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零八章 惹事
    是啊!

    吴宝璋的确是应邀而来,可她心里若是没有小算盘,又怎么会应邀而来呢?

    周少瑾看了她一眼。

    目光清冷,透着几分鄙视,然后直直地朝着闵葭望去。

    闵葭的眼睛眯了眯。

    程许感觉到了氛围异样。

    他顺着周少瑾目光望过去,看见了站在石榴树下的闵葭。

    程许的嘴角慢慢地挑了起来,露出讥讽又不屑的笑意。

    闵葭神色大变。

    程许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他的妻子,他怎么能在这么多的人面前慢怠自己?

    他们的婚姻关系到两家人的前程,并不是寻常普通的联姻,那颇此之间就应该互相尊重才是。如果连这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其他?

    闵葭的表情变得凌厉起来。

    程许却不再看她一眼。

    他上前几步走到了周少瑾的面前,恭恭敬敬地朝着周少瑾行了个大礼,沉声道:“从前的事,都是我的不对,我对不起你,希望你能原谅我的过失!”说着,他再次朝着周少瑾行了个大礼。

    周少瑾愕然,随后眼眶一酸,眼泪就籁籁地落了下来。

    两世为人,那么多的痛苦,那么多的委屈,那么多忿恨……程家,程许,第一次有人向她赔不是。

    说那不是她的错!

    说是他对不起她!

    她背过身去,捂着嘴无声地哭泣起来。

    程许的眼睛顿时蓄满了泪水。

    自从周少瑾离开金陵,他就想了很多。

    想到自己对她一见钟情,想到自己对她的喜欢追逐,想到自己对她的求而不得……还有顺水推舟般的伤害!

    就像祖母说的。在他能抓住机会的时候他没有抓住。在他没有立场的时候他又强求,他就注定了不可能如愿以偿。

    反而把她拖下了水。

    他欠她一个说法。

    而她已经是他的婶婶了,两人之间已画上了一道天堑,以后没有特殊的情况,就算是见了面,也不可能说句话。

    这次既然遇到了,他就像祖母说的一样。堂堂正正地做一次顶天立地的男子。把自己应该做而能做的事做了。

    从此以后才是真正的放下。

    她走她的路,自己过自己的桥,再无牵挂。

    程许站直了身子。

    自从他发生了花园之事后。他第一次发现天空是这么浩渺,大地是这么的广博,他前面的路很宽,也很长……他要走的路还很远。

    他微微地笑。目不斜视地转身,和闵葭擦肩而过。大步走了出去。

    闵葭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程许是她叫进来的,周少瑾是吴宝璋叫出来的,可她没有让程许不顾*,看见周少瑾就向周少瑾赔不是啊!她更没有想到周少瑾会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对不起?

    哪里对不起周少瑾?

    因为和自己的婚事负了周少瑾吗?

    既然如果。负了已是负了,你周少瑾为何还要嫁到程家,还嫁给了程许的四叔程池?

    闵葭自认为自己也是经历过事的人。却还是被气得肝疼。

    吴宝璋则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

    程许……竟然会向周少瑾道歉!

    那个天之娇子。目不余人的程许,九如巷程家的大公子,当朝内阁大臣程泾的独子,外家是桐乡袁氏的程许,居然会向周少瑾这个自幼丧母,寄居在程家四房的表小姐赔不是!

    凭什么?

    凭什么她周少瑾就这样的矜贵,别人就是脚底的泥?

    老天爷不公平!

    吴宝璋不服气。

    她忍不呵呵地笑,道:“真没有想到,许从兄和我们的小婶婶这么的熟悉了解,七尺男儿,还要向小婶婶赔不是……”

    周少瑾哭过了,心绪犹如被清澈的泉水冲洗过了似的,安宁平静下来。

    她淡定从容地转过头来,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瞥了一眼跃跃欲试,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吴宝璋,对闵葭道:“许侄儿媳妇,我看你也是个聪明人,别总是人云亦云地听旁人胡说八道。你心里若是有事,不妨回去问问你婆婆。这样上跳下窜的,平白给人利用了也罢,不过是人心不古,不知道是非。怕就是怕惹出麻烦闹出笑话来,自己失了颜面不说,还让程家丢脸。今天是阿笙的好日子,你是做嫂嫂的,别弄得阿笙跟着没脸,快把这凶狠狠的表情收一收,跟着我进屋去陪着亲家太太、姑奶奶说几句话才是正经。”

    说完,转身进了屋。

    闵葭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偏偏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口,深深地看了吴宝璋一眼,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转身进了厅堂,就听见那周少瑾正笑着对郭老夫人身边服侍的吕嬷嬷道:“刚才出去迷了眼睛,您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疼得厉害!”

    郭老夫人和彭太太一听立刻站了起来凑过去看,齐齐关切地道着:“怎么了?要不要紧?”

    周少瑾摆头,道:“也不疼也不痒。”

    彭太太忙命人掌了灯过来,亲自上前看了又看,还怕自己的眼睛不利索,叫了自己十五岁的女儿过来帮着周少瑾看了一通,见除了眼睛有些红肿之外,其他都好,这才松了口气,命人拿了冷帕子帮周少瑾敷了半天,这才放下心来。

    闵葭看着,呆了半天。

    像周少瑾这样,才算让婆婆喜欢的媳妇吧?

    她没有动,白绫的帕子却被捏成了一团。

    吴宝璋看着忍不住就无声地笑了起来。

    想当初,长房的程池想方设法地把事情给压了下去,还不管不顾地娶了周少瑾为妻,以为这样这件事就能过去,她倒要看看。如今事情摊在了闵葭的面前,他们怎么把这场戏唱下去!

    ※

    周少瑾回到家中,程池早已下衙,在垂花门前迎接她和郭老夫人。

    “今天那边应该很热闹吧?”他亲自上前,一面扶着郭老夫人下轿,一面笑着道,“您累不累?要不要我帮您捶捶腿?”

    郭老夫人很高兴。笑道:“要你捶什么腿?我身边有服侍的丫鬟婆子呢!你也忙了一天了。少瑾也累了,你们快回屋去歇了吧!明天你还要去衙门里当差呢!”

    周少瑾和程池还是把郭老夫人送回了汀香院,服侍着郭老夫人歇下。这才起身告辞。

    可一出了汀香院,周少瑾就抱住了程池的胳膊。

    程池有些意外。

    两人虽然成亲有些日子了,可像这样在外面、当着这么多丫鬟婆子的面主动地这样的腻在他的身边还是第一次。

    他想了想,笑道:“去阿笙那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嗯!”周少瑾高兴地点着头。低声道:“今天我遇到了程许,他向我赔不是。还说,从前的事都是他的错……”

    她把事情的经过跟程池说了一遍。

    程池讶然,颇有些感慨地道:“嘉善,到底还是像程家的人多一些!”

    周少瑾颔首。

    程池就抱了抱她。道:“少瑾,你真大度,这样就原谅了他!”

    周少瑾嘻嘻地笑。道:“那是因为他是你的侄儿啊!”

    如果没有程池,她又怎么会如此快的就释怀了呢?

    程池宠溺地笑。捏了捏她的面颊。

    周少瑾笑着躲开,却因为舍不得放开程池又靠了过来。

    程池低声地笑。

    两人牵着手往正房去。

    周少瑾就道:“那个吴宝璋真讨厌!这件事就算不是她给闵葭出的主意,也和闵葭沆瀣一气,不然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我往外引。程许肯定是被闵葭引去的……也不知道闵葭是怎么想的,有什么话不去问程许反而相信吴宝璋。我今天把她给说了一顿……”

    她说着之后的事。

    程池不禁笑了起来,道:“做得好!以后谁要是再敢这样待你,就只管把他呵斥一顿。大不了我们一齐上阵好了!”

    “这又不是打架!”周少瑾笑着,两人进了院子。

    抬头地看见了怀山。

    周少瑾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屋。

    不一会,程池就回来了。

    他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

    周少瑾不禁笑道:“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有了程辂的消息。”程池道,“他在个小客栈里落脚,穷困潦倒又生了病,那店家怕他死在客栈里,把他给赶了出来,他应该还没有走远,怀山亲自去找了。”

    周少瑾听着心中一动,她欲言又止。

    程池笑道:“莫非你有什么主意?”

    周少瑾道:“若是找到了程辂,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让他再也不能出现在周少瑾的面前。

    可当着周少瑾的面,他却不能这么说。

    程池道:“想办法告诫他一顿,以后派人盯着他就是了。”

    周少瑾就笑道:“那还不如恶人交给恶人磨去!”

    程池就感兴趣地望着她。

    周少瑾笑道:“程辂不是穷困潦倒了吗?他肯定不会甘心就这样落魄下去。与其找到了他的人教训他一顿,留着个祸害,我看还不如想办法把他引到吴宝璋那里去,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求助吴宝璋的,以吴宝璋的性子,多半不会帮他。可程辂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让他们互相撕咬去删好了。也免得吴宝璋整天闲着无事地找我的麻烦。”

    程池哈哈大笑。

    亲昵地亲了亲她的面颊,道:“我的小姑娘长大了,知道动脑筋了。这个主意好。就这样做!”说着,高声喊了清风,让他去给怀山报信。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ps:求粉红票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