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折腾
    程池就拧了拧她的鼻子,道:“什么叫公公和我像不像,不是应该我和我爹像不像的吗?”

    周少瑾赧然地笑。

    程 池笑道:“我娘和我爹长得就有点像,我们三兄弟也说不好是像我娘多一点还是像我爹多一点。他们说韫哥儿像我爹,是指他的脾气像我爹吧?我爹据说脾气很大, 家里的人都怕他。不过也许与我祖父有关系——那时候我祖父不怎么管事。可奇怪的是在我印象里他老人家的脾气向来是很好,不管我做了什么也不过是气呼呼威胁 我一顿,说要打我也是拿着藤条或是棍子威胁而已。”

    周少瑾知道,程池的祖父因为生产的时候受了罪,脑子不怎么好使,长房后来能立起来,多亏了能当家理事的程勋。

    她不由抱了程池的胳膊,兴致勃勃地道:“我们韫哥儿会不会也像公公似的,长大以后是个支应门庭的人?”

    父母看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好。觉得长大以后就算是拜相入阁也不是什么难事。

    程池呵呵地笑,宠溺地抱了抱周少瑾

    ※

    远在西直门的吴宝璋依在床头听着三更的敲声,一点睡意也没有。

    她没有想到程诺会这么犟,不管谁来劝他,他就只有一句话“我要休妻”。

    为了这件事,公公甚至拿着藤条抽了他一顿。可他倒好,回了公公一句“程家家训,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你不也养了名外室,你凭什么说我”,把公公咽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真是麻烦!

    吴宝璋想着。高声喊了丫鬟帮她倒了杯水。

    喝了水,她感觉自己好了很多。

    她用六百里加急送的信回了金陵,按理识大奶奶郑氏那边的信也应该过来了,难道那边有什么事耽搁了不成?

    吴宝璋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位看上去衣饰普通,长相只能算是清秀的康六娘是个富贾。

    她隐隐觉得,程诺之所以坚持要休她,与那位康六娘有关。

    从前程诺可是个得过且过的人。

    吴宝璋想了想。决定去找程诺谈谈。

    程诺挨了打。背后全是伤,只能俯卧在床。

    看见吴宝璋进来,他连个多余的眼神也没有。

    吴宝璋在床头坐下。垂了眼睑,低声地道:“相公,康六娘的事是我的不对。可我也是怕你被她诱,惑才这样的啊!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我们以后好好的过日子。生儿育女,孝敬公婆……”

    程诺不想见吴宝璋。

    刚成亲那会。他很喜欢吴宝璋。

    长得漂亮,待人又温柔。

    可 这些都是表象,她从心眼里看不起自己,不经意间全是满满的鄙视。不像康六娘,看他的眼神温柔宽和,他有什么事做得不好。她总是细细地跟他说,若是他改好 了。她也真心地为他高兴……那天她还负气地说要给自己做外室,而且是当着她的堂兄堂嫂和康家的掌柜伙计……她那么好,他怎么能让她受这样的羞辱呢!

    他又想到了那天他去牢里把她背出来时的情景。

    身上干干净净地看不出一点伤来,却走都走不动了。看见了他,呆滞的目光半天才认出他来……

    他想想就想杀了吴宝璋。

    那天差一点点他就掐住了吴宝璋的脖子。

    是康六娘说,不值得。

    他不值得为了个吴宝璋丧了性命。

    只有康六娘对他好。

    珍惜他……

    他不能白白地让康六娘因为他受了委屈。

    一定要休了吴宝璋。

    只有这样,才能为康六娘报仇。

    程诺紧紧地抿了嘴,只有一句话“我要休妻”。

    这下子不仅吴宝璋束手无策,就是被请来劝阻程诺的程许也不知道怎么办好。

    他歉意地和请了他来的程汶无奈地道:“说什么话他都听不进去,怎么说都没有用。说急了,就让我们把他除名,反正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和吴宝璋和离。”

    程汶直叹气,道:“那康六娘也不是不好,可人家那身价在那里,又不是短吃少穿的,怎么会给诺哥儿当妾。这条路是堵死了走不通的。但把吴氏休了,到时候我们怎么跟吴大人交待啊!这可真是两边不讨好的事。”

    程许没有说话。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些事不是他能插手的。

    可他倒能理解程诺。

    和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过日子,真的是度日如年。

    他道:“要不您让人来劝劝吴氏?吴大人那边,也要派个人去说说才好。若是万一……也免得结了仇。”

    程汶不住地点头,道:“你说得对,我这些日子都被他气糊涂了!”

    吴岫还要靠着程家往上走呢,肯定不愿意让女儿大归。吴氏没有了娘家的支持,还不是他说什么是什么——这吴氏进门这么多年都没能给程家生下一儿半女的,还不寻医问药,这次怎么也要压着吴氏想办法给诺哥儿生个儿子才行。

    听说公公请了程许过来劝说程诺的吴宝璋接过丫鬟手中的托盘正准备进去敬茶,闻言不由面如锅黑。她把托盘住丫鬟怀里一塞,怒气冲冲地转身进了自己住的厢房。

    她公公向来不靠谱,自己都在外面养外室,那康六娘又许了她公公每年八百两银子的养老钱……他公公这些年可是缺银子缺得厉害!

    怎么办?

    她爹是不会管她的。程家的信只要一到,她岂不是任由程家捏圆捏扁?

    吴宝璋咬了咬牙,低声吩咐贴身的丫鬟:“你去找辂大爷,就说我要见他。他若是避着我,我就直接去找陈娘子,反正现在程家有意休我,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丫鬟也正为自己的以后担心着。听了立刻应是,去了阜成门。

    程辂听了倒没有推脱,立刻约了明天大相国寺见面。

    吴宝璋松了口气,觉得关键的时候还是程辂靠谱些。

    她一早就去了大相国寺。

    两人在寺后山见了面。

    程辂神色温和,道:“你怎么把日子过成了这样?”

    一句话,就让吴宝璋泪如雨下。

    程辂想了想,还是掏了块帕子递给吴宝璋。

    吴 宝璋接过帕子擦了擦眼角。心中大定。对程辂道:“程诺那个软蛋,若不是有了依仗,肯定不敢如此待我。你现在是陈大人的女婿了。我知道京城上上下下没有谁不 给陈大人几分薄面的,官衙那边就更不用说了。你能不能想办法帮我雇几个闲帮,”她面色狰狞地道,“让他们把那个康六娘给我弄死了……”

    程辂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吴宝璋不解。

    程辂笑着打颤着指着她:“你以为你是谁啊?让我帮你杀人,你配吗?”他说着,笑声渐止,眼底露出讥讽之色来。“不过是山沟沟里爬出来的泥腿子,身上那烟熏火燎的气味都没有洗干净呢,就想指使起我来。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吴宝璋懵了。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在程辂的心里,她是这个样子的……

    “你。你……”吴宝璋满脸震惊地望着程辂,指尖直哆嗦,“你为什么要那样待我?”

    “哪样待你?”程辂讥刺道,“顺着你的话说些让你高兴的话?还是为了问你少瑾的事所以在门口的挑货郎手里买几方帕子,几朵绢花送给你……你以为这是什么?”

    吴宝璋张大了嘴巴。

    程辂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和少瑾比!你哪一点比得过她?她待我再不好,可从来不曾欺负过我,待我好的时候是真好……你不过是没事的时候用来消遣的玩意儿……你不也是这想的吗?不然怎么一面和程诺订了亲,一面还和我眉来眼去的。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

    周少瑾是个小贱,人,可就算这样,吴宝璋更卑贱无耻,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程辂,你这混蛋。”吴宝璋脑子嗡嗡直响,张牙舞爪地朝程辂扑了过去。

    竟然敢说自己连给周少瑾提鞋都不配!

    程 辂是男子,仗着自己人高力气大,不仅轻轻松松地就避开了吴宝璋的攻击,而且反手用力,把吴宝璋的肩膀扭在了她的身后,把她向前推搡了几步,俯身在她耳边冷 笑道:“你以为我是程诺吗?你要再给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不介意送你一程,把你借钱的事告诉程诺,让程诺可以理直气壮地把你给休了……”

    吴宝璋尖叫起来:“那你来干什么?”

    “来看你到底发什么疯啊!”程辂笑着,语气温和如春风,却让吴宝璋不寒而栗,拼命地挣扎起来,然后眼角的余光却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陡坡前,程辂只有把她往前一推,她就会掉到下面的山勾里去。

    “你要干什么?”吴宝璋失控地厉声尖叫,“杀了我,你一样要偿命的。你现在好不容易是陈大人的女婿了,马上就能恢复功名,一洗前辱了,杀了我,你就什么也没有了,你可别做傻事啊……”

    “哈哈哈……”程辂仰了头笑,如果是周少瑾,应该会瑟瑟发抖地抱着自己求饶吧?怎么会像吴宝璋这样,死到临头了还和自己讨价还价。

    可惜了,他还要留着吴宝璋去恶心程家的人呢,不能让她就这样死了。

    “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的!”程辂把吴宝璋拉了回来,淡淡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以后别再来找了,我看着你就像看见屎壳郎似的,恶心得不得了……”

    他说着,把吴宝璋推到了地上,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