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外放
    果然,郭老夫人听说程池不想和宋阁老扯上太多的关系才不愿意去开封府帮章蕙忙的,而不是因为惦记家中的老母娇妻而不愿意去的时候,神色果然和缓了很多,道:“你的顾忌也很有道理。不过,万事有利有弊,你如今也大了,这件事我就不管了,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周少瑾嘴角翕翕,正要表明自己的观念,就见程池一个眼神瞥了过来。

    她立刻把话咽了下去。

    程池这才笑道:“我已经准备去了。不过有些事还要和宋阁老讨价还价才好。没想到他坐不住到先来了,既是如此,我也不好继续端着了,昨天下了衙就去他那里一趟。”

    这下不仅郭老夫人,就是周少瑾也很高兴了,道:“四爷您放心,有娘坐镇,家里不会有什么事的。”

    程池微微地笑。

    郭老夫人笑道:“我又不是那镇宅的菩萨。”

    周少瑾有意讨了郭老夫人欢喜,笑道:“您可比镇宅的菩萨还厉害——朝阳门这边不是有您,哪能如此的井井有条?”

    这话倒不假。

    朝阳门这边因有了郭老夫人的指点,才能不过短短的年余,丫鬟婆子就行止有度,有了大族世家的作派。

    郭老夫人微微笑。

    周少瑾就依了过去,道:“您在丰台订了什么花?什么时候可以送过来?等花来了,我想和娘一起摆花。”

    “好,好,好。”郭老夫人想着若是程池去了开封府,今年过年都回不来了。周少瑾又怀着孩子,正是要人陪的时候,自己怎么也要好好陪陪这孩子,不由地溺爱道,“今天买了很多你喜欢的腊梅和茶花,还有水仙和惠兰、建兰,等花送来了我和你一起布置屋子。”

    周少瑾笑盈盈地点头。

    程池心里一松。

    少瑾有事做了。就不会整天都想着他了。

    可这么一想。心里又有点别扭。

    少瑾不想着他了,他却想着她呢!

    这样到了十月底,程池的调令出来了。

    章惠留在京城负责和户部、工部打交道的幕僚当天晚上就来拜访程池。恨不得明天一早程池就起程。

    周少瑾坐在烧了地龙的汀香院和丫鬟们做着针线,陪着郭老夫人说话。闻言不由讶然,道:“难道那边很缺人吗?”

    郭老夫人笑道:“怕不是缺人,而是子川参倒了曲阁老。又按律给那些服役的河工们免了一部分税赋,有了些许的声望。章大人想子川早点过去,好让浚疏的事进行的更顺利罢了。”

    周少瑾还想问问会不会对程池不利,转念想到程池的厉害,又笑着把这句话压在了心里。开始帮着程池收拾去开封府的行李,又见他的几件皮袄和斗篷都是她没进门之前做的,就寻思着给程池找几件好皮子。给他添几件皮袄和斗篷。

    她开了自己的箱笼找了半天,找了几块上好的貂皮。却不够做件皮袄,又是违禁之物,只能反着做了贴身穿在衣内,就拿了块皮子给向管事,让他想办法要京城里寻几块一模一样的回来,除了给程池做件皮袄过年,也给郭老夫做个额帕过冬。

    向管事去寻貂皮,周少瑾去南屏那里。

    秦 大总管带着后辈子孙回了趟老家,秦子平和集莹的婚礼就在老家举行的,但秦子平和秦子安都没有留在老家,秦子平依旧在六捕门任职,秦子安则去了西山大营。集 萤则留在了老家伺候秦大总管。周少瑾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合常理,悄悄地问程池,这才知道原来集萤留下来不仅仅要伺候秦家长辈,而是集萤擅长使剑,秦家正留有 几套不错的剑谱,秦大总管留下集萤是要她帮着整理秦家的这些剑谱,也是怕他们夫妻新婚忍不住圆了房,对集萤的修为有损。

    周少瑾听得睁大了眼睛。

    集萤和秦子平……还没有圆房!

    还专程写了信给集萤,问她要不要回京城来。

    结果集萤反问她回京城做什么?然后在信里滔滔不绝地说起她整理的剑谱来,还说如果周少瑾生了儿子,她就收周少瑾的儿子做徒弟,保证能让周少瑾的儿子成为武林高手。

    一句话也没有提秦子安。

    周少瑾当时肩膀都耷拉了下来。

    倒是南屏一直留在程家。

    但程池没再让她帮自己做针线,而是在东院那边专僻了小院子,让从金陵九如巷针线房跟过来的王娘子和她同住,闲着的时候帮着指点府里的丫鬟们些针线。

    只是今年入了冬之后,南屏染了风寒,周少瑾又怀着身孕,有些日子没有看见南屏了。

    她从来没有给男子做过皮袄,就表述着让南屏帮着出出主意。

    谁知道她进了屋,在临窗的大炕下坐下为,眼角的余光却看见炕桌下的针线篮子里塞着件做了一半的男子春裳。

    周少瑾记得程池的衣衫早就交给了王娘子。

    她不由多看了几眼。

    正给她斟的南屏见了,脸然陡然间绯红,喃喃地道:“是秦二郎的,他现在在西山大营,一个人住着,有时候会让人拿几件衣裳来给我缝补……我闲着无事,准备给他做件春裳……”

    周少瑾若无其事地“哦”了一声,就和她说起给程池做皮袄的事来。

    南屏越说越自然,给她出了不少主意,最后还道:“您现在怀着身子,劳累不得,要不还是我帮四爷做吧?”

    “不用了。”周少瑾笑道,“我想亲手给他做件皮袄。”

    反正观世音像已经绣好了,只需择日送到普陀山去就行了,程池马上要去开封,她正好有时间做针线。

    南屏不再说什么。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周少瑾就起告辞了。

    但一回到屋里。她立刻八卦给了程池听:“……虽说是一个人住,可要找个给他收拾打扫的婆子难道还找不到,还给他做春裳了……”

    程池呵呵地笑,一点也不意外,显然早就知道了。

    周少瑾不由嘟了嘴,道:“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程池亲了亲她,道:“这种事我怎么好说?端看他们有没有缘份了。早些年秦大总管也问过南屏。那时候秦子宁刚去。秦大总管也不好说什么。若是她能嫁了秦子安,不管我还是秦总管都乐见其成。不然她这么大年纪了,我为什么还把她留在府里?”

    南屏的父母都是程家的家生子。留在金陵放了籍。

    她若是回家,秦子安和她就算是彻底地断了。

    周少瑾连连点头,一副巴不得快点把南屏嫁出去的模样,惹得程池又是一阵笑。

    收拾好行李。去户问拿了上任文书,选了个吉日。程泾、郭老夫人和周少瑾送程池去了任上。

    待到程池车马消失在了官道上,他们打道回府。

    程泾还特意过来和周少瑾说了一声:“家里有什么事就让人带个信给我。”

    周少瑾向他道谢。

    过了两日,下起了大雪。袁氏带着闵葭送了一大锅子羊肉汤来孝敬郭老夫人,邱氏则带着阿宝和阿仁过来给郭老夫人请安。正巧碰到了一起,郭老夫人就让人带了信给程许和程让,他们过来吃羊汤火锅。

    程让在三鸣书院。三鸣书院离这里近一些,他先到。给郭老夫人等人行了礼之后就领着阿宝和阿仁去堆雪人。

    两个孩子看见他眼睛都亮了,可见平时和他相处的很好。堆雪人的时候更是咯咯直笑,围着程让“二叔父”、“二叔父”地喊个不停,程让也很耐心地陪着他们玩,这让有些不放心地隔着窗户去看他们的邱氏和周少瑾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一会,程许过来了。

    和他同来的还有程笙的夫婿彭藻和程笙。

    这让邱氏目瞪口呆。

    儿子、女儿、女婿甚至是自己带的两个侄儿全都都齐了。

    她惊讶地问程笙:“你怎么过来了?”

    程笙笑道:“雪下得这么大,相公一早出门的时候只穿了件棉袍,我怕他冻着了,就拿件了皮袄送过去,结果在门口遇到了嘉善,他说祖母让他过来吃饭,还做了羊肉火锅,我们就一道过来了。”

    程许和彭藻如今都在双鹤书院里读书,只是不同于一个先生,虽常常碰到,在一起的时间却不多。

    郭老夫人看着高兴极了,高声地吩咐丫鬟婆子们摆筷箸,又拉着程许和彭藻问功课。

    彭藻早就知道从父辈那里听说程劭、程泾、程渭和程池都是跟着郭老夫人启得蒙,父辈们对郭老夫人都非常的推祟,自然不敢马虎,拿出在夫子面前精神答着话,这让郭老夫人非常的满意,不住地点头,把彭澡夸了又夸。

    周少瑾依然记得彭藻少年中举,好像比程诰还早一科,现在看来她应该没有记错才是。

    闵葭的目光却止不住地往周少瑾和程许身上瞟。

    程许眼观鼻,鼻观心,没有看周少瑾。

    周少瑾在旁边和程笙一起看着郭老夫人考校彭藻的功课,也没有多看程许一眼。

    可不知道为什么,闵葭越看就越觉得心糟。

    她婆婆袁氏真是多事。

    要不是袁氏,她怎么会陷入如此境地?

    凭她的相貌人品才学出身,还怕找不到个好夫婿不成?

    闵葭索性悄声地屋里服侍的丫鬟交待了一句,站在庑廊下吹了会冷会,这才觉得好了一些,真到丫鬟们喊了她吃饭,她才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