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章 御史
    第二早上起床,周少瑾的情绪依旧怏怏的,程池知道她这次是真不高兴了,也顾不得今天要要去袁维昌那里,抱着周少瑾小意地哄了她半天,直到周少瑾的情绪重新又好起来,他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周少瑾被程池这么一哄,也觉得自己这件事自己有点固执。

    孩子的事,就像程池说随遇而安好了。

    不过,她去红螺寺敬个香,求菩萨保佑她早添贵子也不为错吧?

    想到这里,周少瑾就忍不住抿了嘴笑。

    程池给了她一大把银票做香火钱。

    周少瑾高兴地把它们都装到了自己的荷包里,和程笳、程笙一起出了门。

    红螺寺在城北,离城十多里,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山环水绕,木木丰茂。只是他们来的时候还是初春,新叶还没有发芽,多是些枯黄的枝桠,看上去虽然有些苍凉,但香客还是很多的,她们到山门的时候已快到正午,陪过的向管事早已为她们准备好了落脚的厢房和斋菜。

    程笳不由笑道:“还是跟着我们的小婶婶舒服,上次我们几个来,等了半天才等到一个落脚的地方。”

    周少瑾不解。

    程笙笑道:“当时没有想到会碰到红螺寺的庙会,人挤人人挨人。管事们一时没有安排好。”

    周少瑾笑道:“既然赶上了庙会,肯定人多了。”

    三个人简单地用了点饭菜,就去了大殿。

    程笙是来还愿的,有其他的知客和尚接待。程笳则陪着周少瑾丢了十两银子的香油钱,去抽了支签。

    签文上写着“梧桐叶落秋将暮,行客归程去似云。谢得天公高著力。顺风船载宝珍归”。

    又是叶落又是秋暮的,又是天公又是宝珍的,周少瑾和程笳也拿不准这签到底是好还是坏。

    那知客知尚见周少瑾小小年纪出手却十分大方,亲自领了她去了解签的地方。

    老和尚拿着签文念了一遍,问她们求什么。

    周少瑾有些不好意思,程笳忙替她道:“求子!”

    那老和尚就笑了起来,道:“施主莫急。这卦象上虽有桐桐叶落之。却也寓意着凡事先凶后吉,是支上签。”

    周少瑾和程笳都喜出望外,给了十两银子的卦钱。

    那老和尚笑道:“心中取事。天心从之,营谋用事,尽可施为。施主定会心想事成的。”

    这和程池说得“顺其自然”差不多!

    周少瑾向那和尚谢了又谢,待了殿堂。只觉得天高云阔,说不来的轻松。见到个小沙弥过来叫住了他就问程笙在哪里?

    那小沙弥看着她耳朵都红了,喃喃地道了东边,道:“彭家大奶奶在那边的禅室和师祖爷说话呢!”

    周少瑾满心的欢喜无处可倾,兴致勃勃地拉了程笳:“我们也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好了!”

    程笳原本就是个好动的主。被李敬在家里拘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周少瑾不去她也怂恿着周少瑾去,何况周少瑾都说去。她就更积极了,拉着周少瑾就往东边的去。

    或者那禅室不对寻常的香客开放。她们一路走过去,人越来越少。

    周少瑾突然脚步一滞,停了下来。

    程笳忙道:“怎么了?”却看见她踮了脚朝山坡下的树林张望。

    有条小道从她们站的甬道通往山坡下树林,一个穿着青色细布袍子的男子正穿过树林往仪门那边去。

    那男子身形瘦高,步履匆忙,在这个几乎全是女香客的禅寺里显得有些突兀。

    程笳笑道:“可能是谁家的相公吧?说起子嗣这件事来,但凡是个男子,只怕就没有放得下心的……”

    她一面说,一面拉了周少瑾准备继续住前走。

    周少瑾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急切地道:“你看那背景上,像不像程辂?”

    “辂从兄?!”程笳睁大了眼睛,仔细地朝那男子望去,有些语无伦次地道,“我也没见过他几次,怎么知道像不像……这过辂从兄也是又瘦又高的……可他怎么会到了京城呢?这红螺寺的香客都是女子,他来干什么啊……”

    周少瑾一时间心里乱糟糟的。

    以她对程辂的了解,只要有一丝的机会,他都不会放弃他的恶意,就像她那么多年深居简出,程家出事后,他却千里迢迢地找到自己威胁自己一样。

    如果真的是程辂,她不能让他就这跑掉。

    她忙吩咐年纪小的吉祥:“你快去找樊祺,说我看见程辂了,穿了件青色的细布袍子,让想办法找到他。”

    周少瑾不禁庆幸把樊祺交给了向管事带着,今天出门,因郭老夫人在朝阳门的家中,朝阳门那边不能缺了人,她今天带了向管事出门。

    吉祥一溜烟地跑了。

    周少瑾和程笳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程笳安慰周少瑾:“也许是看错了。”

    “但愿如此吧!”周少瑾心绪不宁地道,两人一路无语地去了禅房。

    程笙原就是为了等周少瑾和程笳才和那老和尚说说佛理的,如今周少瑾和程笳找来了,她自然也就告辞了。

    三个人顺着来路返回。

    程笙很感兴趣地问周少瑾抽了什么签。

    周少瑾告诉了程笙。

    程笙笑道:“我娘听了肯定很高兴。她还说要和你去给让哥儿相看媳妇,到时候我们去大相国寺去看斋菜去。”

    程笳闹到:“我也要去!我什么也不说,你们就当我不在场,我想去大相国寺吃斋菜。”

    周少瑾和程笙忍俊不禁。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气氛又热烈起来。

    周少瑾给郭老夫人带了些烧素娥回去。

    程笙看了“哎哟”道:“难怪祖母那么喜欢你,我们都没有想到。”

    周少瑾赧然道:“我是觉得这个还挺好吃的。”

    程笙连连点头,吩咐随身的嬷嬷也去买些带回去:“给我婆家的人尝尝。”

    程笳看着也买了些,说是要带回去给李敬尝。

    李敬肯定很高兴!

    周少瑾抿了嘴笑。朝着四周望了望,问春晚:“樊祺去了哪里?”

    春晚吉祥望去。

    吉祥急急地道:“我把太太的话带给了樊管事,之后樊管事就一直没在回来……”

    难道真的是程辂不成?

    周少瑾在心里琢磨着,留下了一个人在这里等樊祺,他们打道回府。

    谁知道她回到朝阳门,郭老夫人屋里坐了好几个人,除了这些日子常在他们家走动的那位兵部武选司郎中彭大人的太太。还有彭城夫人和秋氏。正坐在一起吃着点心喝着茶说着话。

    看见她回来了,那袁太太忙上前拉了周少瑾的手,热情地笑道:“四太太。可得恭喜您了!那曲阁老,下了大狱了,皇上要三堂会审呢!”

    也就是说,程池没事了。

    错的是曲阁老!

    周少瑾欣喜不已。面孔都明亮了几分,喊着郭老夫人道:“娘。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郭老夫人的笑容比起周少瑾来就矜持多了,可也看得出很喜欢:“彭太太和彭城夫人过来,就是和我说这件事的。”

    周少瑾的笑容止不住,明晃晃地挂在脸上。

    这让来报信的彭大人、彭城夫人和秋氏觉得自己这件事做得再对不过。也很高兴。

    等到晚上程池回来,周少瑾服侍他更完了衣,就忍不住抱住了他。笑着仰头对他道:“你有没有话跟我说?”

    如果是签文的事,她肯定会问他“你猜我抽到了什么签”。那就是关于曲阁老下狱的事了。

    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就知道。

    可望着着她粉粉的脸。他玩心大起,故做平常样了的有些奇怪地反问她:“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难道四郎不知道曲阁老下狱的事?

    周少瑾眨了眨眼睛,忙把彭太太来给她们报信的事告诉了程池。

    笑意如点点的星光在程池的眼中**开来。

    周少瑾看得发愣,随后立刻意识她又上了程池的当。

    “再也不管你更衣了!”周少瑾含羞带怒地推开了程池。

    程池哈哈大笑起来,把周少瑾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挨着她的脸道:“我还有个消息告诉你,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听?”

    周少瑾很是好奇,也顾不得他刚才调侃自己了,道:“是什么事?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喜不喜欢?”

    程池笑道:“我被调到都察院任经历司经历!”

    都察院经历司经历,正六品。

    这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经历司经历会呆在京城。

    “喜欢,喜欢!”周少瑾喜不自禁,抱住了程池。

    程池低低地头,吻着周少瑾的头顶喃喃地笑着道了声“傻丫头”。

    ※

    当天晚上,樊祺没有回来。

    程池连夜派人去找。

    周少瑾担心了一夜上。

    翌日,消息传开,程家的亲戚朋友都上门道贺。

    周少瑾在厨房一面时指使着灶上的婆子准备招待客人的吃食,一面忧心如焚地等着樊祺的消息,程池升擢的喜悦都变得淡然起来。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应该让樊祺去找人了。

    万一樊祺出了事,她可怎么向樊妈妈交待啊!

    她可怎么对等起樊祺啊!

    周少瑾好不容易到了掌灯时候,樊祺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周少瑾喜出望外,也顾不得一屋子的客人,拉了樊祺在厨房后面说话:“怎么样?你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没有,没有!”樊祺喘着气道,“您没有认错人,是程辂……我一路跟着他,他在怀柔一户官宦人家做账房……还改了姓名,叫董立春。”

    ※

    亲们,加更明天中午十二点左右。

    月票滴?

    难道是我写得这段大家不爱看了?

    求月票啊!

    ~~~~(>_)i7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