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府衙
    李氏并不在乎黄太太怎么想。

    在她看来,只要自己守住本心,不贪不嗔,就不会给周镇的惹麻烦,周镇等她也就会更尊重。

    她笑着送走了黄太太,安置好了周少瑾和她的那些花花草草,又开始给那些护送周少瑾过来的护卫们准备土仪。

    黄太太看着不免咋舌,道:“夫人,您这也太客气了。”

    李氏笑道:“是程家的护卫,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

    黄太太听着眼珠子直转。

    李氏已道:“您今天怎么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她们约了后天去大慈阁礼佛。

    黄太太笑着提了提手中的食盒,道:“我今天又做了些小食送过来。”

    周少瑾通常不吃陌生人送的东西。

    李氏笑着收了,婉转地道:“千人千个口味。您这小食我挺喜欢吃的,我们家二小姐却吃不惯——她是南边长大的,喜欢吃甜滋滋的东西。”

    黄太太也不气馁,笑道:“夫人喜欢吃也好啊!等二小姐回去了,我再专程做给您吃。不过,二小姐是什么打算啊?是准备在这里长住还是过了年回金陵去?”

    李氏立刻警惕起来。

    大家住在一个院子里,周镇又是上峰,不可能不被人议论,偏偏周镇又是个最不喜欢让人议论的,李氏在这方面就很注意,行事尽量低调些,不让别人窥视她家的事情。

    “肯定是要过完年再说了。”她含糊地道,“就算是二小姐想回去,我们家老爷也不可能让她回去啊!”

    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吗?

    黄太太还要继续问,照磨司的谭典史太太过来了。

    她手里也拿几盒点心,笑吟吟地和李氏,黄太太打过招呼之后,也说是来看周少瑾的。

    李氏去请了周少瑾出来和谭太太见了礼。

    谭太太的眼睛顿时有些发直。

    周少瑾穿了件宝蓝色的素面刻丝比甲,乌黑的发丝绾了个纂。光洁如雪的面颊旁坠着黄色蜜蜡的耳坠,或许是在烧了地龙的厢房里的缘故,脸有微微有些红。看去神彩奕奕,明艳照人。

    “这就是你们家二小姐?”她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李氏,“长得可真是漂亮?说了婆家了没有?昨天是什么时辰到的?是从天津下的船还是一直走的陆路……”她连珠炮似的问着,还要撸了手上戴着一支碧玉手镯给周少瑾当见面礼。

    周少瑾辞了又辞,还是李氏开口劝她,她这才收下。

    黄太太却一直盯着周少瑾耳朵上的黄色蜜蜡珠看。

    就连李氏都发现了。

    黄太太笑着解释道:“我看二小姐的这耳坠好像不是素面的?”

    周少瑾笑道:“你没看错。我耳朵上一颗珠子雕的是麻姑献寿。一颗珠子雕的是四季平安。”

    黄太太奇道:“怎么会雕了这些?这么大粒的珠子,多可惜啊!”

    周少瑾笑道:“这原是九如巷郭老夫人念珠上的珠子。她老人家佩了很多看。后来我有次受了凉,程家大夫给我用了好几一副药都不见好,郭老夫人就让人把那念珠上的两颗蜜蜡珠下下来给我做了对耳环。说来也巧,我戴了这耳环没几天病就好了。这次我保定府,老夫人叮嘱又叮嘱,让我路上一定得戴这对耳环。我也很喜欢,就一直没有取下来。”她说着,就要娶下来给黄太太看看。

    黄太太忙道:“不用,不用。还是二小姐戴着好。”

    既然她不好奇了。周少瑾也就不麻烦了。

    谭太太一听来了兴趣,忙道:“那郭老夫人待人怎样?听说她生了三个儿子三个都是进士,长子更是做了内阁大臣?”

    周少瑾想到郭老夫人的样子就笑了起来,点头道:“三位舅舅都是学识渊博之人。”

    黄太太也不甘示弱地问起九如巷的事。

    能说的周少瑾就说,不能说的就打个马虎眼过去。

    商嬷嬷进来道:“二小姐,那些护卫等会就要启程回金陵了,打头的秦扬说要进来给您磕个头。”

    秦扬是秦大总管远房的侄孙。这次就是由他带护送她到保定的。

    周少瑾笑道:“那倒不必。他这一路也很辛苦,让他进来一趟也行,我有赏赐给她。”

    商嬷嬷笑着去了。

    周少瑾向黄太太和谭太太道歉,去了厅堂。

    谭太太和黄太太都不由心中一凛。

    周少瑾一深闺弱质。程家就算是担心她,派了人送她到保定府,就算是要走,也应该是向周少瑾的父兄之类的辞行才是,怎么那些护卫还要来给她磕头,好像她才是主子似的……

    黄太太伸长了脖子朝外望。

    就看见那护卫隔着屏风给周少瑾恭恭敬敬地行了个揖礼,这才站了起来,接过商嬷嬷的赏赐,低声我身周少瑾辞行,这才退了下去。

    黄太太的手紧紧地捏住藏在衣袖里的手。

    没两天,保定府府衙就开始流传周少瑾在九如巷如果的得宠,周家和程家的关系如何的好……

    周镇听了莞尔。

    可没有想到的是,自从这流言像长了翅膀似的估计整个府衙都知道了,他的同僚对他态度更加尊敬,他做起事来也更顺畅了。

    周镇不由得哈哈大笑,心情非常的好

    等到周少瑾和李氏去去大悲阁礼佛的时候,周镇给了周少瑾我二十两银子的银花钱,让她:“随便买些什么,想买什么吃就买什么吃,别委屈了自己。”

    周少瑾笑着拿了,却挽回了李氏的胳膊道:“我要什么太太会给我买的。”

    李氏高兴得不得了,忙道:“是啊,是啊,我会给二小姐买的。”

    周镇就笑道:“那你还把我给的银子收了起来?”

    “您要给我,自然就是我的了。”周少瑾抿了嘴笑。

    周镇和李氏也跟着笑了起来。

    气氛温馨。

    李氏服侍周镇换朝服的时候,周镇就悄声地对李氏道:“我想让少瑾在家里多留几年。”李氏也很喜欢周少瑾,笑道:“我也想让二小姐在家里多留两年,可这说亲事却缓不得。不如先给她订婚,然后慢慢的地订婚期。”

    周镇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嘴角微翘地去了前堂。

    李氏和周少瑾等到黄太太来了之后就去了大悲阁。

    大悲阁是前朝所建,雄传壮观,香火鼎盛。可也比不过南京的鸡鸣寺、甘泉寺。周少瑾喜欢归喜欢,还是觉得鸡鸣寺和甘泉寺理好。

    上了香,在大悲阁用过斋菜,黄太太道:“大悲阁的酱菜也很有名,我们不妨带些回去。”

    李氏从善如流,让人去买。

    结果酱菜铺子那里里三层外三层的。等了快半个时辰才买到手。

    周少瑾回到厢房尝了尝,的确很好吃。

    她不由叹道:“要是能给郭老夫人送点就好了。这是她老人家喜欢的口味。”

    商嬷嬷笑道:“这有何难?让镖局的顺便帮着带去就行了。现在是冬天。不怕坏。”

    周少瑾笑道:“还是商嬷嬷考虑的周到。”

    她第二天派人买了一大堆的酱菜回来,除了郭老夫人那里,关老太太、沔大太太甚至是新进门的诰大奶奶都得了她的酱菜。她还各给郭老夫人和关老太太写了封信去,说自己在保定府的生活。

    等她去奎楼的时候,发现奎楼旁的火烧很好吃,又让人带了一堆回去。

    樊刘氏笑她:“二小姐这是要把保定府给搬去金陵城啊!”

    众人哈哈大笑。

    很快就到了腊月,家家户户开始准备吃腊八粥,金陵城那边送来了郭老夫人和关老太太的回礼。

    郭老夫人是首饰,关老太太是绫罗绸缎。

    来送回礼的是吕嬷嬷。她告诉周少瑾,四房那边已开始准备程诣的婚事,程许脸上的伤好了之后没有回多稼轩,而是留在了郭老夫人的碧纱橱,每日苦读不辍:“……闵家和程家的婚事也定了下来。明年九月就会完婚了。夫人几次请许大爷回多稼阁去,许大爷都没有答应。”

    而小檀从随着吕嬷嬷过来的小丫鬟口里却得知,程许的状态很不好。年轻轻轻的,却像经历过很多痛苦的的,暮气沉沉。袁氏为此事和郭老夫人闹过几次,可都铩羽而归。只敢在底下里抱怨两句。

    周少瑾听了水波不兴。

    只是有些郁闷为什么没有程池的消息。

    不知道他会不会像程许那样突然就订了亲?

    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春晚急急地跑了进来,道:“二小姐,大姑爷来了。和老爷关在书房里说话呢!”

    周少瑾一惊,道:“他不是在国子监读书吗?找父亲干什么?”

    春晚摇头,道:“我只听说大姑爷原来准备坐船回镇江的,不知怎地先到了保定。”

    前世的这个时候,姐夫就在京城悬梁刺股。今生怎么突然跑到保定府来了?

    她让商嬷嬷去听墙角。

    很快商嬷嬷就回了,笑道:“二小姐,是件好事。大姑爷前几天就已经跟着长房的二老太爷在一起读书,听廖大爷的意思,是池四爷帮得忙。廖大爷特意过来说一声,免得周大人还不知道,遇到了四爷连个谢字都没有。”

    周少瑾非常的惊讶,道:“之前池舅舅怎么什么也没有说啊?”

    悄悄地就把她为难的事办了。

    这样姐姐在廖家就算是彻底地站稳了脚跟了吧!

    她欠程池的更多了。

    ※

    看书的诸位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PS:早上的错字已改,这一章的错字明天中午改。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