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二十章 善意
    听小丫鬟这么一说,不仅是邱氏,就是郭老夫人也十分的高兴。

    以后程蓉和程蒙要在小二房这边生活,若是小二房的人都能善待两个孩子,对两个孩子当然更好。

    郭老夫人没等邱氏开口已忙笑着道:“快请,快请!”

    邱氏和周少瑾也这么想,郭老夫人说这话的时候两人眼里就带上了笑。

    不一会,程笙走了进来。

    或者是婆家照顾得太好的缘故,睿哥儿都快半岁了,程笙不仅没有恢复从前的秀丽苗条,好像比生产前还胖了一点,好在是她相貌出众,这样的丰腴并没有让她显得臃肿,反而因为皮肤晶莹剔透,欺霜赛雪多了几分圆润的雍容。

    她笑着上前和众人见了礼,就让丫鬟捧了个大包袱过来,道:“我前两天才听娘说起来,也来不及给两位侄儿准备什么好东西,就让针线铺子给做了些衣服鞋袜,等过些时候我得了闲,再给两位侄儿做几件衣裳。”

    郭老夫人满意地点头。

    邱氏也在郭老夫人面前给女儿撑门面,笑道:“正怕衣裳不够,你送来了,我就不用为这事担心了。”叫了丫鬟去请如今已改名叫程蓉和程蒙的阿宝和阿仁。

    阿宝大些,却乖巧懂事地知道以后阿仁就是自己的弟弟了,虽然还是不怎么说话,却知道照顾阿仁吃饭穿衣,走到哪里都知道要牵着阿仁的手。

    阿仁还是懵懵懂懂的年纪,吃了就睡,睡了就吃,只知道这家比从前待的地方好很多,还有在善堂就一直很照顾他的大哥哥阿宝一起。每天都乐呵呵的。

    阿宝恭敬地给程笙磕了头,说了多谢。

    阿仁也跟着有样学样。

    屋里的人都忍俊不禁。程笙则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对玉佩给两个孩子戴上,还嘱咐他们过些日子就去家里玩,家里还有个比他们都小的表弟。

    阿仁嘻嘻笑着点头,向望地仰了头问阿宝能不能去。

    阿宝神色平静地点头,可微微湿润的眼眶还是让人感觉到了他心里的波动。

    郭老夫人和周少瑾都看着有些唏嘘,拉着阿宝和阿仁说了话。

    阿仁童言童年语的。惹得屋里的人哈哈直笑。

    又有丫鬟进来通报。说是程筝和程箫派了婆子过来给两位表少爷请安,还带了些吃食玩具、文房四宝过来。

    邱氏请了人进给阿宝和阿仁请安。

    程笙就把周少瑾拉到了一旁,低声道:“阿宝和阿仁是他们从前的名字吗?怎么还留着从前的名字?”

    周少瑾和她低语:“是二叔父的意思。二叔父说。他们虽然继承了程家的香火,可也不必让两个孩子连自己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与其他们长大了听些人胡言乱语,不如让他们一早就知道。至于两个孩子以后怎样,我们尽了我们的心就好。”

    程笙忍不住道:“二叔祖的心真宽。这两个孩子能到程家。也是他们两人的福份。”

    周少瑾也觉得是这样,又忍不住好奇。如果程池推测的都是对,是什么事能让程劭宁愿得罪已是储君的四皇子也要做呢?

    回到家中,她把这件事对程池说了。

    程池没有做声,心里却暗暗有了较量。

    又过了几天。宋景然的夫人突然来拜访周少瑾。

    周少瑾大吃一惊。

    宋夫人不是来拜访郭老夫人,而是来拜访她……这让她心里有些不安,仔细地回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怎么也想不出宋夫人有什么事要找自己的,忙梳妆打扮了一番。去了花厅里见客。

    宋夫人拉着她的手就笑着上下打量着她,并温声道:“说是有三个多月快四个月了,看着一点也不显,吃得可好?这孩子有没有闹腾你?”

    周少瑾和她寒暄着,大家又叙了几句话,就去了汀香院给郭老夫人问安。

    因已是十月中旬,有些过年的东西也要开始准备了。暖房的几个婆子正围着郭老夫人说着花事,商量着过年的时候都在什么地方摆些什么花,丰台那边又出了什么新品种,哪些花自己家的暖房能种出来,哪些花得到丰台去添一些。

    知道宋夫人是来找周少瑾的,郭老夫人笑着手一挥,道:“我可不是那刻薄的婆婆,你们自去找个地方说体己话去,我这边还有我的事。”

    宋夫人听了直笑,道:“满京城谁不知道您老人是个心疼儿媳妇的,虽说是分了家,可您看程大人几兄弟,常来常往的,比那些明面上住在一起暗底来不知刀来箭往的不知道亲热多少。只是有一点不习惯,这杏林胡同的也是程大人,住在不远处的也是二老爷也是程大人,朝阳门的也是程大人,让别人不知道是喊得哪个程大人了。”

    程泾是阁老,走出去了自有人尊称一句“程阁老”,只是程渭和程池,同住在朝阳门这一块,还真不好分。

    宋夫人不是个会应酬人的,这几句话也就说得格外的诚心。

    郭老夫人不由地高兴起来,留了宋夫人在这里午膳:“知道你走不开,可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留在这里吃了饭再回去!”

    宋夫人笑着应好,并趁机去和周少瑾说悄悄话,而是道:“我今天虽是来看看少瑾的,可也是想趁这个机会和少瑾说几句体己话,老夫人若是能帮着拿个主意,那就更好了。”她说着,就把宋阁老有意让程池以都察院监察的身份去开封府和如今兼着河道总督的工部侍郎章蕙一起疏浚黄河,程池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了的事告诉了周少瑾和郭老夫人:“……我们家老爷猜着,程大人多半是放心不下老夫人和少瑾,可我们家老爷也说了,这实在是个难得的机会。

    “因曲大人的事,如今皇上要重新疏浚黄河。新上任的工部尚书黄理和程阁老又是有名的合,他刚上任,就算是要给程大人小脚穿,这个时候大家都盯着,不仅不会下手,反而还会处处帮着程大人,让黄河疏浚得以顺利地进行。

    “户部就更不敢压着河道的银子不放了。

    “又有章大人这个八面玲珑却又做得出实事的人顶着。这次黄河疏浚的事一定能成的。

    “只有了这个功劳在身。程大人不管什么时候升擢都用得上。

    “这么好的时机,老夫人和少瑾可得劝劝程大人。”

    周少瑾和郭老夫人面面相觑。

    两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宋夫人也看出来了。

    知道两人还需要消化这件事,也不催促。笑着把话就岔到了宋木的婚事上去了:“和庐江李家四房的长女订了亲……他舅舅家可把我给怨死了。话里话外都是我嫌弃他们家落魄了,所以不愿意让他们家的女儿嫁进来……我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郭老夫人和周少瑾安慰着宋夫人,话题自然就偏得找不到北了。

    可等送走了宋夫人,郭老夫人就问起周少瑾来了:“这件事你是什么意思?虽说这是个好机会。可你是第一次生孩子……你们夫妻商量着办好了。这世上的事,常常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至。你们也不要看得太重。”

    周少瑾却是听了这话就打定主意让程池去。

    她是怀着孩子又不是了病。

    就算是她生了病,四郎又不是大夫,留在她身边难道她的病就会好。

    别人能怎样她就能怎样。

    她一定会好好养胎,平安顺利地生下这个孩子。也会做好四郎的贤内助的。

    周少瑾想想就觉得充满了勇气。

    程池听到她的决定后非常的惊讶,轻轻把她抱在怀里,摸了摸她微微有些凸起的肚子笑道:“我走了。你能睡得着?”

    周少瑾脸色通红。

    她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想和他撒娇,自己看见他就想和他黏到一起。

    “你只要告诉我。若是你去开封会不会对你有不好的地方?”她赧然地道,“若是没有,那你就去。我能照顾好自己,也能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照顾好娘的。”

    去当然没有坏处。

    不过,他觉得事情也未必就像宋景然说的那样顺利。

    程池想到天天跑到衙门里来找他的宋老太爷,笑道:“你可知道宋阁老为何这样的费心去推动这件事?”

    周少瑾想了想,道:“是为了完成宋老太爷的心愿吗?可我觉得,既然这些事都不影响你,你何必管他们是怎样想的呢?黄河能疏浚,两岸的百姓应该也可以受惠吧?我们做了我们自己应该做就行了。”

    程池微微一愣,随后哈哈地笑了起来。

    不管别人怎么说,做我自己觉得应该做的,把它做好了……他喜欢周少瑾,可能就是因为她的这点傻气吧?

    程池捧着她的脸“啪”地亲了她一口,眉眼含笑地凝视着她,温声道:“行!我就听媳妇的。媳妇说让我去浚疏河道,我就去。媳妇说让我不去,我就不去!”

    “胡说!”周少瑾娇嗔着,明明知道他这是哄自己的话,却忍不住心花怒放,道,“我去跟娘说去,让娘也高兴高兴!”

    程池笑道:“我们一起去跟娘说吧!”

    母亲虽然大度,可若是让她知道少瑾插手他仕途上的事,恐怕心里也会有些小小的不悦,他不想让周少瑾给他做挡箭牌,也不想让她受这样的委屈。

    ※

    亲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依旧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o(n_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