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拒绝(给金陵春吧的加更)
    宋木安静地坐了一会,就看见周少瑾在一个丫鬟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他微笑地站了起来。

    举止从容,气度儒雅。

    春晚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宋木很敏锐地感觉到了春晚的不同。

    难道周家二小姐出去与他们的相看的事有关呢?不然为何刚刚连眼角都不瞟的贴身丫鬟会这样的看他!

    只是不知道周家二小姐是什么意思?

    他的心高高地悬了起来,突然间有点不敢看周少瑾,而是退而求其次地朝春晚望去。

    春晚恭敬地随着周少瑾给他行礼,露出善意的笑容。

    宋木暗中长长地吁了口气,感觉到事情好像对他比较有利似的,一颗心落了地,笑着望向周少瑾。

    周少瑾的面色还有些苍白,但神色间已恢复落落大方。

    她想到刚才院子里没有服侍的人,吩咐春晚:“给公子重新沏壶茶来。”

    春晚笑盈盈地应“是”,转身去了茶房。

    宋木的嘴角就止不住地翘了起来。

    周少瑾看着在心里悄悄地叹了口气,想了想,走到了鱼缸边。

    宋木给她让座。

    “不用。”周少瑾笑道,“我只是有几句话想跟宋公子说。”

    这样隔着甬道,不太方便。

    宋木显然也想到了,神色微赧地道:“二小姐请说。”

    周少瑾思忖了片刻,斟酌地道:“公子知道长辈的意思吗?”

    宋木脸色顿时红得仿佛可以滴出血来,点了点头。

    “我来之前并不知道。”周少瑾徐徐地道,“若是知道,我肯定不会来的……”

    宋木愕然,面上的红润慢慢褪去。

    周少瑾非常的抱歉,却不得不道:“我知道,儿女婚事,理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我心里有一个人……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不害怕……你是个好人……谦逊守礼,内敛持重。我就更不能骗你……我们的事成不了,你以后才能找到那个真正对你好,从心底敬重你的人……”

    宋木像被雷劈了似的。

    我心里有一个人……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不害怕……

    他脑子里反反复复地回落着这两句话,傻傻地半晌才回过神来。

    “原来是这样啊!”他喃喃地道,心里五味陈杂。手足无措地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周少瑾看着心里很不好受。

    任谁这样抱着诚意来相看却被女主如此的拒绝都会觉得倍受羞辱!

    可她却不能任事态就这样发展下去。

    除非她想嫁给宋木。否则这个时候她含含糊糊的,一旦两家正式议亲,她再反悔,伤害的不仅仅是宋木,还有周、宋两家和一心一意为她打算的程池。

    可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他就那么希望她嫁出去?

    周少瑾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的心碎了。

    她是不应该喜欢程池。

    可他就不能看着她年纪还小的份上,让她在家里多留两年吗?

    他这是往她的胸口上插刀。

    周少瑾的眼眶有些红。

    她低声道:“宋公子,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你想怎样待我都行。老太爷那里,我会去给他老人家赔不是。夫人那里,我也会去道歉的,我希望你别那么生气,我并不是有意要让你难堪。我这个时候不跟你说清楚了,难道以后骗你一辈子吗……”

    你就那么笃定我会相中你!

    宋木怒不可遏,冷笑着就想讥刺周少瑾几句,抬头却看见她泪眼婆娑的面孔。苍白、清丽,却又满是绝望的痛苦。

    他一下子被镇住了。

    宋木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从谁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好像下了息就会无望的死去一般。

    他不禁磕磕巴巴地道:“没相中就没相中,你。你也不用这样……”

    周少瑾强忍着才没让眼泪落下来。

    善良的人总是容易被伤害,也总是容易原谅别人!

    “对不起,对不起……”周少瑾不住地道,“这件事都是我的错……”

    “没事,没事。”从来没有女子这样得像他道过歉,他有些窘然地道,“我们说清楚就好了……”

    抄手游廊上响起轻盈的脚步声。

    春晚笑盈盈地端着茶盅走了过来。

    周少瑾忙背过身去擦了擦眼角。

    宋木没有说话。

    春晚轻手轻脚地帮宋木重新布置了茶点,想着不过一壶茶的功夫,二小姐和宋公子就站在一起观鱼了,她难掩欢喜地退了下去。

    宋木陡然意识到,周少瑾拒绝他的事,就连她身边的丫鬟都不知道。

    那个人是谁呢?

    是不是也喜欢周家二小姐?

    若是这样,为何为上门求娶?

    难道那男子是个浪荡子,周家二小姐被骗了?

    或者是,男子家里和周家有罅隙,周家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

    但不管怎么样,这是周家二小姐的事,与他无关!

    周家二小姐既然做出这样的事来,应该承担相应的后果。

    说起来,这门亲事是池世叔主动提起来的,他们宋家无缘无故地受了这样羞辱,以父亲的性子,不要说帮池世叔谋个一官半职了,以后肯定会疏远池世叔的。

    宋木的心渐渐地冷了下来。

    他站了起来,道:“二小姐,我去看看祖父和池世叔的话说完了没有。”

    周少瑾哪里还好意思说什么,恭顺地起身,福了福。

    宋木大步进了厅堂。

    却忍不住回头。

    春日的阳光照在那个纤柔如柳的女孩子身上,逆着光,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可身姿却笔直,让他想起那次随父亲出游时见到的冬日雪原上的桦树,静默,却坚韧。

    她会怎么向程家解释呢?

    她毕竟只是程家四房的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孙女?

    程家又会怎样惩罚她呢?

    听说江南的那些宗族对像她这样的女孩子通常都会浸猪笼的……

    她知道不知道自己到底会面临怎样的处境呢?

    宋木的腿像灌了铅似的,有点抬不起来。

    他转身朝周少瑾走去。

    心里对自己说:他并不是想帮她。他只是想知道那个男子是谁,能让她这样奋不顾身、如飞蛾扑火般的喜欢……这样的喜欢,通常都没有什么好结果……他只是不想到一个比他妹妹还小的小姑娘上当受骗而已!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惊讶地望着离她越来越近的宋木。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透明,仿佛能看到他的影子。

    宋木别过脸去,沉声道:“你准备怎么跟家里的长辈交待?”

    “咦?!”周少瑾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宋木有些烦躁起来,道:“难道你准备跟家里的长辈说你心里有个人,所以没有看中我?或者说我有这样那样的不好。所以你不想嫁?”

    “不是!不是!”周少瑾明白过来,道。“我不会把你牵扯进来的,我会说是我不好,与你不相干的!”

    他又不是问这个。

    宋木的脸然有点难看,道:“那你到底准备怎么说?”

    周少瑾有些尴尬。

    她准备和程池耍赖。

    宋木看着脸都黑了,道:“你不会是根本没有想好怎么跟长辈说吧?”

    周少瑾讪然。

    宋木觉得真是自做多情,怎么就觉得她静默又坚韧。

    他怒气外露。

    周少瑾只好飞快地转着脑子,道:“这件事我还没有来得及想。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我是江南人,不习惯北方的天气,不想远嫁是一个理由。我父亲只是四品的知府。令尊却是内阁辅臣,门不当户不对,我不愿意高嫁是一个理由。我生性柔顺,公子却是长子长孙,我无力担当宗妇,也是一个理由……”

    原来人家都想好了!

    他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宋木觉得自己有点傻。

    他沉着脸道:“那我走了!”

    周少瑾却能感受到他的好意,认真地向他道谢。并温声道:“公子大义,我终身难忘记。若是以后公子有什么地方用得上我,只管吩咐,我一定尽力相帮。”

    宋木这下再也忍不住了。道:“那个人是谁?”

    “什么?”周少瑾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宋木只好道:“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你既然能拒绝我,为何不想办法和他在一起?你总是要出嫁的,这样的借口用一次,用两次,难道还能用三次、四次不成?”

    “在一起啊!”周少瑾怅然地呢喃,心痛得无以复加,“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不过是我的痴心枉想罢了……”

    宋木讶然。

    仔细想想,又觉得这样才合理。

    周家二小姐喜欢的不应该是个浪荡子,也不应该是被人骗了才是。

    应该是家族恩怨吧?

    宋木不好继续问下去,怕问了不该问的话。

    他沉默了片刻,低声道:“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会出家吧?”周少瑾原来只是想在家里做个居士,可经过了这件事之后,她对自己的以后却有个模糊的方向,“一般的禅寺肯定是去不了的,我也不也去……最好是捐资建一座家庙,有家族庇护……”和她前世一样。

    不过前世是林家的田庄,她心如死寂,青灯古佛,为了让姐姐安心,无望地守着。

    今生她心里有一个人,只要想起来那个人来,只要想到他好好的,想到他妻贤子孝,她就会觉得高兴,就会觉得这日子有了憧憬,有了期望。

    前世她都守过来了,何况今生!

    周少瑾微微地笑,眼角水光闪烁。

    ※

    谢谢双子泰牛打赏的阆苑仙葩。

    PS:看书的姐妹兄弟们,今天真得很抱怨,身体不舒服,写一写停一停,速度很慢,然后怕自己写得不好,又重新看了一遍,大修了一遍,时间上耽搁了很久。

    抱歉!抱歉!

    更新大家还是明天早上起来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