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九十章 房间
    周少瑾乖乖点头朝外走,心里还是很郁闷。

    待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桩事没有问,又转过身来,有些小心翼翼地道:“池舅舅,那十三行的船,有没有事?”

    二十万两……那是多少银子啊?

    她记得前世定国公曾奉命远征高丽,历时三年,军饷十万两。

    也就是说,池舅舅亏掉的银子,可以远征两次高丽。

    程家就算不至于倾家当产,只怕也会元气大伤。

    这都次要的。

    她最担心二房的老祖宗程叙跳出来为难池舅舅,说不定还会夺去裕泰票号的控制权。

    前世程笳曾经说过,她的哥哥程识就非常眼红裕泰票号。

    只是那时候她没有放在心上。

    今世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池舅舅落难?

    程池见她又提起这件事,寻思着她多半是听到了什么流言蜚语,怕她担惊受怕,索性细细地向她解释道:“十三行是总的船队出海,现在只是有一艘船出了事,虽然会影响收益,但只要能平安归来,还是有赢利的。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有些是那些入股的了商家的担忧,可还有一些却可能是十三行的对手放出来的话,就是为了打击那些入股十三行船队的人——这次出海,是历朝历年以来之最。若是出了什么事,十三行可会失去对南边商贸的霸主地步,但同样的,如果成功,那十三行就会更上一层楼,影响到北边的商贸,那会触犯很多的利益。”

    周少瑾听懂了。

    她才不关系十三行能不能做行业老大,她只担心池舅舅的钱能不能回来。

    这海上贸易为何这么赚钱,就是因为他的风险大,等人不敢涉及。

    现在只是一艘船翻了。万一要是再翻一艘船呢?

    念头闪过,她就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声,暗暗地念了几句“坏的不灵好的灵”。这才道:“池舅舅,那今天买回来的东西能不能退一部分。太多了。有好多东西都用不上。像是那碗碟,我瞧着就有十二套。我们只是暂时住在这里,又不请客,要那么多套碗碟做什么?就算是请客,也不会连着请一帮客人十二次啊!我看只两、三套就行了。我们最多也就是在廖大太太来的时候会她一次。再就是那赏瓶。我看既然雪霁图的也有梅花凌寒的,我看只需要留一对就行了。第二年有了新样子再买也不迟……”

    屋里的摆设是要按四季不同进行更换的,这雪霁图和梅花凌寒都是冬天用的,讲究点的人家会在三九的时候摆上梅花凌寒,下雪的时候换上雪霁图。可若是不换,也不算失礼,说得过去。

    程池把周少瑾前后的话一想就明白了。

    小丫头这是变相地帮他省银子呢?

    他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就那买几套碗碟几个赏瓶的银子能给省几个银子。可小丫头的心意却让他高兴。

    程池想了想了,道:“你还是暂时帮我收着好了。榆钱胡同的宅子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了。包括这屋里的东西。我还准备过几天送批字画过来,都是前朝大家的真迹,你也要收好了……”

    池舅舅这是要?

    周少瑾心里咚咚真响,半晌才道:“池舅舅,朝阳门那边的宅子,是公中的吗?”

    大家族里,没有分家是不允许置私产的。

    所以别看池舅舅管着九如巷的庶务。只怕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还没有自己的私房钱多。

    这小丫头,看不出来关键的时候还挺机灵的!

    程池笑道:“是长房的。”

    周少瑾觉得自己知道了真相。

    她顿时有些忿忿不平起来。

    做生意本来就有赢有亏的时候嘛!

    虽然在程家有可能大祸临头的时候这样怂恿着池舅舅不对,可池舅舅帮程家赚了那么多的银子,总不能因他赔了银子就把他管理庶务的权利都剥夺了吧?

    那池舅舅以后怎么办?

    难道还让他为了几两银子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不成?

    周少瑾咬着唇。怯生生地对程池道:“池舅舅还有什么东西需要送给我都拿过来了吧!你再安排几个身手好点的护院,我保证不会把那些贵重的东西弄丢了的。”

    这小东西,这是在怂恿着他置私产吧?

    程池突然间有种他杀人她帮着递刀子的感觉。

    可这感觉……真是对他的脾气。

    他对讨厌那些打着为他好的旗号却处处看们让他按他们的意图行事的人。

    程池就把周少瑾抱在了怀里,下颔低着她的头叹息着喊了声“少瑾”。

    周少瑾身子僵直。

    心中有些不悦。

    正琢磨着要不要推开他,就听见了他的那一声叹息。

    悠悠长长的,怅然若失。

    池舅舅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出了这样的事,居然没有一个能帮他的人。

    前世他家出走,会不会与这件事有关呢?

    周少瑾心里一下子柔软如水。

    她伤心的时候也想有个人抱抱她。

    池舅舅虽然是男子,可伤心的感觉却是一样的。

    他想抱抱她自然无可厚非。

    这么一想,周少瑾整个人都柔软下来。

    程池陡然间明白古人为何说千里相思不如软香在怀。

    少瑾……真是糖做的。

    又软又香……

    程池机灵一动。

    自从决定让周少瑾搬进来之后就一直困扰着他的一个问题解决了。

    他微微侧头,低低地在她耳边道:“少瑾,等会让太太住到东厢房去。”

    “为什么?”周少瑾讶然地抬头。

    李氏是她的继母,就算这宅子是她的陪嫁,按礼她也应该把李氏安排在正房歇息。

    就像廖大太太要来京都,姐姐要把正房腾出来给她住一样。

    程池继续在她的耳边道:“原本不想让你知道的——我约了你出来下棋,是想晚上放点东西到正房。若是太太歇在了那里,就很不方便了。”

    自己居然能帮到池舅舅!

    周少瑾瞬间激动起来。

    她连连点头,保证道:“我知道我。我让太太去东厢房住。”

    但程池却不想让周少瑾背过,柔声道:“若是太太问起来。你就说我有东西留在了正房。她肯定不会和你争执,但她心里肯定不舒服,晚上我去放东西的时候。会让她隐约知道点影儿,这样她就不会多想了。”

    池舅舅想的可真周到。

    周少瑾眉眼弯弯地颔首。

    程池终地可以光明正大的摸她的头了。

    周少瑾很喜欢程池摸她的头,就像她是小孩子,程池正娇宠着她似的,她自然不生出异样的心情。

    程池就紧紧地抱了她一下,松开了手。退后几步,在一个离她不远也不近的距离站定。笑道:“记得晚膳之后过来下棋!”

    周少瑾笑眯眯地应是,脚步雀跃地离开了书房。

    内宅大件的东西都搬到指定的地方,小厮们退了下去,李氏坐在正房庑廊下喝茶,商嬷嬷则指使着粗使的婆子把东西往后罩房搬。

    见周少瑾进来,她快步迎上前来,笑着朝周少瑾福了福,道:“二小姐不在,我做主把后罩房最西边三间厢房拿出做了库房。您看?”

    “你拿主意就行了。”一般的人家都这样安排的。周少瑾并没有什么异议,只是这住处的分配……虽然刚才答应的程池很好,可面对李氏,她还是很不好意思,喃喃地道:“太太,我想住正房……”

    李氏愣住,随后无所谓般地笑了笑。道:“好啊!谁住正房不一样。何况这是你的陪嫁。”

    李嬷嬷等服侍李氏的人却都显得有些气愤。

    果然不是和自己的孩子就不是自己的。太太对二小姐这么好,二小姐却要把太太赶到东边厢房去住。若是没有外人也就罢了,万一廖大太太来拜访太太,太太还有什么颜面可恃?就是大姑奶奶。也一样在廖大太太面前没脸!

    还好池舅舅已经帮她想好了说词。

    周少瑾暗自庆幸,附耳在李氏身边说了几句。

    李氏很是意外,到底释然了些。

    周少瑾松了口气。

    晚膳过后去和程池下棋。

    她的棋艺本来就和程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又好奇着程池到底放了些什么东西正房,越发的心不在焉,下得惨不忍睹,就是程池想哄着她玩都哄不下去了。

    他干脆推了棋子,拉了周少瑾起身,道:“我们去看看他们弄得怎样了。”

    “咦?!”周少瑾不安地道,眉宇间却难掩兴奋,“我能去看吗?”

    程池刮了刮她的鼻子,牵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却在出门的那一刻松开了周少瑾的手走在了她的前面。

    周少瑾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浮翠阁的时候。

    什么事都不用担心,什么事都不用想,池舅舅自然会安排好一切的。

    她愉悦地笑,落后两步跟在和程池的身后。

    想了想,又小跑了两步,落后一步跟在了程池的身后。

    程池当没有看见,笑着进了垂花门。

    李氏这个时候应该已要歇下了,但想到明天的事,她就有点睡不着。

    李嬷嬷更是在她面前欲言又止,来回徘徊了快一个时辰了。

    李氏又是好笑又是感动,正想把周少瑾的话转述给她,外面传来轻微的响动。

    她不由将窗户推开了一道缝,贴着墙朝外看。

    程池和周少瑾一前一后地进了正房。

    榆钱胡同的宅子是三进三阔带着两个耳房。正房中间是厅堂,东边是周少瑾的内室,西边则做了书房。

    此时内室地砖都被撬开,几个彪形大汉正把一块块的金砖铺在地砖被撬开的地方。

    怀山拢着手站在一旁看着。

    他身边打开的箱笼里还放着整整一箱笼金砖。

    ※

    兄弟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PS:明天一大早就要去拿号,从仙桃赶过去来不及,今天下午七点左右去武汉,没来得及改错字,可能要到明天很晚的时候或是后天。大家先将就着看。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