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花灯(给天心爱吱吱的加更)
    商嬷嬷只好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端着茶笑着走了进来,道:“这么冷的天气,四爷喝杯茶去去寒气。”

    程池坐在了临窗的大炕上,周少瑾反而站在了一旁,好像他才是这宅子的主人似的。

    商嬷嬷不由看了周少瑾一眼。

    偏偏周少瑾却毫无知觉,笑盈盈地问程池:“您用过晚膳了没有?什么时候到的保定府?怀山随您一道过来的吗?我这就让人去给您打水更衣,吩咐仆妇们收拾客房。”又歉意地道,“今天大伙儿都出去逛灯会去了,怕是要求耽搁些。”

    程池笑着指了自己对面的炕,道:“坐下来说话吧!我刚到保定府,过来看看你在不在家。骑了一天的马,有点累,暂时还不想吃什么,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马蹄糕吗?让人上一小碟过来我吃几个就行了,再沏壶老君眉来。我歇歇在用晚膳。客房就不用收拾了,我这次过来不住这里,住个朋友家——我和他有些生意上来往来,这里毕竟是知府衙门,进出不太方便。等我把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再来拜访周大人。”

    周少瑾只听了他说累,要吃马蹄糕。

    忙喊了小丫鬟去取,又让商嬷嬷重新沏壶茶过来,这才坐下来道:“那萧镇海找到了没有?不然你还是住在衙门里吧?”

    “萧镇海已经不在保定府了,”程池道,“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跑了出去,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件事。你听听就算了,不要跟周大人说,免得他也跟着担心。”又道,“你这是跟谁做的衣裳呢?”

    衣袖小小的,不过三尺长。

    周少瑾眉眼顿时变得温柔如水,道:“是给姐姐未出生的小宝宝做的。”

    如果少瑾做了母亲,也是个温柔的好母亲吧!

    程池微微地笑,道:“看在你听话。这么热情的灯会都乖乖地待在家里没有出去的份上,我送你一件小礼物。”

    周少瑾赧然。

    不是他说的让自己哪里也不要去吗?

    她听他的话哪里也没有去,他却这样说她。好像她很不听话似的。

    周少瑾不由嘟了嘴。

    程池却转身去提了盏海碗大小的莲花琉璃灯进来。

    鎏银雕银杏叶的挑杆,透明的琉璃花瓣,在烛火的照耀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熠熠生辉。

    “真漂亮!”周少瑾赞叹,接过了莲花灯,“是从哪里买的?”

    “让人做的。”程池笑道。“把它挂在床头。”

    周少瑾不住地点头。

    这花灯明显不是街上买的那些。

    她奇道:“池舅舅还认识做花灯的吗?”

    程池笑道:“你可别忘了我是个商人。”

    周少瑾抿了嘴笑,道:“是个儒商。”

    程池莞尔。

    商嬷嬷和小丫鬟端了茶点进来。

    两人都面露惊讶。不住地打量花灯,那小丫鬟更是差点把碟子落到地上。

    周少瑾忍着笑,亲自接过商嬷嬷手中的茶放在了程池的面前。

    程池不过是不想让周少瑾担心,洗了手,吃了两个马蹄糕,喝了两口茶就起身告辞了:“我还有点事,等过两天了再来拜访令尊。”

    周少瑾知道他有正事,自然不敢留他,让人把剩下的马蹄糕都包了让他带走。道:“若是晚上饿了,可以垫垫肚子。”又道,“在别人家住着总不方便,如果想吃什么晚什么,就让人带信过来,我让厨房给您做。”

    程池微微颔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周少瑾的住处。

    周少瑾站在庑廊。直到程池的身影消失了良久,身子有些发凉,才在商嬷嬷的催促下回了屋。

    可回到屋里她也无心做针线,提着那盏灯看来看去。好像那上面绣了朵花,她要数清楚有多少针似的,直到周镇和李氏等人回来,她这才吩咐商嬷嬷把灯挂床头,去迎接周镇和李氏。

    周镇给她买了盏八仙过海的绡纱走马灯,李氏则给她买盏兔子灯。

    周少瑾笑着道谢,觉得都没有程池送给她的那盏莲花灯漂亮。

    她把程池来过的消息告诉了周镇。

    周镇虽然有点惊讶,但还没有到惊愕的地步。

    听说程池歇在了朋友家,他想了想道:“你池舅舅有没有说他那个朋友是做什么的?”

    “没有。”周少瑾知道程池身边的人事有些复杂,因而他不说,她从来不问,就怕自己问了不该问的,让程池心生不悦。

    周镇没有再问。

    周少瑾却有些不安,道:“爹,池舅舅那里,是不是有些不妥?”

    “这却不好说。”周镇道,“去年西安府那边天气不好,粮食减产,还是从湖广调了一部分粮食过来,这才保住了九边的供给。如今正是春耕时分,西安府那边却又出种粮不足之事,若你池舅舅那个朋友是做粮食生产的,只怕他们是想从这边运些种粮过去。”

    周少瑾道:“保定府这边的粮食产量很好吗?”

    “还不错。”周镇道,“这几年保定府到是风调雨顺的。”

    民以食为天。

    百姓们衣食无忧,父亲的官也做得顺当些。

    周镇道:“那你知道你池舅舅住在哪里吗?”

    周少瑾摇头,不好意思地道:“我忘记问了。”

    周镇笑道:“那也不要紧。等他来拜访我的时候再说。他若真是做这生意,我倒可以介绍几个人给他,免得他跑冤枉路。”

    父女俩聊了一会天,这才各自散了。

    可周少瑾回到屋子里却看见春晚几个都正围着挂在她床头的莲花灯七嘴八舌地惊叹。

    周少瑾嫣然地笑,赶了她们去睡,自己窝在被子里却望着那盏莲花灯笑得睡不着觉,她叫醒了在她屋里当值的碧桃,道:“你去问问小雀,池舅舅送我的那两只黄鹂鸟可还好?”

    小雀就是当初程池送来给她养鸟的小厮,现在也帮她养着集萤送的雪球。

    碧桃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起了身,道:“刚才我还去看过那两鸟。小雀服侍的可尽心了。”

    但周少瑾还是觉得去看看放心。

    碧桃服侍她穿了衣裳,去看两只鸟,她这才安安心心地躺下来。

    程池住在离保定衙不远的一个客栈里。

    因南下北上的官员十之五、六都要经过保定府。这间离保定府不远的客栈虽然不大,却装饰的简洁雅致,且多为一间间的小院。

    程池站在正房的台阶旁,望着保定府城墙的方向,凝声道:“你们敢肯定萧镇海还在保定府吗?”

    “敢肯定!”回答他的是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穿着件粗布短褐袄。模样儿十分的普通,一双眼睛却寒星般的明亮。“我亲自带着人守在城外,就是只鸟从保定府飞出去也不可能逃过我们的眼睛。”

    程池听了哂笑,道:“那这些日子有几只鸟从保定府飞出来。”

    那人认真地道:“因是冬天,一共有六百五十四只鸟从保定府飞出去了,因远近有别,没办法分清楚各是什么鸟。有五十八只狗从城墙里钻出来,不过都叫我们逮得吃了……”

    怀山无语。

    程池哈哈大笑,道:“好,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青年男子躬身行礼。退了下去。

    怀山道:“金沙帮的徐牧,不可限量。”

    程池笑而未语。

    ※

    第二天,府衙的人都议论昨天晚上的灯会,周家的也不例外。那些没有去成的仆妇更是听得羡慕不已。好在是这灯会在到正月十七才散,李氏索性让仆妇们换值,大家都可以出去玩玩。

    周家的仆妇都个个都欢天喜地,赞李氏贤淑宽厚。

    谭太太带了自家做的元宵过来拜访李氏。问起周少瑾来:“昨天怎么没有看见你们家二小姐去逛灯会?”

    李氏现在只要是人问起周少瑾的行踪她就先在心里竖了块挡箭牌,忙道:“我们家二小姐不怎么喜欢凑热闹,说是在金陵城的时候常去赏灯,每次都累得不得了。这次就让她在家里歇歇。我们家老爷就允了,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谭太太笑道:“你们家二小姐可真是好性子。不像我们家的两个丫鬟,一听说有玩的吃得就住不住。”

    李氏知道谭太太家有两个女儿,都还待字闺中,昨天赏灯的时候遇到,谭太太话里话外是想让两个女儿和周少瑾亲近亲近。

    如果没有苗公子的事,李氏还可能问问周少瑾的意愿,可现在,李氏像没有听懂似的,把话绕了过去。

    谭太太不免有些失望。

    坐了一会,就起身告辞。

    李氏把谭太太送到了屋门口。

    有小丫鬟一路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道:“太太,太太,大姑爷和大姑奶奶来了,马车就在门外停着,你快去看看吧!”

    那口气,好像在喊“不好了”似的。

    李氏也顾不得谭太太了,慌张地道:“快去请了老爷回来。”又吩咐李嬷嬷,“你赶紧收拾客房。跟二小姐说一声……”匆匆地往外走。走了几句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对李嬷嬷道,“还要吩咐厨房的,赶紧做一桌席面出来,要是来不及,就去从外面叫一桌席面过来……算了,算了,这酒楼还没有开业呢,你们想办法做桌席面出来……”

    李嬷嬷连声应是。

    李氏半跑着出了院子。

    谭太太不由撇嘴。

    这还没过完年呢,周大人家嫁到镇江的大姑奶奶就和大姑爷就回了娘家,谁知道出了什么事?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O(∩_∩)O~

    更新明天大家早上起来看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