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七十九章 章安慰
    神情呆板的程笳面孔立刻亮了起来。

    她抓住了周少瑾的手,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周少瑾回答的无比坚定、肯定,“你想想,是不是我说的这个道理?”

    程笳陷入沉思。

    周少瑾道:“说到底,要不是潘清做出这样的事来,贤姑母又怎么会被气倒呢?如果说内疚,也应该是潘清内疚才是。你这样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拉,说不定正中潘清下怀,好把责任推给你。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我们认错认罚,改政就是,可不是我们的错,我们为什么要认?为什么要代别人受过?”

    周少瑾的话未必是对的,可周少瑾的心意,程笳却看得一清二楚。

    她不由停下了脚步,握住了周少瑾的手,认真地道:“少瑾,我知道,你是对我最好的人。我会听你的话的。如果是我的错,我愿意去跪祠堂,去抄《女诫》,可如果不是我的错,我不能就这样认了,给别人背黑锅!”她越说越快,越说眼睛越亮,到了最后,朝着周少瑾笑了起来。

    周少瑾心里泛起一阵酸楚。

    前世,她对程笳比今生更好。

    程笳是不是也曾像这样感受到她的好呢?

    程贤昏倒,她马责任全揽在了自己身上;前世,自己被她引到了那个山洞,事后她又是怎么想的呢?

    之后,她们俩人都被程家的人看管起来,再也没有见过面。

    她还不到二十岁,就病逝了。

    留下个襁褓中的儿子。

    两人相比,程笳比她更可怜。

    她是糊里糊涂,识人不清。程笳却像个小动物,平时好好地养着宠着,可关键的时候,却毫不怜惜地把她推出去任人宰割……

    周少瑾抱住了程笳的胳膊,不由低声道:“但愿意我们这辈子都好好的!”

    没了阴霾的程笳又变得没心肺起来。

    “我们当然会好好的了!”她闻言笑道,然后有些神秘地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番,和周少瑾耳语道,“到时候我们嫁到一块去,或是嫁到一家去,依旧像现在这样来往……我要是生了儿子,就娶你女儿,你要是生了儿子,就娶我女儿……我们老了做儿女亲家!”

    “啊!”周少瑾傻了眼。

    程笳看着觉得有趣,咯咯地笑着跑开了。

    她轻盈的脚步,像林间的小鹿,雀跃,快乐!

    周少瑾忍不住笑了起来。

    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程笳前世的丈夫李敬,没多久就会来拜访姑祖母李老太太了。

    他对程笳一见钟情。

    姜氏却嫌弃他是个商贾,不愿意把程笳嫁给李敬。

    那个时候,她觉得姜氏是个好母亲,处处为程笳着想。

    现在看来,程笳却像个待价而沽的货物。

    前世,程笳出事,李敬听到消息后,千里迢迢地从洛阳赶过来,用五万两银子作聘金娶了程笳。程笳去世之后,他没有再娶,扶了程笳的一个贴身丫鬟做姨娘,主持家中的中馈,他则把程笳生的儿子带在身边,亲自抚养,就算离家做生意,也会带着儿子一起乘船走马,舍不得把儿子交给别人,怕别人欺负他,更怕别人把他教坏了……

    自己,要不要帮一帮程笳呢?

    周少瑾犹豫着走进了花厅。

    李老太太拉着程笳的手,正两眼含泪地道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鲁莽?你姑母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可让我怎么活啊……”

    就知道三房会把责任推到程笳的身上,让这件事变成是小孩子之间的胡闹!

    周少瑾见程笳不悦地嘟了嘴,一副要反驳李老太太的样子,忙走上前去,笑着给郭老夫人、关老太太、李老太太等人行了个礼。

    “回来了!”关老太太呵呵笑道,“好好的,你们怎么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可把我们吓了一大跳。”

    就算是关老太太不问,周少瑾也要找机会解释一番的,不然别人还以为她和程笳是故意的。

    “沂大舅母怕笳表姐乱跑,”周少瑾赧然地道,“就派了个嬷嬷看着我们,不让我们乱走动。我们实在是坐不住了,所以才……”

    旁边有人哈哈地笑了起来。

    紧张地站在关老太太身后的周初瑾也露出了笑容。

    气氛一缓。

    周少瑾松了口气。

    关老太太道:“那你贤姑母怎样了?你们怎么没有留在那里照顾照顾你贤姑母?”

    “贤姑母没事。”周少瑾笑道,“好像是天太热,贤姑母走得急了,所以才会晕倒的。泾大舅母说那边多的是人,我们俩个年纪太小,什么也不懂,只会帮倒忙。就让我们先回来了,给您和诸位长辈回禀一声,也免得诸位长辈担心。”

    花厅里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显然大家都在支着耳朵听周少瑾说些什么。

    周少瑾答得滴水不漏。

    关老太太满意地微微颔。

    程笳开始还怕周少瑾露了馅。

    潘清的事,不管怎么说都是程家的笑话,总不能自己把自己给捅出去吧?

    听了周少瑾的话,她悄悄地朝着周少瑾翘了翘大拇指。

    周少瑾只当没有看见。

    很快,程贤就虚弱地由潘清和姜氏搀扶着走了进来。

    “四婶婶。”程贤满脸内疚,泪珠在她的眼眶里滚来滚去,“真是不好意思。您的寿诞,我却像中了暑似的……”

    关老太太“哎呀”一声,忙道:“那你还不回屋歇了!我这寿诞哪年不过?你可不能拖成大病!”又问姜氏,“请了大夫没有?你快陪着她回去吧!我等会去看她!”

    程贤也的确没脸呆在这里了,和屋里的人应酬了几句,她就由姜氏和潘清、潘濯兄妹陪着,回了三房客居的院子。

    程笳就装模作样地深深地吸了口气,悄悄地对周少瑾道:“你有没有觉得整个人都畅快了不少!”

    “你小心乐极生悲!”周少瑾告诫她,“这会儿是有客。等你回到了三房,看沂大舅母怎么收拾你!”

    程笳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周少瑾咯咯地笑了起来。

    管事的嬷嬷过来说吉时到了。

    女眷避到了屏风后面,程沔带着男丁给关老太太拜了寿之后,沔大太太带着程家的女着给关老太太拜了寿。

    仆妇们开始上菜。

    热闹一直持续到月上树捎,周少瑾的鲜花屏风,八角大红灯笼摆出来,院子里鲜花簇拥,灯火辉煌,细乐声声,笑语不绝,把关老太太乐的合不扰嘴,直到打了三更敲,关老太太面露疲惫,周少瑾和姐姐服侍关老太太梳洗,关老太太脸的上笑容一直也没有停过,私下里赏了她们姐妹各一锭雪花官银。

    第二天,四房忙着收拾寿诞用过的东西。

    程笳被禁了足。而且一禁就是三个月,谁也不许去探望。

    周少瑾有点意外,但又觉得这应该是预料之中的事。

    她拿了两张澄心纸出来,裁成了一小片一小片的,让施香给程笳送过去:“给她没事的时候写诗、画画,打时间用的。”

    寒碧山房,郭老夫人遣了身边服侍的,正和袁氏说着私房话:“……我看大郎的婚事得早点定下来了。否则这个来这么一下,那个又来那么一下,平白的得罪亲戚。容易结下仇怨。”

    袁氏苦笑,道:“我何尝不想。可闵家那意思,许儿中了举人再谈婚事……免得耽搁了两家的孩子。”

    郭老夫人冷笑,道:“我看他们是怕耽搁了自家的孩子吧?这桩事你要想好了,免得给人钻了空子,牵着鼻子走,结果娶进来的还不如普通人家的姑娘。这要是娶进来的媳妇不行,可是会连累几代人的!你看你三叔的儿媳妇,当年也是侍郎家的女儿,结果怎样,偏偏像了她那个不识字的娘亲,连句话都说不清楚,生的儿子又像足了她,你二叔父亲自给他启蒙,才勉强考了个秀才……”

    “我省得。”袁氏眼中闪着寒光,道,“我已经派人去福建了,姑娘家的品格怎样,绝不会出错的。”

    郭老夫人点头,道:“那你去看看程贤吧!这又是个肖母的,官宦世家的大小姐,连个寒门出身的丈夫都拿捏不住,还要听丈夫的话胡闹。看谁家的祖坟埋错了地方,和他们家联姻……”

    袁氏恨死程贤了,不愿意多说,笑着应“是”,让贴身的丫鬟带些药材补品,去三房探望程贤。

    到了下午,周少瑾过来,给寒碧山房的丫鬟们带了几个甜瓜过来。

    郭老夫人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随手拿了把扇子给她扇了起来,并笑着问她:“家里的事都安置好了?”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哪里敢让郭老夫人给她打扇,忙接过了郭老夫人的扇子,笑道:“有姐姐在,哪有我什么事?我也就是在旁边乱掺合。”

    郭老夫人微微地笑。

    珍珠端了切好的甜瓜进来。

    郭老夫人笑道:“吃些甜瓜再去抄经书。”

    周少瑾知道郭老夫年纪大了,这些甜的一律不吃了,笑着应了,坐在郭老夫人身边的小杌子上吃甜瓜。

    碧玉进来,笑道:“秦大总管来了。说有事求见。”

    周少瑾忙站了起来。

    郭老夫人见她嘴角还有甜瓜汁,笑道:“你吃你的——老秦今年都六十开外了。”

    言下之意,她不必回避。

    周少瑾只好又坐了下来。

    碧玉去领了秦守约进来。

    这是周少瑾第一次见到秦守约。

    他中等身材,红光满面,头乌黑亮,腰杆挺得笔直,穿了件宝蓝底紫色祥云团茧绸直裰,很精神。看上比实际年纪要年轻十来岁。

    ※

    今天的更新!

    on_no~

    42o张粉红票,还加一更,就完成了我的承诺哦!我可是准备双更一个月的……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