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二十六章 逗趣
    程筝看着稀奇,觉得韫哥儿好像在看她似的,笑着逗韫哥儿:“我是你姐,你知道吗?我下次来看你的时候,你还能记得我不?”

    她说着,韫哥儿面无表情地又吐了个泡泡,然后闭上眼睛睡着了。

    程筝不由朝着周少瑾轻呼:“你看,你看,她朝我吐了个泡泡就睡着了!”

    程笙惊讶地围了过来,道:“韫哥儿会吐泡泡了吗?我们家睿哥儿百日礼之后才会吐泡泡!”

    周少瑾忙道:“有什么不对吗?”

    她神色有些慌张。

    或许是因为对这孩子太期盼了,虽然韫哥儿有自己的**娘,身边服侍的也都是些有经验的、性情稳沉丫鬟婆子,可周少瑾还是喜欢自己来,孩子饿了她会亲自喂奶,孩子睡了就放在她身边睡,天气热了她亲自给孩子洗澡,**娘和那些丫鬟婆子反成了而只能给她打下手。但她到底是第一次做母亲,对于新生的孩子应该有什么反应**娘和那些有经验的婆子不说她也不知道。

    程笙笑道:“没有什么不对的!就是觉得韫哥儿很聪明,这么小就会自己玩了。”

    “是吗?”听到程笙夸奖韫哥儿,周少瑾的笑容明晃晃的。

    她向来觉得自己有点蠢,程池很聪明。怕孩子生出来像她。

    程筝笑吟吟摸了摸孩子乌黑柔软头发笑道:“可不是!你没有看见他刚才看我的那眼神,就像在认人似的。”

    周少瑾抿了嘴笑。

    碧玉请了大家去坐席。

    程笙就抱着韫哥儿去了厅堂。

    程筝和周少瑾并肩而行,温声地问她身材恢复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又宽慰她:“池叔父好不容易成了亲。又好不容易有了韫哥儿,心里肯定惦记着呢!但凡有办法能回来,肯定就赶回来了。婶婶莫急。”

    周少瑾想到自己刚生韫哥儿时的兵荒马乱,笑道:“还好你池四叔没回来,不然看到我这个样子,只怕又要笑我笨手笨脚的了!”

    程筝微微地笑。

    郭老夫人已从程笙手把韫哥儿抱了过去,笑着对程笙的婆婆彭太太道:“您看。是不是长得很精神。”

    彭太太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白白胖胖的,一看就就很和善。

    她闻言不住地点头:“这孩子一看就是程家的人,您看这眼眉。是不是和他祖父很想像?”

    “是吗?”郭老夫夫人狐疑地打量着韫哥儿。

    兵马司的那位彭太太听着也仔细打量起韫哥儿来,道:“您这么一说,我看还真有那么几分象。”

    “是吗?”郭老夫人心情复杂。

    在程池被定为七星堂的继承人之前,他们的夫妻的关系一直都很恩爱。可以说,比很多的的夫妻都恩爱。可自丈夫决定让出幼子换两个长子的前程之后。她虽然理解,却始终没有办法迈过心里的那一道坎,总觉是自己和丈夫害了幼子。她甚至开始惩罚自己,远离一切悦愉之事。寒碧山房连朵花都看不到……对相濡以沫几十年的丈夫自然也就心情复杂。

    韫哥儿真的像他的祖父吗?

    郭老夫人不由仔细地打量。

    孩子不过月余,原本有点皱皱巴巴的皮肤不仅饱满起来,而且晶莹剔透。如玉般无暇起来,眉目也开阔了些。清亮得不得了,可惹说像谁,还真看不出来。

    尽管如此,郭老夫人却不由把抬高了手臂,贴了贴孩子的小脸。

    站在一旁的吴宝璋冷笑。

    小孩子都长得一样,哪里看得出来像谁。

    这些人为了奉承郭老老夫人可真是什么昧心的话都说得出来啊!

    但郭老夫人在送走了客人之后,还是忍不住在灯下端祥韫哥儿的模样。

    周少瑾去洗漱回来,见孩子已在她枕边睡着了,郭老夫人却坐在内室临窗的大炕上捻着手中十八子的沉香木佛珠。

    “娘,”她端了茶盅走了过去,“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想四爷了?我等会想给四爷写封信去,您没有什么叮嘱?”

    周少瑾坐在了郭老夫人的身边,拿了美人捶帮郭老夫人敲着肩膀。

    郭老夫人笑了笑,道“我这才出月子,我这边有珍珠服侍,我们坐下来说说话。”

    周少瑾顺从地放下了美人捶,坐到了郭老夫人的对面。

    郭老夫人喊了珍珠一声。

    珍珠捧了个匣子进来。

    郭老夫人把匣子推到了周少瑾的面前,温声道:“少瑾,这是安溪茶园的地契和荆州田庄的地契,是我和你公公成亲之后置办的最早一批产业,我已经跟你二叔父说过了,明天他会过来,把这些产业记到韫哥儿的名下……就当是我给韫哥儿的笔墨钱。”

    “这怎么能行!”周少瑾愕然地站了起来,忙道,“这是您的私房银子,您若要留给韫哥儿,不如等韫哥儿大一些……”

    郭老夫人笑了起来,道:“让你收着就收着,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是我给韫哥儿的。”

    周少瑾不要。

    郭老夫人有些不悦起来,道:“长者赐不能辞,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拧巴起来?”

    周少瑾知道郭老夫人主意已定,不好再推荐,想着等程池回来了,一定要跟他说说,让他多孝敬点银子给老夫人做体己。

    她抱了匣子,真诚地向郭老夫人道了谢,道:“以后韫哥儿读书写字的时候会想到这都祖母对他的殷切希望了。”

    郭老夫人点头,对她的说法很是欣慰。

    两人又说了会话,郭老夫人起身告辞。

    周少瑾把老夫人送到了汀香院才回来,然后好奇地打开了匣子。

    匣子里的确只两张地契,可安溪的茶园写着东止剑斗,北邻永春,西毗福田……共有一千三百三十五亩。荆州的田庄更大。有三千二百一十一亩。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觉得捧了个烫手的山芋。

    这一刻,她好想程池快点回来啊!

    所以等到第二天程劭过来,她第一次主动和程劭说话:“我知道娘是心痛韫哥儿,可若是大伯他们知道了,心里肯定不高兴,我不想为了这些钱财让大家心里都不舒服……”

    程劭笑道:“没事。大嫂是高兴。等到嘉善和让哥儿添给大嫂添了重孙。大嫂一样高兴。有东西给他们。既然大嫂让你收下,你就收下好了。你能想到的,大嫂不可能没想到。”

    周少瑾想想也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就落了地。

    她把地契给了程勋,由他去官府把两个庄子记在了韫哥儿的名下,可地契却放在了周少瑾的手里:“孩子还小,以后两个田庄的收益就由你孩子收着。”

    周少瑾连声应诺。

    两人去郭老夫人那里回了这件事。说了会话,程劭在朝阳门这边用过午膳之后去邱氏氏那里——为了给郭老夫人办这件事。程劭请了假,既然下午没事,他准备去看看阿宝和阿仕。

    郭老夫人现在每天最高兴的事就是和什么也不知道韫哥儿说话,而且想到什么说什么。连程池小时候尿床的时候都说了出来。又韫哥儿还没有满百天,郭老夫人根本不敢带他出门,虽然也有心去看看阿宝和阿仁。可更放心不下韫哥儿,就让周少瑾带些瓜果让程劭带过去。

    周少瑾笑着吩咐下去。

    不一会春晚就捧了装满了瓜果的竹篮子过来。

    程劭道过谢。由集子集送到了门口。

    周初瑾带着官哥儿过来看周少瑾和韫哥儿。

    屋里又热闹起来。

    官哥儿就拿着拔浪鼓逗着韫哥儿玩。

    声音从哪个方向响起来,韫哥儿就朝着那个方向看,把铺在他脖下给他隔汗的小帕子都挪了位置。

    周少瑾就笑着去帮他整理小帕子。谁知道她的手刚伸过去,韫哥儿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把周少瑾的指头抓得紧紧的。

    “娘,”周少瑾又惊又喜,道,“韫哥儿抓住了我的手,好大的力气!”

    “我看看,我看看!”

    郭老夫人和周初瑾都围了过来。

    韫哥儿却不知道为什么哭了起来。

    周少瑾立刻抱着韫哥儿就轻声地哄了起来。

    韫哥儿却哭个不停,而且声音那个宏响,狠不得把屋顶都掀了,几个人怎么哄都哄不好。**娘说是不是饿了,樊刘氏说是不是尿了,周初瑾说是不是拔浪鼓的声音太大了。然后又是用指头点韫哥儿的嘴角,又是打开襁褓检查韫哥儿的尿布,又是让小声地劝慰官哥儿不要吵了弟弟……日子转眼间就到七月。

    周少瑾收到了程池的来信,说他七月初五就能回来了。

    朝阳门一下了热闹起来。

    除尘、剪草、布置陈设……每个人的脚步都很匆忙。

    可就在这种繁忙的时候,吴宝璋突然哭上了门。

    郭老夫人望着熟睡的韫哥儿眉头直皱,对周少瑾道:“小心她吵醒了孩子,你去问问她有什么事。她若是不说,就把你大嫂叫过来或是派了人把她送去杏林胡同。”

    周少瑾觉得吴宝璋看见自己肯定很糟心。

    她也不愿意见吴宝璋。

    可这是她的家,她可不忍忍气吞声。

    周少瑾由丫鬟婆子簇拥着去了花厅。

    吴宝璋哭得伤心,可当她看见进来的人是周少瑾的时候,哭红肿了的脸上还是露出惊愕之色。

    周少瑾无意和她周旋,直述了郭老夫伯意思:“……觉得不方便和我说就和袁夫人说好了!”

    ※

    亲们,今天的更新。

    不好意思,今天晚了很多,呆在医院时候比我预料的长,然后写文的时候电脑又出了点问题,抱歉!

    ps:今天太累了,明天只能更一章,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