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冰释(给金陵春吧的加更)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周初瑾狐疑地望着周少瑾道:“你这才刚到家,人都没有坐稳,池舅舅怎么突然赶了过来?”

    若是有什么急事,刚才就会让少瑾等了。若是没有什么急事……难道他还怕少瑾不快,追过来向少瑾解释不成?

    念头一起,周初瑾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怎么会这么想?

    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

    不要说程池是她们的舅舅了,就算是夫婿,也没有为这种事解释的道理。

    她这是坐月子坐糊涂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敢想了。

    周初瑾忙吩咐小丫鬟:“快去了请池老爷客厅里坐,说二小姐马上就过来。”然后催着周少瑾,“你快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又嗔怪道,“你也是的,既池舅舅让人等着,你就等会呗!池舅舅肯定有什么事要跟你说,你这样急匆匆地就跑了回来,害得池舅舅又专程过来一趟。你这脾气得改改才是。哪有长辈将就小辈的道理。再说了,池舅舅待我们多好啊,你心里可得有本账才是……”

    周少瑾之前怕姐姐生程池的气,压根就没有想到把自己在程池上房宴息室里等程池的时候被外男冲撞的事告诉姐姐,现在姐姐埋怨她不懂事,她自然也无从辩起,只好红着脸在那里听着,还是端着酒酿卧蛋李氏进来笑道:“大姑奶奶也真是的,一面让二小姐快点去见池四老爷,一面又在这里拉着二小姐说话,让二小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周初瑾闻言看着周少瑾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不由“扑哧”一声笑,接过了李氏手中的酒酿卧蛋,道:“快去吧!回来告诉我池舅舅是为何事过来的?”

    周少瑾如蒙大赦,草草应了一声。就去了客厅。

    程池正背着手打量着客厅长案上放着那对粉彩薄胎霁雪赏瓶。

    客厅里些幽暗的光线里,他身材修长挺立,姿态彬越从容。美好的像幅画似的。

    周少瑾看得脚步顿了顿,这才走进了客厅。

    程池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笑着对她道:“这对赏瓶是谁的手笔?这霁雪图花得极好!我看不大像官窑的东西。”

    他的语气淡定中透着几分亲昵,好像他们依旧在寒碧山房,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

    周少瑾好生委屈,低声道:“是姐姐的陪嫁。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我那里好像也有一对,不过留在了金陵平桥街的老宅。池舅舅若是喜欢。我让人找出来送去榆钱胡同。”

    小丫头片子还生着气呢!

    这回又是为了哪一桩?

    程池笑着坐在了中堂下的太师椅里,他望着她的眼底闪过一丝不仅是他,周少瑾也没有察觉的宠溺之色,道:“那倒不必——你送了我,等你出嫁的时候怎么办?你今年十一月就要及笄了吧?”

    出嫁!出嫁!

    他怎么总是惦记着让她出嫁!

    她又没有吃他的,又没有喝他的,又不会碍着他去找新妇,他凭什么管她出不出嫁?

    自己在他屋里被外男撞见了也不见他说一句,现在倒像嫌弃她似的说什么出嫁不出嫁的事来?

    周少瑾在心里腹诽着。却忘记了自己头上还戴着程池新年时送她的赤金镶百宝的小花冠。

    她有些生气地接过了丫鬟捧进来的茶重重地放在了程池的面前。

    哎哟!

    居然摆脸色给他看了!

    程池见廖家的小丫鬟上了茶点之后就很乖巧地退了下去,不由笑道:“我这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看把你气得!我把宋老太爷丢在书房里赶了过来也不能让你解气……”他说着,调侃地打量着她道,“我看你来了京城之后个子没见长,这脾气到蹭蹭的像个炮竹了,不点就着了……”

    “谁像个炮竹啦?”听程池说把宋老太爷丢在了书房赶了过来。满心的欢喜就止也止不住地从眼角眉梢溢了出来,周少瑾娇嗔道,“我今年明明长了三寸……”

    胸也总是胀胀的有些疼,去年冬天刚刚做的肚兜都勒得她透不过气来。不能穿了……樊刘氏和姐姐都说她长大了。

    程池认真地点了点头,拖长了声调道:“哦,长了三寸!”

    听在人耳朵里就让人想到了“三寸丁”这个词!

    加上周少瑾就算是今年长了三寸,也不过齐程池的下颔……

    “池舅舅!”周少瑾气得直跺脚。

    程池哈哈大笑,片刻后才停下来,眼底含笑地问她:“不生气了?”

    周少瑾赧然地低头。

    池舅舅竟然这样的哄着她……她心时甜蜜蜜的,哪里还有半分的不满。

    程池就笑着温声问她:“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生气了?”

    周少瑾不好意思地喃喃道:“池舅舅让我在宴息室里等着,我,我碰见外人了……”

    难道是宋秀之?

    今天只有宋老太爷祖孙来拜访他!

    世间的事就有这么巧?

    他觉得宋秀之不错,没等他开口,少瑾就碰上了……

    程池只觉得满嘴的苦涩,但沉默了几息之后,他还是道:“那应该是宋老太爷的孙子,也就是宋夫人的继子,他单名一个‘木’,表字‘秀之’,是计相宋景然宋大人的长子,去年两湖省的解元,今年才十八岁,可以是几省最年轻的解元了……”

    池舅舅说得这么详细做什么?

    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周少瑾不解,可听到撞见她的人是宋夫人的继子,宋森的大哥之后,是相熟的,她的确松了一口气。

    程池说话的时候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周少瑾,注意着神色间的变化,见她听到宋木是宋夫人的继子里整个人都松懈了些,他想到周少瑾的前世,瞬间明白了她的心结。

    因为长得漂亮,前世看到她的男子多对他有倾慕之心,这与她所受的闺阁教导又是极为相悖的。让她不禁对自己的品行有了怀疑,加之又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个程许来,她对碰见外男。甚至是别人惊艳的目光都极为不安,生怕因此而引起什么事端来……

    这个小傻瓜!

    可怎么得了!

    程池心痛不己。

    也更加坚定了给周少瑾和宋木作媒的决心。

    有了性情温和又不失主见的同龄夫婿作陪,她应该会很快从这些低落的情绪中走出来的!

    程池的声音就更加温文了:“少瑾,这件是我做得不对。我不应该把你一个人丢在宴息室的。我已经吩咐怀山添几个内院行走的婆子,等下次你去榆钱胡同,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他特意追了过来已让周少瑾怨气全消。她哪里还听得这种道歉的话,忙红着脸打断了程池的话。道:“池舅舅,这件事原本是我不对。我,我不应该就这样跑回来的……既然能在您的宴息室进出,肯定是您的知交好友或是得了您首肯的人,我不应该见自己不认识就慌慌张张的,”她想到宋木退出宴息室时有些恐慌的背景,忙道,“那位宋公子没什么事吧?我看他也不是有意的,他有没有被吓到……”

    程池望着她仿佛会说话的一双妙目里盛满的担忧。心里好像被塞住了似的,过了一会才笑道:“那你有没有被吓着?下次看到宋秀之不会害怕的躲了起来吧?”

    “池舅舅!”周少瑾红着脸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眼角微微上挑,如五月妩媚的好春光。

    程池情不禁捂住了胸口,想了想,笑道:“那好,你不生气了吧?我有话跟你姐姐说,你去帮我报个信。”

    周少瑾闻言满脸兴味地跑到了程池的身边。道:“池舅舅,您要和姐姐说什么?”

    程池呼吸间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不像他闻到的香粉味那么馥郁,也不像他闻到的花香那么鲜活,而是若有若无的。带着丝丝的暖意,像女儿香。

    程池有些不在自起来。

    他佯装呵斥道:“小孩子,问那么多做什么?让你去报信还不快去?”

    周少瑾咯咯地笑,俏皮地朝程池眨了眨眼睛,一溜烟地跑了。

    程池看着她如小鹿般轻盈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淡了下来。

    ※

    周初瑾惊愕地望着周少瑾:“池舅舅有话要和我说?他有什么话要跟我说?跟你姐夫说不行吗?或者是跟……”

    她把“太太”两个字咽了下去。

    万一是程辂的事或是程许的事呢?

    她神色微变。

    周少瑾还沉浸在程池带给她的喜悦中,根本没有注意到姐姐的异样。嘟着嘴,眉宇间却是掩也掩不住的欢喜,让人能感受到她与其是在不满,还不如说她是在撒娇:“池舅舅说,我是小孩子,不告诉我。”

    周初瑾忍俊不禁,对在一旁服侍她的樊刘氏道:“樊妈妈,快拿面靶镜给你的二小姐照照,看她这个样子到底像不像个孩子?”

    周少瑾不依。

    樊刘氏呵呵地笑。

    周初瑾也跟着笑了一通,吩咐丫鬟服侍她更衣,问周少瑾:“你去问问池舅舅,就上房宴息室能行吗?”

    周少瑾又欢快地跑了。

    周初瑾笑着直摇头,传话下去,让内宅的妇人回避。

    程池无所谓,在哪里见周初瑾都行,问周初瑾在哪里见面,也不过是考虑到她还在月子里头,他不懂这些,怕犯了什么忌讳。而他不是和廖绍棠也不是和周少瑾的继母说宋家的事,也是因为知道周初瑾决不会伤害周少瑾。

    两人在宴息室里坐下,程池把宋秀之的事告诉了周初瑾。

    ※

    看书的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明天大家早上起来看吧,晚上要加班,写一整章有点来不及。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