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零六章 找事
    邱氏举办家宴,也和她的人一样,低调朴实内敛,只请了杏林胡同和朝阳门。

    郭老夫人对邱氏有多大的能力办多大的事很满意,不仅带着周少瑾过去了,还带了一刀澄心纸,两块端砚和一匣子湖笔送给程让。

    可当周少瑾扶着郭老夫人在垂花门前下轿,看见跟着袁氏、程筝、闵葭等人迎上来的吴宝璋时,还是没能忍住愣了愣。

    闵葭见了笑着解释道:“是我请诺弟妹一起过来的——她一个人在京城也很寂寞。”

    不过几日没见,她们的关系就有这么好了吗?

    周少瑾微微地笑,并不说话。

    这是邱氏的宴请,她自然不会喧宾夺主。

    见了礼,一行人进了宴息室喝茶,郭老夫人就让周少瑾把送给程让的礼物拿给了邱氏。

    邱氏得了郭老夫人的赏,自然是喜出望外,忙拿了菜单子给郭老夫人:“您看有没有什么添减的。”

    周少瑾忙帮郭老夫人拿了老花镜。

    郭老夫却懒得看,把菜单子递给了周少瑾,道:“你看看吧——有什么忌讳,你心里有数。”

    嫁进了程家二十几年,自己婆婆的喜好都不知道,还做什么媳妇?何况这菜单子之前邱氏就悄悄地和周少瑾商量过了。

    她笑着把那菜单子上的菜都看了一遍,见和当初两人商量一样,笑着把菜单子递给了邱氏,道:“有劳二嫂了。准备的都是娘爱吃的。”

    郭老夫人听着笑了起来。

    邱氏也很高兴,把菜单子交给了身后的管事妈妈,和袁氏等人一起围坐在郭老夫人身边,和郭老夫人说起话来:“二老爷一直在京里。没出过京,我也不知道该给二老爷带些什么好。问了大嫂,大嫂给了我一个单子,不然我这边还没有个头绪呢!”

    袁氏笑道:“我这也是照着葫芦画瓢,当年我也不懂这些事,还是娘告诉我的呢!”

    年纪大了的人就喜欢怀旧。

    郭老夫人听着,就说起当年程勋、程泾初入官场的一些事来。

    闵葭不由对郭老夫人别眼想看。

    看袁氏那不着调的样子。她还以为程家言过其词。没想到老夫人倒是个精明厉害的。

    天气比较热,和过午膳,众人休息了一会。开始唱堂会。

    程筝和郭老夫人评着伶人的戏功,程箫、袁氏、闵葭和吴宝璋都很感兴趣地在一旁听着,那袁氏和闵葭偶尔还点评几句,也颇有见地。一看就是喜欢听戏的人。

    周少瑾无意凑热闹,坐在一旁听着。程笙见自己的母亲邱母忙着准备晚膳的事,就和周少瑾说起女红的事来:“……箫表姐把你当初给他们家睿哥儿画的那个襁褓样子找给了我,我也找人照着绣了一个。到时候我拿给你看看!”

    “真的吗?”这件事周少瑾都快忘记了,她笑道。“那好,我看你用的什么配色。”

    花样子好看,还要颜色搭配的好。

    程笙笑道:“你那里还有没有小孩衣裳的花样子?我到时候让丫鬟们帮着描几幅回来。”

    “你要什么样的?”周少瑾还是很喜欢程笙的。“我给你画几幅吧?这花样子每年都翻新,从前的我倒是有。不知道能不能入了你的眼。”

    “婶婶的绣工素来得人称道,能留下来的,肯定都是好东西。”程笙和笑道,“那这件事就说定了,我明天就带人去您那里看看。”

    周少瑾点头。

    突然有人笑道:“什么事说好了?”

    周少瑾和程笙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吴宝璋凑到她们这里来了。

    程笙不知道吴宝璋的事,她娘家的从弟媳,又是在她娘家做客,自然要有待客之礼。程笙笑着把经过说了一遍。

    吴宝璋捏了帕子笑,道:“三姑奶奶可找对人了,池婶婶做姑娘的时候就是个腼腆的性了,不是在家里读书写字,就是在家里做针线,我们都没有少求池婶婶帮着画花样子。”

    周少瑾可不想和吴宝璋扯上什么关系,装着茫然道:“我在家里的时候的确常有人求我画花样子,我也给诺侄媳妇画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多多半的时候都呆在家里,诺媳妇来家里做客的时候好像也只见两、三回……”她回忆道,“我给诺侄媳妇画什么花样了?诺侄媳妇能给我提个醒吗?”

    吴宝璋见自己三番两次地讨好周少瑾,周少瑾都不领情,不由暗暗恼怒,含含糊糊地说了几句话,转过身去听着程筝评戏,不再理会周少瑾。

    周少瑾耳根子总算清静了。

    程笙起身去上官房。

    周少瑾见扶着腰,动作迟缓,和平时的伶俐大不相同,不禁有些担心,起身扶了她,陪着她去了官房。

    一直认真听听着郭老夫人说戏的闵葭陡然间转过身来,低声笑着对吴宝璋道:“没想到你和我们的这位小婶婶关系还挺好的?”

    吴宝璋想起刚才的事,神色就有些冷,道:“也说不上好——不过是认识罢工了!”

    闵葭笑道:“那也比我好,至少认识。你是不知道,我那天一看,敢情我还有个比我年纪还三岁的年轻婶婶,我还以为是哪位伯父或是叔父的继室,不曾想是池叔父妻子。池叔父怎么娶了这么小的一位婶婶?有时候我喊着都有些不好意思?”

    吴宝璋听闵葭说周少瑾像哪位伯父或是叔父的继室,心里一阵痛快,情不自禁地道:“谁说不是!她从前还叫我姐姐呢!如今我反而叫她婶婶起来……”

    闵葭抿了嘴笑,道:“我看这位小婶婶性情很是温婉,想必也不会和你计较什么!”

    她从前在她面前话都不敢大声地说,现在嫁了程池,却摆起长辈的谱来。对她爱理不理的。

    想到这里,吴宝璋心里就觉得闷得慌。

    闵葭却目光微转,笑着对吴宝璋道:“我也要去官房一趟才好。”

    吴宝璋想着她认亲时无缘无故的亲昵,之后又热情的相邀,心中冷笑。

    她虽然想踩周少瑾几脚,可也不是那没有头脑的,闵葭以为自己最谁?几句好话。几个马屁就能把她忽悠迷糊了任她所用吗?

    吴宝璋决定陪着闵葭去官房。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两人手挽着手,亲亲热热地后门出了厅堂。

    后院墙角种着几株牡丹,姹紫嫣红地正开得茂盛。

    两人慢慢地往官房那边去。

    在离官房不过几步路的地方。她们迎面碰到了周少瑾和程笙,双方打了个招呼,背道而行。

    闵葭却忍不住回首瞥了周少瑾一眼,道:“你说。当初程家的几兄弟都很宠着小婶婶?”

    “是啊!”吴宝璋很想看看闵葭那张端着的脸裂开的时候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四房的诰从兄和诣从兄就不必说了。那可是捧在手里怕摔着了,含有嘴里怕化了。就是程辂——程家的旁支,却是程家几兄弟里面最会读书的,都隔三岔五的送点东西给她……我们当时还以为她会留在程家。没想到她真的留在了程家,却不是嫁给了……嗯……却是嫁给池叔父……不过,当初池叔父也很护着她……”

    闵葭听着心中一跳。

    吴宝璋说起周少瑾的婚事时。不是用得“嫁”进程家,而是“留”在程家。如果周少瑾是和那个叫程辂的旁支有什么,吴宝璋就不会用“留”这个字了。

    难道正如她所想的,程许和周少瑾之间有什么?

    可如果是这样,周少瑾又怎么可能嫁给程池呢?

    或者是,有私情?

    闵葭感觉到了吴宝璋的恶意。

    可又没办法不去想。

    她心中擂鼓,笑道:“她长得漂亮吗?长得漂亮的姑娘大家都会护着她,这是人之长情。”

    “可不是!”吴宝璋笑道,“就算是做错了事,大家也能很快地原谅她。”

    闵葭眼皮子跳了跳。

    明明知道吴宝璋给她挖了个坑,她却不能不跳——这几天她也费尽了心思打听周少瑾的人,结果什么也没有打听出来,反而从方二太太身边的婆子那里问出了点事来。

    那周少瑾除了长得漂亮,哪点能和方萱比。

    可谁家娶媳妇是看颜色?

    周少瑾能让程家舍了方萱娶她,这本身就不寻常。

    “做错事?”闵葭面露诧异,道,“她做错了什么事?”

    吴宝璋支支吾吾地转移了话题,再也不肯说这件事。

    闵葭心里痒痒地,偏生吴宝璋的嘴角蚌壳似的,她再也问不出来什么。

    她只好向杏林胡同的人打听,直到程笙那边来报喜,说生了个大胖小子,这件事也毫无进展。

    闵葭在月上中天的夜晚望着程许紧闭着的书房里映窗棂上的昏黄灯,手就攥成了拳。

    程许不是心里有个人,就是天生待人冷淡。

    他们成亲这么长的时间,同床共枕的日子民屈指可数。

    婆婆地话里话外地让她尽早把程许拢在屋里,尽快给程家开枝散叶,去年春闱程许没有下场,下一科的春闱程许肯定是要去试一试,等过了年,程许就要一心一意的读书,她最好不要“打扰”程许了。

    她索性让素月去书房里服侍程许。

    可程许却规规矩矩的,从来不曾多看素月一眼。

    她要是还不明白程许心里藏着个人,她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可怎么破这个局呢?

    闵葭觉得,除了吴宝璋,她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虽说是与虎谋皮,可若是连个胆量都没有,那就更不可能得到虎皮了!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i7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