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八十章 相看(给金陵春吧的加更)
    翌日中午,周初瑾就打发了周少瑾去给程池送信。

    周少瑾捏着信不动,眼睛骨碌碌直转,道:“姐姐若是告诉我池舅舅昨天和你说了些什么,我就去给池舅舅送信。”

    从昨天程池走后她就缠着姐姐问,姐姐却不为所动,守口如瓶。

    “你还跟我讨价还价!”周初瑾笑去拧周少瑾的鼻子,道,“你不想去是吧?那我让持香去好了!横竖不过是送封信而已,你去,只不过是显得我们对池舅舅的尊敬而已……”

    能见到程池,还能和程池说话,这样的机会周少瑾怎会放弃!

    她偏过头去,躲开了周初瑾手,嘟着嘴嘀咕道:“去就去!姐姐怎么能这样!要是把我的鼻了拧塌了,看我不哭给你看!”

    “我只听说鼻子撞塌了,没有听说过谁的鼻子是拧塌的。”周初瑾笑不可支,道,“谁让你送个信也这么多话?”

    周少瑾就是想知道。

    她隐隐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有关。

    不然池舅舅也不会去见姐姐了。

    她娇憨地抱了周初瑾的胳膊,直喊“姐姐”。

    周初瑾看着火侯差不多了,怕再矜持下去物极必反,伴装出副无奈的样子道:“是程辂的事。你池舅舅不让我告诉你。你自己去问他好了。”

    周少瑾闻言眼睛一亮,道:“那程辂的事是池舅舅出的手了?”

    周初瑾笑着点了点,若有所指地道:“你池舅舅都是为了你好,你以后在池舅舅面前可要听话些!”

    周少瑾笑眯眯地点头,雀跃地道:“我已经很听话了,姐姐还要我怎么听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

    周初瑾看周少瑾的样子就知道程池肯定是很宠溺她,所以她一点也不怕这个掌管九如巷庶务的舅舅。

    “也行!”她笑着和妹妹开着玩笑,“到时候池舅舅打你骂你的时候你可得忍住了,不能回来哭鼻子。”

    “你是我姐姐吗?”周少瑾做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推了姐姐一把。然后咯咯笑着跑了出内室。

    李氏端着鲫鱼汤进来的时候只听见周少瑾洒落了一地的欢快笑声。

    她不由也跟着笑了起来,道:“出了什么事?二小姐这么高兴?”

    周初瑾满脸掩不住欢喜,抿了嘴笑道:“没事。和她说了两句玩笑话!”

    现在还不是说周少瑾的时候,等过一会妹妹回来了,就知道事情的怎样了。

    她接过李氏手中的海碗笑道:“您这些日子也辛苦了,过两天我满了月,有些事我就可以自己来了,您也可以歇歇了!”

    想到妹妹就要嫁个好人家。周初瑾神情都温柔了很多。

    李氏受宠若惊,连道“不敢”。

    周少瑾回到屋里。换了件月白色方胜暗纹杭绸褙子,玫瑰红镶玉簪花襕纹的湘裙,乌黑的青丝绾了个倾髻,只插了柄镶南珠的梳子,显得一张脸越发的白皙柔美,把那一百零八子沉香木佛珠缠在手上,照了照镜子,这才眉眼带笑地出了后罩房,上了轿子。

    这次程池倒是在宴息室时等她。只是她刚把信交给了程池,那许老太爷就过来了。

    周少瑾嘟了嘴。

    程池苦笑道:“宋老太爷找我有正事——皇上这几天召了臣工商议黄河治水的事,老太爷过来找我,让我帮他一起写个治水的章程,我原以为是宋阁老要用,谁知道宋阁老送进宫的时候把我的名字写在了奏折时。当时我大哥也在。那情景,可想而知了。大哥昨天还把我叫去狠狠地训了我一顿。一大早双榆胡同那边也带了信过来让过去一趟……我正想和宋老太爷商量这件事怎么办呢?”

    周少瑾一听。哪里还顾得上生气,忙道:“那快点请了宋老太爷进来吧?”又关心地问他,“二老太爷不会罚您吧?”

    “不知道。”程池道,“昨天我大哥只顾着骂我。我也只顾着生气,根本没有问臣工对召都说了些什么,只能看宋老太爷知不知道了。总之这件事很麻烦!”

    周少瑾就笑眯眯地望着他,像偷吃了苗的小猫。

    程池心时一突,道:“怎么了?”

    “没事,没事。”周少瑾说着,还是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要是皇上因为这个让你去做官多好啊!到时候就算是二房的老祖宗也拦不住你了。”

    原来小丫头是这么想的啊!

    程池笑道:“你就这么喜欢我当官啊!”

    “当然啦!”周少瑾为程池有这样的际遇而高兴,眼里全是笑,道,“做了官,二房的老祖宗就管不着您了,您想做什么就可以什么了!”

    程池一愣。

    清风跑了进来,道:“宋老太爷和宋大少爷来了!”

    周少瑾听了就要回避。

    可往东是程池的内室,往西厅堂,宋老太爷和宋大少爷会从那里进来……她难道避到池舅舅的内室不成?那还不如不回避呢!

    想到这里,周少瑾就瞪了程池一眼,一副“你快给我想办法”的模样。

    程池看她娇纵扬脸,嘴角就不禁地翘了起来,柔声道:“没事。宋老太爷你也认识,你上次来见我的时候,宋老太爷听说是你,还问我你长高了没有?要见见你呢……”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宋老太爷和宋木已走了进来。

    看着眼前娇柔明秀的周少瑾,宋老太爷眼睛一亮,笑道:“这是周家的二丫头?不过两年没见,长得这么漂亮了!要不是在这里遇到,我都不敢认了!”

    周少瑾只好上前给宋老太爷行礼。

    宋老太爷越看越喜欢,指了宋木道:“这是你家哥哥,虽不会河工,可还算是个能算数的,我特意带了他来请你池舅舅点拔点拔。你们以后就兄妹一样的相处就是了。”

    周少瑾上前给宋木行礼,随便瞥了宋木一眼。见那宋木眼观鼻,鼻观心很是守礼,心中微松,对宋木有是好感。

    宋老太爷就犹豫片刻。对程池道:“我有话跟你说,你看要不就让周家二丫头尽尽地主之宜,带着我们那木头木脑的大孙子到院子里走走?”

    程池看了周少瑾一眼。

    周少瑾立刻就答应了。

    池舅舅找宋老太爷有正经事。他屋里又没有主持中馈的女眷,她这个做外甥女自然得帮池舅舅待客了。

    程池朝着她笑了笑,柔声说了句“去吧”。

    周少瑾闻言心中诧异。

    怎么池舅舅的语气这么的伤感……好像生离死别似的……

    而宋木已喃喃地向周少瑾道谢,在一旁等着她领路。

    她只好把心中的诧异压在心底,和宋木走了出去。

    仲春庭院,草木葳蕤。绿意盎然。

    周少瑾大方地笑道:“老太爷让我带你走走,实际上我对池舅舅的宅子也不熟。宋老太爷和池舅舅多半是觉得我们碍事。随口打发了我们。宋公子不如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坐坐,宋老太爷和池舅舅说话了话,我们也好进去服侍。”

    一男一女,又都过了同席的年纪,常老太爷能随心所欲不逾矩,她却不能像常老太爷说的那样带着宋木在院子里闲逛。

    她这样的处置恰恰好。

    宋木很是欣赏,觉得她温柔又有主见,不像王家表妹似的,见着他就不管不顾地围了过来。什么规矩也不守地把他往闺房里拽,甚至姐妹间争风吃醋,不是今天这个落了水,就是明天那个的脸因抹了香粉起了疹子……而大舅舅更是贪得无厌,每次见到他或是父亲都抱怨说谁家做生意远不如他却走了谁谁谁的门路做了皇商赚帑巾,谁家又因为某某某封疆大吏打招呼做成了一桩什么生意,话里话外全是责怪父亲没有帮他……这也是为何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娶王家表妹。父亲知道后犹豫不决的原因。

    宋木温声道谢,在葡萄架下的石桌前坐下。

    周少瑾让春晚去帮着榆钱胡同的仆妇准备茶点,自己则不远不近地站葡萄架外面。

    宋木见了忙站了起来,道:“姑娘这边坐吧!我正好想看看鱼缸里都养了些什么鱼!”然后也不等周少瑾说话。径直去了对面的鱼缸旁,低着头,一副观鱼的样子。

    周少瑾对他的印象更好了,低声吩咐丫鬟端了个凳子给他,摆了点心在一旁的栏杆上。

    在屋里窥视的常老太爷看着满意地嘿嘿直笑,拉了程池过来看,道:“怎么样?我的孙子配得上你外甥女吧?”

    暖暖的春日下,女的温柔娇美,男的文雅挺拔,虽一左一右的站着,却如菩萨座前的金童玉女,说不出来的般配,养眼。

    程池心中如针刺痛,却笑着对常老太爷道:“走吧!我们说正事去!”

    常老太爷欣喜地又看了两眼,这才和程池去了西边的书房。

    院子顿时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宋木就看了一眼院子里服侍的丫鬟。

    个个都低眉顺眼地站在那里,安静从容,一派大家作派。

    宋木想到自己在舅舅家里那些仆妇望着他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样子,他在心里暗暗摇摇头,觉得还是祖父有眼光,有见识。

    可周家二小姐会不会看上他呢……

    宋木来的时候还信心满满的,此时却有些不确定起来。

    他决定还是和周少瑾说两句话,这样至少可以让周少瑾多了解了解她。就算是以后两人订了亲,周家二小姐至少是欢欢喜喜的嫁给他的。

    ※

    兄弟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PS:更新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