用手肘拐了拐周少瑾。道:“想什么呢?”

    周少瑾回过神来,笑道:“我在看顾宁和顾中写字,想着这么小孩子,再过几年大家都该启蒙了。从前程家族学做得多好,要不我们再办个族学吧?让几个孩子在一块儿读书,大了不仅有血缘亲情,也有同窗之谊。多好啊!”

    周初瑾大为心动。

    廖家在镇江是数一数二的。在江南也勉强数得上数,可到了京城明显不够了,他们夫妻现在不指望廖家能帮他们撑腰。只求不拖他们夫妻的后腿。

    如果官哥儿能和顾中、阿宝他们一块儿长大,以后有什么事也有个帮衬。

    她朝程笙望去:“我觉得这个主意好!只是我们家里都有长辈,不知道长辈是个什么意思。”

    程笙也很是心动。

    长房和金陵九如巷的分了宗,留在金陵的几房没有了长房这门显亲日子不好过。他们长房没有了九如巷的根基也一样不好。

    如果能重现程家族学的辉煌,长房就能真正在京城站稳了脚跟。

    她朝程筝望去。

    程笙想到的。程筝也想到了。

    她沉吟道:“我等会回去和大姐商量商量,若是能成,这族学设在哪里好。”

    周少瑾道:“设在这里能行吗?如果不行,我在榆钱胡同还有个宅子。只是到了那边家里就没有个看顾的人了。族学刚开始,还是有人看顾着好。先生不如意,还可以换一个。若是因此耽搁了孩子们的前程可就万劫不复了。”

    程筝点头。道:“这先生的人选也是个问题。如今宁哥儿和中哥儿是由顾家的一位族叔帮着启蒙,但明年是大比之年。这位族叔肯定会下场,到时候若是金榜题名,顾家肯定是又得重新请西席了。”

    周少瑾思忖道:“能不能请吴枣秀吴先生帮着推荐一位学识渊博的,也不拘一定是翰林院出身的,养小孩子太古板了反而不好,找个年轻点的……”

    “这个主意好。”程笙笑道,“我们在家里读书的时候祖母宁愿给我们找女先生也不愿意找老翰林就是这个意思。可惜我们生的是小子,若是能生个闺女就好了。”

    话题就从书院转移到了怎样生儿生女来。

    周少瑾抿了嘴直笑。

    有小丫鬟进来禀道:“太太,商嬷嬷求见。”

    这里没有外人,商嬷嬷既然不进来禀事,可见要说的事不方便让别人知道。

    周少瑾笑着应了一声,和程筝几个打了个招呼,出了正房。

    商嬷嬷在庑廊下等。

    看见她就上前行了个礼,在她耳边道:“太太,二房的管事,就是唐老安人的那个远房的侄子,在大门口叫骂,被秦总管让人堵着嘴拖进了门房,秦总管问怎么办好。”

    周少瑾眼皮子跳了跳,道:“他为什么在大门口叫骂?”

    商嬷嬷迟疑了片刻,道:“去年冬天的时候二房拿了十万两银子入股十三行的船队,结果今年十三行有两艘船翻在了海里,其中就有二房入股的一艘船,唐老安人的侄儿就说那根本不是他们入股的那艘船,是四爷做了手脚,心里记恨着当年分宗的时候二房要了长房很多的银子……”

    这还真是程池做得出来的事。

    但周少瑾觉得就算这件事是程池做的,他也没有错。

    二房分了那么多的银子,如果不贪婪,那些银子足够他们子子孙孙嚼用好几代人了。

    现在自己技不如人,就来怪别人手段厉害了。

    她道:“秦总管是什么意思?”

    商嬷嬷道:“秦总管的意思是送官——他骂得时候,有隔壁邻居看见了。”

    “那就照秦总管的意思办吧!”周少瑾也觉得应该给他们这些人一个教训,免得把他们家当菜园子门,想怎样就怎样。

    商嬷嬷笑着应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