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三十章 恩爱(给candymaqiong的加更)
    比皮肤温度略高的水温,弥漫着香味的氲氤,还有背后温暖柔嫩的手……舒服得让程池闭上了眼睛。

    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晒成了蜜色,身上的肌肤却依旧纹理清晰,白净如玉。

    周少瑾忍不住挽起袖子用自己手臂的颜色和程池比了一起……好像比她的皮肤深了那么一点点……周少瑾抿了嘴笑。

    感觉到异样的程池半眯着眼睛,把周少瑾顽皮的神色尽收眼底。

    他心中一动,坐起扭身勾了周少瑾的脖子。

    周少瑾猝不及防,趔趄着就跌入了程池的怀里。

    水迅速洇湿了她的衣衫。

    “少瑾,对不起。”程池看着她的眼睛,目中闪愧疚之色,“我以为很快就能完工,没想到事情比我想象的棘手,你生孩子的时候我都不在身边……”

    “我没事啦!”周少瑾望着他俊逸的面容,心怦怦跳得厉害,脑子像被热气熏糊涂了似的,没有办法思考,“娘很照顾我,还有二嫂,生韫哥儿的时候,她一直在产房里陪着我,还告诉我怎么给孩子喂奶……还有姐姐,一得到信就赶了过来……太太和爹也让人送了很多的人参燕窝雪耳之类的补品……还说会韫哥儿百日礼的时候会带了弟弟来看我……”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程池的脸离她越来越近……她的心越跳越厉害……

    程池终于吻上了那让他做梦都梦到的红唇。

    细腻,温柔,如嫩嫩蛋羹,让程池闭上了眼睛,又忍不住狠狠地吞食她……

    周少瑾觉身上的力气都被程池吸走了。直到胸口被木桶挺得痛起来,她这才回过神,挣扎着要推开他。

    程池还是又缠绵几息才放开她。

    周少瑾赧然地道:“木桶,挺着我了……”

    程池大笑。

    喜悦瞬间跃入他的眼角眉梢,照耀了他的脸庞。

    “那就陪我一起洗个澡。”他说着,起身就把周少瑾拉进了木桶。

    “不行,不行!”周少瑾想着自己还穿衣裳。

    “有什么不行的。”程池说着。挑了挑眉。原本的冷峻疏离平添了些许的狡黠,让他的面容越发的鲜活起来。

    池舅舅,真的很漂亮!

    周少瑾望着她。带着几分痴迷。

    程池挑了挑眉,心里仿佛揣着个小兽要跳出来。

    他三下五除二地把周少瑾打湿了衣袖往地上扔,直到水浸在皮肤上有些凉,她这才反应过来。

    “不行。不行!”周少瑾脸涨得通红,双臂抱住了只着真紫色绣大朵大朵粉色绣球花的肚兜的身子。

    等会丫鬟来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这个样子会怎么想?

    她以后可怎么见人?

    可她和程池久别重逢。程池在开封府那么辛苦,她若是拒绝他,岂不是让他不快?

    周少瑾左右为难,程池欺身上前。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沉声问她:“少瑾,我在那里日夜夜都盼着能早点回来。你可曾想我?”

    有意压低了的声音醇厚暗哑却隐隐着让人迷醉的诱惑。

    周少瑾沉迷其中,傻傻地道:“想。每日都想着池舅舅。”说着。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想池舅舅在做什么?有没有想我?会不会被公务羁绊?会不会通宵达旦……”

    那痴迷的目光,如陈年的老酒,让程池没有喝已微醺。

    “傻丫头!”他紧紧地把她抱在了怀里,纵身朝那花谷里跃进。

    “嗯!”地闷哼,被程池堵在喉间,却吃痛得让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程池低声地笑,用手掌阖下她的眼帘,咬着她最易动情的耳朵悄声地道:“闭上眼睛!”

    周少瑾羞红了脸。

    她好怕看到他带着几分戏谑的眼神。

    就好像看透了她心底对他的**似的。

    可这样闭着眼睛,身下的感触却越发的清晰起来。

    鼓鼓胀胀的,有点痛……让她想到他安静时那鼓鼓的一团。

    如果他正兴奋着,只怕是更惊人了吧?

    周少瑾脸火辣辣的,酥了半边的身子,如寄身在他身上的浮萍,随着他的起伏而起伏,随着他的喜乐而喜乐,随着他颠狂而颠狂……直到她再也忍不住,抓着他结实有力的臂膀嘤嘤地低泣起来。

    “少瑾,少瑾。”程池有些焦虑的声音在她耳边想起。

    她茫然地抬头,如迷途地猫儿,看得他心神**,抑制不住地就咬了她耳朵,道:“乖乖,是不是不舒服?”

    周少瑾点头。

    身全里肿胀退了出去。

    她又摇头。

    池舅舅哪里去了……

    她朝着程池张开手臂,娇娇地喊着“池舅舅”。

    程池脸有点黑。

    可看着如**燕投林般向他扑过来紧紧地抱着他的周少瑾,从他心底又肆虐出说不明道不明悸动。

    “少瑾,”他轻轻地喊着她,深深地刺进她的身体,“我是谁?”

    周少瑾身子一紧,迷迷糊糊地**着:“四郎……子川……池舅舅……”

    “池舅舅吗?”程池的呼吸急促而又粗重。

    “池舅舅……”周少瑾痴痴地**。

    那个护着她,爱着她,疼着她的人……

    从前的那些过往一一在程池的脑子模模糊糊地闪过。

    或许,在她的心里,他一直是她池舅舅,无关辈份,无关情爱,只是那个让她悸动的人。

    程池嘴角慢慢泛起一个笑意,垫了帕子,让软绵绵的周少瑾趴在了木桶,从她身后进入了她身体里。

    周少瑾一个哆嗦,让程池差点就一泄如注。

    程池轻轻地拍了拍她桃子般雪白挺翘臀,吻着她光洁圆润的肩头,在那花间肆无忌惮地畅游。

    没有了温暖的怀抱,闻不到熟悉的气息。周少瑾感觉有点害怕,她急急地喊着“池舅舅”。

    程池在她的耳边一声声地应着,喃喃地在她耳边道着“我在这里呢”:“人闭上眼睛,我在你身子里呢!”

    他温润的声音安抚了她紧张的情绪。

    她越发能够感受到他的他了……脸又渐渐地烧了起来……心也渐渐地安静下来……沉溺其中……

    程池爱惜地摸着被打湿后显得有些沉甸甸头发。

    她比他想象的坚强多了。

    一个人帮着他孝敬母亲,一个人帮他生下孩子,一个人忍受的漫漫地长夜……就像坚韧的盘石,不管风吹雨打。她总在那里等着他。

    他深深地埋入她的身体。贪婪地闻着她气味。

    少瑾和他在一起,已经不再想从前的事。

    他们会越来越好的。

    会持子之手,与尔白头……

    “少瑾!”他喊着她的名字。把她的耳垂含在了嘴里。

    周少瑾早已不知道身在何处。

    她咦咦呀呀地回答着他。

    细细的声音如**猫,抓住程池心痒痒的。

    ※

    等到他们捯饬好了往汀香院去,厨房青菜已经倒掉过两次了。

    韫哥儿脸上挂着大大的泪珠,一面打着嗝。一面厌厌地吃着**娘的奶。

    被程池强拉过来的周少瑾哪里还敢看郭老夫一眼,恨不得有个地缝让她钻下去。

    郭老夫人强忍着笑意。地指了炕桌:“坐下来吃饭吧!”

    程池镇定自若地坐了下。

    周少瑾却如坐针毡。

    韫哥儿更是如母子连心似的吐出**娘的*大哭了起来。

    周少瑾忙把韫哥儿接了过去,声若蚊蝇地对郭老夫人和程池道:“我去给韫哥儿喂奶!”然后逃也似地往外走。

    屋里子却传来郭老夫人淡淡的声音:“还好我孙子的口粮还在?”

    什么意思?

    周少瑾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羞得一头就钻进了旁边的耳房。

    程池却落落大方,好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如何似的,吩咐丫鬟们摆膳。

    郭老夫人哈哈大笑起来。

    周少瑾全身都热气腾腾的。

    “你们恩恩**的。我就放心了。”郭老地人用着比平时大一些的声音道,“我这把年纪了,就盼着家宅安宁。子孙和睦,儿媳孝顺了……你们这样。很好,很好。家宅安宁,第一条就是夫妻恩爱……”

    老人家说得风趣又真诚。

    周少瑾脸上的潮红一点点的褪了下去。

    程池道:“我明天一早要和章大人一起进宫见皇上,等会要去趟宋大人府第。再就是让少瑾给我准备点药材,宋老太爷这些日子一直守在堤上,可毕竟是已有了春秋的人,回来的时候好像就有点受不住了,我等会正好去瞧瞧老太爷。”

    郭老夫人也是上了年纪的人,最能身同感受。闻言忙道:“要不要紧?请大夫看过了没有?”

    “虽然请了大夫,不过是铃医。”程池颇有些担心地道,“怕是得请御医看看才好。”

    “那你快去。”郭老夫人催道,“我这边还有些上好的天麻,到时候你也一并带过去好了。”

    周少瑾也顾不得害羞,喂完了韫哥儿之后,就帮着程池准备带给宋老太爷的药材。

    程池拉了她的手道:“你看,娘看见我们这样不是很高兴吗?我没有说错吧!”

    周少瑾就趁机用拐了他一下,道:“反正你若是再这样,我,我,我就和你各睡各的。”

    程池看着她言不由衷地威胁着自己,忍俊不禁,抱着她又吻了半天。

    旁边服侍一个个都低着头退了出去。

    程池又挨了周少瑾两记粉拳。

    两人打打闹闹了好一会才平息下来。

    周少瑾迟疑道:“宋老太爷那里,要不要我跟着你一起去。”

    说起来,宋阁老帮了他们不少。

    “你累不累?”程池知道周少瑾喜欢躲在家里做些针线活、抄抄经书之类的事,压根就没有想到让她出面应酬,道,“要是觉得累,就在家里陪着韫哥儿睡一觉。宋阁老和我们家也算是通家之好了,我一个人也成!”

    ※

    亲们,给g的加更!

    o(n_n)o~

    ps:更新依旧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