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登门
    程池望着雪白的小脸埋在宝蓝色四蒂如意纹刻丝斗蓬毛茸茸风兜里的周少瑾,忍不住笑了起来。

    几天不见,小丫头的眉眼都舒展开来,有了女子的柔美。

    他和周镇客气了几句,问周少瑾:“下这么大的雪,怎么想到去礼佛?”

    周少瑾磕磕巴巴的答不出来。

    好像个顽皮的孩子闯了祸正巧被大人逮住了一般。

    程池的笑容更盛,回头和周镇道:“事情大致上就是如此了。周大人胸襟宽广,子川佩服之余很是惭愧,回去以后定会好好教导嘉善,不负周大人的宽宏。只是我还有事要办,住在衙门府里恐怕有些不便,就不打扰周大人了。”

    周镇没有留他,道:“既是如此,我送子川出门好了。”

    周少瑾傻在了那里。

    池舅舅来了她家不在他们家过夜吗?

    父亲怎么也不挽留他?

    还有,她在庙里遇到了萧镇海……

    周少瑾的手脚就比脑子快了一步,一把拽住了周池的衣襟,道:“池舅舅,您不是答应了要来探望我的吗?我刚回来您就要走了……您就在我家住几天吧?”

    而且这样一来,萧镇海就找不着池舅舅了,退一步万步说,就算萧镇海知道池舅舅在哪里,他也不敢硬闯知府大衙。

    她又朝父亲望去,道,“爹,您留留池舅舅吧?我在九如巷,多亏有池舅舅照应。”

    程池不由在心底无奈地摇头。

    这小丫头片子,刚才还说以为她长大了,转眼间就露了馅。

    有这样留客的吗?

    他把萧家给端了,萧镇海领着族中几个逃出去的长老正要寻他报复呢!他要是在这里留宿,被萧镇海发现,万一盯上了周家就麻烦了。

    程池笑道:“我还有事。改日再来看你。”

    周镇看着觉得头痛。

    程池代表九如巷来为程许的事给他道歉,他看两个女儿都在九如巷长大,程家处置得当。周少瑾不管是名声还是本人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份上,没有和程家计较,按照说程子川应该能感受到他的好意才是。可他一口一个子川兄。程子川却一口一个周大人,笑容温文却从骨子里透露出几分疏离冷漠。

    他周大成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

    以后再遇到彼此客客气气也就是了。

    他也就无意留程子川在家里小住。

    女儿难听不出来?

    可当他看到周少瑾眼眸中流露出来的哀求之意又让他心里软软的,只好道:“子川,你看,连少瑾也这么诚心地留你,你就留下来住几天吧?不然我回了金陵城。怎么去见关老安人?怎么去见郭老夫人?”

    周少瑾就朝程池望去。

    一双妙目乌黑湿润,如还在嗷嗷待哺的小兽。

    程池败下阵来。

    原本想收服了萧镇海来约束萧家的人的。

    既然如此。萧镇海就算了。

    他笑着对周镇道:“恭敬不如从命。”

    周镇眼底闪过一丝讶然。

    程子川对少瑾……倒是真的喜欢!

    那笑容里就透着温暖。

    不过,这是好事。

    说明少瑾在九如巷过得很好。

    算了,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他就别和程子川计较这些了。

    周镇笑喊来了李长贵,吩咐他去给程子川准备客房,并道:“跟太太也说一声,让她到义春楼叫桌席面过来,我今天和子川好好地喝几盅。”

    周少瑾忙道:“池舅舅不吃鱼。”

    李长贵恭敬地应了,笑着退了下去。

    周镇就有点点郁闷。

    程子川不吃鱼。他喜欢吃啊!

    他请程子川到书房里喝茶。

    程池还没有开口,周少瑾已嗔道:“爹,您也是的,池舅舅刚刚来,又和你说了半天的话,您不让他早点回去,喝什么茶啊?反正池舅舅要在我们家住几天的。您想和他喝茶,多的是时间。今天就快点让池舅舅去客房歇了吧,等会还要陪着你喝酒呢!”

    她还要告诉池舅舅萧镇海的事呢!

    周少瑾也不理周镇会说些什么,拉着程池就往外走。还道:“池舅舅,我陪您去客房。我知道客房在哪里?”

    很是热忱。

    程池不由地笑了起来。

    小丫头比在寒碧山房的时候活泼了很多,可见周镇和李氏待她很不错,送她回来是个很正确的决定。

    可这笑容还在眼底,程池的神色微正。

    他看见周镇的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蹙。

    周大成可能不太喜欢少瑾这样对待自己。

    如果他是周镇,估计也不喜欢。

    程池稳稳地站在那里,周少瑾根本拉不动他。

    周少瑾不解地望着程池。

    程池笑道:“少瑾,你也刚从庙里回来,肯定很累了,早点回房歇息去,有仆妇带我去客房。”

    “那怎么能行?”周少瑾笑盈盈地道,“池舅舅可是第一次到我们家来做客,怎么能让您一个人去客房呢!”说完,又去拉他。

    周镇却很不高兴。

    虽说少瑾在九如巷的时候得了长房的照顾,程池犯浑的时候也是程子川帮少瑾解得围,可少瑾这样的热情他还不领情……

    他在心里冷哼,面上却不动声不动水的,笑道:“子川,少瑾说得对。你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似的,想吃什么喝什么,只管跟少瑾说。”

    程池自然不会再坚持。

    他若继续坚持下去,只会让少瑾没面子。

    程池笑着道谢,顺着周少瑾往外走。

    春晚几个跟了过来,不远不近地缀着。

    程池目光微凝,问周少瑾:“怎么没看见商嬷嬷?”

    周少瑾就朝程池使了个眼色。

    程池不再问什么,跟着周少瑾去了客房。

    能住进知府衙门客人非富既贵,客房自然布置的华美又不失雅致。

    可这些并没有让程池多看一眼。

    他问周少瑾:“商嬷嬷去了哪里?”

    商嬷嬷是他安排保护周少瑾的,因此商嬷嬷临行前他还一改常态反复地叮嘱商嬷嬷,无论如何也不要让周少瑾离开她的视线,结果她却让周少瑾一个回了家。

    周少瑾正好要和他说这件事。闻言就把事情来龙去脉都告诉了程池。

    程池凝神着周少瑾,半晌都没有说话。

    程许的事是怎么一回事,他一看就明白。

    但这件事若是认真追究起来二房的老祖宗出面。一句“小孩子不懂事,从兄弟之间开个玩笑”就能把这件事解决了。

    所以他不方便出面。

    应该由程许来解释他们之间的恩怨。

    如果程许没有办法解决,也就说明了程许没有资格做程家的宗子,而且就算他勉强做了,也会像廖家的大老爷那样,因为无法服众而让程家四分五裂的。加之他另有打算。这件事就这样拖了下来。

    但少瑾这边却拖不得。

    他把事忙得差不多了,第一件事就是亲自登门向周镇解释这件事。

    周镇是个温和宽厚之人。不仅很理解长房的处境,而且还大度地原谅了程许。当然,这与周少瑾全身而退,周镇不想让周少镇受到非议也有很大的关系。

    不曾想出门的时候却遇到了周少瑾……

    或者,他也想亲眼看看少瑾是不是过得很好。

    不然他也不会和周镇拖拖拉拉地说了半天的话了。

    现在看到了她过得很好,心里却半是欣慰半是心酸。

    少瑾再不是那个寄居在程家的小姑娘了,她有了自己的家人,也会有自己的生活和朋友,九如巷。最终只会在成为她的回忆,甚至会拜程许所赐,成为她不好的回忆。

    他问周少瑾:“良国公府的大小姐也嫁了过来,你见过她了吗?”

    朱朱的婚事因为在礼部那里颇费了番周折,婚期延后了一个月。

    如果少瑾在保定府有朱朱这个好朋友来来往往,说说体己的话,日子肯定不会觉得无聊。

    周少瑾却急直跳脚。不满地道:“池舅舅,我们在说萧镇海,您怎么能又转移话题?”

    那模样,像被踩了尾巴的猫。

    程池哈哈地笑了起来。道:“我怎么转移话题了?萧镇海怎么了?他如今不过是丧家之犬,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你,怎么没有去拜访朱大小姐?”

    真的不用担心萧镇海吗?

    可当时在江北桥的时候,池舅舅对萧镇海的样子好像颇为容忍似的……

    周少瑾的狐疑地望着程池,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些许的破绽。

    程池道:“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您当然不会骗我?”周少瑾小声嘀咕道,“您会不跟我说。”

    这倒是真的!

    程池抑制不住再次的笑了起来。

    他没有把自己的事告诉周少瑾,可也没有避开她,她隐约知道了一些,他也是知道的。可她知道却能忍着一直没有问他,还有意无意地帮着他瞒着其他人,悄悄地给他递消息,这就让他颇有些意外了。

    他看她的眼神温和起来,道:“萧镇海的事,你真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处理好了。你要是不相信啊,等商嬷嬷回来了就她就是了。”

    周少瑾嘀咕道:“我不是不相信……”

    可她就是情不自禁地担心啊!

    周少瑾神色间闪过些许怅然,又很快笑了起来,道:“那池舅舅就在我们家多住几天好不好?等你把萧镇海的事忙完了再走行吗?”

    小丫头是想让自己借周镇的势吧?

    望着她纤细如柳,仿佛被风一吹就会吹跑的的身姿,程池心里突然变得非常的复杂。

    自他掌管了程家庶务之后,还是第一次有人想保护他。

    而且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小丫头。

    他有这么软弱吗?

    或者说,在她的心里,他有这么重要吗?

    ※

    网断了,找不出原因,就把这章文反复地校对了好几遍,自认为没有什么错字,不知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什么错字了……

    PS:有朋友给我留言,说文中周幼瑾的年纪和周初瑾的预产期有问题,我仔细回去看了看大纲,的确是我弄错了,周幼瑾应该有一岁十个月,周初瑾的预产期应该在明年的二月份,文中已经改过来了。

    谢谢这些朋友的指正,若是以后还有什么问题,请大家继续提醒我,让金陵春的错误更少,写得更好。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