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故旧
    有两年没有看见宋森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稳重一点?

    还有宋老先生,不知道在京里住的惯不惯,是不是到处游历?

    绪多念头闪过周少瑾的心里,她笑着对姐姐道:“到时候见到就知道了。”

    周初瑾笑着点头,让杨妈妈请了宋家嬷嬷进来。

    等宋家的嬷嬷进来,两人一看,居然还是熟人。

    那次宋夫人去程家小住,这位姓黄的嬷嬷就是随行之一,宋夫人的娘家又姓黄,想必是宋夫人的贴己人。

    周初瑾朝着持香使了个眼色,这才和黄嬷嬷寒暄起来。

    那黄嬷嬷道:“我们家夫人前几天听老太爷提起来才知道大姑奶奶和二小姐随着程家的四老爷进了京,夫人说,大姑奶奶和二小姐初到京城,程家在京的几位老爷又都没有带内眷入京,若有妇道人家的不便之外,总不能去求了几位舅老爷,所以特意过来拜访。大姑奶奶和二小姐有什么事,只管派了人去跟我们家夫人说一声,千万不要客气。”

    周初瑾谢了又谢,接了贴子,留黄嬷嬷用膳。

    黄嬷嬷说宋夫人那边还等着她回音,婉言拒绝了。

    周初瑾没有勉强,吩咐持香送客。

    持香得了周初瑾的暗示,拿了双份的打赏给黄嬷嬷。

    黄嬷嬷常有内宅走动,自然知道轻重,面上不显,心里却对周氏姐妹很好感,回去之后自然是将两姐妹夸了又夸。

    宋夫人笑道:“这还用你说!如果不是那温良敦厚之人,我也不会自己给自己揽事。”

    正说着话,宋森跑了进来。

    他钻进宋夫人怀里就嚷了起来:“娘去看神仙姐姐,也不带我去——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宋夫人呸道:“你几岁了?还这样耍无赖,小心你爹回来打你。快站直了。先生让背的书今天背完了没有?大字写了几纸?”

    宋森闻言站直了身子,骄傲地道:“先生让背的书我早就背完了,大字也写完了。娘休想用功课压我,我也要去看神仙姐姐。您不让我去。我就偷偷地去。反正我要去。”

    宋夫人简直拿这个混世魔王没有办法,可带宋森去拜访阁闺中的女子,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

    宋森眼珠转了转。一副神色沮丧的样子离开了宋夫人的内室。

    宋夫人看着却有些心惊肉跳,吩咐身边的人:“看好了小少爷,他要是又乱跑了出去,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众仆妇战战兢兢地应了。

    隔了一天,宋夫人珠环玉翠地去了榆树胡同。

    周少瑾扶着周初瑾,和李氏、周幼瑾一起在二门迎接。

    宋夫人下轿就笑着和李氏见了礼。道:“这位是周大人的太太吧?我们是初见相见,没想到周太太这么漂亮。”又逗了逗她身后的周幼瑾。将手中戴着的一只缕空错金镯子给了周初瑾做见面礼。

    李氏连声“不敢”,和宋夫人客气了几句,让周幼瑾给宋夫人道了谢,侧身让到了一旁。

    宋夫人就拉了周初瑾的手,亲昵地道:“你如今怀着身孕,怎么也到门口来迎我?有什么事指使少瑾就是了?少瑾千里迢迢地陪你来京城,不就是为了照顾你吗?你不必跟她客气!”

    她打趣着周氏姐妹。

    李氏等人应景儿笑。

    周少瑾和周初瑾却交换了一个眼神。

    看来宋夫人还不知道周少瑾离开程家的事。

    当然,她们也不会那么不知趣的提起来。

    毕竟周少瑾离开程家不是那么光彩的事,说出来会令程许名誉受损。他们这些姻亲也一样会被人笑话。

    一行人笑着将宋夫人迎到厅堂里坐下。

    李氏陪宋夫人坐下。

    宋夫人打量着屋里的陈设,不住地笑着点头:“这副桃李芬菲的中堂到也应景。”

    周初瑾笑道:“是石玉溪的旧作,我成亲的时候父亲送的。”

    石玉溪是前朝花鸟大家。

    周少瑾接过丫鬟端上来的茶盅放在了宋夫人的面前。

    宋夫人接过茶盅呷了口茶,刚说了一句“难为你父亲为你想的周到,嫁妆置备的如此齐整”,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李氏顿时黑脸,周少瑾已笑道:“想必是有什么事。我出去看看?”

    宋夫人亲自过来,完全是惦记着当初和周少瑾同船的缘分,而且既然过来,她就准备和周家的女眷走动。自然不会计较这些事。

    她笑着点头,还为周少瑾找台阶下:“家里的人一多,事就杂,难免有磕磕碰碰的时候。”

    周少瑾感激地应“是”,转过身去正要出门,帘子一撩,就见个穿着宝蓝色衣裳的男孩子闯了进来,一把抱住了周少瑾的腰,喊着“神仙姐姐”,道:“我就知道姐姐最好,知道我来了,还来迎我!”

    这都是哪里的事啊?

    周少瑾冒汗。

    定睛一看,不是宋森还是谁?

    只是彼此都年长了两岁,这样抱在一起有些不合时宜了。

    她摸了摸宋森头,笑道:“你快放开了!我都要被你勒得不能透气了。”

    宋森“哦”了一声,忙放开了周少瑾。

    宋夫人已气得脸色发白。

    她厉声对宋森道:“你跑到内宅来干什么?”

    宋森知道母亲要面子,当着众人的面不会把他怎样的,就嘟了嘴道:“谁让您不让我见神仙姐姐的?”并不说自己是悄悄地跟着宋夫人来的。

    宋夫人嘴角直哆嗦。

    李氏等人都看出来这宋森是偷偷地跑过来的,忙给宋夫人解围,道:“虽说是七尺童子不进内室,可我们两家不比其他人家的交情,夫人不必如此苛刻小公子。”

    周初瑾也笑道:“想必是小公子把少瑾当成了姐姐一般,夫人不必在意。”

    宋夫人赚意朝着众人讪笑。

    宋森倒打蛇上棍,拉着周少瑾的手直喊“姐姐”。

    周少瑾拿他也有些没有办法,又见宋夫人眉宇间还带着几分愠色,索性笑着对宋森道:“今天厨房做了我最喜欢吃的马蹄糕。你喜欢吃吗?要不我带你下去吃点心吧?”

    宋森自然是击掌称“好”。

    宋夫人也怕他又做出什么顽皮之举来,忙不迭地答应了。

    宋森就和周少瑾去了茶房吃点心。

    趁着周少瑾给人他沏茶的功夫,他小声地问周少瑾:“姐姐。你说亲了没有?我哥哥还没有说亲?你要不要嫁到我们家来?我哥哥人很好的。就是袁阁老见了,也称赞不己。我爹还担心,等到我哥哥参加会试的时候怎么办呢?我哥哥以后肯定也会做封疆大吏的,你跟了我哥哥决不会吃亏的。就算我哥哥做不成封疆大吏,我也能做封疆大吏,到时候你有我这样的小叔子。别人一样要敬着你,你走到哪里都巴结你的。”

    这孩子!

    周少瑾忍俊不禁。

    宋父是阁老。儿子若是金榜题名不免会传出流言蜚语来。

    可为了儿子一个进士的名衔已做到了阁老的父亲就辞官不做,那也说不过去。

    的确有些为难。

    她笑着把茶盅放在了宋森的面前,温声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事可不是我们能私下议论的。若是让别人听了,还以为我和你哥哥私相授予,你可不能好心做了坏事,害了我和你哥哥。”

    宋森听着,小脸就是垮了下来,神色暗黯地道:“可我想你到我们家来怎么办?”

    周少瑾就耐心地问他:“你为什么想我去你们家去啊?”

    宋森听了雀跃地道:“那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了。还可以喊你姐姐。别人要是对你不好,我就可以帮你出头,保护你了……”

    周少瑾笑道:“可我就算是去了你家,你也不可能天天看到我啊!内外有别。你最多也就是去给宋夫人请安的时候可以偶尔遇到允。若是我嫁了你哥哥,你就更看不到我的,叔嫂之间是要回避的。至于说喊我‘姐姐’,你不一直在喊我‘姐姐’吗?若是有人欺负我。你一样可以帮我出头啊!”

    宋森想想也是。

    他高兴地道:“那你还是别嫁给我哥哥了!就做我姐姐。我得了空就来看你,和你说话。”

    这可真是惹了个小闯祸精在身边了。

    可他不总是嚷着要自己嫁给他哥哥了,这也勉强算是件好事了。

    周少瑾笑着颔首。

    宋森高高兴兴地跟着宋夫人回了家。

    宋夫人回到家里就变了脸,抓了宋森要打他。

    宋森像往常那样跑去了大哥宋木那里躲避。

    宋夫人只好气喘喘让丫鬟去二门守着。等宋景然一回来就请他到上房来。

    宋木则是又好气又好笑,拧了宋森的耳朵道:“你又闯什么祸了?你给我把《三字经》抄十遍。”

    宋森哀号着在炕上打滚,道着:“我不抄《三字经》,我抄《大学》可不可以?《三字经》我早已倒背如流……“

    他打小聪明,什么东西一教就会,因而也最不耐烦重复地做一遍事。

    在他看来,把一本已经背会了的书抄十遍,比让他在庑廊下站上一天都痛苦。

    宋木不为所动。

    宋森就一面抄着《三字经》,一面幸灾乐祸地嘀咕道:“我本来想给你说个顶顶漂亮的媳妇儿的,还好我没有下死力气,不然现在可后悔死了……你的媳妇儿没了……神仙姐姐说得对,她要是嫁给你了,我就是他小叔子了……女生外向。女人嫁了人都会向着自己的丈夫。你要是这样的罚我,她最多也就给我端杯茶……可我要是顶着红膝盖去见她,她肯定心痛地拿点心给我吃,说不定还会揉膝盖……”他说着,兴奋起来,高声喊了随身的小厮,道,“你有没有什么法子让我看上去像被罚了跪似的?”

    ※

    兄弟姐妹们,昨天的更新。

    O(∩_∩)O~

    PS:错字要到晚上才能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