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七十章 银子
    事情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

    周少瑾心里沉甸甸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马富山听了东家的辛秘,颇有些不安,想着先看周少瑾怎么说他再附和也不迟。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老乞丐不安地挪了挪身子,闪烁的目光一会儿落在马富山的身上,一会儿落在中堂上,一会儿落在地上,神色间流露出几分狡猾。

    马富山看着心中一动。

    自己怎么把这厮给忘了?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二小姐尚且年幼,暂时被这厮的话给唬住了,等会回过神来,还不知道是悲是喜,总不能让这厮在这里看笑话吧?

    他想着,大喝了一声,道:“照你这么说,程庄两家曾经订过亲,怎么街坊邻居都不知道?我看你是欠收拾了,竟然敢排编庄家老太爷和庄太太……”

    “我说的全是实话啊!”老乞丐立刻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了起来,“一开始是程柏老爷说老安人是他们家的姑奶奶,程老太太不好说什么。后来程老太太听说庄大小姐是狐狸精转世,心中不喜。再后来两家退亲,还是庄家主动,程家就更不会提了。这件事顾家……还有周家大老爷都是知道的啊……原本庄家老太爷是想把庄大小姐嫁到顾家去的,结果顾家没有适龄的公子,庄大小姐这才嫁了周家大老爷的……”他说着,指天誓,“庄家舅老爷也是知道的……当初他就是拿了这向庄家大小姐要银子的。后来还是周大老爷出面,给了庄家舅老爷银子,封了庄家舅老爷的口……”

    精明的马富山立马就听出了弦外之音,他道:“那你又是收了谁家的封口银子?”

    “程,程家……”猝不及防,老乞丐脱口而出。

    程家?

    周少瑾目瞪口呆。

    马富山张口结舌。

    “是真的!”老乞丐见事已暴露,就算是自己不说,周家人有心也能查得出来,索性破罐子破摔地道,“程家向来视此事为耻辱。程柏老爷因此奋图强,考了秀才的功名,后来又做起了买卖,不过几年功夫,就挣下了万贯家财……他再也不愿意提及此事……就给了小人一笔银子,让小人离开金陵城,做点小买卖……小的除了赶车,没有别的本事,几年间就把银子败落一空,没有了办法,才会行乞的……”

    马富山是什么人?听着冷笑,道,“你是敲诈程柏,程柏才拿了银子给你做买卖的吧?不然庄家也是积善之家,你既然服侍过庄老太爷,庄老太爷驾鹤西去,我们家老爷又向来尊重庄太太,就是庄家不为你荣养,我们家老爷看在庄太太的面子上,也会为你荣养的,你又怎么会流落街头,成为乞丐呢?”

    被人识破,老乞丐大惊失色,脸色白。

    马富山却神色微缓,和煦地道:“千里做官为钱。你何不早说?非要我捉了你的痛脚才老实。我也不和你说别的了,大小姐的赏赐下来,你要分我一半。”

    他这一时晴,一时雨,一时热,一时冷的,把个老乞丐搓磨得再也生不出别样的心思来。他抱着马富山的腿大声道:“管家大老爷,我什么都听您的!什么都听您的!您火眼金睛,我一五一十的都告诉您……我原是服侍庄老太爷的,庄老太爷家日渐落魄,我一时起了歪心,把庄老太爷的一幅字画偷了出去,谁知被顾家十二爷现了,庄老太爷打了我十两银子,把我赶出了庄家……我做过行商,做过马夫,做过车夫,也给人挑过脚……又没个老婆孩子的……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就想向庄大小姐借几两银子使使,再不济,向庄大舅爷借几两银子使使也行啊……不曾想庄大小姐竟然不在了,程家柏大老爷也病逝了,柏大太太对程庄两家的事一无所知,庄大舅爷为了躲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原想找周家大小姐的,没料想碰到了程家的辂大爷……”

    “你说什么?”绕是马富山这样经过事的人也不禁神色大变,道,“给你银子的,是程家的辂大爷?”

    “是啊!”老乞丐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多么的让人震惊,他用衣袖擦着鼻涕,道,“辂大爷说,这事传出去了,于柏大老爷名声有碍,让我千万别做声,先是给了我二十两银子,后来又给了我三十两银子……我原来还想多弄点银子的,结果我从前给人家做马夫的那户人家找了来,我就没敢在金陵城多待……这次要不是没路可走了,又听说二小姐善待那些从前服侍过庄太太的仆妇,我也不会回来……”他说到这里,担心地问马富山,“我这样,是服侍过庄老太爷的,应该比服侍过庄太太的更体面,也算是忠仆吧?”

    还忠仆呢?分明就是个无赖!

    马富山无语,敷衍他道:“应该算是!我去问过二小姐就应该知道了。”

    老乞丐大喜,涎着脸道:“那,管家大老爷,二小姐的银子什么时候可以赏下来?您看我这,一文钱难倒英雄,您能不能先借我几文钱,等二小姐的赏银下来了,我再还给您……”

    “好说,好说。”马富山说着,见施香从中堂后面绕了出来,递了个条给他。

    他匆匆地瞥了一眼,问那乞丐:“你说的这话,总得有人证。你说顾家知道,顾家还有谁知道?辂大爷给你银子,有谁能作证?”

    那乞丐想了半天,道:“顾家十二老爷……已经过世好几年了。顾家还有谁知道……我也说不清楚了……不过周家大老爷应该知道……辂大爷的银子,不是他亲手给我的,是他身边一个姓赵的人给我的……”

    姓赵?

    赵大海!

    周少瑾指尖颤。

    赵大海是程辂的随从。

    程家的世仆。

    是程辂最信任的人。

    程辂送给她的大部分东西,都是经过赵大海辗转到她手里的。

    不用再去求证,周少瑾已经肯定,给这乞丐封口银子的,就是程辂。

    程辂明明知道两家的恩怨,为何还要求娶她?不对,程辂并没有求娶她,他求娶的是吴宝璋!他不过是让外祖母,让沔大舅舅觉得,他钟意于她,他想娶她……

    周少瑾周身凉飕飕的。

    她扶着太师椅的扶手,才勉强没有倒下去。

    “施香,”她听见自己嘶哑的声音,“你去问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施香神情惶恐,她低声应“是”,转身出后堂。

    “是两年前的事。”老乞丐道,“我记得清清楚楚,第一次是用个牛皮纸封着的,是银饼,一共有十块……”

    两年前,她十岁。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程辂开始出现在她的眼前。

    周少瑾眼圈泛红,掩面道:“赏那老乞丐三十两银子,送他出去吧!”

    施香屈膝行礼。

    屋子里很快安静下来。

    周少瑾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感觉到屋里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这才站起身来,沉声道:“我们回去吧!”

    施香应喏,扶着周少瑾从后门出去,上了早已等在那里的轿子,回了畹香居。

    周初瑾正焦急地站在屋檐下等周少瑾。

    看见她们回来,她急急地迎了上来,焦灼地道:“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刚刚外祖母还问起?你说的东西买到了吗?”

    周少瑾借口要为关老太太的寿辰准备寿礼才哄了沔大太太让她出门。

    可此时,她连个安抚姐姐的笑容都没办法展露。

    “还好东西一早就买了。”周少瑾疲惫地道,“到时候直接送给外祖母就是了。”

    她跌跌撞撞地进了内室,扑倒在床上。

    周初瑾追了过去。

    “怎么了?”她坐在了床边,担心地道。

    “我还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周少瑾把脸埋在了枕头上,“等我想好了,再和姐姐说。”

    周初瑾没有勉强她,温柔地抚了抚她的肩膀,轻轻地走了出去。

    周少瑾狠狠地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是月上柳梢头。

    她想了想,去了姐姐周初瑾那里。

    周初瑾在打络子。

    听到动静她抬起头来笑道:“我寻思着你也该醒了。好了,我让冬晚沏壶茶,你好好跟我絮叨絮叨。”

    周少瑾笑着坐到了姐姐的身边,和姐姐一起打起络子来。

    “母亲,原来和程辂的父亲程柏定过亲……”她娓娓道来,周初瑾却听得惊心动魄。

    案几上的灯火随风摇曳,屋子里时明时暗。

    “那你可是有什么打算?”周初瑾紧紧握住周少瑾的手,“你不要听信那些闲言闲语。就算母亲和程柏退亲,那也是程柏太过轻浮,与母亲无关。你就算是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父亲才是。不然母亲已经死了这么多年,父亲不可能一直这样敬重母亲。”

    姐姐是怕她怀疑母亲的人品吧?

    周少瑾道:“我也觉得这件事与母亲无关,程柏若是因此记恨母亲,只能说是他心胸狭窄,愤世嫉俗。外祖父没有把母亲嫁给他,再对不过了。我只是没办法原谅程辂。他怎么能这么卑鄙地陷害我……”

    周初瑾怕周少瑾因此而去报复程辂。她劝妹妹:“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不理他就是了。犯不着为了他把自己给耽搁了。”

    可有时候,你不犯他,他却不放过你。

    比如前世。

    她已经躲到大兴的田庄苟延残喘地等死了,程辂还要追过去哄着她和他私奔……有什么仇,把人杀了还不行,还要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才甘心!

    ※

    姐妹们,明天的加更依旧定在下午的三点左右……我现这个时间更新我的压力比较小……on_no~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