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弹劾
    吴宝璋在那里转着眼珠子,周少瑾却正和邱氏说得高兴:“……今天还去先生家帮忙吗?”

    她们在说让哥儿!

    邱氏朝着四周瞧了瞧,见吴宝璋朝着这边张望,笑着朝吴宝璋点点头,高声道:“诺侄媳妇,外面冷,快回屋去歇了吧!”

    吴宝璋笑着过来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邱氏把擦好的香炉放在了香案上,这才低声对周少瑾道:“教让哥儿的先生是原来翰林院致仕的谢大人,他年逾五旬才中进士,可他的儿子谢仪却三十几岁就中了进士,如今在太仆寺任主薄,谢先生瞧中了我们家让哥儿,想把孙女嫁给让哥儿,今天特意叫了让哥儿去家里帮忙,我怕他失礼,就让嘉善陪着他一道去了。”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道:“那我们家岂不是又要添人了?”

    邱氏笑道:“还不知道能不能成!”说着,话锋一转,满脸掩饰不住喜悦道,“就算这桩事不成,让哥儿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周少瑾笑道:“那谢家的小姐您可曾见过?”

    邱氏又朝四周看了看,低声道:“人我还没有见过,不过他们家都是老实人,那谢先生是为了贴补家用才去书院里坐馆的。你也知道我们家,如今分开了单过,让哥儿也是个老实的,我和你二哥商量过了,觉得我们家找媳妇还是找个本本分分过日子得就行。”

    周少瑾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算是这样,也得看看人吧?

    不过,有些事是缘份,她这个时候出言反对或是赞同都不太好。

    邱氏也看出了她的心思,笑道:“我是觉得我们让哥儿胆子小。若是对方看中了我们再去瞧瞧女方也不迟。”

    既然邱氏心中都有数了,周少瑾也就不多说了,和邱氏一起摆好了供桌,去了厨房。

    袁氏这边也都准备好了。看见她们过来,道:“大老爷刚刚从袁阁老那边回来了,在厅堂和娘说话。只等让哥儿和嘉善回来就可以开席了!”

    她的话音未落,有小丫鬟跑了过来。笑道:“夫人。二太太,四太太,大爷和二爷回来了!”

    袁氏脸上就带上了喜。笑着对周少瑾和邱氏道:“那我们也去厅堂吧!”

    郭老夫人在厅堂,程许和程让回来,自然要先去给郭老人请安。

    周少瑾和邱氏应诺,三妯娌一起去厅堂。

    程劭和程池、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书房里出来了。都围坐在郭老夫人身边,程让和程许并肩站在郭老夫人面前。一个红着脸腼腆地有些不知所措,一个落落大方地和郭老夫人说着话:“……书院的山长请了谢先生一家团年,我们就没好多留,说了几句话。问了问功课,我和二弟就回来了。”

    郭老夫人了笑着直点头,对程许道:“外面冷。快去换件衣裳,等会带了你弟弟去放了爆竹我们就开席。”

    程许笑着应“是”。

    程诺忙道:“我也去帮忙。”

    郭老夫人没有和他客气。道:“大年节的,你们小心点。”

    程许几个连声应诺,鱼贯着朝外走。

    周少瑾后退了几步。

    但程许还是看见了她。

    他的眼眸顿时变得晦涩起来,脚步一滞。

    周少瑾下意识地就想回避,可转念想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错,为何要回避?而且她已经是程许的婶婶了,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可能永远都不见面,与其这个时候回避,让程许觉得她心里不自在,还不如迎头碰上,让他知道自己的态度。

    转念间她就做了决定,清明的眸子迎着不躲不闪地和程许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程许一愣。

    随后在周少瑾那如山间泉般澄净的眼眸下有些不自然起来。

    当初的事是他的错……可周少瑾一点也不受影响吗?

    或者对她来说,他根本就不值一提?

    程许心中生乱。

    他身后的程让却不知所以地撞到了他的身上,“哎哟”了一声,道:“大哥……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程许回过神来,忙道,“我想着要不要从这里拿炷香……”

    “厨房里就有!”程让羞赧地笑。

    程许忙和程让出了正厅。

    周少瑾心头一轻。

    看来有些事还是应该直视!

    她就感觉到有道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

    周少瑾顺着感觉望过去,看见程池正含笑望着她。

    眼神里充满了鼓励。

    刚才的情景程池应该也看到了吧?

    他也觉得自己做得对吗?

    周少瑾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

    初二,他们依旧去了杏林同胡,周少瑾和程筝、程箫、程笙陪着郭老夫人打了一天的叶子牌。

    初三周少瑾和程池去了周初瑾那里。

    廖大太太去了方家,廖绍棠和程池在宴息室里喝酒,周少瑾和周初瑾在内室逗着官哥说着话。

    “祖母说,过了元宵节他们就启程来京城。”周少瑾把官哥的大拇指从他嘴上拔出来,笑着对周少瑾道,“到时候让他们住在我这边好了!”

    周少瑾是周初瑾同父异母的妹妹,而周镇是四房的姑爷,这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程家分宗之后,周镇让程沔等人主持周少瑾出阁的事宜,这本身就是在暗示四房,在周镇和程家长房之间做选择。而程沔答应以舅父的身份送周少瑾出阁,实际上就是接受了周镇的建议。所以周少瑾出阁之后,程沔回了金陵,关老太太等人则去了保定府,留在了周家过年。

    周少瑾笑着抱了官哥,道:“干嘛那么麻烦?你家婆婆也不是个好说话。与其住在你们这边,还不如住在榆钱胡同。”

    父亲的用意。周少瑾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一些。

    她也就没请关老太太等人去朝阳门那边住。

    周初瑾笑道:“我不是怕程子川不答应吗?”

    毕竟是做过她舅舅的人,而且那个时候还很照顾她,她不好意思喊程池妹夫,也不好再喊舅舅,就连名带姓的称呼程池。

    周少瑾笑道:“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做主的!”

    只是那上房却不能让人住进去。

    姐妹俩商定妥当了,周少瑾奇道:“你婆婆怎么去了方家?今天可是初三!”

    周初瑾笑道:“方家六小姐今天下定,请了我婆婆。我说你们要来。就留了下来。”

    周少瑾道:“这么快!”

    周初瑾抿了嘴笑。道:“说是把婚期都看好了——定在了三月初六。”

    程许二月成亲,方萱三月嫁。

    也算是应了“行出后进”那句话,把福气留在了家里。

    周少瑾微微地笑。

    跟着程池走亲串户的。很快就到元宵节。

    因关老太太答应了到榆钱胡同住,郭老夫人要搬回来,榆钱胡同这边要安排人,汀香院那边也要收拾。周少瑾倒两头忙。

    春晚提醒她:“听说西直门、朱雀街都有花灯看。”

    周少瑾却没有在程池面前吭声——程池这些日子就算是去串门也常和人在僻静之处说话,她猜他是在查曲阁老的事。

    到了元宵节那天。程池不仅没有提带她去看花灯的事,还早早地就出了门,说晚上不回来用晚膳了,让她早点歇了。不用给她等门。

    家里的丫鬟婆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话行事都小心翼翼的。

    周少瑾好笑,对春晚道:“还不允许四爷有事啊?你们也太过份了。”

    春晚等人才笑了起来。道:“平时四爷多顾着您啊!这次却没有带您去看花灯!”

    她正说着话,邱氏过来了。

    见她一个人在家也很惊讶。

    周少瑾只好忙道:“四爷有事出去了。要晚点才回来!”

    邱氏听着神色立刻就忪懈了几分。道:“少瑾,谢家都满意让哥儿,约了二月初二在大相国寺相看,你到时候和阿笙陪着我一道去。”

    周少瑾自然应承,邱氏高高兴兴地走了。

    等到正月十七落了灯,周少瑾和程池去接了郭老夫人回来,程池弹劾曲源贪墨河道银两,逼得济宁府民变的事在朝廷内外炸开了花。

    郭老夫人听到消息后沉默了良久,问程池:“你决定在都察院里呆久了?”

    程池点头,笑道:“原来没准备呆很久时间,看来这次想不在都察院呆着都不行了!”

    他神色自若,笑容轻松,让郭老夫人看了直叹气,道了句“你这孩子”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程池安慰母亲:“二哥也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也是我们小时候娘常教导我们的话。我不想有一天想到这件事后悔。”

    郭老夫人闻言吐了口长气,果断地道:“那就好好走下去。不要负了自己的良心。”

    程池给母亲行了个礼。

    郭老夫人又欢喜起来,牵了周少瑾的手,道:“走,我们吃饭去。”

    周少瑾挽了郭老夫人的胳膊笑。

    晚上,程泾和程渭都赶了过来,兄弟三人在书房里说了半天的话。等程池回到内室,周少瑾打了热水给他泡脚,悄声地问他:“大伯怎么说?”

    “他说袁阁老那里他会出面。让我请宋阁老出面去趟刑部尚书李江陵那。”程池笑道,“他倒和宋阁老说的一样——宋阁老让我请大哥出面去趟袁阁老那里。”

    关键时候,程泾没有撒手。

    周少瑾悬着的这颗心这才算是落了下来。

    清风却隔着帘子禀道:“四爷,霍东亭过来了。说有急事找您。”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ps:明天的加更依旧在中午的十二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