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娇惯
    程池望着周少瑾因为酣睡而显得有些稚嫩的脸,若有所思。

    第二天一大早去给郭老夫人请安的时候,他就半扶着周少瑾。

    周少瑾奇怪地笑道:“你这是怎么了?”

    程池不动声色地道:“我看你走路好像都要睡着了似的。不这么扶着你,只怕要走到沟里去。”

    周少瑾忍不住就打了个哈欠,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睡觉。明明刚刚才起床……”

    “那就回去好好再睡一觉。”程池笑道,“娘正好出去串串门。”

    周少瑾听着,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前几天兵部武选司的彭太太请了郭老夫人家里去听戏,郭老夫人年纪大了,又是个讲究的人,身边也不缺说话凑趣的人,不太想出门,彭家的贴子下下来她虽然没说什么,可看那样子,是不准备去的。

    程池说这话,岂不是要赶着郭老夫人出门应酬?

    郭老夫人又岂是能让人随意摆布的人?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给郭老夫人问过安,陪着说了会话起身告辞的时候,郭老老夫人却突然告诉周少瑾,她等会要去彭家串门,因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就不带她过去了,让她在家里好生呆着,她在彭家用过晚膳再回来。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她刚才和程池一直在一起,程池说话也没有避开她……那程池怎么会知道郭老夫人要去彭家串门?

    可程池马上要去衙门里了,她此时又不好问程池,只好先送了程池出门,然后服侍郭老夫人出门。

    郭老夫人那边还在挑出门的衣裳。

    通常这种事会提前一天准备好。

    很显然郭老夫人是临时决定出门的。

    但郭老夫人为什么会去彭家串门这种话她就更不好问郭老夫人了,她问了。不免显得郭老夫人行事没有章法,她一个做媳妇的,怎么能质问婆婆的决定?

    周少瑾不明所以地送走了郭老夫人,睡意又肆意袭来。

    她扑在床上就闭上了眼睛,心里却迷迷糊糊地觉得一松——老夫人不在家,她的确感觉轻松了很多……

    而出了门的郭老夫人却是一路上笑得合不拢嘴。

    吕嬷嬷想到刚才程池那几句暗示,不由道:“老夫人。若四太太真的是身上有了。应该请个大夫瞧瞧才是。这样避了出去……”

    合适吗?

    又不是合过八字,老夫人和四太太肚子里的那位八字不对?

    难道以后老夫人就得这样一直避开四太太不成?

    郭老夫呵呵地笑,对吕嬷嬷的话不以为忤。笑道:“四郎不是说了吗?他只是怀疑少瑾身上有了。你也知道,那丫头盼孩子都盼了快一年了,我要是去给她请个大夫来瞧瞧,一来是月份尚轻。诊不诊得出来还两说,若是让她觉得我在催她快点给程家开枝散叶。心里有了疙瘩就不好了。二来若是真的有了,那孩子还不得视若珍宝,那躺着不动,胡吃海喝的我们还见得少了?偏偏越是这样越难生产。还不如平常心对待,该怎样就怎样?”

    既然如此,那您老人家避出去干什么啊?

    吕嬷嬷在心里笑着。也不揭穿,陪着郭老夫人去了彭太太那里。

    等到晚上郭老夫人回来。见周少瑾说话都打着哈欠,意外之余心里又隐隐生出几分念想来,她索性跟程池道:“这几天天气凉爽,我想趁着天气去老二家转转,在那里住几天!”

    周少瑾大惊失色,睡意不翼而飞,忙道:“娘,您在这边住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去二伯家……”

    郭老夫人没有等她说话就打断了她话,笑道:“你这孩子,我又没说什么,看把你吓得!来,到我身边来坐坐。让哥儿不是和谢家的那个三丫头订亲吗?我可是答应了拿二万两银子出来给让哥儿成亲的,正巧你二嫂这些日子在帮让哥儿看田庄,我闲着无事,就去那边帮着看,也找点事做。”

    女儿出嫁娘家会给陪嫁,讲究一点的男方也会给男方置点私产,让以后的小家好过日子。

    郭老夫人所说的田庄,估计就是邱氏给让哥儿准备的私产。

    而郭老夫人在勋老太爷活着的时候主持着一府的中馈,回到九如巷后又帮着打点过程家的庶务,就是住在寒碧山房的时候,遇到了大事袁氏也会来请教她老人家,不像现在,朝阳门人口简单,她就是想找点事给郭老夫人做都没有……老夫人愿意,找点事做也未必不好!

    周少瑾想着,自告奋勇地道:“那我陪您去吧!”

    “不用,不用。”郭老夫人笑着摆手,道,“我就是去转转,你跟了我去,四郎身边谁来照顾?”

    这倒也是。

    程池不过是个五品的经历,还没有上早朝的资格,下午酉时不到就回了家,总不能让他回来之后冷冷清清的家里没有个人吧?也不能让郭老夫人总在酉时之前赶回家吧?

    周少瑾释然,道:“那你觉得累了就早些回来,到时候我和四爷一起去接您!”

    郭老夫人欣慰地点头,觉得那个时候周少瑾是不是有了身孕也有了个定论。说不定那时候程家又要添一桩喜事了!

    周少瑾就帮着郭老夫人收拾行理。

    邱氏听说了和程让亲自来接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就道:“你们把笳丫头和她的睿哥儿也请回来,我有些日子没看见睿哥儿了。”

    邱氏笑着连声应“好”,周少瑾几乎可以想到程渭家的热闹了,心里不免有些向望,可身子骨又觉得累得很,最终疲惫占据了上风,让她不得不放弃去程渭家做客的念头。趁着丫鬟、婆子搬箱笼的时候悄声地和邱氏说了些郭老夫人忌讳,等到程池回来用过了晚膳,送郭老夫人去了程谓那里。

    袁氏听说了立刻带着闵葭去给郭老夫人问安,笑着问郭老夫人:“这几天秋老虎还热着,您怎么就搬到二弟这边来了?”

    言下之下,是不是周少瑾有什么不孝顺或是让郭老夫人不满意的地方,以至于郭老夫人等不及天气转凉就搬到了程渭家里。

    闵葭强忍着才没有撇嘴。

    她这个婆婆。说话很少用脑子。就算是想挑拨离间也就不要做得这么明显好不好?

    郭老夫人也有点烦了,毫不客气地道:“你二弟妹不比你,你是个有主意的。什么事都能自己当家作主,自然不需要我在旁边指手画脚了。你二弟妹这边没有做过什么大事,我不看着怎么能行!”

    邱氏见婆婆又和嫂子顶了起来,她又是素来尊重婆婆。忙道:“是啊!最啊!我从前躲在大嫂的羽翼下乘凉,如今分开独过了。还是第一次办这么大的事,不请了娘来坐镇,我这边心里没底!”

    袁氏听着,神色都有些人僵硬起来。

    这个邱氏。就没有不和稀泥的时候!

    可她也知道,邱氏就是这个性,就是让她想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袁氏低了头喝茶。

    邱氏松了口气。忙招呼大家吃新鲜上市场梨子。

    ※

    周少瑾当然不知道程渭这边发生的事,送走了郭老夫人之后。她昼夜颠倒地睡了好几天才去了程谓那边给郭老夫人问安。

    结果郭老夫人和邱氏刚从外面看了田庄回来,正高高兴兴地说着那些田庄的情景,看见了周少瑾直朝着她招手,还送了一袋花生让她的回去炒或是煮着吃,说是去看田庄的时候东家给的。

    周少瑾见郭老夫人精神很好,放下心来,在程渭强打起精神来用过了晚膳,回到家里又倒头大睡,直到程池跟她说,八月十五大家要一起去杏林胡同过节,她这才知道原来已经到了中秋节。

    “这么快啊!”她有些无力地依在程池的身边,道,“也不知道怎么地,我总是很累。”

    不想去杏林胡同过中秋节。

    程池也不提醒她,轻轻地抚了抚她的面颊,又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才笑道:“可能是天气转凉了的原因。等过些日子就好了。”

    连程池都这么说,周少瑾又放心地睡起觉来。直到中秋节,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小日子迟了很久。

    周少瑾捂着肚子,又惊又喜,激动地想下床走走,又怕还没有坐稳胎;想让人快去报了程池,又怕是自己弄错了空欢喜一场;一时间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直到程池下衙回来,想扑过去又硬生生地阻住了……

    她还是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吧。万一真是个乌龙,老夫人和程池得多失望啊!

    周少瑾不停地告诉自己再等些,嘴角却忍不住地翘了起来,就是看见个茶盅茶壶的,她心里也充满了喜悦。

    看到这里的周少瑾,程池哪里还不明白!

    他道:“要不要给你请个大夫来瞧瞧?”

    怎么突然要给她请大夫?

    周少瑾困惑地望着程池,看到了他了然的目光……想到了自己贴身的衣物都是有专人负责清洗的……

    她不由娇嗔道:“原来你都知道了!”

    程池微微地笑,把她抱在了怀里。

    周少瑾想到之前程池说说的话,有些患得患失起来。犹豫道:“那你,喜不喜欢?”

    程池就轻轻地拍了好怕屁股,道:“你说我喜不喜欢?”

    他那样的轻描淡写,周少瑾就不满意,嘟了嘴道:“你之前不是说要明年再说吗?你肯定不喜欢!”

    ※

    亲们,补上昨天的更新。

    今天没办法加更了。

    更新定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o(n_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