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结交
    周少瑾听了忙向父亲去报喜,又想着明天请程泾和程渭两家人过来吃饭,正好给程池庆贺一番,就商量着郭老夫人:“要不要伶人来唱个堂会,女先生来说个书?”

    郭老夫人喜欢听女先生说书,程泾等人都喜欢听戏。

    “好啊!”人逢喜事精神爽,郭老夫人欣然应允,并道,“请了郑家娘子来说书。”

    郑家娘子是姐妹三人,大姐和二姐眼盲,一起说书,三妹不会说书,照顾着两个姐姐的生活起居,负责带姐姐们出门说书。三姐妹都是三十出头的人,没有结婚。在京城很有名。是兵马司那样彭太太介绍过来的。

    周少瑾忙派了人去下帖子,怕晚了郑家娘子应了别家。

    结果还是晚了点,郑家娘子已应了定四皇子府长女生辰,就和去请她的商嬷嬷商量:“可否后天再去府上拜访?只当是陪老太太说说古。”

    言下之意是不要钱。

    周少瑾知道她们这种跑江湖的人人处境艰难,生怕一个回答不好就得罪了人,小意忍让的多,何况郑家三娘子早就答应了别人,就作主道:“那就请他们后天来说天——难道娘这么高兴,我们就热闹两天好了。”

    商嬷嬷笑着应了。

    周少瑾去跟郭老夫人说:“……唱天堂会说天书。我们家也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郭老夫人现在有了期盼已久的韫哥儿,事事处处都想着韫哥儿,闻言笑道:“这样也好。免得内院说书外院唱戏,吓着我们韫哥儿了。”

    周少瑾抿了嘴笑。

    等 到第二天,郑娘子三人却一大早就过来。同来的还有四皇子府的一位穿着打扮都很体面的嬷嬷,她自称是四皇子妃的乳娘,恭恭敬敬地给郭老夫人行了礼之后就笑 道:“我们家四皇子妃不知道今年是老夫人请了郑家娘子说书,说郡主年纪还小,不敢当老夫人如此礼遇,今天还是让郑家娘子过来给老夫人说书,也算是让郡主沾 沾老夫人的福气。”

    阖府哑然。

    世上哪皇家给臣子让步的道理。

    程泾听了忙让程许去道谢:“外藩不得结交内臣。同样的道理。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也不好哪位皇子走得太近。你们就当我还没有来。代我们到四皇子府给四皇子道个谢。”

    程许毕竟有个当内阁辅臣的父亲,就算他再天真,每天接触的都是当朝站在尖顶的那群人。父亲一开口他就知道了父亲的意图,点了点头,促忙进了内室。

    郭老夫人十分的感谢,没有和四皇府的人推来搡去。而是准备了丰厚的礼品请那嬷嬷带回去:“……今天家里有客人走不开身,等过两天老身这边忙完了。就去叩谢皇子妃的好意。”

    那嬷嬷显然也有几份见识,知道郭老夫人只是客气话,忙道:“不敢当老夫人的谢家。我来的时候我们家皇子妃吩咐过,老夫人是长辈。若说是拜访,也应该是我们皇子妃来拜访老夫人才是。”

    原本大家就不熟,郭老夫人客气地和她寒暄了两句。刚才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周少瑾就和商嬷嬷低语了几句,周嬷嬷轻手轻脚走了出来。此时又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个匣子。

    郭老夫人抬头望了周少瑾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欣慰,端了茶盅道:“郡主的生辰原先也不知道。恕老身不能去给郡主贺寿了,这点小东西,就烦请嬷嬷带回去给郡主道个贺了。”

    她说着,商嬷嬷忙捧上了匣子。

    那嬷嬷微微一愣,笑着道了谢,又说了几句话,就起身告辞了。

    周少瑾吩咐商嬷嬷跟过去代她们给郡主磕个头。

    商嬷嬷笑着应了,程许一起去了四皇子府。

    郭老夫人的眉头就皱在了一块,困惑地道:“四皇子府的人怎么就想到和我们家来往了?”

    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四皇子府这是在向程家示好。

    袁氏笑道:“怕是有什么事求大老爷吧?”

    皇家自有皇家的一套规则,可若是涉及到了官场,他一个不受宠的四皇子还真就没有程泾好使。

    知道四皇子府的人已经走了,程泾就赶了过来,闻言不禁有些为难,道:“也不知道什么事……他不说,我们也不必上赶子地往上爬。他若真的有事,迟早也要找到我面前来。”

    众人点头。

    虽有这样的一个小插曲,也没有败坏大家的兴趣。

    等到程家三位出嫁的姑奶奶拖夫带儿的过来,就男一席女一席地用了午膳,又去了中路的花园,楼上楼下的听堂会。

    程 笙家的睿哥儿还是个刚刚长牙的小宝宝,周少瑾家的韫哥儿就更不用说了,程筝家的顾宁今年十一岁了,顾中也有八岁,阿宝和阿仁一个五岁,一个三岁,顾宁已要 在读完了《中庸》,跟着父亲学制艺了,是个小大人了,顾中和阿宝勉强还能玩到了一起,阿仁就完全围着顾中和阿宝打转转,睿哥儿则一心一意地要揪韫哥儿襁褓 上的红流苏,不让揪就嘶声裂肺的哭,丫鬟婆子怎么也哄不住,樊刘氏忙让人找了段流苏给他玩,他却不依,非要揪韫哥儿的流苏不可,引得阿仁也过来揪。

    已经睡熟了的韫哥被吵醒了。

    他亮着嗓子哭了起来,洪亮的声音把一群小子全都哭镇住了。顾宁更是跑了过来笨手笨脚地一面喊着“小堂舅”哄着韫哥儿不哭,一面喝斥韫哥儿的乳娘:“还不把小堂舅抱起来喂他。”

    乳娘慌慌张张地去喂韫哥儿。

    韫哥儿含了一口发现不是自己的母亲,吐出来又开始哭。

    怎么哄都哄不住!

    顾宁满头大汗。

    顾中和阿宝在一旁看热闹,阿仁则学着顾宁的样了摸着韫哥儿的小手安抚着他。

    睿哥儿见韫哥儿哭了起来,他也跟着哭了起来。

    屋里可热闹了。

    丫鬟满头大汗去找周少瑾。

    周少瑾抱着韫哥儿哄了半天他才抽抽泣泣地止住了哭。

    睿哥儿则被闻迅赶来的程笙抱到离这里隔着个院子的厢房里哄得不哭了才抱过来。

    樊刘氏不禁擦了擦额头的汗。

    郭老夫人却呵呵直笑,对邱氏道:“这满屋的小子。再过几年,娶媳妇、孩子,可有得热闹了。”

    大家一看,还就真是一屋子的小子,想到郭老夫人说的情景,都笑了起来。

    袁氏跟着笑了几声表情就开始有些僵硬起来。

    闵葭看着冷笑,悄然地后退了几步。免得她的怒火又烧到了自己身上。

    前 些日子程筝和程箫回娘家。说起韫哥儿的百日礼来,觉得韫哥儿是小三房的第一个孩子,程家也有十几年没有添丁进口。韫哥儿的洗三和满月程池又不在,甚至因为 天气太热,周少瑾怕幼弟周宗瑾身子太弱受不了,特意叮嘱李氏不要把孩子带过来。李氏虽然应了,却来信说韫哥儿的百日礼肯定会到。这林林总总加在一起,韫杏 哥儿这百日礼会大办,这百日礼的贺礼就要好好地商量商量了,轻了会成为别人的笑柄。说两府不和,重了又程筝等出嫁的姑奶奶把周少瑾娘家压着了,显得不够 重。这原是好事,可这话说来说去。就说到了子嗣的身上,然后袁氏对闵葭又是一阵冷嘲热讽,要不是程筝和程箫这两个姑子给她打圆场,她早就忍不住和袁氏顶撞 起来。

    闵葭倒不是怕和袁氏有矛盾,她只是不想当着亲戚的面和袁氏吵——在家里,她背着其他的人气袁氏是一回事,当着这么多的长辈晚辈袁氏喝斥她,她若是敢回一句,“不孝”的名声她是背定了。

    她可没这么傻。

    想到这里,闵葭眼睛珠子一转,就看见周少瑾站在角落里给那个叫碧玉的管家娘子示下。

    她思忖片刻,走了过去,笑道:“四婶婶,韫哥儿还好吧?”

    “他就是脾气大。”说起儿子,周少瑾满脸的笑容,道,“顺着他哄哄就好了。可四爷说了,男孩子脾气大不是什么坏事,可要人人都顺着他可不行,只怕是过几天要教训他了。”

    她说着,眼底闪过缱绻之色,让她更显婉约。

    闵葭很是诧异,道:“你不管吗?韫哥儿这么小,四叔父又是男子,这万一伤着孩子了可怎么办?”

    “他不会的。”周少瑾想也没想地回答,脑海里浮现出程池抱着韫哥儿的样子。

    不过短短的两天,他已经抱得像模像样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父子天性,韫哥儿非常喜欢程池抱着她。

    “男子不教父之过。”周少瑾的笑意更浓了,“四爷教导韫哥儿是天经地义的,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闵葭没有做声。

    她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女子能顶半边天,家里的事女子也要责任。

    闵葭看着周少瑾,心情复杂。

    周少瑾就不怕太过依赖程池而被程池厌恶?

    闵葭不解地望着周少瑾。

    程笙走了过来,低声问闵葭:“听说诺从弟在外面养了个外室,是真的吗?”

    周少瑾大吃一惊。

    前世程诺没有娶吴宝璋,也没有养外室。今生这是怎么了?一变就全都变了。

    她急急地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上前来找老夫人,老夫人没有见她,是不是因为这件事?”

    闵葭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程笙:“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