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七十章 驿站(给金陵春吧的加更)
    周少瑾虽然两世为人,可何曾见过如此无赖之人。

    她紧紧地拽着商嬷嬷的衣袖不说话。

    萧镇海越发的轻佻起来,笑道:“美人儿,您若是舍不得那体己的银子,不如依旧让我躲在你的箱笼里,把我带去京城如何?到了京城,我立刻送你一间大宅,你卖了也好换成体己的银子也好,留下来作陪嫁也好……”

    周少瑾一句话也听不进去,紧张地望着他,生怕他跑过来抓住了自己。

    萧镇海看着有趣,还想再逗一逗她,屋子里却响起一个浸凉如冰的声音:“我不知道你名下还有间大宅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正想找个宅子安置下人,你不如送了我吧?”

    屋里人均循声望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程池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劲装,身长玉立,挺拔如松,手上却提着把三尺来长的铁弓,腰间坠着装了白羽箭的箭筒,神色冷峻,寒光四溢。

    几步远的地方,还跟着双手拢袖,眼睑微阖的怀山。

    周少瑾愣住了。

    池舅舅,这是什么打扮?

    商嬷嬷面露喜色。

    如果四爷若是赶不来,萧镇海又纠缠着二小姐,她只好和萧镇海鱼死网破了。

    只是这样一来恐怕就会惊动周家的人,给四爷带来很大的麻烦。

    现在四爷赶来了,姓萧的已是瓮中之鳖,不足惧矣。

    她退到了周少瑾身后。

    萧镇海却连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像看见了天敌的猫般,毛发竖立地望程池,磕磕巴巴地道:“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程池没有说话,朝周少瑾望去。

    那眼眸中,冷冷清清地,看不出喜怒。

    池舅舅为什么要这么看她?

    周少瑾顿时眼眶湿润。委委屈屈地喊了声“池舅舅”。

    “什么?”萧镇海眼睛瞪得圆圆的,满脸震惊地望了望程池,又望了望周少瑾。道,“舅,舅舅?程四是你的舅舅?也就是说,他是保定知府周大成的小舅子?这,这怎么可能……”

    程池冷笑。

    萧镇跳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程四,你是金陵九如巷程家的子弟!难怪。难怪!我曾四次在金陵城附近遇到你!你祖上就是那个创建七星堂的人,所以你年纪轻轻,南边江湖上的人却尊称你一句‘四爷’……所以七星堂有官家背景……所以这么多年来那些江湖世家都不敢惹你,任你胡作非为……”他说着,翻身就想跳窗而去。

    周少瑾只觉得眼前一花,耳边传来裂帛之声,萧镇海像只蝴蝶似的,被一支白羽箭射穿了左肩,定在了窗棂上。

    “七星堂程四爷的流星箭。果然是名不虚传!”萧镇海望了一眼肩头白羽箭后,目光就直直地落在了程池的脸上,眼神阴鸷,好像要把程池的样子铭刻在骨子里,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般,再也没有半点刚才的轻佻和孟浪。像山林间的猛虎,骤然显示出它残酷凶狠的一面来。

    周少瑾吓得脸色发白。

    “池舅舅!”她朝程池扑过去。

    好像这样,就能帮他挡住萧镇海恶意一样。

    程池毫不犹豫地用没有拿弓的那只手抱住了周少瑾。

    “别怕!”他神色冰冷地望着萧镇海,好像什么也不能动摇他的决定。却语气温和地对周少瑾耳语道,“有我在这里,他伤不了你。乖,听话,去怀山那里。”

    不过短短的几句话,周少瑾却感觉到了他的杀意。

    她不由战战兢兢地道:“池舅舅,他,他刚才没有伤害我……”

    如果能饶了萧镇海就饶了他好了。

    如果不能饶了他,那她就当什么也没有看见。

    周少瑾说着,闭上了眼睛。

    程池明白过来。

    他眼底闪过一丝迟疑。

    少瑾信佛,连只蚂蚁都不踩,他怎能在她面前杀人!

    萧镇海已经穷途末路,什么时候不能杀他,又何必让少瑾害怕呢?

    程池轻轻地拍了拍周少瑾的背。

    萧镇海心里却排山倒海般骇然。

    那个小姑娘帮他向程子川求情,程子川居然犹豫了。

    心如磐石、意志坚忍的程子川,居然犹豫了!

    要知道,他和程子川可不是争强斗胜,而是有覆家之仇,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程子川好不容易逮住了他,现在却因为那个小姑娘而有可能改变主意!

    如野兽的本能,萧镇海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从前他不是没有和程子川交过手,却从来不曾像这次一样。他能感觉到程子川的杀意。如果不是他使尽全身之力避开了他那一箭,那箭会从他的胸口穿过。

    “程子川,算你狠。”他狠狠地道,心里却决定投诚,“我萧镇海自问顶天立地,从来不曾欠人惠恩。这次却欠了这小姑娘的救命之恩。你不就是想让我给你背黑锅吗?我萧镇海现在是光棍一条,也没什么报复这位小姑娘的,看在这小姑娘的面子上,我帮你这一次好了。也算是报答了小姑娘的恩情……”

    化干戈为玉帛,多好啊!

    周少瑾抬头,眼巴巴地望着程池。

    程池抬了抬眉毛,在心里嗤笑。

    不过是走投无路了决定投诚,却要端着架子和自己谈条件,还把少瑾给扯了进来。

    江湖上的人若是问起大名鼎鼎的萧家家主怎么会为自己所驱使,‘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真是个好借口!

    程池不屑地瞥了萧镇海一眼。

    萧镇海老脸一红,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可当程池低头朝周少瑾望去的时候,人却镇在了那里。

    她眼睛红红的,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滴欲坠未坠的泪珠,晶莹剔透的像晨露,就这么哀哀地望着他……他胸口就像被堵住了似的……拒绝的话怎么说得出口……

    程池的脑子转了一圈又一圈……却也不过是几息的功夫。

    那就以后再收拾萧镇海好了!

    程池把弓箭递给了怀山,吩咐怀山:“带萧爷下去疗伤吧!”

    怀山慢慢地走了过去,扶住了萧镇海,拔了萧镇海身上的箭。

    鲜血大片大片的涌了出来。

    怀山点了萧镇海的穴。

    萧镇海胡乱地按住了伤口。望着依偎在程池怀里的周少瑾一眼,突然笑了起来,语气又恢复了之前的轻佻。对周少瑾道:“我许诺的那宅子还是有效的,你哪天派了人去我那里拿房契。你要是找不到我,就找你池舅舅,他一准知道我在哪里。”

    周少瑾就感觉到程池抱着自己的手臂微微有些僵硬。

    她忙道:“我不要,我不要你的宅子!”

    萧镇海嘻嘻笑,道:“你要不要是你的事。我送不送是我的事。你放心好了,你池舅舅没那么心胸狭窄!”他说。吹了声口哨,从程池和周少瑾身边走了过去。

    怀山悄悄地看了眼程池。

    程池面无表情。

    怀山快步出了客房。

    屋子里只剩下了周少瑾、程池和商嬷嬷。

    静悄悄的,没有了声响。

    周少瑾这才发现自己还扑在程池的怀里。

    阵阵地热气直往她脸上涌。

    她忙推开了程池,垂眸站到了一旁。

    商嬷嬷尴尬得不行,忙道:“我去找人来把房间收拾一下。”一溜烟地跑了。

    程池也有些不自在。

    他当时就是想把周少瑾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没有想那么多,现在看来,却是件极失控的事。

    程池突然轻咳了一声,温声道:“你们出城的时候我没有查。没想到他会躲在你的箱笼里,后来想到这个可能就赶了过来……有没有吓着你?”

    周少瑾摇头。

    池舅舅刚才冷淡的表情吓着了她……

    程池笑道:“那就好!”

    周少瑾笑了笑,低下了头。

    三更半夜的,她应该请池舅舅出去才是,可这种话她无论如何也对池舅舅说不出口。

    一时间就冷了场。

    程池想着让少瑾这丫头片子救场是不可能的,但就这样走了又有点不好……他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道:“我也要去京城。要不要一起走?”

    “好啊!好啊!”周少瑾抬起头来,眼睛明亮的像闪烁的晨星,洋溢着不容错识的欢喜,“有池舅舅作伴。我们就不用担心在哪里打尖,哪里住店了!”

    而且还很安全!

    气氛又变得欢快起来。

    程池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变得轻快了。

    他笑道:“屋子商嬷嬷会收拾的,你什么也别管,快点歇了,明天还要赶路。”

    周少瑾点头,送程池出门,她的目光却情不自禁地落在了程池的身上。

    她发现程池右手的大拇指上戴着个翡翠板指。

    刚才池舅舅就是用这个拉得弓吧!

    可池舅舅怎么会那么厉害?

    还有,萧镇海说池舅舅是什么七星堂的四爷……七星堂这个名字听上去不像个商号的名字啊?

    周少瑾回过神来,脑子里乱糟糟的。

    程池看着微微地笑,打趣她:“很喜欢这个?”

    “啊!”周少瑾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来,表情茫然。

    程池轻笑,拔下了手上的翡翠板指:“不是盯着这个看吗?很喜欢吧?送给你了!”

    “没有,没有。”周少瑾脸红得像朝霞。

    程池笑意更浓。

    把板指塞进了周少瑾的手心,温声道:“我以后有空了再和你细说!”

    “咦?!”周少瑾更茫然了。

    程池哈哈笑着走了。

    夜色中,他身姿俊逸,步履如飞。

    周少瑾磨挲着手中的板指,半晌才明白程池的意思。

    他是说有机会会向她解释他和七星堂的关系吧?

    周少瑾嘴角高高地翘了起来,心里像吃了蜜似的,甜丝丝的。

    ※

    兄弟姐妹们,不好意思,在单位,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登不上Wifi,连蹭了好几个办公室,急死我了。

    ~~~~(>_<)~~~~

    PS:更新依旧在明天早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