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入住
    情难自禁是什么意思?

    周少瑾直到轿子停在了榆钱胡同的垂花门前,由春晚扶着出轿子,看到庭院内荒凉的样子,这才好不容易把这个念头压在心底,和李氏一前一后进了正院。

    李氏很是意外,举目四望,低声对周少瑾道:“怎么看着这墙也是新粉的,漆也是新刷的……”宅子里头却没有家具。

    怕就怕亲家廖大太太会过来拜访失了颜面。

    周少瑾的神色还有些恍惚,一时也没有听明白李氏说了些什么,倒是商嬷嬷,进门就跟在周少瑾的身后,闻言笑道:“好叫太太知道,这原是郭老夫人送给二小姐的陪嫁,一直空着。四老爷因有事,所以临时在这里落脚,太太要搬过来了,这才请了工匠帮着修缮,前两天才完工。”

    李氏和周少瑾俱是一愣。

    池舅舅不是说这宅是他的吗?怎么又托了郭老夫人的名送给她?

    他这是……怕别人知道两人的关系吗?

    周少瑾脸色通红。

    那他干嘛送自己这么珍重的礼?父亲和姐姐知道了,她可怎么解释啊?

    她在心里嘀咕着,压根没有想到如果没有她和程池的这层关系,就凭她出嫁之前曾经在郭老夫人屋里教养过,讨了郭老夫人的欢喜,长房大手笔地给她添箱,也是很正常的。

    周少瑾自己心虚,所以什么事都深里想。

    李氏却是羡慕多过好奇,她看周少瑾的样子不由笑着问她:“你自己不知道吗?”

    周少瑾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又觉得这么大的事,自己不可以不知道,这样回答反而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又忙道:“之前池舅舅跟我说过,可我以为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嗯,郭老夫人真的把这宅子送给了我!”

    女子的陪嫁多。更好说亲。

    李氏原来想周家家底寻常,周少瑾被郭老夫人教养过,亲事肯定不会低。周少瑾出嫁的时候陪些什么好,现在郭老夫人出手就给她解决一桩难题……她欢喜道:“既然是你的陪嫁,屋里的东西肯定也归你,那我就出钱子帮你把这宅子布置起来,我们住着也舒服些。”

    她虽是锦上添花,可说出去也好听些。

    周少瑾怎么好让李氏出钱子。可她又没钱,只好道:“这件事先问过父亲再说。这么大个宅子,总不能就这样说收就收了吧?”

    李氏笑着点头,觉得郭老夫人既然说出了口,这件事肯定就铁板钉钉了。但跟周镇说一声也好,自己的体己银子去了哪里,总得让他知道吧?

    她并没有把周少瑾的话放在心上,趁着丫鬟小厮搬箱笼,她拉着周少瑾在宅子里转了一圈。

    虽然干净整洁,却空荡荡的。除几棵合抱粗的大树之后,就连上次周少瑾来时看见的那些家什也都不见了。

    已经两岁的周初瑾却很喜欢。

    她咯咯笑着在宽旷的院子里到处乱跑,引得乳娘和丫鬟不得不跟在她身后转悠。

    商嬷嬷找了过来,道:“向管事求见!”

    “向管事?”李氏和周少瑾面面相觑。

    商嬷嬷笑道:“说是单名一个‘义’字。原在四老爷身边当差,因在京城呆过很多年,四老爷就让他做了榆钱胡同的管事。他说是奉了四老爷之命过来给您和太太请安。”

    周少瑾眨了眨眼睛。

    她想到上次程池送了她一对黄鹂儿,还附带着送了个叫“小雀”的小厮帮她喂鸟……后来她让小雀帮她照顾雪球。把春晚几个给解脱出来了……

    而李氏见周少瑾有点心不在焉的,笑着对商嬷嬷道:“既然人已人过来了,就请他去厅堂吧!”

    她看见厅堂挂了湘妃竹的门帘,正好隔着门帘请个安。

    商嬷嬷觉得这样的安排挺好。等李氏和周少瑾进了厅堂,她领着向管事进来。

    向管事四十来岁,中等身材,微微有些发胖,相貌非常的普通,但举止沉稳,目光明亮,应该是个持重又不失精明之人,不像宅院的管事倒像是铺子里的掌柜。

    说不定还真是个掌柜呢?

    周少瑾在心里猜测着。

    那向管事从衣袖里抽出几张纸来递给了一旁的商嬷嬷,恭敬地对周少瑾道:“这是这宅子需要添置什物的清单,还请二表小姐过目,看有没有什么添减的,我这就可以去采买了。”

    商嬷嬷递了单子进去。

    李氏凑过去看了一眼。

    全是清一色的黑漆家俱,偶尔出现几件黑漆镶镙钿的高柜炕几什么的,不用看就知道摆出来有多漂亮了。

    再看下去,剔红漆的小盒,粉彩的茶盅,掐丝的香炉,霁红的碗碟……就连万事如意也是一对。

    就是嫁姑娘,也没有这么仔细的。

    周少瑾看着眼花。

    只有她没有想到的,没有单子上没有。

    让她看出来还有什么添减的,那纯粹是句客气话。

    周少瑾把那单子递给了商嬷嬷,道:“向管事什么都想到了,辛苦了。你就照着这单子去置办东西好了。”

    向管事微笑着应“是”,退了下去。

    李氏急得不得了,又不好反驳周少瑾的话,只好等向管事走后,悄声对她道:“那单子上的东西最少也要三、四千两,二小姐应该减几样东西才是。”

    “啊?!”周少瑾有些呆滞。

    倒是春晚几个都抿着嘴笑了起来,小檀更是道:“太太您是不知道,我们家四老爷给二小姐送东西,那都是一应俱全的。”她说起程池给周少瑾送鸟的事。

    李氏弄了个大红脸,还以为像九如巷这样的人家送东西就是这样的规矩。所以等到下午东西送来,她也就只准备了打赏,然后就和丫鬟婆子开始收拾宅子。

    周少瑾则坐在后院的天井里发呆。

    商嬷嬷端杏子、李子进来,并笑道:“向管事已经鲜果店子时留了名号,明天那边就会送了桃子和樱桃过来,二小姐先将就将就。”

    周少瑾随手拿了个李子,道:“池舅舅还没有回来吗?”

    中午是离这里不远的一个饭庄送得席面过来,等她们用过午膳。商嬷嬷带她们去了前院的歇息。

    周少瑾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京城里的人住的是四合院,房子四四方方的。通常绕过壁影就是前院。而前院那排坐南朝北和正房相对的房子叫倒座房。

    倒座房的檐墙都临着胡同,一般都不开房。这样一来门窗就只能朝北了,因此采光很不好,不是做客房就是做下人居住群房。

    而商嬷嬷领她们去歇息的地方,正是倒座房的最东西,程池用来招待客人用的书房。

    他从正房搬了出来,就把内室搬到了书房。

    而在离他不远的最西边。则是仆妇们居住的群房。

    池舅舅怎么能住在这里?

    周少瑾当时的眼眶就湿了,要找程池。

    但程池去了十三行那里还没有回来。

    她问商嬷嬷:“池舅舅在十三行投了多少银子?”

    商嬷嬷道:“应该有二十万两的样子……”

    周少瑾当时就傻了。

    等到向管事把东西买回来的时候。她很想让向管事把东西都退回去,可她又不敢说,怕让程池丢脸,只好眼不见心不烦地坐在这里等程池。

    商嬷嬷笑道:“樊祺在门口守着呢!四爷一回来他就会来给您报信的……”

    这屋里用得不是她的人就是程池的人,而且还大多数是她的人,周少瑾觉得很安心,指使起来也特别的舒畅。

    周少瑾捏着手里的李子。

    有小厮跑了进来,道:“二小姐,四老爷回来了!”

    周少瑾提着裙子就跑出去。

    在正房的李氏看了忙遣了丫鬟跟过去看动静。

    外院里站着几个周少瑾不认识的男子。或身材高大或身材魁梧,正低声说着话,让外院都突然狭小起来。

    她也顾不得许多,低着头跑进了程池的书房。

    怀山拢手站在一旁,清风正服侍着程池更衣。

    见周少瑾闯了进来,程池急急地掩了衣襟,可衣襟刚合上。他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手一顿,开始慢慢地系起了衣带。

    周少瑾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时,她还没有说话。眼泪先落下来。

    程池还没有来得及跟怀山使眼色,怀山已瞪了一眼清风,朝外走去。

    清风迟疑了片刻,神色不明地看了周少瑾一眼,这才跟着怀山退了下去。

    程池想了想,走过将手搭在了周少瑾的肩头,低低地柔声道:“怎么了?”

    周少瑾伤心极了,哽咽道:“您,您不能住在这里!你还是住到上房去,我住在这里……”

    “胡说八道!”程池笑着轻声喝斥她,“你和太太在这里,我怎么能住到内宅去。”

    周少瑾何尝不知,可她只要一想到用如是我闻的熏香的池舅舅和仆妇毗邻而居,她就如坐针毡。

    “那您就住到后罩房去。”她病急乱投医地道,“从后门进出。”

    让他从后门进出,成什么样子了?

    程池心里软软的。

    小姑娘真是急了,见不得他受了一点点的和委屈。

    他轻轻地抱了抱周少瑾,笑道:“又胡说八道,我只是暂时在这里住几天,等我的事办得差不多了,就搬到朝阳门去住了……没事!嗯?”

    是啊!

    她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周少瑾赧然地擦着眼泪,觉得自己傻透了。

    程池就又抱了抱她,道:“回去吧!晚上过来陪我下棋!”

    ※

    兄弟姐妹们,补上昨天的更新。

    O(∩_∩)O~

    PS:前几天身体不适,遵医嘱要去省城检查。约了星期一的专家门诊。如果检查的结果很顺利,星期一当天就能回来,如果不顺利,可能还要滞留一天。为了不断更,就没办法加更了。今天、星期一、星期二的更新都安排在晚上的十一点左右。

    不便之处,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