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春节(给TINALI的加更)
    周少瑾对程池的事有一种几乎是本能的感觉。

    程池并没有意外,而是笑道:“你看出来了!”

    捏着他肩膀的手劲变得大了起来。

    “我觉得你会这么做。”周少瑾低声道,“恐怕会得罪很多人吧?”

    “是啊!”程池叹气,“所以在做之前想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恐怕不是对不对吧?”周少瑾巧笑道,“是想在暴雨来临之前休息休息吧?”

    如果仅仅是因为怕得罪人就不去做,他也就不会这样为难了。

    程池哈哈大笑,拉了周少瑾的手,没有说话。

    之后程池早出晚归,大年三十的那天倒没有出去,早早地就和周少瑾去了杏林胡同。

    袁氏在检查祭祀用的菜品。而程劭早已经来了,正和郭老夫人坐在正厅里说话。

    程池低声对周少瑾笑道:“你和我去见见二叔!”

    周少瑾思忖片刻,却道:“我和你去见过二叔之后就去给大嫂帮忙吧?今天是年三十,我也是做媳妇的人。”

    程池微笑着点头,道:“我们家少瑾长大了!”

    周少瑾斜睨着他,道:“说得我连这点事也不懂似的。”

    程池低声地笑。

    夫妻俩一前一后地进了大厅。

    给程勋和郭老夫人请过安之后,周少瑾就去了厨房。

    程劭笑道:“四郎媳妇年纪虽小,却很懂事。”

    郭老夫人欣慰地笑,谦逊道:“还算是听话。”

    程劭笑着点头,和程池说起杨寿山的事来:“……听说家中一贫如洗。若是能救济,就救济救济吧?毕竟同僚一场。”

    程池笑着应是。朝着程劭使了个眼色。

    程劭会意,待坐得差不多了,他借口到书房里看看,由程池陪着出了厅堂。

    两人慢慢地走在抄走游廊上,说着话。

    迎面却走过来程汶和程诺夫妻。

    程劭一愣。

    程池已经猜到了,笑道:“怕是大哥和大嫂请了汶从兄一家过来过年。”

    过年就要热热闹闹的。程泾和程汶毕竟是从兄弟,如今程汶带着儿子儿媳在京里。于情于理都应该请了他们过来过年、

    程劭无所谓地点头。。

    程汶则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

    “大哥、大嫂见我们孤孤单单的。叫我们一起过来过年。”他笑呵呵地给两人行着礼,道:“二叔可好?我有些日子没有见着您了?”又道,“子川。多谢你给我引荐的那几家货行,不仅价格公道,为人也很好——我过年前赶着把货上了,第一天就开门红。赚了十几两银子。照这样下去,我这生意大有可为!难怪阁老家也要寻思着两门好生意呢!”

    这是刚开始。大家给面子去捧场,以后日子长了就难说了。还得靠自己会经营!

    程劭和程池交换了一个眼神。程池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但愿你的生意能蒸蒸日上。娘还不知道你们来了吧?我和二叔在外面走动走动,汶从兄快去给母亲打个招呼吧?只怕母亲还等着你们过来呢!”

    程汶嘻嘻笑,带着程诺和吴宝璋去了正厅。

    程池和程劭则去了书房。

    吴宝璋也是媳妇。既然过来吃年夜饭,也不好意思坐在正厅里陪着程汶和郭老夫人说话。坐了一会儿,她找了个机会去厨房里帮忙。

    程家的小丫鬟在前面带路。

    她一进厨房就看见周少瑾坐在门边的小杌子上吃着新鲜出锅的什锦年糕。她自己的几个丫鬟众星捧月似的围着她,还有个小丫鬟在旁边捧着汤碗。一个婆子在旁边献着殷勤:“……早就听说朝阳门那边请的是江南的师傅,也不知道这点心合不合您的味口?你尝尝看!有什么做得不周到的,您跟我们直说,我们这就改。老夫人还得在我们这边住一个多月余呢!她老人家虽说从来不挑点心的好坏,可我们这些灶房里忙活的人,要是做出来的东西东家们不喜欢,我们脸上也没有光。”又接过丫鬟手中的汤碗端到了周少瑾的面前,道:“是枣泥红豆桂花羹。正宗的山东大枣,甜而不腻,四太太也帮我们尝尝,看要不再加点糖。”

    周少瑾把筷子放到了一旁,笑道:“这年糕做得很好,就是葡萄放多了,有点酸。老夫人年纪大了,牙齿吃不得酸。”然后捧起了甜羹喝了一口,道:“枣放得有些多,糙口,少放点就好了。”

    那灶上的婆婆点头哈腰地称“是”。

    吴宝璋看着在心里冷笑。

    周少瑾真是不知死活,居然评价程家灶上婆子的手艺?

    她四处扫了扫,既没有看见袁氏也没有看见邱氏。

    吴宝璋想了想,还是上前给周少瑾行礼。

    周少瑾一见就知道袁氏还请了程汶他们来这过年,她没有起身,继续坐在那里吃她的糕点喝着她的甜汤,朝着吴宝璋颔了颔首。

    吴宝璋心中不悦,忍着气笑道:“怎么不见泾婶婶和渭婶婶?”

    周少瑾道:“二嫂在打扫祠堂,大嫂过去看去了。”

    既不问她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请她坐下来喝杯茶。

    吴宝璋只好继续忍着,笑着对那灶上的婆子道:“这是什么甜羹?闻上去香香甜甜的!”

    那灶上的婆子笑道:“是枣泥红豆桂花羹。”忙吩咐灶上的人端一碗过来。

    周少瑾也不理她,秀气地吃着甜羹。

    那婆子又谄媚地拿了个装了个鸡腿的霁红瓷的小碗过来,低声对周少瑾道:“四太太,我们做了叫化鸡,您尝尝好不好吃?”

    周少瑾看了笑道:“你把这鸡腿给我了,等会那叫化鸡上桌岂不是少了个鸡腿?”

    婆子笑道:“看您说的,这叫化鸡我们也不常做。这不是怕做砸了桌面上不好看吗?又怕家里突然来了客人没有菜,就多做了几只。您只管吃,要是觉得好吃,我再给您撕个鸡腿来。”

    在家里用早膳的时候程池就逼着她多吃了两个汤包,怕过来了午膳晚了饿肚子。尝半个年糕,喝一小碗甜羹还可以,吃个鸡腿就有点勉强了。但那婆子涎着脸凑了过来。满厨房的人都看着。她不好意思不给那婆子面子,笑着接过了碗,撕了两条尝了尝。味道还真的很不错。她就笑着赞扬道:“难怪你能管厨房了,不说别的,就这叫化鸡的手艺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那婆子听了喜得合不扰嘴,又去给周少瑾撕个鸡腿。

    周少瑾止不住笑了起来。道:“你这是想让我不用午膳啊!”

    那婆子嘿嘿地笑,道:“老夫人早上巳初才早膳。厨房里又都忙着做祭祀用的菜,午膳只怕会到未初才会摆膳,您垫垫肚子,免得等会饿了!”说到这里。才想到吴宝璋也在,想了想吩咐厨房的小丫鬟:“去,把那只鸡的鸡脯肉给诺大奶奶削点来!”

    吴宝璋气得直哆嗦。

    她又不是那穷家小户没有吃过鸡肉的。居然让人给她吃鸡脯肉?还是周少瑾吃剩下的……

    “不用了!”她脸色不善地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到厨房里叨什么东西吃啊?不用了!”

    周少瑾压根没准备理睬她,把霁红瓷的小碗递给春晚:“这叫化鸡味道真好,你们也尝尝。”

    春晚笑着接了。

    那婆子瞟了吴宝璋一眼,笑得见牙不见眼地对春晚道:“还有,还有!姑娘要是觉得好吃,我这去斩一盘来,哪能委屈了姑娘们!”

    春晚等人笑嘻嘻地道谢,到底觉得不雅,一个人尝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

    大家正闹着,袁氏过来了。

    周少瑾喊了声“大嫂”,吴宝璋忙上前行礼。

    今天的事很多,袁氏也没有注意到厨房的事,朝吴宝璋点了个头,道了句“诺侄媳妇过来了”,就对周少瑾道:“弟妹,二弟妹那边正忙着,你过去搭把手吧!”

    周少瑾笑着应“好”,起身往祠堂去。

    吴宝璋忙道:“大伯母,要不我也去帮忙吧?”

    “不用了!”袁氏道,“那些都是祭祀用的,少瑾过去就行了。厨房这边也乱,你要是没事,就陪着老夫人说会话吧!”

    吴宝璋笑着应“是”,神色有些窘然。

    分了宗,就不是一家人了。

    周少瑾是长房的媳妇,所以可以帮着收拾祠堂,她是客人,就只能陪着老夫人聊天了。

    她去了正厅。

    郭老夫人在考程诺的功课。

    程诺被问得满头大汗。

    郭老夫人叹气道:“诺哥儿,虽说你爹打算做生意,可这做生意也分三六九等。你读了书和没有读书是有很大区别的。你以后还是要花点心思在功课上。若是实在不喜欢,以后也要记得督促子女读书。我们程家可是代代都有读书人的。”

    程诺擦着汗,唯唯应诺。

    吴宝璋脸上火辣辣的,觉得丢人都丢到京城里来了。

    她转身就往外走。

    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自己跑到了东院来了。

    程家祠堂扇门大开,周少瑾一面摆着供桌,一面和邱氏说话着。

    邱氏坐在小杌子上擦着等会用来祭祀的器皿,笑吟吟地应着周少瑾。

    吴宝璋觉得一口气堵在了胸口。

    周少瑾不是新进门的儿媳妇吗?

    不是应该由她擦着祭祀的器皿邱氏摆供桌的吗?

    怎么到了周少瑾这里就全变了?

    她不由得眼珠子一转。

    程许去了哪里?

    祭祀祖先的东西不可经他人之手,程许是长房长孙,他也应该来擦试祭祀的器皿才是……

    ※

    亲们,给tinali的加更。

    今天的更新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