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晋升
    周少瑾听了这话就有些踌躇,道:“我想和你一块去……”

    程池知道她这 是想帮他,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温声道:“不用。你看宋阁老,宋夫人也不怎么出去应酬。每对夫妻都不一样,有像我娘这样的,也有像宋夫人这样的。你只管做 你喜欢的事就成了。妻凭夫贵。如果没有我爹,就算是我娘这样的,一样没有用武之地。就算像宋夫人这样,走出去也一样受别人看重。”

    “可若是能像娘这样,有些事肯定会容易一些吧?”周少瑾迟疑道,“我想和你一起,不想拖你的后腿。”

    “那也不一样。”程池笑道,“有时候多说多错,不说不错。你若是能在家里帮我孝顺娘,再多生几个小宝宝,也是一样。”

    周少瑾的脸又红了起来。

    程池想到宋夫人一直都很喜欢周少瑾,笑道:“你若是想和我一起,那我们就一起去宋家好了。看过宋老太爷之后,我去和宋阁老说话,你去见宋夫人,我们串门去。”

    “那还是不要了!”周少瑾不好意思地道,“你去宋家是有正事嘛!”

    “又不耽搁什么事。”程池笑着搂了搂她,道,“快去换件衣裳,我们一起去宋家。”

    “真的可以吗?”周少瑾还是有点担自己成为程池的包袱。

    “真的可以!”程池笑道,“若是不行,我肯定也不带你去了。”

    那她就好好地和宋夫人相处就是了。

    两人去跟郭老夫人说了一声,又喂了韫哥儿,定了回来的时间,一起去了宋府。

    宋府那边已得了消息。宋大人和宋夫人亲自在大门口迎接他们。

    两人去见了宋老太爷。

    宋老太爷咳得厉害,精神却很亢奋,说起疏浚黄河的事如数家珍。可说起开封官府的事却只记得个大概了,可见当初宋老太爷一门心思都扑在了河工上。

    大家说了会话,宋老太爷面露疲惫,周少瑾、程池就起身告辞了。

    宋 阁老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对程池道:“请功的折子已经承上去了。明天早上的臣对你也要有个准备才行。老太爷这边。你没事就多来走动走动,太医院的御医们 说了,老太爷年轻的时候日子太苦。疏浚黄河的时候又不管不顾的,已是积劳成疾,现在不过是回光返照度日子罢了!”

    周少瑾看到宋老太爷的样子时已隐隐有了感觉。

    程池早前曾给宋老太爷把过脉,和太医院的御医们不谋而合。心里早有准备。尽管如此,他听了还是神色黯然。低声道:“没事的时候我会常来看老太爷的。”

    宋阁老点头,眼角有水光闪动。

    周少瑾和宋夫人看着都挺难受的,几个人都无心说话,一路沉默地回了花厅。

    宋 阁老和程池去了书房说话。宋夫人和周少瑾去了正房的宴息室。宋阁老这边问起程池的打算,宋夫人则和周少瑾聊着家常:“……大郎定了九月初一的日子。成亲的 时候你一定要早点来。大郎是长子,宋家有十几年没办过喜事了。太太那边的亲戚都会过来。我怕到时候忙不过来,你一定要过来给我帮忙。”

    宋夫人所说的“太太”。是指宋阁老元配,也就是宋木生母那边的亲戚。

    周少瑾连声应了,问起那边的两个表小姐来。

    宋夫人撇了撇嘴,道:“都嫁了人,一位嫁了个小吏,一位嫁了个商贾。老爷一直冷着脸,如今来家来得少了……”

    她的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一阵喧哗。

    宋夫人皱眉,刚要问是谁,珠帘哗啦啦作响,已经十三岁的宋森闯了进来:“少瑾姐姐,少瑾姐姐,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提早说一声。韫哥儿和您一道来了吗?”

    “混账东西!”宋夫人沉了脸,“怎么说话呢?”

    宋森嘟了嘴,漂亮的脸上满是委屈。

    周少瑾不由抿了嘴笑,想到自己和宋木的事没成,他跑来对她说“哥哥不娶你,你等我长大些了我来娶你”的话,笑道:“阿森,如今我可是你‘婶婶’,你不可乱喊人了!”

    宋森挑了挑眉,不情不愿地喊了声“婶婶”。

    周少瑾忍俊不禁。

    宋夫人也拍着宋森的头:“还不给你婶婶行礼!身上脏兮兮的,又跑去哪里疯了?”

    “我才没有疯呢!”宋森不满地打开了母亲的手,道,“我今天帮夫人做事了。”

    他如今在双鹤书院读书,长得比周少瑾还高了,就是瘦得厉害,像柳条似的,让人担心他太瘦弱,一下子倒下来。

    宋夫人道:“好了,好了,快去歇了吧!等会和婶婶一起晚膳。”

    宋森高高兴兴地走了。

    宋夫人不好意思地对周少瑾道:“这孩子有点牛性,我说了他几次他也不听……”

    “没事,没事。”周少瑾笑道,“别看他长得高,可到底是没有及冠的孩子,哪有不顽皮的时候?”

    两人说说笑笑的,等到宋木回来,男一桌女一桌的用了晚膳,周少瑾和程池就赶了回去。

    韫哥儿正扯着嗓子哭,郭老夫人、乳娘、丫鬟婆子全都围在他身边逗他开心。

    看见周少瑾回来,满屋的人都松了口气,郭老夫人更是抹着额头的汗道:“少瑾,不能这样了,得让他适应跟乳娘在一起才是。”

    儿子的模样儿让周少瑾心都碎了,不知道有多后悔留在了宋家用晚膳,忙接过了韫哥儿,一面哄着他,一面道:“之前看他都是这个点吃奶,就照着这个点回来的……”

    “没 事,没事。”郭老夫人笑道,“男孩子就是得哭一哭,大嗓门。大力气。瞧他这精神头,就是吵着闹着要你罢了。”说着,又有些自豪地摸了摸乖乖地躺在周少瑾臂 弯的韫哥儿道,“不过,这孩子真聪明。知道我们不是你,怎么哄都不行。寻常的孩子要到四、五个月才认识人呢!”

    “是吗?”周少瑾听着眼神发亮。

    程池却笑道:“我看就是顽皮吧?”

    郭老夫人不高兴了,道:“你们三个是我带大的。筝姐儿、箫姐儿是我带大的。就是笙姐儿,过了一岁也到了我屋里。孩子怎样,我还不知道?”

    “就是!”周少瑾立刻道。“娘是有经验,肯定是对的。”

    郭老夫人面色大霁。

    等到回了屋,程池捏了捏周少瑾的鼻子,笑道:“真是真人不露相。原来你还是个小马屁精。难道我娘那么喜欢你!”

    周少瑾抱着孩子,躲也躲不开。嗔道:“什么马屁精,不是你说的吗?让我好好孝敬娘。这又不是什么大事,顺着娘的话不行吗?干嘛要跟娘对着来,惹了她老人家不高兴。”

    程池“扑哧”地笑。道:“少瑾,你是有福运的人!要是早十年,有人这样回答我娘。我娘肯定是一眼瞥过去,立刻把你拉到拍须溜马的那堆人里去再也不来往。现在真是年纪大了。老小孩一般,就你这样的也能哄得住她老人家了。”

    周少瑾厚着脸皮大言不惭地道:“要不我怎么就嫁了四郎呢?”

    程池哈哈大笑,俯身在她耳边暧昧地道:“还是叫池舅舅地好!”

    周少瑾瞪他一眼,抱着孩子回了内室,坐下来给韫哥儿喂奶。

    镜子里就照出个人影来,眼角眉梢都是潋滟风情,又让她红了脸,不敢多看一眼。

    等韫哥儿吃饱喝足,哄着睡了,乳娘就进来把孩子抱去隔壁。

    程池抱着周少瑾鸳鸯被里翻红波,直到他心满意足,敲了三更鼓才重新梳洗一番睡下。

    结果第二天早上周少瑾沉沉地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起来就迎上了樊刘氏欣喜的笑容。

    大概大家都知道她昨天干什么了?

    周少瑾躲在帐子里掩耳盗铃了半晌才讪然地起身,喂过韫哥儿之后,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媳妇和儿子恩恩爱爱的,郭老夫人乐见其成,笑盈盈地让珍珠端了碗撇了油的乌鸡汤上来:“快喝了,最补身子了。”然后把韫哥儿接到了手里。

    周少瑾红着脸喝了鸡汤。

    郭老夫人对着韫哥儿道:“你爹爹回来了,你很快就又会有弟弟或是妹妹了,你高兴不高兴?我们韫哥儿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啊?照祖母说,要个妹妹好。一儿一女,好事成双……”

    吕嬷嬷等人呵呵地笑。

    周少瑾的脸更红了。

    郭老夫人笑着对她道:“四郎回来了,我寻思把你二叔父、大哥一家、二哥一家都接过来吃顿饭,也算是给四郎洗尘了。”

    周 少瑾也觉得应该聚一聚,笑着应了,和郭老夫人商量了明天的日子,一面派了人去请两家下帖子,一面叫了碧玉进来商量席面的菜单子。转眼间就到了下午,去下帖 子的回来都说会来,周少瑾又指使春晚拿了库房的钥匙给碧玉,开了拿了糕点的模子,请客用的碗筷,又有怀山回来报喜:“皇上已让行人司写了诏书,四爷疏浚黄 河有功,让内阁拟擢正四品的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司礼监已用了印,只等吏问明天行文四爷就可以去吏部领正四品的衔了。都察院的几位大人和工部的几位大人都嚷 着要四爷请客,四爷今天晚上不回来用晚膳了,特意让我回来说一声。”

    “这敢情好!这敢情好!”虽说是冲着这个位置去的,可当事情落了定的时候,不管是郭老夫人还是周少瑾,都不禁为程池由衷的高兴。郭老夫人甚至还吩咐周少瑾:“快给亲家老爷写封信去,也让亲家老爷高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