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忿然(周末加更)
    尽管黄太太这么说,李氏依然道:“这件事我得问问我们家二小姐,她性子娴贞,等闲不怎么出门。”

    黄太太听说周少瑾的性子娴贞,就更满意了,道:“我去跟二小姐说去。”

    旁边的李嬷嬷听了在心里冷哼。

    你以为你是谁啊?

    说得自己多大面子似的。

    李氏心里也有点恼火,面子上却不显,笑道:“您若是能帮我劝得动我们家二小姐那可就更好了。”

    黄太太笑眯眯地去了周少瑾的厢房。

    周少瑾正把春晚等人都拉着给周初瑾未出世的孩子做小鞋小袜子。

    见黄太太过来,她去了厅堂见客。

    黄太太进门就被厅堂多宝阁上摆放的百宝玉石仙桃盆景吸引住了目光,周少瑾喊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惊艳道:“这得多少钱啊?这桃子是用玛瑙雕的吧?我的天啊!这么大个的玛瑙,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叶片是翡翠吧?你看这叶子,连脉络都雕得一清二楚。”她说着,又摸了摸那树杆,道,“这是鎏金的还是赤金的?我瞧着像是赤金的?您就这样大大咧咧地把它摆在这里,要是被人揪了片叶子可怎么好?二小姐也太疏忽了!”

    这是周少瑾刚来的[一_本_读]小说xstxt时候周镇送给她的。

    她看着那仙桃盆景还曾打趣父亲:“这是您过寿的时候别人送给您的,你转手送给我的吧?花花绿绿的。也太俗艳了吧?”

    当时周镇讪然地笑,道:“好歹还值几个钱,你要是不喜欢,就留着送人或是让人重新做一个。”

    她一直没空理这盆盆景,就随手放在了长案上。

    旁边服侍的碧桃不由和吉祥交换了一个眼色。

    周少瑾却只是抿了嘴笑,请黄太太到旁边太师椅坐,道:“这么大的雪,您怎么过来了?我们太太旁边的帐房,您没遇到吗?”

    说话间,小檀已端了茶进来。

    黄太太却依旧揪着那玉石盆景不放。道:“二小姐还是想办法做个罩子罩着吧?我看着都替您揪心。”

    小檀没听见之前的话。闻言不由奇怪地看了黄太太一眼。

    黄太太见有人听她说话了,越发的来劲,指了那玉石盆景指使起小檀:“你快去跟你们太太说一声,哪家的玉石盆景样的摆放?你们小姐不吭声。你们这些身边服侍的怎么也不上心。”

    难道想浑水摸鱼。趁机揪两个仙桃拿出卖不成?

    还好她也算是知晓人情世故的。知道这话说出来虽然讨好了周少瑾,却得罪了一屋子的丫鬟婆子,话到了嘴边还是艰难地咽了下去。

    小檀受了无妄之害。不禁看了那盆景一眼,道:“这有什么好罩的?全是玉石,不时拿出去洗洗就干净了,又不是绡纱,经不起水。只是这几天都下着雪,等过几天若是天气还没有暖和,也到了除尘的时候,到时候一起收拾就是了。”说着,还怕周少瑾责怪,上前看了看那盆景,道,“小丫鬟每天都擦试,还挺干净的。”

    这真是牛头不对马嘴。

    黄太太道:“我是怕这样放着掉了片叶子……就不好了。”

    小檀笑道:“不过是些杂玉,掉了就掉了,再配就是了。”

    那口气,就是寻常人家的千金小姐也没这么大!

    黄太太不禁朝周少瑾望去。

    非亲非故的,周少瑾觉得没必要和她说这些于。她若说不要紧,别人还以为她挥霍奢侈呢!

    就像现在黄太太对小檀的感觉。

    她笑道:“小檀原是郭老夫人身边服侍的,我回来的时候郭老夫人不放心,就让她随我一道回来了。”

    言下之意是说小檀是九如巷的仆妇,眼界见识都不比一般的仆妇。

    黄太太恍然,笑容陡然间就热情了几分,笑道:“难怪小檀姑娘的作派这么大方!这可真是应了‘宰相的门房七品的官’那句话。”

    小檀客气地朝着黄太太笑了笑,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

    黄太太看着不停地感慨:“这世代官宦人家出来的就不一样,您看这走路的样子,一点声音也没有……”

    周少瑾就有点烦她。

    但出于教养还是耐着性子听她把话说完了这才道:“黄太太可是有什么事找我?”

    黄太太这才记起自己来这的目的,忙道:“我和谭太太几个想趁着这几天还没有那么忙去大悲阁上几炷香,想约了李太太和二小姐同去。”

    周少瑾笑道:“这事不是得跟太太说才是。”

    黄太太笑道:“你们家太太倒是想去,可又二小姐到时候不得闲。我想着有几天没见着二小姐了,就自动请缨,来问问二小姐。也想到二小姐屋里坐坐,说说体己话。”

    周少瑾不疑有它。

    她身边细心有春晚,厉害有商嬷嬷,机敏有樊祺,还有周镇撑腰,她走到哪里都不怕。

    “等我问过太太再给您回话吧!”风雪这么大,周少瑾无意跑出去吹风,可若是李氏想她相陪,她也会去的。

    这话题又绕到了李氏身上。

    黄太太眼睛珠子一转,和周少瑾说了几句话,就起身告辞了。

    周少瑾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黄太太却回李氏道:“二小姐答应了,又怕您不去……”

    李氏哪里想到这其中的蹊跷,笑道:“既是如此,您定了时间就派婆子来传个话好了。”

    黄太太欢欢喜喜地去了。

    第二天派了贴己的婆子来禀,说定了明天一大早去大悲阁。

    李氏望着深至膝盖积雪不由皱眉。

    李嬷嬷就道:“不如改天再去吧?”

    李氏想了想,最后还是道:“算了!难得二小姐有兴致。我们就陪她走一趟好了。这么大的雪,说不定正中了二小姐的下怀,想去赏雪呢!”

    “二小姐是读书人嘛!”李嬷嬷笑道,“读书人下雪的时候不都要出去赏雪吗?”

    李氏呵呵地笑了起来,让服侍的丫鬟找了皮袄,准备和周少瑾出门。

    倒是周镇问了一句:“这雪也太大了吧?”

    李氏笑道:“那下大雨的时候您还要去赏荷呢!”

    周镇笑了笑,亲自送李氏和周少瑾出了门。

    程池奇道:“这么冷的天气,出门做什么?”

    怀山一面将前刚才收拾到的飞鸽传书摊平了,一面道:“说是要署衙的几位太太约了一起去大悲阁上香。”

    程池“哦”了一声,道:“商嬷嬷跟了去吗?”

    商嬷嬷还敢不跟了去吗?

    “跟了去。”怀山道。“小檀也跟了去。”

    程池点头。道:“那让她仔细二小姐,别着了凉。”

    怀山应声去传了话。

    谁知道他们刚用了午膳,周少瑾和李氏就回来了。

    程池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蹙,吩咐怀山:“你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怀山过了快半个时辰才折回来。小心翼翼地走到程池的跟前。耳语道:“说是去大悲阁上香。遇到了苗大人的公子一群人,苗大人的公子直勾勾地盯着二表小姐,几位太太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要不是一位姓常的秀才出面把苗大人的公子拽走了,只怕那位苗大人的公子就要凑到二表小姐面前去了。二表小姐心里不舒服,就和李氏提早回来了。”

    程池拿着筷子的手半晌都没有动。

    李氏却眼睛红红的,又急又气地对周镇道:“……您可是没看见,若不是黄太太等人都认得那苗公子,我还以为是从哪里冒出个浪荡子来了。说了他几句他都不理,拦也拦不住,把二小姐吓得脸都白了,直往商嬷嬷身后躲。要不是常秀才出来拦了一把,那苗公子差点就冲到了二小姐的面前。我听黄太太说,那苗公子是个不学无术之人,还没有说亲,我现在就怕苗家来提亲,到时候我们可怎么说啊?我听谭太太说,那苗大人和如今的内阁首辅、文渊殿大学士、吏部尚书袁维昌是同科。老爷,您可得想想办法,可不能把二小姐就这样嫁了!那个苗公子连我都瞧不上眼!”

    周镇听着气得脸都红了,冷笑道:“你放心!少瑾是我的掌上明珠,我不会随随便便就把她嫁了的。”

    李氏听着还不解气,道:“那苗公子也太瞧不起人了,我都说了我们是什么人,他还是一点也不收敛……”

    周镇点头,心里恨得不行。

    自己的娇娇宝贝,在自己的治下遇到这种事,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周镇先发制人,回到书房就写了一封质问苗家的信让幕僚送去了苗府。

    ※

    周少瑾却站在镜前台仔细地打量着自己的脸。

    前世今生,都是这张脸惹得祸。

    她以为自己离开了程家就会改变命运,实际上顶着这样一张脸,她走到哪里恐怕都不会安生。

    父亲喜爱她。

    她并不担心父亲会把她嫁给那个一个不靠谱的人。

    可她以后何去何从,她却看不到前途。

    一旁的春晚忐忑不安地和小檀交换了一个眼色。

    小檀轻轻地摇了摇头。

    春晚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二小姐心里肯定很难受。

    无端端地遇到这个轻浮的人,知道的人觉得二小姐受了委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二小姐惹了他呢?

    听说那苗公子的父亲和当朝首铺袁大人是同科……也不知道老爷会怎么做?

    她觉得这件事得告诉池四老爷一声。

    不管怎么说,许大爷被二小姐叫来的集萤打了一顿池四老爷都什么也没有说……她隐隐觉得,程池若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帮周少瑾的。

    ※

    姐妹兄弟们,家里有点事,今天晚上的更新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这样比较能保证时间!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