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亲人
    周少瑾就和李氏说起家常来,说到幼瑾和宗瑾的趣事,李氏脸都笑开了花。见父亲和李氏生活得这样美满,周少瑾也替他们高兴。

    不一会儿,幼瑾和宗瑾醒了。

    **娘们把两人收拾好了就带出来见周少瑾。

    宗瑾没有见过周少瑾,幼瑾虽然见过周少瑾,那时候年纪却小,早已记不得了。

    两个孩子好奇地望着周少瑾,由各自的**娘带着给周少瑾磕头。

    周少瑾给周宗瑾的见面礼是挂着长命锁的金项圈,给周幼瑾的是镶百宝的缨络,另外还有文房四宝、琴棋针线,满满地装了一箱笼。

    两个孩子道了谢,一左一右地站在李氏的身边,看着很是乖巧,一双眼睛却骨碌碌地直往韫哥儿身上瞧。

    周少瑾看着抿了嘴笑,指了两个孩子对韫哥儿道:“这是舅舅,这是小姨。”又对两个孩子道,“等他大一些了,我就让他给你们磕头。”

    周宗瑾不好意思地把脸躲到了李氏的怀里,周幼瑾却道:“那我们也要给见面礼吗?我舅舅上次来家给我一串小黄鱼,大家都说好看,我倒时候给他做见面礼可以吗?”最后一句,却是仰了头问李氏。

    李氏很是欣慰,笑盈盈地摸着周幼瑾的头,连声夸她,并道:“你可是长辈,以后和韫哥儿在一起要照顾他,知道了吗?”

    周幼瑾乖乖点头,上前去拉韫哥儿的手,道:“我**娘给我做了桂花糖,我们去吃桂花糖好不?”

    韫哥儿扭着身子不肯让她牵扯自己的手。

    周幼瑾有点伤心。

    周少瑾却稀罕得不得了,柔声对周幼瑾道:“韫哥儿现在还不会吃东西。等他长大了就能吃你的桂花糖了。”说完,笑着对李氏道,“那时候幼瑾不说话,我和姐姐好担心她,没想到她现在不仅吐词清楚,而且落落大方不怕生,这可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了!”

    李氏闻言高兴极了。笑道:“这也是老爷教导得好——老爷让雇了两个人,每天都对着幼瑾说话,幼瑾慢慢地也开始说话起来。”

    两人说着。有小丫鬟跑了进来,道:“榆树胡同的廖大奶奶过来了。”

    想必是来探望李氏的。

    周少瑾忙道:“快请!”和李氏去迎周初瑾。

    谁知道韫哥儿却搂着周少瑾的脖子不放,诠过来要抱他,他就放开了嗓子哭。震得人脑门心都是痛的。

    周少瑾只好对满脸歉意望着她的李氏笑道:“没事,我抱着他就行了。”

    李氏见韫哥儿实在是伤心。心疼不己,也就不去勉强周少瑾了,只说若觉得沉,她来帮着抱韫哥儿好了。

    周少瑾笑着道了谢。

    韫哥儿见没人过来抱他了。很快就不哭了。

    周少瑾见他眼角挂着的大大泪珠,忍不住亲了儿子一眼,低笑着说了句“大坏蛋”。

    韫哥儿望着她傻笑。

    周少瑾败下阵来。

    周初瑾不仅带大量的礼品。还带了已三岁的官哥。

    官哥儿和周幼瑾立刻就玩到了一块,跟在周幼瑾身后“小姨”、“小姨”的喊。急得周宗瑾急在**娘怀里直蹦。

    周少瑾等人看着大笑不已。

    周初瑾就说起廖绍棠来:“……等过了中秋节,就不去翰林院了。他要准备明年下场。这两年承蒙程大人照顾,我准备等会去给郭老夫人道个谢,也把这件事告诉她老人家。”

    周少瑾笑着点头应“是”,道:“我这里还有几锭好墨,是四爷收藏的,等会找了给你,姐夫下场的时候用。”

    科考对字的要求很高,有好墨,字都写得比平常要好看。何况是程池收藏的。

    周初瑾没有和妹妹客气。

    三个人说了会话,一起去给郭老夫人问安。

    郭老夫人看着满屋的小孩子,个顶个的漂亮,脸上笑眯眯的,忙让丫鬟拿了零食给幼瑾她们吃,留李氏在家里多住几天,并约了过两天去大相国寺、白云观礼佛,吃斋菜。

    一时间汀香院里笑语盈盈。

    程池站在汀香院的门口听着里面的笑声,眼角眉梢泛起淡淡笑意,吩咐小厮不要惊动郭老夫人,回了书房。

    怀山沉默着把一大叠纸放在了程池的面前,道:“二皇子才疏学浅、三皇子心胸狭窄,五皇子胆小如鼠,七皇子行事倒颇为沉重,却有些眼高手低……还不如四皇子呢!”

    程池“嗤”了一声,道:“我又不是皇上,这又不是我的天下!”

    言下之意,他要的是四皇子败落,至于谁做皇帝,与他没有关系!

    怀山欲言又止。

    程池索性道:“太太知道这件事。”

    怀山只好神色黯然地退了下去。

    程池开始看他让霍华亭调查到的几位皇子的消息。

    怀山又走了进来,神色有些怪异地道:“四爷,四皇子府的石宽石大人想请您明天晚上到他家里吃饭。”

    程池想了想,道:“之前又是让戏伶又是给韫哥儿的百日礼送恭贺,这次恐怕是要上主菜了,怀山,你去跟来人说,我明天一准到。”

    怀山躬身出书房。

    程池一个人在书房里看了霍东亭送来的东西,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才把东西收拾在了书柜后面的暗格里,去了汀香院。

    听说他过来,郭老夫人、李氏都喜出望外,好在屋里没有别人,除了周初瑾之外,不是孩子就是长辈,周初瑾去了西边的书案,程池进来给母亲和岳母行了,赏了自己的姨娘和小舅子一人一串白玉十八子的佛珠,问候岳父的身体情况之后就退了下去。

    周少瑾等人在汀香院用晚膳。

    程池一个人在正房里用晚膳。

    周少瑾心里就没有踏实过。

    一会儿想着程池一个吃饭,会不会觉得独单胡乱地吃一口饭完事;一会儿想着程池每天晚上回来都要看一会书的;也不知道清风给程池点支佳楠香的时候有没有在香盘里倒点水除那烟熏味;一会儿想明天程池沐休,宋老太爷那边已经卧病不起了,宋夫人想把宋木的亲事再向前提一提。准备明天来商量她,不知道程池明胡没有事,宋夫人过来,他会不会觉得无聊……她好不容易等到晚膳散了,抱着韫哥儿就回了屋。

    程池穿了件月白色淞江三梭细布,正依在床头看书。

    听到动静,他抬起头来。英俊的面容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柔和。温文雅致。

    周少瑾看得有点呆。

    程池“扑哧”一声笑,丢下书伸把韫哥儿抱在了怀里,笑道:“韫哥儿今天乖吗?”

    儿子从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没有个消停的时候。偏偏三个月一过。他明显地睡得少了,每天都要人抱着他到处走。

    周少瑾把孩子给了程池,握着儿子的小手笑道:“我们家韫哥儿真孝顺,知道今天外家的人来。不吵不闹的,听话得不得了。

    “是吗?”程池笑着就把儿子放在了床上。坐在床边俯身去逗他。

    韫哥儿这些日子最喜欢的就是抓着别人递到他手边的手指头不放,或是抓着碰到了他手的东西不放。

    程池就有意把手伸手他的手边,等到他去抓的时候又飞快地缩回手指,如此反复好几次。韫哥儿就觉得有些不耐性了。

    周少瑾心痛儿子被程池这样逼趣,忙拦了程池:“不过是陪孩子玩,就让让着他好了……”

    她的音话还没有落。只见韫哥儿再次去抓程池的手指没有抓到,嘴角微扁。“碰”地一声朝着程池的脸就是一脚。

    程池猝不及防,被韫哥儿踹了个正着。

    夫妻两个都呆了。

    踹了人的韫哥儿却委屈地大哭了起来。

    周少瑾忙将韫哥儿抱了起来,一面哄着儿子一面问丈夫:“疼不疼?有没有伤到哪里?”

    程池摸了摸脸,哈哈地大笑起来。

    他生平还没有谁敢踹他的脸,没想到让儿子给踹了。

    程池不由道:“没想到这小子的身手这么好,等再大些了随着我习武好了。”

    “那七星堂怎么办?”周少瑾立刻紧张地问。

    他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去做什么七星堂的堂主,干着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勾当。

    程池笑着亲了亲周少瑾的粉嫩嫩的面颊,悄声道:“你放心,不过是想让他强身健体罢了。”

    周少瑾放下心来。

    夫妻一会儿拿着摇铃,一会儿拍着手,半天才把韫哥儿哄好,由**娘抱着下去洗濑。

    程池如释重负地叹道:“这哄孩子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周少瑾直笑。

    那小厮喘着粗气进来禀道:“四爷,西直门的汶老爷派了小厮过来,说无论如何都请您过去一趟——诺大爷回来了,诺大奶奶和诺大爷起了口角,诺大奶奶要悬梁自尽,如今人已救下来,汶大老爷要把诺大奶奶送回金陵去,想让您过去做个见证,免得吴家的人以为程家欺负了诺大奶奶,还想向您借几个身手矫健的护卫护送诺大奶奶南下。”

    程诺既不是宗长又不是程汶的兄长,凭什么去管这些事!

    周少瑾紧紧地抱住程池的胳膊。

    程池思忖了片刻,对那小厮道:“这么晚了,既然诺大奶奶已经救活了,让汶老爷派人守着她就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小厮一溜烟地跑去报信去了。

    程池就笑问周少瑾:“不想我去?”

    “嗯!”周少瑾点头,依在了程池的怀里,低声道,“这种本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不喜欢吴宝璋,可汶老爷要让康六娘做平妻,我心里也不舒服。两边都没有道理。我不想你去管他们的事。”

    ※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明天要去找个名医看看,只有一更,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o(n_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