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进京
    到了谭家,谭太太正和一小吏的太太在说话。

    见两人打住话题站了起来迎她,她笑吟吟地道:“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那小吏的太太见谭太太笑着没有说话,道:“正说周大人家呢——他们家的大姑奶奶和大姑爷不是突然来了吗?原先我们还以为是大姑奶奶和婆家不和,被大姑爷送了过来。今天我去周大人家借花样子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家大姑爷拜在了程阁老二叔父的门下,程阁老的二叔父如今在翰林院任侍讲学士,还是永昌十二年甲戌科的榜眼,程阁老的二叔父奉旨修撰《京华地志》,他们家大姑爷近水楼台先得月,据说也会跟着程阁老的二叔父一起修撰《京华地志》,这才急匆匆往京里赶,顺便带了他们家的大姑奶奶来给周大人拜个年。等过几日,还要去京中居住。说得是好照顾他们家大姑爷,可我们都是明白人,还是想继续沾了程家的光,所以怀身大肚的也不放过,千里迢迢地赶去京城,好让程家的人看在出了嫁的外孙女的份上给那位大姑爷些许照拂。这也正应了那句话,朝中有人好做官。我看这程家的大姑爷也就差个两榜进士的出身了。可别到时候屡试不中才好!”

    开始语气还算正常,说到最后,已是酸溜溜的,没有一句好话了。

    黄太太只是笑,心里却暗暗鄙视了谭太太一番。

    总是和这样的人交往,总是喜欢在人背后嚼舌根,难怪到丈夫到今天也不过是个九品小吏了。

    谭太太就道:“周太太等人定了明天启程去京城,我们要不要去送送?”

    黄太太心中愕然。

    她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黄太太却强忍着怕人看出端倪来,道:“我总是和你共进退的。”

    谭太太满意地笑道:“那好,我看到时候我们就带几盒点心过去……”

    黄太太嗯嗯地听着,回到家里就派了体己的嬷嬷去打听,不一会,就有了消息回来:“他们家大姑奶奶二月份生产。周太太带着二小姐过去服侍大姑奶奶做月子。”

    “二小姐也去?”黄太太大吃一惊。

    嬷嬷笑道:“我过去问,正巧遇了指使小厮搬箱笼的李妈妈,说二小姐去了之后就会长住在京城了。好像是程家给二小姐说了门亲事,要过去相看。”

    黄太太目瞪口呆。

    李氏却是喜笑颜开,对李嬷嬷道:“对,你就应该这么说。免得那黄鼠狼打我们家的主意。”

    私底下,李氏给黄太太取了个黄鼠狼的绰号,说她每次来都没有安好心。

    李嬷嬷捂了嘴笑。

    周镇回来了。

    李氏朝着李嬷嬷使了眼色。示意她什么也别说,这才出了内室迎了上去。

    周镇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李氏笑道。“明天一早就起程。”

    周镇又仔细地问一通,去看过了周初瑾和周少瑾之后才歇下。

    周初瑾满心都是即将见到丈夫的喜悦,周少瑾却心中苦涩。

    她派人去跟程池说了一声自己明天启程去京城,程池让人送了仪程来,还让她有什么为难的事就去榆钱胡同找他,他住在榆钱胡同从东往西数第三家。

    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可周少瑾却隐隐感觉到了冷淡和疏离。

    难道是池舅舅那边的生意做得不顺当?

    周少瑾努力地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女子视内宅为一切,而内宅对于男子来说不过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她不能因为池舅舅偶尔的冷淡就胡思乱想,期期艾艾的。

    想到这里。周少瑾就深深地吸了口气,打起了精神。

    ※

    或许是天公也作美。

    第二天风停了,雪住了,太阳露出半个脸来。

    周少瑾扶着姐姐,辞了依依不舍的周镇,上了马车,直接出了保定城。

    前世。她离开程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金陵,又是走的水路直到通州码头才下船。这次却是坐马车从保定府去京城。风景大不相同。虽说是冬天,周少瑾还是忍不住会撩了帘子朝外望上几眼。

    一路上都是准备春耕的人,热火朝天的。

    周少瑾放下帘子。笑着对周初瑾道:“今年应该有个好收成!”

    周初瑾窝在垫了厚厚被褥的马车内,手放在肚子上直笑,道:“少瑾如今居然关心起年成的好坏来?”

    周少瑾面色一红,道:“爹爹如今做了知府,我关心一下农桑,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吗?”

    周初瑾哈哈大笑。

    姐妹俩又戏嬉了一番。

    晚上,他们就宿在了驿站里。

    因周初瑾怀着身孕,周少瑾怕和姐姐一个床熟睡后无意间撞到了姐姐,就和姐姐一个人要了一间房,李氏则带着周幼瑾住在了别一个房间。

    驿站怎么得上家里好?

    新到了一个陌生地方的周少瑾睡得很浅。

    半夜,她感觉到屋里好像有什么人似的。

    当值的春晚又车马劳顿,她起身也不知道,周少瑾就举着灯四处照了照,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躺下去,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

    她怎么也睡不着。

    轻声地喊着“商嬷嬷”。

    宿在外间的周嬷嬷很快就披着件衣裳走了进来,道:“二小姐,怎么了?”

    周少瑾浑身不自在,迟疑道:“我总觉得我屋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

    商嬷嬷不疑有它,举了灯四处看了看,在堆放着周少瑾和周初瑾惯用衣物箱笼旁的驿站的高柜前站前,然后回头朝着周少瑾使了一个眼色。

    周少瑾急急转身,在床边站定。

    商嬷嬷就猛地打开了高柜。

    高柜空荡荡的。

    商嬷嬷道:“二小姐,您看,什么也没有。许是您多心了……”

    她笑盈盈地说着话,手却快如闪电般地一掌拍在了箱笼上。

    箱笼“砰”地一声四分五裂,有个高大的人影从中窜了出来。

    周少瑾只见那人影兔起鹘落,和商嬷嬷“嘭嘭嘭”地交起手来。周少瑾骇然。那身影看起来分明就是个男子。

    想到有男子在自己的内室。周少瑾又急又气,忙转身去套衣裳,想穿好了衣裳再喊护院进来帮忙。

    谁知道那男子和商嬷嬷骤然又分开了。

    男子捂着胸站在落地罩前。商嬷嬷则挡在了她的面前。

    周少瑾不由抬起头来,和那男子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是你!”

    “竟然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地道。

    那男子就捂着胸呵呵地笑了起,笑声中还带着呼哧的声音,道:“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知府家的千金!”他说着,轻佻地朝着周少瑾眨了眨眼睛,“不过。你这位妈妈是从哪里找来的?好身手。女子里面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不过不是我的对手。我要不是受了重伤。她怎么可能发现我……

    周少瑾则是睁大了眼睛,害怕地抓住了商嬷嬷衣襟,狠狠地瞪了那男子一眼。

    躲在她箱笼里的人居然是萧镇海。

    他穿着件脏兮兮的褐色短褐,蓬头垢面的,人瘦得只剩骨架子了,只有一双眼睛却明亮如昔。

    他不是要害池舅舅吗?

    怎么会躲到她的箱笼里来?

    她刚才还在屋里换了衣服的,虽然她习惯性站在了屏风的后面,可谁知道他有没有看见?

    念头闪过,她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张了嘴就要喊人,耳边却传来商嬷嬷急促的声音:“小姐别声张,如今只能想办法把他惊走,你们家的护卫不是他的对手。把人叫来只会伤及无辜。”

    怎么会这样?

    周少瑾嘴角翕翕又抿上,眼泪都快出来了。

    萧镇海轻声一笑,道:“美人莫怕,好男不跟女斗。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被昔日的仇家追杀,无奈之下借了你们家知府家眷的名声出城,这才找了个箱笼藏身,谁知道是你的箱笼。可见我们也是有缘了。”他说着。上下打量着周少瑾,道,“两年不见,你长得更漂亮了!那年在庙里不过是匆匆一面而已,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他嬉皮笑脸地,模样儿也很浮薄,可曾经被程许伤害过的周少瑾却能感觉到他对自己并没有那种恶意,他也就是说说而已。

    周少瑾心头微松。

    外面传来一阵喧哗。

    “你也听到声音了?”

    “嗯!好像是从二小姐屋里传出来的。”

    “快去看看!”

    “告诉樊妈妈一声,二小姐屋里,我们不好进去。”

    周少瑾想到商嬷嬷的话,忙道:“你快走!你的事我不追究了!”

    萧镇海微微一愣,随后一笑,道:“没想到这小姑娘不仅人长得漂亮,心肠也好。可惜我落了难,不然一定娶了你回去做媳妇……”

    周少瑾羞忿不己。

    商嬷嬷则紧张地张开了双臂在,把她护在了身后。

    周少瑾很是震惊。

    商嬷嬷从来不曾像这样护着她。

    可见这个萧镇海真的很厉害。

    有人在她门外道:“二小姐,你没什么事吧?”

    “我没事!”周少瑾忙道,生怕那些护卫闯了进来,“不过是不小心把东西落在了地上了。我没什么事。”

    护卫应了一声,慢慢走远了。

    周少瑾吁了口气。

    商嬷嬷也看出萧镇海没有什么恶意,冷笑道:“男子汉大丈夫,靠一人柔弱女子避祸算是怎么一回事?你还走!难道要逼着我们喊护卫来不成?”

    萧镇海嘻嘻地笑,不理商嬷嬷,看着周少瑾道:“美人儿,要不你好人做到底,借我几个盘缠?”

    ※

    姐妹兄弟们,补上昨天的更新。

    PS:有错字,中午才能改。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