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嫌弃
    ???“我是听我娘说的。”程笙没有隐瞒,道,“我娘是听大伯母说的。不过大伯母说得不详细,具体的我 娘也不知道。只有些担心。池叔父回来,四婶婶请了我们吃饭,池四叔又升了官,按理汶叔父也会来才是,今天不仅汶叔父没来,诺从弟和吴氏也没有来……我有些 担心——庐江李氏、舒城方氏、海宁顾氏……他们家可没有这种事!”

    真是太丢人了!

    不仅周少瑾,就是闵葭也都脸色通红。

    “说 起来话长。”闵葭抬了眼看了看正由邱氏陪着听戏听得津津有味的郭老夫人,低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不管怎样,诺从叔在外面养个女子就不对。我公公 的意思,由家里出面和那女子谈谈,或是进门,或是一刀两断,若是涉及到钱财之事,汶叔父那里不够,就由我们这边拿出来,总之不能让别人看程家的笑话。

    “诺从弟却发誓说和那位康家六娘子一清二白,没有任何的关系,全是吴氏臆想的。

    “我娘就亲自去找了那个康家六娘子。

    “原来吴氏说得根本不对。

    “那宅子是人家康家六姐子的。西直门的铺子、徽县的商行,也都是那康家六娘子的。她那堂兄,不过是她最得力的大掌柜而已。”

    “什么?”周少瑾和程笙都目瞠口呆。

    闵葭苦笑:“吴氏什么也没有弄清楚,就在那里瞎折腾。

    “康家六姐子是父母早亡,由祖母带大的不错。可人家有个好叔叔。她父亲去世后,一直打理着祖宗留下来的产业。等到康家六娘子十四岁了,就把她父亲的那一份全都交到了康家六娘子手里。还手把手地教她怎样做生意,怕她嫁到别人家里受委屈,决定让她招婿。

    “之前吴氏不是向康家六娘子的绸缎铺借了银子的吗?后来吴氏一直拖着,原本康家六娘子也没看重那几百两银子,吴氏却以己度人,还了银子又向人家借,别人问起。不仅没有一个谢字。还贪图别人家的那些利息钱,准备到了还债的时候就还,还了再过几天再借过来使。

    “谁也不比谁傻!

    “何况康家六娘子是一家的主事。听了这话心里怎么会舒服。等到她还了银子,就不愿意再借给她了。

    “她就这样算了也好。

    “偏偏人心不足蛇象,拿了诺从弟在家里作筏子,要诺从弟去借。

    “诺从弟是个老实人。不知道也罢,知道了哪里有脸去借?又听了街房邻居的话。脸皮烧得火辣,立刻就提了十二礼盒去给康家赔不是。

    “正巧康家六娘子在家,见诺从弟诚心诚意,也就把这件事揭了。

    “因会面的时候说了几句话。知道诺从弟茶叶铺子的生意不好做,正巧原来康家也做茶叶生意的,只是后来他们要主销绸缎了。原来管着茶叶生意的大掌柜病逝了,两边忙。有些顾不过。就把从前还有来往的几个客商介绍给了诺从弟。

    “诺从弟这个人你交待点事让他做还行,这种谈生意的事他哪里会?人家把商客介绍给他了,他却没有谈成。

    “那康家六娘子还以为是那客商看着诺从弟年纪小轻怠了她。想着这事到底是她牵扯起来的,总不让诺从弟就这样灰溜溜走了。就以自己的名义又邀了那家客商,勉强和人家做了笔生意,也就赚了笔茶水钱。

    “康家六娘子心里过意不去,就又给诺从弟介绍了一家客商,还告诉诺从弟穿什么衣裳,说什么话,涉及到价格和茶的质量时该怎么说,谈起风花雪月的事该怎么做。诺从弟就照着她说的做,这笔生意就谈成了。

    “诺从弟感激得不得了。有什么就会请了茶楼的掌柜去请教康六娘子。

    “那康六娘子得到过她那掌柜堂兄的照顾,这次来京城一是来看看这边的铺子,二也是为了探望快要生产的堂嫂。原本就闲着无事,就帮着诺从弟出了几个主意。

    “他们家原是走了曲源的路子才在京里站住脚的。如今曲源倒了台,他们家的生意也没有从前那样顺当了。康家六娘子在京里找了几个路子都不成,就寻思着把在京城里的人都盘了,把铺子租给别做生意。

    “风声传出来,就有人打他们家铺子的主意。

    “诺从弟见了,就把汶叔父手里那张我公公的拜贴送给了康家六娘子,让她再有人到铺子里捣乱的时候就拿了这拜贴去见顺天府尹。

    “康家六娘子之前并不知道诺从弟和程家和我家的关系。

    “知道了汶叔父是我们家亲,说公公这拜帖只怕也难求,这样用了太可惜了,不如留着救命的时候用,没有要。

    “诺从弟就亲自去了趟顺天府,这才把这件事抹平了。

    “人家顺天府尹也不能白做事啊?就让太太委婉地告诉了我娘。

    “我娘也是偏听偏信,吴氏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听说康家六娘子手里面有我公公的拜帖,吓了一身凉汗,忙派了管事去问,这才有了西直门之行!

    “那康家六娘子的确和诺从弟是清白的!“

    周少瑾和程笙齐齐松了口气,表情也舒缓下来。

    程笙更是朝着西边拜了拜,道:“误会说清楚就行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就是了。谁不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

    周少瑾赞同地点头。

    闵 葭笑得无奈,道:“诺从弟却觉得对不起康家六娘子,非闹着要休妻不可。”她又把吴宝璋把康六娘子弄到了大狱里去的事告诉了程笙和周少瑾,“然后那康家六娘 子也怒了,说若是诺从弟软弱一些,怕事一些,去的晚了一些。她岂不就死在了牢里?吴氏不是说她是外室吗?那她,她也不辜负吴氏的一番好意,就给诺从弟做外 室好了。还说,她这外室不要诺从弟一分钱,每年还倒给汶从弟八百两银子的养老银子……”

    “啊?!”程笙和周少瑾再一次震惊了。

    周少瑾道:“康家六娘子这不是胡闹吗?这话传出去了,她以后可怎么做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闵葭不由看了周少瑾一眼。道:“可不是!我婆婆也这么劝康家六娘子。可康家六娘子打定了主意,还把诺从弟叫了过去。”

    “那诺从弟(诺侄儿)怎么说?”周少瑾和程笙不约而同问道。

    “诺从弟怎么也不答应。”闵葭道,“或许这就是孽缘。诺从弟如果答应了。那康六娘子见诺从弟是这样一个没有主见的,也许就后悔了,娘去劝的时候给她台阶就下来。可诺从弟脖子上被套九头牛似的,好话坏话说净。她就是不答应。”

    “这不挺好的吗?”周少瑾道,“这伤心的事时间一久也就忘了。等过些日子不也就好了。”

    “诺从弟只怕不是这么想的。”闵葭叹气道,“他说若是让他和吴氏一起过,他宁愿死。”

    周少瑾和程笙面面相觑。

    等到了晚上,周少瑾把这件事说给郭老夫人听:“娘。您说,诺哥儿会不会和吴宝璋和离啊?”

    两家都是有体面的人家,如果真的过不下去了。也不可能让程诺就这样把吴宝璋休了,怎么也要给块遮羞布给吴宝璋。说是和离了。

    郭老夫人听着“哦”了一声,感兴趣地道:“那康家六娘子倒是个厉害的。她年纪有多大?”

    “说是有二十四了,因每年都孝敬官府些银子,官府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周少瑾道。

    郭老夫人听了笑道:“我原来还怕那康六娘子吃牢饭,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她二十四岁都没有出嫁,还能管着她父亲留下来的这么大的家业,想必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这件事我们就别管了。不管是程诺想继续和吴宝璋过下去也好,和离另娶也好,我们都别插手了。”

    周少瑾笑着应“嗯”,服侍郭老夫人歇下,这才和在厅堂等候多时的程池碰了个正着。

    “娘睡了!”周少瑾小声对他道,“你小声点。”

    程池就没有和郭老夫人问安,把已经熟睡了的韫哥儿包得严严实实地回了屋。

    韫哥儿从头都尾都没有吭声。

    程池把他放在床上,他还在睡。

    粉粉的小脸像打了胭脂似般红彤彤的,修长的小手翘着兰花指贴着脸庞,沉沉地睡着,可爱得不得了。

    程池看着眼底就有笑浮了出来,像怕把韫哥儿吵醒了似的,坐在床边望着韫哥儿低声对周少瑾道:“今天可折腾够了,怎么着都不醒了。”

    满屋子的孩子叽叽喳喳地像一群麻雀闹得人头痛,韫哥儿却睁着眼睛不愿意睡觉,而且不能平抱着,要把他的脑袋用手臂托起来,让他能够看到在那里玩闹的孩子,不然就拼了命的哭。

    乳娘没有办法,就托着他看,只到上眼皮和下眼都打架了,实在是撑不下去了,这才闭着眼睛睡着了。

    一睡着就怎么也叫不醒了。

    周少瑾吩咐小丫鬟打了水进来服侍他们夫妻更衣之后就坐了过来,笑着爱怜地摸了摸儿子的头发,道:“也不知道随了谁的性子,脾气这么大!”

    “可不是我!”程池笑道,“就更不是你了。说不定像娘说的,随了他祖父。”

    或者是眼眉细致的孩了都差不多,周少瑾看不出韫哥儿长得像谁,听着不由笑道:“公公和你长得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