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麟儿(周末加更)
    宋木在场,那小厮就算是有什么主意也不敢说啊!

    他低下头,道:“小得不知!”

    “真是个笨蛋!”宋森骂道。

    宋木好奇起来。

    自他这个弟弟去了趟荆州府接了祖父回来,开口闭口就是他在金陵府的“神仙姐姐”——人人称道的表姐没有他的“神仙姐姐”好看;家里的点心没有他“神仙姐姐”做得好吃;娘说话没有他的“神仙姐姐”温柔好听……还常常威胁他,你若干对我,我就把我的“神仙姐姐”嫁给你。

    宋木耳朵都听出了茧子,却从不以为意。

    小孩子,知道什么好坏。谁对他好他就觉得那人什么都好;谁对他不好,他就觉得那人没有一处可取之的。

    可这次宋森从那位“神仙姐姐”家里回却不提把“神仙姐姐”给他做媳妇的事了……他的弟弟他清楚,说好听点是有心志坚定,说不定听是拗拧。这么容易就妥协了,不像弟弟的性格啊?

    他不由笑道:“你‘神仙姐姐’都跟你说了些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宋森听了冷“哼”了一声,骄气地斜睨了他一眼,道:“我不告诉你!”

    宋木哈哈大笑,道:“是你的‘神仙姐姐’不理你,你没办法跟我交待了,所以才这么说的吧?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从前的那些胡言乱语当真的。”

    宋森之前总是说周少瑾待他怎么的好,他若是出面给宋木做媒,周少瑾肯定会慎重考虑的。

    明明知道哥哥使的是激将法,宋森还是忍不住上了当,高声嚷道:“谁说的!是‘神仙姐姐’问我为什么非要让她当我的嫂嫂,我就说,你当了我嫂嫂之后就可以到我们家来了。‘神仙姐姐’说……”

    他声情并茂地把周少瑾话全都告诉了宋木,而且还怕宋木觉得周少瑾说话太直白,还添油加醋地道:“……所以这件事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这么跟她说是不对的。”

    宋木不由对周少瑾刮目相看。

    宋森可是从来不在口头上承认自己有错的。

    他陡然对周少瑾非常的感兴趣起来。

    “你说你的‘神仙姐姐’是金陵九如巷程家的表小姐,”宋木笑道,“她姓什么?今年有多大了?怎么来了京城?”

    宋森挑衅地瞥了宋木一眼。不屑地“嗯”了一声。

    宋木就道:“你要是告诉我了,你下次去见你的‘神仙姐姐’的时候,我就让你的膝盖像被罚了跪似的。”

    “真的!”宋森的眼睛都亮了。

    宋木看了宋森一眼没有说话。

    宋森悻然地笑,道:“哥哥是君子,一言九鼎,我不应该怀疑哥哥。”

    宋木忍不住就揉了揉宋森的头发。道:“算你识相,不然罚你再多抄两遍《三字经》。”

    宋森闻言拉着哥哥的衣袖撒着娇:“哥哥。哥哥,好哥哥。你就让我少抄两遍吧!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这话对宋森来说就像喝水似的,宋木不为所动,道:“你是想父亲回来了罚你去祠堂里写呢?还是在我的书房里写呢?”

    宋森不说话了,乖乖地低下头来写字。

    宋木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

    ※

    榆树胡同当值的杨妈妈却兴奋得不得了,悄悄地跟樊妈妈道:“没想到我们家大奶奶和二小姐有这样的面子,竟然能让宋夫人亲自来拜房她们姐妹俩。可我看那宋夫人怎么像是专程来探望二小姐的?”

    她年纪摆在那里,春晚等丫鬟她觉得隔着辈份,说不到一块去。李嬷嬷是李氏的人。说错话要是似到李氏那里可就不好了。商嬷嬷又太精明,一双眼睛仿佛能看到你的心里去。算来算去,只有二小姐身边的樊妈妈最好,为人和气,行事又谨慎,说话也好听,她没事就和樊妈妈说说闲话。

    樊妈妈不是喜欢说人的人。笑道:“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宋夫人是和九如巷郭老夫人有交情,当实大姑奶奶没有出阁的时候曾经和二小姐一起招待过宋夫人,宋夫人这次来,也应该只是想还了这人情吧?”

    杨妈妈还欲说什么。杏林胡同和双榆胡同那边都派了管事过来,说是接到了周少瑾姐妹留下来拜贴,但他们刚从西苑回来,公务繁忙,就不请姐妹两过去叙旧了,让廖绍棠有了空闲的时候过去吃饭,并送了高于他们两倍的回礼过来。

    周少瑾知道这是因为两家都没有主持中馈的女眷,他们虽是晚辈,但到底只是姻亲,程勋和程泾都受了她们姐妹的礼,有什么时候可让廖绍棠过去说一声。

    廖绍棠就抽了个沐休的时候去给程泾和程勋问了安。

    程泾问了问廖绍棠准备何时下场科考,程勋则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过来帮他编撰《京华地志》……廖绍棠回来高兴得不得了,对周初瑾道:“两位长辈都是宽和有修养,喜欢提携后辈的人。”

    “这就好!”周初瑾也盼着自己的丈夫能出人头地,丫鬟服侍他梳洗的时候她就站在一旁帮着递递帕子什么的,道:“双榆胡同那进进出的都是些进士、举人吧?大爷去了肯定要做很多的琐事。可常言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像大爷这么年轻就有机会帮着编撰一本书的。那些委屈就当是交得束修好了……”

    编撰《京华地志》这么大的事,不可能几个人就能完成。翰林院的几位老儒都参加了,不过是皇上亲点了程勋做了总编撰而已,翰林院的几位颇有文名的翰林一起帮着编书,廖绍棠去不过是帮着修复旧图,誊录地志或是抄写书稿之类的,编撰之类,压根就轮不到他。

    廖绍棠哈哈大笑,道:“你别担心。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我不会觉得委屈的。我的学问本就不及那些人,做那些琐事也是应该。正如你所说,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年纪轻轻就能有这样的机会的。”说到这里。他沉吟道,“池舅舅那里,我们是不是要想办法去道个谢?”

    “等池舅舅回来了再说吧!”周初瑾笑道。“我们是得好好谢谢池舅舅了。他这个人看上去冷冷清清的不好接近,可事都放在心里,像这次去保定府,池舅舅就不声不响地把商嬷嬷送给了二妹,就是见二妹自幼失恃,身边少了指引之人。怕她在亲戚们面前失了礼数,被人辱笑……这个恩情。我们也得记在心里才是。”

    廖绍棠笑着应了。

    第二天去了翰林院帮着编书。

    可还没有等到他沐体,周初瑾就发作了。

    痛了一个晚上,她顺利地产下了一个七斤八两重的男婴。

    廖绍棠写了信回镇江报喜,请廖大老爷给孩子取名。

    周初瑾疲惫却满脸的喜悦地靠在床头由李氏服侍着吃酒酿卧蛋。

    周少瑾则抱着那孩子目不转眼地盯着。

    李氏看了打趣道:“看我们二小姐,看外甥都看傻了眼。”

    周少瑾真的看傻了眼。

    虽然出生的时间不对,时辰也不对,可这孩子和前世的廖承芳就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她不由道:“姐姐,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叫‘承芳’吧?”

    周初瑾有些为难。

    孩子是廖家的嫡子长孙,取名字这事。只怕是廖大老爷也要听听家中长辈的意思。

    不过,如果家中的长辈给孩子另取了名字,那就把这个名字做乳名好了。

    周初瑾笑道:“等会你姐夫回来我就跟他说。”

    周少瑾不住地点头,望着承芳眼眶有些湿润。

    洗三礼的时候,李氏的大哥,也就是李家的大老爷风尘仆仆地赶到了京都,送了尊手掌大小的紫金弥勒佛作洗三礼。

    众人既惊讶他的到来。也惊讶他的大手笔。

    李氏不免嗔怪他没有和自己商量:“……哪有人送这么贵重的洗三礼的?”

    李家大老爷是个身材高大的胖子,白白净净的,五官看上去和李氏有点像。

    他穿着身紫底绿色团花袍子,笑起来的时候非常的和善:“我这不也是给你做面子吗?她们既认了你做母亲。我这个做舅舅的就不会亏待她们。”

    “那也不能用金子砸人啊?”李氏嘀咕道,“那些都由那稳婆收了,您这不是白送了吗?”

    按礼,接生的稳婆主持洗三礼,洗三礼那些送的东西都由稳婆得。

    李大老爷笑道:“你这就不懂了。我听说这稳婆是大姑奶奶的娘家方氏帮着请的,在京城中颇有些声望。这么贵重的洗三礼,那婆子收了肯定忘不了。到时候传了出去,大姑奶奶脸有上,就是介绍她过来的方家脸上也有光。”

    “这倒也是!”李氏素来相服这个比自己年长了快二十岁的哥哥,她不再说什么,留了哥哥在家里用膳。

    如果是从前李大老爷肯定不会留下来,可如今妹妹在周家勉强算是站住了脚跟,他也不客气地留了下来。

    周初瑾管事去馆子里叫了桌席面进来招待李大老爷,廖绍棠从翰林院回来之后又亲自作陪,留李大老爷要家里住了几天。

    李大老爷高兴而来,满意而去。

    李氏服侍起周初瑾来就更用心了。

    转眼间就到了廖承芳快满月了。

    镇江那边来了信,给孩子取了乳名叫“官哥”,学名未定,而廖大太太方氏也将于近日启程,赶到京城为孩子做百日礼。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O(∩_∩)O~

    PS:更新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