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临近(给晴天墨云的加更)
    听了程池的话,周少瑾感觉到自己面前好像摆放着个熠熠生辉的鎏金镶百宝宝相花的首饰盒,没有打开就可以想像里面的珠光宝器,诱人至极。

    她犹豫又踌躇,手伸过去又缩回来。

    半晌才克制住自己,低着头道:“我,我不去……”

    这答应原就在程池的意料之中。

    他家中没有主持中馈的妇人,少瑾就这样跟了她去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程池笑了笑,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周少瑾有点傻眼。

    池舅舅……就这样放她走了吗?

    也不劝劝她?

    也不问问她是为了什么?

    周少瑾站在那里,一时间有些茫然,像迷途的小羊。

    程池看着心里就软绵绵,温声道:“快过年了,我明天一早就要赶回去了。你安安心心地在保定府过年,有什么事就吩咐商嬷嬷,或是等我回来了再说。受了委屈也不必和他们争辩什么,横竖有我呢!”

    “什么?”周少瑾睁大了眼睛,“您,您明天就要回去了吗?这么大的风雪,要是途中受了风寒怎么办?要不,要不……您就留在我们家过年吧?”她说着,急得眼睛都红了,“那萧镇海还没有找到呢?万一他要是对您不利您怎么办?”

    程池见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里顿时缩成了一团,笑道:“我请了镖局的人护送我回去,一路走驿道,不会有事的。”

    周少瑾根本不相信,望着程池不作声。

    程池被看得心都揪了起来,只好上前轻轻地摸了摸她青丝,低声道:“乖,听话!我不会有事的。”

    周少瑾依旧不作声。

    程池无奈地道:“要不,我请了沧州镖局的人护送我回去过年,好不好?”

    周少瑾想到集萤是沧州人。一路带着樊祺平安顺利往返于京城和金陵,她这才勉强地点了点头。

    程池笑道:“脾气可真大!我不依了你,你就不点头。”

    周少瑾的脸腾地一下火辣辣的。勉强道了句“我也是关心您”,就提着裙子跑了。

    程池哈哈大笑。

    庑廊外的怀山眼角直抽。

    寻思着程池的心情应该平静下来了,这才走了进来,道:“四爷,萧镇海还没有消息……”

    那天他们在一家很低档的客栈找到了萧镇海,萧家的几个长老被留了下来。萧镇海却跑了。

    程池心情不错,笑道:“通知金沙帮的徐牧带人过来。把保定府给我团团围住了。我们先回家过年,等过了元宵节再来收拾他与不迟。”

    怀山应是,松了口气。

    还好有二表小姐在其中插科打诨,不然程池追究起来,大家都别想过年了。

    别看二表小姐柔柔软软的,为人还是挺不错的。

    他决定约商嬷嬷出府去买点土仪,回去了好送人。

    ※

    周少瑾则有屋里翻箱倒柜地催着春晚和碧桃:“快点找找,那条碧色额帕和石青色的额帕到底放哪里了,我明明和给姐姐的毛毛衣裳放在了一起。怎么会不见了?难道混在毛毛的衣裳里面一起给了姐姐?姐姐就算是收到了也应该会跟我说一声的啊……”

    春晚忙道:“二小姐您别急,若不是放在这个箱子里了就是放在另一口箱子里了,我们慢慢地找就是了。”

    “池舅舅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屋里烧了火龙,周少瑾心时着急,额头上冒出汗来,“我之前还以为池舅舅会留在我们家过年,如今不仅要准备给老夫人和外祖母的礼物。还要准备给沔大舅母和诰表嫂准备礼物,这额帕要是找不到,可怎么办啊?”

    是啊!

    其他人的礼物可以买,但郭老夫人和关老太太。特别是郭老地人那里,送金送银都不如送一条亲手做的额帕。

    小檀也帮着找。

    几个人的动作却越来越慢。

    云锦的镜袋、天香绢帕子、雪缎荷包,还有鎏金镶红宝石的香球,象牙的扇子,贝珠香粉盒,琉璃的香露瓶子……林林总总,样样精致,样样好看,纵然小檀,过了眼也爱不择手,要多看两眼。

    春晚想着他们刚搬进寒碧山房的时候,二小姐也过一个装小玩意的百宝如意匣,如今却要拿箱笼装……她更加觉得若是老夫人知道了苗公子的事,肯定会把二小姐接回去的。

    几个人在那里仔细地找着,樊刘氏走了进来,奇道:“你们这是在找什么东西呢?”

    她手上还端了盏冰糖燕窝。

    东西是李氏送过来的。

    说是李家送节礼的时候送过来的,周少瑾推了又推,李氏却执意要送给她补身体,后来周镇发了话,周少瑾这才收下。樊刘氏看她这两天有嗓子有点紧,就拿冰糖炖了给她润嗓子。

    春晚忙道:“前些日子二小姐亲手做的两个额帕找不到了。”

    樊刘氏把冰糖燕窝放在了桌上,一面招了周少瑾过来喝燕窝,一面道:“是不是和大小姐的毛毛衣裳放在一起的那两条帕子,一条碧色,一条石青色的……”

    “是的,是的。”春晚几个都雀跃起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樊刘氏。

    樊刘氏忍俊不禁,道:“我那天看那两条额帕混在大小姐毛毛的衣裳里,就把它和二小姐平时做得那些绣品放在了一起……”

    她的话音还没有落,春晚和小檀就一左一右地抱住了她的胳膊,笑嗔道:“嬷嬷可把我们给害死了……”

    她们明明记得放进了箱笼里,谁知道却没了。

    但收拾东西的是樊刘氏,她们也不好说什么。

    樊刘氏闻言就“呸”了两一口,道:“快过年了,不放说这种话!”

    两人歪着脑袋笑,模样和十分的俏皮。

    众人又是一阵笑。

    樊刘氏就不好意思地对周少瑾道:“二小姐,我以后会注意,不随意乱动东西的。”

    周少瑾听了觉得心里难受。

    前世,她身边只前个樊刘氏。什么事都由她管着,她每天精神十足,现在她身边个个都很能干。樊刘氏反而不显,每天无所事事的,总想着找点事做。

    她想了想,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以后觉得哪里不好,吩咐春晚她们改就是。想必是我乱放东西你看了觉得不好才帮我收起来的。”

    樊刘氏脸上就有了光采,笑着去把两条额帕找了出来。

    商嬷嬷看着心中微动。私下请了樊刘氏过去喝茶,道:“二小姐一日一日大了。可太太毕竟不是亲生母亲,不然也不会有苗公子的事。我原是四爷身边的粗使嬷嬷,四爷让我过来,是怕二小姐出门的时候没有个拿脚凳的。您却不同,把二小姐奶大的,二小姐又敬重您,以后二小姐身边那些贴己的东西还得您帮着管着才是。”

    樊刘氏连连点头,和商嬷嬷渐渐走得近了起来。

    这是后话。

    此时周少瑾得了两条额帕,用素软缎包了放在一旁。准备明天让程池带回去。

    李氏抱着周幼瑾,领着李嬷嬷过来了。

    见春晚几个都在收拾箱笼,忙道:“这是怎么了?”

    周少瑾也不多说,道:“听池舅舅说明天要回去了,我把之前做好的额帕让池舅舅带回去,也算是恭贺老夫人和外祖母新春了。”

    周幼瑾不怎么喜欢说话,但特别喜欢玩周少瑾的首饰。见周少瑾耳朵上猫眼石的耳环闪烁着神秘莫测的光芒,她扭着身子朝周少瑾的怀里扑。

    周少瑾笑着抱了她。

    她伸手就去揪周少瑾的耳环。

    李氏一把就抓住了周幼瑾的手,斥喝道:“你若是再揪姐姐的首饰,以后就再也不带你来见姐姐了。”

    周幼瑾把头埋在周少瑾的怀里不说话。

    周少瑾眯着眼睛笑。把周初瑾放在了炕上,认真地对她道:“别的东西可以给你玩,首饰若是吃到肚子里可就不得了。”

    周初瑾懵懵懂懂地望着她。

    李氏笑道:“你别管她,你说什么她也听不懂。”

    周少瑾还是朝着周幼瑾笑了笑,这才请李氏坐。

    “我就不坐了。”李氏笑道,“刚才老爷跟我说,池四老爷明天就会回金陵城了。老爷怕你费心准备礼物,特意让我来说一声,九如巷那边的东西我们都会准备好的,你就不用管了。”然后拿一张礼单给她,道,“这是以你的名义送出去的东西,你看看还需不需要添减些什么。”

    都是些保定的土仪,周少瑾觉得很好,笑着向李氏道谢。

    李氏客气了几句,抱着不愿意走的周幼瑾走了。

    春晚几个都对李氏抱了周幼瑾来有些不解,还是商嬷嬷一言道破天机:“太太多半是怕二小姐为苗公子的事生她的气,所以抱了三小姐过来,希望二小姐看在三小姐的面子上不要和她计较。”

    春晚见周少瑾笑而不语,道:“二小姐,商嬷嬷说得对吗?”

    周少瑾点了点头,心里却觉得有些怅然。

    实际上李氏对她大可不必如此的客气。

    这里也是她的家。

    周幼瑾也是她的妹妹。

    ※

    送走了程池,家里开始扫尘。

    黄太太过来了一趟,带了个两个尼姑,说是什么普安寺的大师,不仅算命很灵验,而且还会给人看病,最擅长的就是儿科和妇科。

    李氏听着脸色都变了。

    她在娘家的时候可是见过这种走家串户的尼姑,常收了钱做些阴私之事。就是她娘家也等闲不会让这种人上门的。

    李氏三言两语把人打发走了,捂着胸坐在那里好一会才缓过气来。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这样比较有保证。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