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七十二章 见面
    周少瑾本来不想见程辂,可她转念间想起那个老乞丐的事,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去见见程辂。

    四房会客的花厅镶着彩绘琉璃,扇门全开时,屋外的老槐树遮阳蔽日,花厅里浓荫满绿,清凉舒爽。

    周少瑾坐在中堂前的方桌旁,笑盈盈地看着程辂,道着“辂表哥找我什么事”,语气和从前一样的温顺轻柔。

    说起来,这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这么正式地和程辂见面。

    和她记忆中一样,程辂总喜欢穿宝蓝色的衣服。不过这次是万字纹的杭绸单衫,鸦青色杭缎福鞋,腰间垂了块通体无暇的羊脂玉玉牌,绾着青竹簪子,简洁大方又不失稳重端方。

    他嘴角轻翘,露出个略带几分腼腆的笑容,瞥了一眼立在周少瑾身后的施香,迟疑道:“我有件事,想单独和表妹说说……”

    如果是从前,周少瑾肯定考虑这是否与礼相符,可现在,她只是淡淡地笑道:“施香是我贴身的丫鬟,有什么事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辂表哥不必有所顾忌,我的事,她都知道。”

    程辂微微一愣,不由仔细地打量周少瑾。

    肤光胜雪,眉眼弯弯,依旧是一副温柔顺从的模样儿。

    他又觉得自己有些多心。

    以他对周少瑾的了解,她不仅性格懦弱,而且多愁善感,又因是读着《女诫》和《列女传》长大的,循规蹈矩,恪守礼教,轻易不敢行差踏错一步。他虽托了程诣给她送东西,可认真地说起,还是有些不妥当的。她身边丫鬟婆子众多,还有个精明厉害的周初瑾,只怕自己送东西的事落在了周初瑾的眼里,已满身是错。周少瑾不理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程辂想到这些,觉得自己一见着周少瑾就让她遣了身边服侍的有些失策了,不怪她会婉言拒绝。遂笑道:“原是我多心了。既然表妹这么说了,想必施香也是个让人放心的。”随后,他犹豫了片刻,道,“表妹可知道我把挂在四房名下的产业都收了回去?”

    这是开场白。

    既然想知道程辂的来意,自然得顺着他的话说。

    周少瑾笑道:“我听人说了。柏伯父去世的早,辂表哥有了功名,自然想着光宗耀祖,支应门庭,把挂在四房名下的产业收回去,也是应该的。不知道表哥为何提到这件事?”

    程辂颇为惊讶。

    他没有料到周少瑾竟然是这样看待这件事的。

    或者,程家其他几房也是这么认为……

    他之前怕泄露了消息,把口捂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别人猜忌他和四房的事,说他骤然乍贵就轻狂起来,翻脸无情,和四房划清了界线……

    程辂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做错了一件事。

    他心里生出些许的忐忑来——他原以为见到周少瑾后他猝不及防地把这件事说出来,就能牵着周少瑾的鼻子走,可他和周少瑾见面后不过说了一句话,却现之前他认为胸中有数的事却漏洞百出。

    程辂看着周少瑾的目光中就透露出几分谨慎,并半是感慨半是玩笑地道:“还是表妹知道我的心意。”

    周少瑾在心里冷笑。

    前世,他说过很多这样模棱两可的话。

    今生,他想再唬弄自己,只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想要对付程辂,就得比程辂更厉害才行。

    虽然周少瑾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比程辂更厉害,但她知道,至少自己不能让程辂一眼就看穿,让程辂知道她在想什么。

    周少瑾尽量地微笑,像从前一样的微笑。不说话,和程辂见招拆招。

    程辂并没有起疑。

    周少瑾不擅言词,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沉默寡言……和羞涩地笑。

    他笑道:“你也知道我家的事……母亲虽是个贤淑的人,内宅的事不用**心,可外面的事,却全都只能靠我自己。我从前没有考中秀才的时候,一心想着有了功名就好了。至少家的事我就能自己做主了……”

    从前,周少瑾最爱听这样的话。

    所以周少瑾垂下了眼睑。

    她怕程辂看出自己心中的不屑。

    程辂没有多想,慢悠悠地道:“我就把官街你曾外祖母陪嫁的宅子从你庄家舅舅的手里买了下来,准备等到适当的时候再送给你的……”

    如石破惊天。

    周少瑾愕然地望着程辂,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程辂会这样直截了当地承认他买了官街的宅子,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说这宅子买下来是准备送给她的。

    程辂,是什么意思?

    前世,他可从来没有提过官街的宅子。

    他这是知道自己已经知晓了当年程庄两家的恩怨吗?

    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只提官街的宅子而不提老乞丐的事?

    或许,他只是试探自己?

    看自己有什么反应!

    周少瑾心里乱糟糟的,她猜不出程辂用意,不禁朝程辂望去。

    程辂长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此刻正含着笑意望着她,目光缠绵。

    周少瑾打了个寒颤,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心绪也飞快地转了起来。

    程辂并不知道自己重生了,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看穿了他的真面目,他还是依着自己从前的性子来猜测自己。她只要像从前那样,他就会继续说下去……

    她做出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喃喃地道:“辂表哥,你这是,这是……”

    程略微微地笑了笑,道:“可不曾想你也想买下那宅子。我昨天下午听到大海说,有牙行的人要买这宅子,才知道这件事的……你既然知道是我买了那宅子,怎么不跟我直说?倒显得我们表兄妹之间如此的生分……你是不是心里有些怨我……之前我不过是个童生,什么也没有,怎么跟你说什么……如今却不同了。你若是想把那宅子买回去做了体己,让马富山跟赵大海说一声就是,也不论钱不钱的事,我让官府直接过户到你名下就是……那宅子原也是准备送给你的,早一天送,晚一天送,都是一样……”

    怕是大不一样吧!

    如果自己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告诉自己,她相信他只是无意间买下了庄家位于官街的宅子。

    他这个时候告诉自己,她相信他根本就是蓄意之为。

    周少瑾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程辂,真是好手段!

    他这是知道了自己查官街宅子的事,所以先下手为强,把那宅子说成是买了准备送给自己的。

    那他知道不知道老乞丐的事呢?

    周少瑾道:“辂表哥,多谢你!我原也只是想着那宅子曾经是母亲的家宅,所以想买了回来做个念想。后来知道那宅子是你买了去,想着也不是在另人手里,也就打消了这念头。辂表哥要把那宅子送给我,我看倒不必——那里太小,我以后未必就用得上,却正好挨着辂表哥的祖宅,辂表哥如今中了秀才,以后来往应酬肯定很多,把宅子扩大些,行事间也体面些。我看,这宅子还是辂表哥自己留着好了。辂表哥的好意,我心领了。”

    “可是,那毕竟是你们庄家的产业……”程辂犹豫道。

    “世间万物,有德者居之。”周少瑾笑道,“辂表哥这么说,程家珍藏的那些金石古玩怎么办?”

    程辂爽朗地笑了起来,道:“二表妹言之有理,倒是我庸俗了。”

    周少瑾也跟着笑。

    程辂就问她:“我没想到从前我们两家住隔壁,要不是这次表妹要买那宅子,怕是这一辈子都不知道。”

    周少瑾和他打太极,笑道:“我也是端午节回祖宅的时候无意间现的。我听马富山说,我母亲在的时候就和庄家舅舅的关系不太好,所以父亲才让我跟着姐姐住在程家的。我想着父亲在外为官,见多识广,他既然不愿意和我庄家舅舅来往,想必是有什么不想让我知道的恩怨,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程辂却目光闪烁,道:“可毕竟是你外家的事,你难道就不想去官街的宅子看看?”

    “生恩不及养恩。”周少瑾委婉地道,“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还在襁褓中,根本不记得母亲的样子。母亲的事,全是姐姐告诉我的。我现在有外祖母、大舅母和姐姐,倒也不常想起母亲的事。”

    程辂叹气,道:“总归是生了你的人,你身上流着她一半的血……”

    周少瑾沉默了好一会,低声道:“闺阁中的女子,哪里就能随意走动?就算是想去看,也得等到出嫁以后,能当家作主了,再去瞧瞧。反正母亲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留下来的东西该没的早就没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

    这才是周少瑾。

    把什么事都寄托以后,却不知道,有些事稍纵即逝。

    程辂笑着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官街的宅子我就先帮你留着,说不定……你以后想怎样处置就怎样处置……像你说的,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离你及笄,还有两三年的光景……”话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充满了憧憬,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激励自己。

    周少瑾强忍着才没有把手边的茶盅一脑骨地朝他砸过去。

    她见过卑鄙无耻的小人,但还没有见过像程辂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

    ※

    姐妹们,明天的加更依旧定在下午三点左右……on_no~……我可以利用中午休息的时候写文,压力比较小。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