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病情
    常姑姑恭敬而又不失矜持地给周少瑾等人还礼。

    随行的小内侍递了个宝蓝色印花细布包袱。

    这就是常姑姑全部的家当了?!

    周少瑾和邱氏交换了一个眼神,邱氏道:“平时家里的事都是由曾经服侍过二婶的曾嬷嬷管着,我们也是刚到,二叔父又病倒了……常姑姑不如随我们去花厅坐坐,等我喊了曾嬷嬷过来问清楚了也好安置您住下来。”

    常姑姑就行了个福礼,道着:“有劳二夫人了。”

    三品以上的外命妇才有资格称“夫人”,虽然京外不讲这些,可在京城,一个匾额砸下来说不定就有个侍郎、少卿,对品阶什么的就很是讲究了。

    程渭刚刚外放不久,和周少瑾一样,邱氏的诰命还没有下来。

    她忙道:“姑姑客气了,我娘家姓邱,姑姑若是不嫌弃,就称我一声邱太太就是了。”

    常姑姑从善如流,喊了声“邱太太”,语气里带着只有在宫里当过差的人才喊得出来的欢喜。

    能做到乾清宫的大宫女,而且这么大的年纪还没有放出去,肯定不简单了。

    她虽然客气,周少瑾和邱氏却不敢怠慢,由邱氏陪着常姑姑去了花厅,周少瑾则带着阿宝、阿仁、程箫几个往内院去。

    程劭住的地方不大,却遍植各种各样的竹子,有风吹来,飒飒作响,透着股清冷。

    大家都无心说话,两个孩子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周少瑾的手。

    在门口迎接他们的是程劭两个八、九岁的童子,相貌清秀,说话声音清脆悦耳。给她们作揖,道着:“二老太爷说,不过是年纪大了精力不济,让诸位太太、姑奶奶不要担心。因怕过了病气给诸位太太和姑奶奶,就不用进去请安了,让我领了阿宝少爷和阿仁少爷进去看上一眼就行了。”

    原本女眷就要回避,来也不过是隔着屏风问个安。既然程劭这样交待了。她们自然不会违背程劭的意愿,在门口屈膝行了礼,几个人去了旁边的厢房。小童领着阿宝和阿仁进了程劭的卧室。

    不一会。送走了内侍的程池过来了。

    程箫几个上前行了礼之后,周少瑾夫妻就站在院子的湘妃竹丛旁说起话来:“皇上这是什么意思?二叔父正病着,他老人家给二叔父送了个宫里服侍过的姑姑,这不是给榆钱胡同添乱吗?你可知道这位常姑姑的来历?”

    程池却不以为然。道:“没事。这位常姑姑原是皇上潜邸时的侍女,皇上登基后。她一直在乾清宫里服侍笔墨,是个明白人。这次皇上把她赐了二叔父,我也很惊讶。二叔父常在乾清宫里陪着皇上下棋,原也是认识的。我们只要好生把人供着就行了。至于其他的。等二叔父病好了再说。总要进宫去谢恩的。”

    “是个明白人就好。”周少瑾庆幸道,“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程池点头。笑道:“就算她不明白也不要紧,现在赐了二叔父。就是二叔父的人了,自有人教她。”

    可若是大家能和和气气的岂不是更好?!

    周少瑾在心里嘀咕道。

    程池问起了韫哥儿:“你过来把他一个人留家里了,他吵不吵?有没有哭?”

    “有官哥和中哥儿陪着他玩,”周少瑾想起自己出门的时候亲着儿子的小脸和他告辞,他却理也不理自己,一心一意地看着官哥和中哥儿的样子,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道,“他现在只要有哥哥们玩,根本就不要我。”

    “那就好。”程池笑道,“我们两个人这几天只怕要在这边侍疾,韫哥儿只怕还要麻烦他姨母带几天了。”

    “我出门的时候姐姐也说过了,”周少瑾道,“我们要是这边太忙,她就帮着带几天韫哥儿。”

    程池颔道,郭老夫人和程泾、袁氏过来了。

    两人迎上前去。

    郭老夫人和袁氏都按品大妆,翟冠缀满了各式的宝石,沉甸甸地压在头上一天,又要哭灵,都面露倦意。

    程泾的精神倒好,可也没有平时那么整洁。

    郭老夫人开口就问韫哥儿,知道周初瑾在家里带着他,长松了口气。

    程泾则神色焦虑地问程池:“二叔父怎么会突然昏倒的?真的没事吗?”

    有时候太医院的御医为了不触怒皇上,会“适当”的隐瞒病情。

    程池道:“我给二叔父把过脉了,没什么事。”

    一行人往正房去。

    程池把皇上赠了个在乾清宫服侍的姑姑过来照顾程劭的事告诉了他们。

    三个人目瞪口呆。

    袁氏忙道:“人在哪里?”见没有看见邱氏,又道,“是不是由二弟妹陪着?”

    周少瑾道:“由二嫂陪着在花厅。”

    “这怎么行?”袁氏道,“毕竟是皇上赐下来的……”

    郭老夫人打断了她的话:“先去看你二叔父再说。你二叔又不是孩子,他的人,他自会安排。”

    袁氏恭声应诺,众人进了正房。

    周少瑾和袁氏陪着郭老夫人在内室外面临窗的大炕上坐定,程池陪着程泾进了内室。

    随后周少瑾他们就听见了阿宝和阿仁给程泾请安的声音和程泾惊讶地道着:“二叔父……您,您这是……”

    周少瑾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就听见程劭淡淡地道:“只是有些累,旁的到没有什么。你明天进宫的时候带着四郎,让他代我去给皇上谢恩。”

    程泾沉默了片刻才低声应“是”。

    程劭就道:“我没事了。你们忙你们的去吧!过来看过我就行了。太医让我这些日子要静养。”然后说起了常姑姑,“既然是皇上赐的,就让她来服侍我好了。不可辜负了皇上的一片好意。”

    程泾闷声应“好”,叔侄几个又说了几句榆钱胡同这边的安排,程池和程泾就领着阿宝、阿仁出来了。

    周少瑾忙牵了两个孩子。顾绪过来了,接着程许和闵葭、程让也过来了……

    郭老夫人等人就移去了东厢房那边休息,对前来给她请安的曾嬷嬷道:“只怕这两天还有人来探病,你去问问那常姑姑,看榆钱胡同这边要不要备下流水席,留来探病的亲戚朋友吃个饭。”

    曾嬷嬷原是程劭夫人的陪房,后来嫁了程劭的随从。做了内院的管事。程劭的夫人去世后。依旧由她打理着内院的事务。

    她恭谨地应诺,退下了下去。

    周少瑾忙对郭老夫人道:“娘,您明天还要进宫哭丧。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和二嫂,您早点回去休息好了。晚上韫哥儿还要您帮着照看呢!”

    郭老夫人让人拿了御医开的方子看过,发现的确是些安神补气的药,这才放心下来。

    曾嬷嬷却在这个时候折了回来。道:“那常姑姑说了,皇上让她来是照顾二老太爷起居的。家里的事自有您和几位太太拿主意。”她说着,压低了声音,道,“常姑姑知道您过来。说要过来给您问安,您看这……”

    “那就见见好了。”郭老夫人爽快地道,“她如今也算是程家的人。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却是奉旨现照顾二老太爷。我们程家的人都要心存感激。”

    众人齐齐应“是”。

    曾嬷嬷请了常姑姑进来。

    大家见过礼,郭老夫人又和常姑姑寒暄了半天,看着天色不早,让人摆了饭,在榆树胡同用过晚膳之后才回去。

    程池、周少瑾、邱氏、程许、程让和阿宝、阿仁留了下来。

    程池带着程许、程让接待来探病的亲戚朋友同僚。周少瑾带着家里的丫鬟仆妇给常姑姑打下手的,服侍程劭吃药用膳浆洗。阿宝和阿仁还太小,怕吓着他们,邱氏留下来照顾他们,若是有通家之好的女着上门探病,邱氏也好出面应酬。

    一直跟着袁氏身后没有作声的闵葭见了忙高声对郭老夫人道:“祖母,我也留下来侍疾吧?娘要去宫里哭丧,不能把这些事都丢给两位婶婶,我也留下来帮忙吧?”

    郭老夫人看了程许一眼,应下了:“那你就留下好了。”

    闵葭屈膝给郭老夫人行礼,后来赶来的袁鸣和彭藻送了郭老夫人回府。

    周少瑾服侍着程池更衣。

    程池见她抬手的时候很吃力的样子,在她耳边低声道:“是不是奶涨得厉害?”

    周少瑾红着脸没有回答,道:“我等会让樊妈妈进来帮我敷敷就好了。”

    程池就拉着她的手把她按坐在了旁边的太师椅上,道:“我自己穿,你歇着别乱动。”

    他是喜欢周少瑾围着他团团转的感觉。

    周少瑾不舒服,他怎么舍得指使她?

    周少瑾赧然地悄声道:“没事,一会就好了。”

    程池一面穿衣裳,一面道:“要不就给韫哥儿断了奶吧!他不是有**娘吗?”

    周少瑾犹豫道:“还是让他吃些时候吧?他喜欢吃我的。”

    程池想了想,道:“那我来帮你敷吧!”

    “不,不用了。”周少瑾怎么好意思让他做这种事,她羞得抬不起头来,喃喃地道,“我自己来就好……”

    程池却不由她说,打了热水进来帮她。

    她心中很是不安,却也止不住地甜蜜。

    程池得陇望蜀。

    周少瑾想着程劭还病着就坐立不安,抓了他的手求他道:“等二叔父病好了,我都随你!”

    “傻瓜!”程池贴着周少瑾低笑,“二叔父若是真的病了,我怎么还有这份心思!”

    周少瑾讶然地望着程池:“二叔父,二叔父装病?”

    ※

    亲们,今天的更新。

    谢谢大家,在打榜如此凶残的情况之下,《金陵春》八月份还能在风云榜月票排第三,全因大家努力,谢谢!

    ps:大家知道自七月份以来我身体就不时出现些状况,一直忍着觉得自己能挺过来。现在的问题是,挺是挺过来了,可医生也说了,让我好好的休息,作息时候必须有正常。我自己也感觉很累,加之快要结文了,需要慢慢的收尾,改变从前写文的痼疾,决定休息一个月,九月份单更,时间定在每天的晚上八点左右。

    还请大家谅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