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零三章 新人(给janeuwoo的加更)
    既然郭老夫人对花园里的野菜感兴趣,吕嬷嬷等人自然要凑趣,一时间朝阳门上上下下仆妇都帮着郭老夫人找野菜,等到程池从杏林胡同回来到汀香院来给郭老人请安,就看见郭老夫人、周少瑾和顾十七姑在一个做京菜的灶上婆子的指导下包饺子。

    郭老夫人等人看见程池全都愣住了。

    周少瑾甚至还站起来朝着放自鸣钟的长案上看了一眼。

    这才酉正过两刻!

    程许的婚礼定的是酉正的吉时。

    新娘子才刚进门吧?

    那程池岂不是新娘子一进门就回来了?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望着程池。

    郭老夫人却只是呵呵地笑了两声,道:“四郎回来了!”她指了一旁包得歪歪斜斜的饺子道,“好多年都没有动手包过饺子,今天你可有口福了,我们采了野荠菜。还是少瑾发现的。”

    昨天他在杏林胡同吃饭回来的,回来的又太晚,周少瑾怕他积食,没给他吃。

    今天又发现了一个有野荠菜,他们就又采了些回来。

    程池笑着一望过去,藤帘上三路饺子,其中两路站都站不起来,只有一路勉强算是立起了来。

    那一路肯定是少瑾包的。

    她前世在京城住了十几年。

    程池就笑着挽了衣袖,道:“我也来帮着您包饺子吧?”

    “可别,可别。”今天天气晴朗,郭老夫人在园子里活动了半天,心情很好,调侃道。“你要是想让你媳妇服侍你,只管把你媳妇带回去,可别糟蹋了我的米面。”

    一席话说得周少瑾耳朵都红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顾十七姑就掩了嘴笑。

    倒是程池一派镇定从容,笑道:“您是觉得我碍事,我好好跟您学包饺子就是了。怎么能这么赶我呢!”

    郭老夫人哈哈地笑,让丫鬟给她净了手。由程池扶去了一旁的宴息室。等丫鬟们上了茶点,这才开口问他:“那边的婚礼可顺利。”

    “很顺利。”程池笑道,“新娘子已经进了门。四房陪房,一百二十四抬的嫁抬,满满六大册子礼单,看上去倒是很有诚意。”

    郭老夫人不以为然地笑道:“闵浙一带嫁姑娘喜欢十里红妆。这样的嫁妆还算不上厚重,不过是应景。没有丢闵家的面子罢了。”

    程池知道母亲这是对大嫂不满,说起话来也就特别的不客气。

    他笑着剥了个桔子给郭老夫人,委婉地道:“不聋不哑,不做阿翁。只要大嫂满意就行了。这可是她千挑万选的媳妇。”

    郭老夫人吃了一瓣桔子,觉得很甜,用帕子包着递给了身边服侍的珍珠。道:“给少瑾送过去,这桔子好吃!”

    珍珠应声去了。

    郭老夫人这才继续道:“明天新娘子什么时候过来?”

    程池就又给郭老夫人剥了个桔子。道:“明天巳过来。”

    新人要先祭祖,祭了祖,新娘子才算是程家的人,才能认亲。

    但那么晚……想必是袁氏心痛儿子媳妇,有意让他们晚点起床。

    郭老夫人冷笑。

    好像只有她知道心疼儿子似的。

    “那你明天也别过去了。”郭老夫人有些强势地道,“你这些日子都忙着杏林胡同的事,现在你大哥儿媳妇娶进门,你也该歇歇了!”

    按礼,新人要到朝阳门这边来给郭老夫人行礼,作为主人的程池应该陪着一同前来才是。郭老夫人把程池留了下来,没有了做程池的陪同,对新人来说,也就意味着少了几分敬重。

    程池也没有准备去。

    参加程许的婚礼,是因为自己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他做了自己该做的,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他笑着应“是”,和郭老夫人商量起给新人的见面礼来:“……我准备照着大哥大嫂给少瑾的见面礼给。”

    原本他准备再添两成的,但袁氏这样的排斥少瑾,连面子情都不愿意给,他没有跟着她一起作践自己的媳妇的道理。

    郭老夫人原本准备给新人一套红宝石头面的,在知道闵家拒绝了曲源的联姻时她心里就开始有些不舒服了——量媒量媒,就算是结亲,也会自我衡量一番,那曲源既然敢打这主意,想必对和闵家的联姻是有几分把握。只是最后机缘巧合,闵家没有答应罢了。但闵家到底有没有起这心思还两说。现在袁氏又一副程池撇清的样子,她心里非常的失望,甚至觉得,程泾的路也就走到这里了,但能走到这一步,对程家的列祖列宗来说也算有了一个交待了。

    “那我这边就打发新娘子一套南珠头面吧!”郭老夫人淡淡地道,“我就不和你们这些做叔伯的比较了。”

    按礼,郭老夫人打见面礼应该比程池更贵重些。

    程池无意帮长房说话,母子俩又说了些琐事,话题渐渐转到今天采野菜的事上,郭老夫人的心情才渐渐地好了起来,由程池扶着出了宴息室。

    郭老人人、周少瑾、顾十七姑、程池一起吃了顿饺子。

    周少瑾送了顾十七姑回榆钱胡同。

    四房的人不参加明天的认亲仪式,她们三天后就启程回金陵。

    周少瑾等人回去的时候关老太太还没有回来,商嬷嬷怕程池等她等得急,安置好了顾十七姑就委婉地提醒她程池还在等着她……周少瑾虽然红着脸,还是急着赶回了朝阳门。

    程池已梳洗过了,正歪在内室临窗的大炕上看着什么,周少瑾匆匆进了内室,他不由笑了起来,道:“快去换件衣裳,我有好东西给你。”

    等周少瑾盥洗了出来,一走过去就被程池抱在膝上,指着炕桌上道:“你看!”

    “这是?”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黄筌的花鸟画。”程池指送旁边的跋和印章。“你不是这段时间在跟着娘学画画吗?我猜你肯定会喜欢。”

    那是幅莲花。

    色泽鲜妍,风流写意,画出来的莲花少了几分清雅,却多了几分繁丽,看上去富丽堂皇,明丽逸俊。

    周少瑾很喜欢。

    眼睛笑成了弯月儿。

    程池心中一柔,揉了揉她的头发。

    周少瑾却是心中一动。拉了程池的手:“你也给我画一副观世音吧?”

    程池有些意外。

    周少瑾眼底闪过一丝明黠。道:“我知道你的画画得好,我要绣一副观世音像。”

    程池奇道:“你绣观世音像做什么?”

    “你问得好奇怪啊?”周少瑾嘟了嘴道,“绣菩萨的画像。还要问为什么吗?当然是诚心了!”

    程池知道周少瑾信佛,不疑有它,当即就问她要画观世音的那一幅像,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和周少瑾画观世音像。

    待程许带了闵葭过来给程池等人磕头的时候。程池已画了个轮廓出来。

    他拿了着帕子净了手,这才问清风:“人已经去了老夫人那里吗?太太呢?”

    清风忙道:“人已经进了汀香院。太太在老夫人那边服侍呢!”

    程池这才点了点头,换了件干净的衣裳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闵葭不太像福建人。

    她身材高挑,皮肤白净,一双丹凤眼顾盼生姿。仪态端庄,气度高雅,一看就是那种出身良好的世家小姐。

    周少瑾看着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程许,不由在心里暗暗腹诽。前世程许连闵葭长什样就和闵家退了亲,如果他知道新娘子长得这么漂亮,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闵葭这是第二次见到周少瑾了。

    她是知道程家四房的外孙女嫁给了程许的四叔为妻。

    相比上次见面,周少瑾看上去又漂亮了几分,好像一朵花似的,你以为她以经开了,实际上她才露出上花骨朵来。

    要讲漂亮,恐怕程家没有一个媳妇、姑娘比得上周少瑾了。

    还好她没有想到要和周少瑾比漂亮,她只想让自己成为最有风仪的那一个就行了。

    她恭恭敬敬地给郭老夫人和周少瑾行了礼,敬了茶。

    郭老夫人看着满意地点了点头,给了见面礼。

    闵葭悄悄地打量着周少瑾。

    见她神色自然,莫名地就松了一口气。

    可等她看见程许给程池行礼的时候,心里顿时又像压了块石头似的——没有比较看不出来,程许在给周少瑾行礼的时候很僵硬,她还以为是因为周少瑾出身和年纪的缘故,可他给程池行礼的时候也有些僵硬……那就有些不对劲了!

    闵葭的眼睛转了转。

    她决定想办法打听打听这其中的蹊跷。

    毕竟她公公年事已高,是程许又太稚嫩,年纪正好在公公和程许之间的程池就变得很关键。

    他是会像二叔祖程劭那样尽管功成名就了,但守着侄儿长大之后却没有一点留恋地程家的人脉交给了侄儿,还是会在富贵荣华钱财或是名留青册的荣誉面前有所图谋呢?这可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

    闵葭把自己亲手给郭老夫人、周少瑾等做的鞋袜亲手交给了周少瑾。

    周少瑾笑了笑,转身交给了春晚。

    程许就道着:“祖母、四叔父、四婶……婶,家里还有客人,我们就不多留了。改日再来看您们!”

    郭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道:“成了亲,就是大人了,以后可不能由着性子乱来,有事多和你媳妇商量,她一看就是个聪明的。”

    程许诺诺应是。

    郭老夫人就端起茶来,让程池代她送客。

    闵葭差点就没办法掩饰自己脸上的失望了。

    ※

    亲们,给的加更。

    更新依旧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ps:明天起点抽了,怎么也没有办法登录,更不要说请假之类的了,最后把文给了责编帮着更新,好像也是到了临晨的事了……抱歉,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