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拜访
    周初瑾又惊又喜,激动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没有想到程池会给周少瑾做媒,更没有想到程池会给周少瑾挑个如此好的人家。

    自从她知道程许和闵家的大小姐订亲之后,私底下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总觉得这世间的事对妹妹不公平,那程许明明轻薄了她妹妹,最后不仅什么事也没有,还高高兴兴地娶了高门之女,她妹妹却忍气吞声地离开了金陵城。

    还不知道九如巷的人是怎么在背后议论妹妹的呢?

    她做梦都盼着妹妹能嫁个更好的人家,让他们知道她妹妹比谁行得正坐得直,温柔娴静,没有了程家,一家能嫁高门大户,一样夫贵妻荣,子显母尊。

    不说别的,就冲着那宋秀之是去年两湖的解元、阁老的长子,就应该相看相看。

    她忙道:“池舅舅是想让我写信给父亲吗?”

    周家、程家、宋家都是读书人家,虽说程池和宋老太爷有联姻之意,可周镇怎么想?宋景然是怎么想的?不然一方答应了另一方却不满意,就得罪了这做媒的人。这中间总得有个牵线搭桥的人,就算是拒绝,也要找个听上去堂而皇之的理由,另把媒人和是罪了。特别是这种媒人要是身份地位都不与男女双方低的时候,两家就更要慎而又慎了。

    程池道:“暂时还别告诉你父亲。”他把宋家的事告诉了周初瑾,并有些担忧地道,“若不是宋秀之足够出众,就凭他们家内宅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是绝不会有这样的心思的。所以我想让少瑾相看相看,若是她自己愿意,秀之也喜欢,她嫁了过后,就算有王家这样割舍不断的亲戚。有丈夫护着,那王家的人也不过只能是个苍蝇在少瑾面前嗡几声。”

    周初瑾见程池这样看重自己的妹妹,又形容的有趣。不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声音表情都柔和起来,道:“池舅舅是男子,怕是不大关心这内宅的事。实际不能算是看上去怎样好的人家,都有自己一本难念的经。不瞒您说,您看我现在嫁得好吧?可廖家的事说出来要让你目瞪口呆。”她羞红着脸。把公公勒诈他们钱财的事告诉了程池,“……宋家这样的情景已经算是好的了。至少宋老太爷和宋阁老都是开明之人。没有因为恩情瞒了双眼,宋夫人的性子温柔又宽厚,那宋秀之又是成了气候的长子,宋老太爷亲自瞧中的人,若是这件事真的成了,少瑾既不愁让婆婆厌恶,也不愁让公公看不顺眼,又是年纪相当的结发夫妻,还有比这更好的姻联了吗?”说完。她打趣道,“有句话叫情深不寿,照我看来,菩萨让我们到这世上来,就是让我们来受苦的。若是有什么事十全十美了,肯定不长久。不过是有门亲戚不靠谱,或者这就是少瑾的业障。有了这业障,少瑾的日子就能过得和和美美了。”

    年纪相当的结发夫妻?

    程池听着微微皱眉,想着,这不就是自己目的吗?

    帮着少瑾找诗书礼仪传世的好人家。嫁个年纪相当、温润如玉的少年好夫婿,欢欢喜喜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去。等到午夜梦回,若是能想起他,会抿了嘴笑,暗暗地笑自己当年有多傻吗?

    程池压下心里的那一丝不快,笑道:“这些事我的确不太懂,所以来和你商量。我想让少瑾先相看相看,若是瞧中了,再和宋阁老,你父亲说也不迟。免得闹得人尽皆知这事又有波澜,让少瑾被指指点点。”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周初瑾对周少瑾的相貌非常的自信。

    看到妹妹的男子十个里面就有九个会喜欢上她妹妹。

    这长得好的人又比其他的人有机会。

    等彼此相处了,以少瑾温柔和顺的性子,夫妻间肯定会举案齐眉,琴瑟美满的。

    她越想越美,起身就要跪下身给程池行个大礼,语气恳切地道:“池舅舅,多谢您给少瑾做媒。您对少瑾的维护之心,我一辈子都感激……”

    程池忙拦了她,笑道:“等这事成了你再好好的跪拜我一番也不迟。”

    心里却道,若是换了我来求娶少瑾,只怕你这会儿要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骂了!

    程池心里又苦又涩。

    到时候他也就只是少瑾的舅舅了。

    周初瑾只觉身子有些艰难,怎么也跪不下去,还道是自己在月子里,加之程池说得真挚,她只得作罢,歉意地朝着程池笑了笑,决定像程池说的那样,等事情成了再好好地谢谢池舅舅也不迟。

    最好和廖绍棠一起。

    这样才显得隆重。

    程池就道:“这件事你也暂时别和少瑾说,她脸薄,免得到时候了抹不开。我找你,也是想你找个借口让她去我那里一趟……”

    巧遇,通常都让人觉得有缘。

    如果少瑾和宋秀之两次巧遇,在少瑾心里,宋秀之肯定会有些不一样。

    周初瑾也想这一点。

    她对程池感激的无以言表,连声道:“池舅舅放心,我省得。”

    这样一来,那个宋秀之也会觉得自己和妹妹的婚事是天注定的。

    程池见周初瑾一点就透,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

    难道少瑾的性子随了她母亲不成?

    可九如巷的人提起庄太太都称赞有加,庄太太不可能是少瑾这个样子啊!

    也不知道那小丫头片子随了谁。

    他对周初瑾道:“嫁妆的事,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本就是看中了榆钱胡同离你近,准备给少瑾做陪嫁的。我在大兴还有个百来亩的田庄,在保定府还有两倾地,西直门这边还有几间铺子,到时候会一并给了少瑾的,金银首饰什么的,你也不用管。只需给她准备些日常用的什物锡器,铺盖被褥就行了……”

    难道这是长房对少瑾的补偿?

    周初瑾神色微凝。

    程池看着怅然地笑了笑。

    自己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近乡情怯?

    所以想快点摆脱这件事,急急地把事情都托付给周初瑾,让她去操持。自己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程池也不解释,起身告辞。

    周初瑾后悔不己。

    就算长房对少瑾的补偿,那也是长房的一份心意。

    自己又何必像刺猬似的容不得人。

    他们愿意给。她们收着就何妨?

    长房觉得不欠少瑾什么了,他们也得了实惠。

    皆大欢喜,岂不是更好?

    她补救般地笑道:“哪里就要池舅舅破费。家父一直在给妹妹攒嫁妆呢!”

    程池不想说话,朝周初瑾笑了笑,道:“等我安排好了,你就让少瑾去我那里一趟。”

    周初瑾恭声应诺。陡然想到一件事,笑道:“程辂的事。多谢池舅舅帮忙。到时候我不如说是为了程辂的事让她去给你送个信,您看可好?”

    倒是个玲珑心肠。

    少瑾对程辂很是忌惮,若是知道程辂的事是他的手笔,只会对他感激涕零,别说是让她对他送个信了,就算是让她给自己倒茶倒水,铺床折被,行那仆妇之事只怕她都毫无怨言,只会感激。

    周初瑾倒知道怎样指使少瑾。

    程池心中有些淡淡的不悦。但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吹毛求疵了。笑着颔首,由周初瑾送到了门口。

    因不吹风,出了门,就由周少瑾送他。

    她兴奋地问程池:“池舅舅和姐姐说了些什么?”

    程池看她毫防设,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心里就微微有些发酸,面上却依旧不显。半是玩笑半是感慨地道:“商量着怎么把你给发卖个好价钱?”

    周少瑾压根就不相信,皱着好看的小鼻子“哼”了一声,忿忿地道:“您不告诉我,我去问姐姐去!”

    周初瑾也不可能告诉她!

    程池就揉了揉她的头。温声道:“我走了!你好好地过日子。”

    周少瑾气得面色通红,大声嗔道:“池舅舅,您又这样!把我的头发都弄乱了,害得我又要重新梳头。”

    程池莞尔,道:“以后都不会了。”

    周少瑾不由皱起眉头,道:“池舅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您看上去,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这小丫头,真是敏,感!

    “你以为我是金钢啊!”程池笑道,“这样来回的跑不会累啊?”

    周少瑾赧然。

    程池忍不住又摸了摸她头。

    周少瑾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不依地喊着“池舅舅”。

    程池哈哈地笑,大步流星地了榆树胡同。

    心里想着,以后真的再不会摸她的头了。

    周少瑾鼓着腮帮子直跺脚。

    周初瑾却激动的睡不着觉,好不容易把廖绍棠盼了回来,夫妻两人躲在帐子里说话。

    廖绍棠也觉得这门亲事好,道:“我在翰林院的时候偶尔会听到那些翰林说起优秀的士子,就听说过宋阁老家的长子。说他不仅天资聪慧,而且刻苦用功,谨身守礼。若是二妹妹能嫁给她,倒也是桩锦绣良缘。不过,如果你不放心,我再想办法会会这个人。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周初瑾笑吟吟地点头,道:“你去见见也好,你见了,我这心里才放心。”

    廖绍棠眯着眼睛笑,把周初瑾搂在了怀里,道:“到时候你也没有了牵挂,我努力给你争副凤冠霞帔,你再给官哥儿添几个弟弟妹妹,这日子就是做神仙我也不换了。”

    周初瑾眼眶微湿地依在了廖绍棠的怀里。

    ※

    姐妹兄弟们,加更。

    O(∩_∩)O~

    PS:我会适时的改错字,大家对错字容忍度比较小的可以过段时间刷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