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章 怯弱
    想起这些事,周少瑾就胸口闷闷透不过气来,半晌才平静下来。

    吴夫人和外祖母攀上关系之后,常在程家四房走动,这个时候只要派人去外祖母那边打听一下,就应该能知道自己和姐姐到底有没有出面见客。

    她问施香:“马富山家的今天进府了吗?”

    马富山夫妻和儿子马升住在周家老宅,但马富山家的每天都会进府一趟,看周氏姊妹有没有什么吩咐,也好传话给马富山让他去办。

    施香笑道:“马大娘跟着大小姐去了庙里,说是要申正才回来。”

    周少瑾闻言不由皱眉,怏怏地靠在了床头。

    马富山家的灵活机敏,这么多年在程家进进出出,和程家各房的人都有几分交情,派她去打听人外祖母院里的事,最妥当不过了。

    没想到她竟然跟着姐姐去了庙里。

    等姐姐回来,她再指使马富山家的跑腿,特别是去打探外祖母院里的事,姐姐肯定会心生疑窦,问她原委的。

    看来得另想办法!

    找谁去打听呢?

    周少瑾思索着。

    施香见她神色不定,暗自担心,小心翼翼地上前柔声道:“二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这就就去请大夫过府给您瞧瞧?”

    “不用了。”周少瑾回过神来,目光落在了施香身上。

    让施香去打探吴宝璋的事?

    周少瑾轻轻摇头。

    畹香居的事向来是姐姐身边的大丫鬟持香出面,施香贸贸然地跑到外祖母院里去,说不定还会惊动外祖母,以为自己这边出了什么事,弄巧成拙。

    派春晚去?

    可能更不妥当!

    姐姐总说春晚冒冒失失的,行事不够稳重,嘴里也不怎么藏得住话,到如今还拿着小丫鬟的月例呢?

    派谁去好呢?

    周少瑾在心里琢磨着。

    施香却看着惊心肉跳。

    畹香居虽然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可二小姐有些不对劲的事却瞒不了她们这些在大小姐和二小姐身边服侍的人。如今大小姐不在家,二小姐可千万别这个时候出什么事啊!

    她急急地喊了声“二小姐”,高声道:“那什锦豆腐捞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这就吩咐小丫鬟给您端进来。”说着,转身去开了高柜:“您今天穿什么衣服?前几天新做的那件白色的挑线裙子怎样?这天气慢慢地热起来,穿白色的看着清爽……”

    “你别管了。”周少瑾却有些心不在焉,懒洋洋地道着,“我现在还不想起床,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施香哪里敢多问,胆战心惊地退了下去,拔腿就往樊刘氏屋里跑……

    周少瑾心情浮燥。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适合,难道还让自己亲自去打探消息不成?

    念头闪过,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她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

    万一要是露了马脚,岂不丢脸丢到外祖母面前去了!

    那她以后还要不要做人!

    周少瑾立刻否认了这个想法。

    那……还有谁能帮她呢?

    她思来想去,也没个合适的人选。

    周少瑾正心烦意乱,施香神色紧张地走了进来,道:“二小姐,沔大太太过来了。”

    程家四房的老太爷程劝是独子,三十年前病逝了。他有三个子女。长子程沔,长女程贺,次子程沅。沔大太太是程沔的发妻何氏,程贺则是周初瑾的生母。

    周少瑾忙吩咐施香迎了沔大太太到西厢书房奉茶,让春晚进来服侍自己梳洗。

    谁知道她刚刚漱了口洗了脸,施香折了回来,道:“大太太说,二小姐正病着,千万别因为长辈要来探病就折腾着伤了精神,让我进来跟您说一声,在床上躺着就行,她看您一眼就走。”说话间,屋外已有了动静。

    周少瑾听命行事,但也不至于真的躺在床上——她站在屋里等着。

    施香去请了沔大太太进来。

    沔大太太今年二月初二刚做的四十寿辰,是个身材丰腴,面如满月的妇人。她穿了件蜜合色四蒂纹的褙子,梳了个圆髻,只在发间并插了三枚镶南珠的金钗,简单大方又不失华美。

    周少瑾上前行礼。

    沔大太太没等周少瑾屈膝就快步上前把她携起,道:“你外祖母就是怕你折腾,一直惦记着你的病情也不敢来看你,我见你外祖母实在是担心,这才硬着头皮亲自过来的。你若还是这样不听长辈的吩咐,我也不敢再过来了。”

    她在这里装病,却让长辈们担心,周少瑾赧然,喃喃地道:“劳烦外祖母和大舅母挂念,我已经好多了。周娘子说吃了这剂药就没事了。姐姐是怕我把病气过给了外祖母和您,这才把我拘在屋里,让我多休养几天了再出门。”

    程家人看病都是请“周氏医馆”的周大夫问诊。周大夫太太娘家是开药铺的,她嫁到周家后,又跟着周大夫学会了把脉问诊的本事,金陵大户人家的女眷病了都会请她进府瞧瞧,一来二去,“周娘子”的名头比她丈夫周大夫的还响。

    “那就好!”沔大太太牵周少瑾在屋子中间雕红漆彭牙圆桌旁的绣墩上坐下,仔细地端祥了她好一会,见她气色还好,长吁了口气,接过施香捧的茶呷了一口,问起周少瑾是不是还吃着前几日的药方,睡得好不好,吃得香不香,不能出门的时候都在家里做些什么……林林总总的,琐碎又具体。

    周少瑾恭敬地答着话,只是这几天都没有睡好,时间一长,不免露出几分倦色来。

    沔大太太见了叮嘱了她几句“安心养病”之类的话,就起身告辞。

    周少瑾送了沔大太太到门口。

    有小丫鬟在门外等着,见到沔大太太出来,上前行礼,笑道:“老太太让我过来跟您说一声,过两天家里有客来,让您从二小姐这边出来了就过去一趟。”

    周少瑾顿时心里像被猫抓。

    外祖母孀居,等闲不见客,但凡见客,不是亲眷就是贵宾。

    是谁要来呢?

    要不要派个人去打听打听?

    一想到这个,周少瑾又泄了气。

    她现在哪有什么人可用?

    不像从前,有什么事只要她吩咐一声,服侍她的郑妈妈做不到,林世晟也会帮她达成。哪像现在这样……

    周少瑾想着,就有些发呆。

    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她却时时被记忆中的事所影响。再这样下去,她只怕会分不清楚什么是真实的,什么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了!

    周少瑾情绪低落,把自己卷在被子里,一会儿醒,一会儿睡,脑海里一会儿出现姐姐红肿的双眼,一会儿出现程辂狰狞的面孔……混混沌沌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等到施香推醒她时,她这才发现天色已晚,屋子里已经暗了下来。

    “二小姐,”和樊刘氏在门外守了她一天的施香难掩激动,“大小姐回来了。”

    周少瑾一愣,施香已快手快脚地帮她梳头换衣。

    周初瑾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显然不虚此行。

    她们姐妹俩都长得像周镇,有着精致柔美的五官,白皙细腻的玉肌,熠熠生辉的眼眸,纤细苗条的身段,不同的是周初瑾眼角眉梢间流露出来的是柔韧,而周少瑾却更多的是柔顺,加之她们之间相差七岁,周初瑾已经长开了,周少瑾还是个未及笄的小姑娘,周初瑾温柔持重,周少瑾娇柔怯弱,见过她们俩姐妹的人并不觉得她们相似。

    周初瑾乌黑的青丝简单地挽了个纂儿,只有耳朵上坠了对莲子米大小的珍珠耳环,雪青色拱碧兰花的褙子衣袖和下摆处都皱巴巴的,一看就直接从马车上下来屋都没回就来看她了。

    “少瑾,你怎么样了?”她坐在床边,拉了妹妹的手,道,“眼看着父亲的生辰就要到了,我去了庙里,给父亲和我们都上了炷香。”她眉宇间难掩喜色,从怀里掏出一个金色绣着昙花的香囊,“还给我们都求了个平安符。”她将香囊递给周少瑾,“这个是你的。你收好了,挂在腰间,可保佑你今年都平安顺遂,无灾无难。”

    是专门为她求的吧?

    父亲的生辰在六月,还有快三个月呢!

    周少瑾默默地接过了香囊,喃喃地向姐姐道谢。

    “和姐姐不用这么生分。”周初瑾笑盈盈地摸了摸她的头,问她,“你今天都吃了些什么?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我明天让小厨房给你做。”

    施香神色微紧。

    二小姐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可她们实在是不敢强迫二小姐……

    周少瑾此时才觉得饿。

    她道:“我想吃几块水晶糕。”

    施香忙道:“厨房里还蒸着呢,我这就去端了来。”

    “还是重新做吧!”周初瑾微微不悦,道,“让厨房再加个桂花鸭,一个松鼠鱼。”

    这两道菜都是周少瑾爱吃的。

    施香屈膝退了下去。

    周初瑾也站了起来,笑道:“我去换件衣服。等给外祖母请了安,再陪你一起用晚膳。”

    周少瑾送了姐姐出门,梳洗打扮了一番,坐在桌边等着姐姐回来用晚膳。可直到程家内院的大红灯笼次第亮了起来,周初瑾才从关老太太那里回来。

    “等急了吧?”周初瑾一面笑着由持香服侍着净手,一面吩咐她的小丫鬟冬晚摆膳。

    或许是心里藏了事,或许是这几天饮食不定,周少瑾吃了两块水晶糕,几筷子松鼠鱼就饱了。

    周初瑾很是意外,但也没有勉强她,而是朝着持香使了个眼色。

    持香微微颔首,立刻端了碗汤进来。

    “这是我特意让人给你炖的,”周初瑾含糊其词地道,“你趁热喝了吧!滋补气血的。”

    ※

    兄弟姐妹们,新文,求围观,求收藏,求点击,求各种票票……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