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孝期
    周少瑾一直在屋里转到二更鼓响了起来,程池才回来。

    他回来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裳,好像在隐藏形迹般。

    周少瑾就更担心了,遣了屋里服侍的,一面服侍他更衣,一面低声问:“见到二叔父了吗?”

    “见到了!”程池低声道:“我们等会再说。”

    周 少瑾会意,两人梳洗一番熄了灯歇下,躲在被子里说着悄悄话:“二叔父没事。皇上叫他过去,的确是因为七皇子的事有些犹豫不决,想让二叔父陪着散散心。谁知 道却出了大事——元皇后是太后娘娘的外甥女,太后娘娘不知怎么的,想起第二天是元皇后的冥诞来,就叫了太子殿下和皇长孙进宫去商量给元皇后祭祀的事来。太 子殿下身边除太子妃,只有一个从小服侍他、给他生了长女的良娣,但私底下,他最宠爱的却是他身边一个姓戴的宫女。但因这姓戴的宫女没有生育过,一直没有什 么名份。又因这姓戴的宫女是太后宫里出来的。所以那天太子进宫去,就把这姓戴的宫女也带上了。

    “太子殿下和皇长孙去了偏殿和太后娘娘、林太妃说话,那姓戴的宫女就在茶房和几个宫女在说话。

    “二皇子却突然来了。

    “知道太子殿下和皇长孙在偏殿和太后娘娘、林太妃说话,就没让小太监禀报,说是在外面等等。

    “慈宁宫里服侍的也怕太后娘娘有什么话要和太子殿下说,也就没有去通禀。

    “天气有点冷,二皇子就闲步去了茶房。

    “几个宫女纷纷回避。

    “二皇子认出了姓戴的宫女,就和那姓戴的宫女说起话来。

    “慈宁宫里的人也没有在意。

    “结果等皇太子和皇长孙从偏殿出来,却看见二皇子和那姓戴的宫女衣冠不整地抱在一起。

    “皇太子当场就气得脸色发青。昏了过去。

    “太后娘娘立刻就宣了太医过去。二皇子和那姓戴的宫女也绑起来堵着嘴关了起来,由太后娘娘贴己的太监和宫女看守着。

    “可皇太子一直没有清醒。

    “皇上亲自审问二皇子,这才知道原来这姓戴的宫女在慈宁宫的时候就和二皇子有些暧昧,二皇子原本想让太后把这宫女赏了他的,结果还没有等他开口,太后娘娘就把这姓戴的赏给了太子。

    “二皇子今天本来兵部当差,猝然间窜出个小太监往他手里塞了个纸条。说是那姓戴的宫女在慈宁宫等他。有要紧的事相求。二皇子考虑再三,还是去了。什么事没有问清楚,两人见面却泪眼涟涟地抱在了一起。

    “原本也只是情难自禁。偏偏这个时候皇太子却闯了进来……”

    周 少瑾听得漏洞百出。道:“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先不说太后娘娘是临时起意,就是二皇子那里,那姓戴的宫女又不是天仙,如今已是太子殿下的人了。他怎么敢接着 个条子就去了慈宁宫,还和那戴姓的宫女抱到了一起呢?慈宁宫也很奇怪。不要说大宫禁内了。就是我们这样的人家,谁身边不是一团人服侍着,进进出出都有打帘 提灯的人。那太子殿下又是国之储君,走到哪里不是三喝六吆的。就算是在太后娘娘那里礼数减半,也不可能出了偏殿连个动静也没有啊?”

    程池听着,望着她的眼神都变得温情缠绵起来。

    他亲了亲周少瑾的额头。温声道:“少瑾,你越来越厉害了!皇家的事都看出端倪来。”

    周少瑾赧然。

    这也算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

    她跟着程池,听程池说那些“大逆不道”的话,做那些“目无帝王”的事,她对帝王之事也少了之前的那些敬畏,也以把他们家当成寻常的大户人家看待了。

    “皇上之所以震惊就是因为你说的那些原因。”程池继续和她低语,“这涉及到皇家丑闻,皇上丢不起这个人,留了二叔和禁卫军统领韩丁帮着清查这件事。可每个人都有理由,他们两人忙了整整两天,只在茶房里发现了半支没有燃完的催情香。

    “皇上又急又气,太子当天晚上就去了。也不能总这样躺着,只好让二叔父写了诏书,公布丧事。”

    慈宁宫里查出这样的东西来,周少瑾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会不会是四皇子?”

    “他 若是能有这样的谋略,我看我还是早点归顺他好了。”程池很是怀疑,道,“这一招折了太子和二皇子,七皇子也被迁怒了,可谓一箭三雕。我已派了人去查这件 事。皇上一叶遮目,我们则可以从四皇子这边开始查,飞鸿印雪,再完善的计策,也不可能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周少瑾点头,道:“那二叔父叫你过去做什么?”

    “一 是把这件事告诉我。”“我前段时间不是和七皇子走得很近吗?二叔父怕我胡来。二来是想让我跟大哥递个话,免得他在这关键的时候会错了意,惹怒了皇上。三来 也是想听听我对这件事的看法,现在太子去了,二皇子和七皇子贬为了庶民,四皇子、三皇子、五皇子都已成年,太子又留下来个文武兼备的皇长孙,朝中以后只会 风云变色,瞬间即逝,程家既有和皇上布衣论交的二叔父,又有拜相入阁的大哥,还有我这个在都察院厮混的,进可攻,退可守,就算我们不参与大宝之争,别人也 不会放过我们。我们以后该怎么走,得早点拿出个章程才来。还有顾绪,他已可独当一面,又是筝姐儿的夫婿,太子去世,他的前程在哪里,我们若是能趁机把他拉 到我们这条船上来,就又多了一个臂膀……等到国丧一完,朝中就会有大的变故,我们要在这之前打定主意才行。”

    所以有的时候站得越高,跌得越重。

    周少瑾道:“那你怎么说?”

    程池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好?”

    既然不能退,那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但今生和前世有了很大的不同,而且这关系到程家上下几十口人的性命,周少瑾怎么敢拿主意?

    “没事。”程池道,“我就是和你说说话。想听听你怎么说。”

    “你 不是说不能让四皇子上位吗?”周少瑾道,“我们觉得我们最好是能韬光养晦,保持中立。如果实在是不行。除非这世有极大的变故。不然皇上肯定会封皇长孙为太 孙的,我们最先可以保持低调观看一阵子。如果皇上封了皇太孙,我们自然要跟着皇太孙。毕竟他才是正统。可以利用皇太孙除了四皇子。那以后不管是谁上位,程 家至少不用走前世的老路了。”

    程池听着笑了起来,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准备不管这件事是不是四皇子干的。我都让这件事变成是四皇子干的。就算是皇上不相信,也得让皇长孙相信。”

    这岂不是诬陷!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转眼又想到四皇子前世杀了程家的满门。心肠又硬了起来,觉得大家既然狭路相逢,自然只能拼个你死我活了。

    两人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话,周少瑾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得了。第二天一大早是被程池给叫醒的。

    “快起来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不容错识的后悔与自责,“娘今天要和我一起进宫去哭丧,你一个人在家带着韫哥儿能行吗?大嫂、阿筝也要进宫。要不我派人去给榆树胡同送个信。让你姐姐过来陪你吧?”

    郭老夫人因为程泾的原因,封了正一品的诰命。

    她怎么忘记了郭老夫人也要进宫哭丧的事。

    周少瑾骨碌一下子爬了起来。揉着眼睛忙道:“我这就起来……”却不知道自己那睡眼惺忪的、衣袖半褪的样子是多么的撩人。程池的目光暗了又暗,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周少瑾抱放在了临窗的大炕上。

    春晚带丫鬟打了水进来给周少瑾洗了脸,周少瑾这才彻底地清醒过来,和程池商量:“这几天大家都要进宫去哭丧,要不把阿宝和阿仁接过来由我照顾吧?平时我们有什么事的时候二嫂总是热心地帮我的。”

    程池怕她管不住几个孩子,但少瑾有这个心,他觉得可以让她试试,不行以后让她只带韫哥儿就是了。

    “那就接过来吧?”程池道,“等会我们去给娘请安的时候问问娘的意思。”

    这是当然的。

    周少瑾笑眯眯地点头,让人跟郭老夫人说了一声过去用早膳,和程池梳洗完毕就去了汀香院。

    郭老夫人正等他们用早膳。

    韫哥儿睡在郭老夫人的碧纱橱还没有醒。

    周少瑾就把想接了阿宝和阿仁过来的事跟郭老夫人说了。

    “好啊!”郭老夫人听了既欣慰又高兴,道,“兄弟之间就应该这样互相的体贴、互相的照应。就算你有些顾不过来,不是还有那些婆子和乳娘吗?你到时候看着点别让他们出事就行了。”

    周少瑾连连点头,派了商嬷嬷过去邱氏那里,又派了人去问程筝要不要她帮着照看顾宁和顾中。

    邱氏原本把阿宝和阿仁托付给了程笙,程笙听说周少瑾派了人过来接阿宝和阿仁,觉得还是周少瑾这里好玩一点,抱着睿哥儿就跟着一道过来了。

    程筝则把孩子托付给了程箫,程箫听说程笙带着孩子去了周少瑾这,也带着顾宁和顾中去了朝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