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又见(给天外仙仙加更)
    廖绍棠只在保定府衙住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启程去了天津。

    他将走水路回镇江过年。

    周少瑾端了热气腾腾的冰糖红豆汤到书房,问周镇:“姐夫和您都说了些什么?”

    望着穿着粉色净面杭绸褙子,亭亭如荷的女儿,周镇的笑意就从心里溢了出来。

    他打趣周少瑾:“你姐夫跟我说了很多事,你想知道什么?”

    周少瑾抿了嘴笑,道:“我想知道姐夫会不会把姐姐接到京城去?这样我就可以经常去看姐姐了。”

    周镇笑道:“你姐夫这么急的赶过来,除了告诉我程家的事,还想和我商量商量你姐姐的事。廖家这几年闹出来的事比较多,既有族人的私心,也与廖大老爷这个宗主不能服众有很大的关系。廖大太太和你姐姐都只是内宅妇人,有些事就算是有心也无力,有时候还会受廖大老爷的牵连。你姐夫的意思,想等你姐姐生了孩子之外就带她们母子进京,又怕孩子太小你姐姐带不住,想到回去之后商量是不是把廖大太太也一并请到京里来,既可以照顾你姐姐,又可以堵住廖家那些人的嘴。我让他回去商量初瑾。如果初瑾觉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比较吃力,那就请了廖大太太和你姐姐一起到京城里照顾孩子;若是你姐姐觉得能力,廖大太太毕竟是宗妇,离开本家的时间太长,落到族中长辈的眼里,那也是不孝。这件事他要平衡好。”

    周少瑾咯咯直笑,道:“爹爹,你好狡猾哦!”

    姐姐那么能干,又有一群仆妇服侍,怎么会连个孩子都照顾不了。

    爹爹这么说,分明是不赞成廖大太太和姐姐一起进京。

    周镇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道了名“鬼机灵”。然后叹道:“主要是廖家现在太乱了,如果廖大太太不帮你姐姐挡挡,你姐姐的日子不好过。等过几年。廖大太太的年纪大了,你姐夫又能独挡一面了,再把廖大太太接过来也不迟。现在却早了点。”

    周少瑾连连点头。

    妻以夫为贵。

    接了廖大太太来,廖大老爷也隔三岔五的来京中小住,然后廖家的三姑六舅进京也都来拜访廖大老爷和廖大太太,廖家的事还是会麻烦姐夫和姐姐。现在姐夫还没金榜题名。在家里说话没有份量,那些事姐夫也不能帮着解决。只会吵得人心烦。

    前世,周少瑾就领教过。

    有一次,姐姐没有办法了,曾躲在她的田庄里装病。

    这一世,周少瑾希望姐姐能先生几个健健康康的小孩子,养好了身体,现去和廖家的那些争斗。

    父女俩在书房里说了半天的话,直到照磨司的谭典史有公求见周镇,周少瑾才回到内院。

    但她刚踏进院子。就看见李氏正送了黄太太从堂厅里出来。

    看见周少瑾,黄太太热情地迎了上来,道:“二小姐去了哪里?明天王乡绅家里请了大家赏花,二小姐也一道去吧。这么漂亮的人,关在家里不让看看,真真是暴殄天物。”

    周少瑾暗暗皱眉。

    她不喜欢别人拿她的相貌说事。

    但她还是微笑着跟黄太太打了个招呼这才回了厢房。

    不一会,李氏过来。道:“你不想去吗?”

    “不想去。”周少瑾道,“我喜欢呆在家里,不喜欢出门。”

    李氏见那窗台上摆着一对憨态可拘的不倒翁,茶几上的茶瓶里斜斜地插着几只茶花。炕头上的针线筐里露出半截给周幼瑾绣的兜兜。她隐隐有些明白周少瑾的性子,释然地地笑道:“我知道了。那我就去回绝了王乡绅家。”

    “那倒不必。”周少瑾笑道,“我不去,您去就是了。以后这种事还多着,您总不能一味的迁就我,我就是呆在家里也不安心。”

    李氏含含糊糊地道:“等我商量了老爷再说吧!”

    周少瑾却是打定了主意不去的。

    她也不想认识谁,觉得现在这样过日子挺好的。

    周镇却觉得她应该多认识几个人,劝她去参加王乡家的赏花会。

    周少瑾有些不高兴,道:“我在家里带着幼瑾。”

    周镇立刻就改了口,道:“你不想去就是不去好了。”

    周少瑾这才展颜。

    周镇笑着直摇头。

    周少瑾却想着个故人,道:“爹,您知道保定范家吧?良国公府家的大小姐嫁到了保定范家,我想去看看她,您帮我问问呗!”

    周镇应了。

    谁知道当天晚上周幼瑾却发起热来,烧得小脸红彤彤的,哭个不停。

    周少瑾吓得不得了。

    前世她这个妹妹可是夭折了的。

    她敬畏地跪神龛前给周幼瑾祈福。

    两天之后,周幼瑾痊愈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决定去大悲阁上香。

    她为周幼瑾祈福的事周镇是知道的,寻思着她可能是在周幼瑾病的时候在菩萨面前许下了什么,要去还愿。也不拦着她,派了护卫婆子护着她去大悲阁。

    李氏十分感动,红着眼睛拉着周少瑾的手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周少瑾也不是会安慰人,笑了笑,就回了厢房。

    但到了那一天,却下起了大雪。

    雪花如絮,大片大片地落下来,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屋顶就白了。

    李氏迟疑道:“这么大的雪,二小姐还是改日现去上香吧!”

    “没事。”周少瑾笑道,“越是刮风下雪的日子越是要去——菩萨这才知道我们的诚意。”

    李氏不好拦她。

    在公堂的周镇知道只说了句“路上要小心”,然后加派两个护卫。

    一行人冒雪到了大悲阁。

    或许是风雪太大的缘故,庙里没有什么人。

    周少瑾虔诚地跪在菩萨面前上了三炷香,捐助十两银子的香油钱。

    知客和尚领了她去功德薄前。

    有四、五个男子迎面走来。

    她低下头,避到了一旁。

    那些人说着话,和她擦身而过。

    她听到有人说“追到了这里,就不见了”。

    然后有个听起来很耳熟的声音道:“他不是常在李二那小子的店里落脚吗?你派人盯着点……”

    说话的人语气很凶狠,周少瑾忍不住抬头瞟了一眼。

    她顿时如朝雷击,慌慌张张地低下了头。直到群人走远了,这才在功德薄上留了个姓,匆匆地回马车。

    “商嬷嬷。”她拉商嬷嬷在马车里坐下,低声道,“我遇到那个叫萧镇海的了,他还说什么跟丢了人,让人盯着个叫李二的店……”

    商嬷嬷虽然极力掩饰,但脸色还是一变。道:“二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周少瑾忙吩咐车夫快点赶回去。随后对商嬷嬷道:“你要是有事就先走,我这边有护卫护着。父亲那里,我就说我让庙里的师傅做法事,把你留在了那里。”说完,她叮嘱道,“佛前是不能打诳语的。你办完了事,记得去庙里做场法事。”随后她掏出两张十两的银票递给商嬷嬷,“一张你自己用,一张给庙里做法事。”

    商嬷嬷望着她焦急的面孔。心里五味俱陈,沉默了片刻,接过了她手中银票,低声道:“四爷吩咐我无论何时都不能离开二小姐。等我把二小姐送回了府再出去也不迟。”

    周少瑾想到那次那个叫萧镇海看自己的目光就觉得害怕,但她还是道:“事有轻重缓急,嬷嬷你去做你的事好了。我这里有护卫护着,又是爹爹的治下。不会有事的。”

    但商嬷嬷还是把她送到了衙门的大门口这才离开。

    周少瑾不由长长地吁了口气。

    当值婆子听到动静立刻迎了上来,献殷勤地道:“二小姐,金陵九如巷来人了。说是什么四老爷来着。我看着十分年轻,哪里像个老爷?大人却对那四老爷十分的客气……”

    四老爷?

    难道是程池。

    周少瑾的心怦怦乱跳。人也控制不住地面露惊喜,提着裙摆就朝周镇的书房跑去。

    春晚一愣,追了过去。

    那当值的婆子却喊道:“二小姐,仔细脚下。我们扫了雪的,抄手游廊铺着青石砖,被寒风一吹,滑得很……”

    周少瑾哪里会仔细地听那婆子都喊了什么,急急跑到了周镇的书房门前,伸手就要撩那棉布帘子,谁知道脚低一滑,人就得前溜去。

    她“哎哟”一声,看着就要扑在门。

    棉布帘子却一撩,她扑在了个穿青色祥云团花杭绸袍子的男子怀里。

    周少瑾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清香,若有若无。

    “池舅舅!”她高兴地跳了起来。

    那温润的眉眼,和煦的笑容。

    不是池舅舅还是谁?

    周少瑾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脚下又是一滑。

    她忙抓住了程池衣襟。

    程池笑着抓住了她胳膊。

    周镇说着话出现在了程池的身后:“……既然来了,怎么能住到客栈去!东边的客房还空着……”抬眼看见周少瑾依偎在程池的怀里,他瞠大了眼睛,张口结舌。

    周少瑾心虚,顿时心乱如麻。

    程池却镇定从容,笑道:“站稳了,可别我一放手,你又滑倒了!”

    “不,不会!”周少瑾面红赤耳,磕磕巴巴地道。

    程池慢慢放开了周少瑾。

    周少瑾小心翼翼地站到了一旁。

    周镇反应过来,忙道:“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里?”

    “没有!”周少瑾脸上火辣辣的,忙证实着程池的清白,“刚才要不是池舅舅拉着我,我就摔地上了。”

    周镇松一口气,笑着向程池道谢。

    ※

    看书的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依旧在晚上十二点左右。

    PS:错字要等会改哈……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