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接人
    程泾听着,就不由皱了皱眉头。

    程池没等他说话,已笑道:“大哥,你和大嫂是来接娘的吧?马上朝廷要封印了,你这几天肯定很忙。我也不耽搁你了——我昨天才回来,原想今天去你那里一趟的,又怕你忙,准备过几送母亲去杏林胡同的时候再和大哥碰个头的,没想到大哥你先来了?今天我要去宋阁老那里……我还是先陪你去见了娘再说吧?”

    程泾没有推辞。

    一行人往汀香院去。

    路上,程泾问程池:“宋阁老邀了你几时?去晚了不好。见过娘之后你就先过去吧!等年夜饭的时候我们再细谈。”

    程池点头。

    程泾又道:“知道宋阁老找你有什么事吗?”

    “应该是为杨大人的事。”程池猜测,“这次之所以民变,是因为河道总督府苛扣民工嚼用,冻死了人,有人怀疑是杨大人贪墨。”

    程泾冷笑,道:“若不是贪墨,怎么会到了死人的地步。子川,我们虽然要做官,可做官也要有良心。这个时候,你可别因为他和宋景然的关系就稀里糊涂地为那杨寿山背书。”

    “我知道!”程池自嘲地笑道,“我现在也就是个七品的御史,就算我想为杨寿山背书也没有那资格啊!”

    程泾也笑了起来,道:“你从小就聪明,有事自己看着办。也别怪我啰嗦,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怕你刚入官场,没有看清楚形势,被人当枪使。”

    兄弟俩说着话,转眼就到了汀香院。

    汀香院服侍的已得了消息。吕嬷嬷在门口迎接。

    程泾喊了一声“嬷嬷”,算是和吕嬷嬷打了招呼。

    吕嬷嬷激动得不得了,小跑着帮程泾撩了帘了。

    程泾进屋,由珍珠领着去了宴息室。

    郭老夫人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正在等他们。

    程泾和袁氏恭敬地行了大礼。

    程池搀了程泾。

    周少瑾犹豫了片刻,去扶了袁氏。

    两人在一前一后地站在了郭老夫人面前,程泾这才开口。说快过年了。程池也回来了,请郭老夫人回杏林胡同过年,也请程池和周少瑾年三十的中午过去吃团年饭。

    郭老夫人在程池回来的时候就已做好了去杏林胡同的准备。既然大儿子来请,也就不矫情,决定明天在朝阳门这边用了午膳过去。

    程泾劝了良久,才让郭老夫人改变主意。定了明天用了早膳启程。

    他神色一松,说起话来也就更随意了:“娘。我们已经把后院的正房收拾出来了,您就住在那里好了。二弟还怕您不习惯,弄了条京巴狗回来,雪白雪白的。就像我们小时候您养的那条一样。”

    郭老夫人听着有些意外。

    她嫁进程家的时候,还是孙媳妇。来了京城,就住在后院的正房里。后来程勋虽然由大爷变成了老爷、老太爷。她却懒得搬了,依旧住在后院的正房里。

    郭老夫人的面色不由温和起来。笑道:“你们把后院的正房收拾出来了,二郎一家住在哪里?”

    程泾笑道:“他们已经看好宅子,这大过年的,总不能这个时候就搬吧?就先在东厢房挤几天,等过了年,选个好日子就会搬到这边的四条胡同了。”

    今年刚刚分宗,肯定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郭老夫人不再说什么,而程池见天色不早了,起身告辞,留了周少瑾招待程泾夫妻。

    程泾请了一天的假,一直陪着郭老夫人,说着他们兄弟小时候的事,也说着他少年时郭老夫人对她的教导。等到用午膳的时候,周少瑾就发现郭老夫人对程泾夫妻已是和颜悦色,非常的亲昵了。

    可能是因为做母亲的无论如何也不会真的生儿子的气吧?

    周少瑾笑着,吩咐丫鬟们把午膳摆在了宴息室,让郭老夫人母子用了膳之后可以继续说说话。

    袁氏过来帮忙。

    周少瑾笑着向她道谢,却没有拦着她。

    袁氏一愣。

    她比周少瑾年长二十几岁,论年纪可以做周少瑾的母亲了,她说帮忙,也不过是句客气话,没有想到周少瑾一点不客气,竟然真的让她帮忙。

    周少瑾却当没有看见。

    前世她恨袁氏两面三刀,说的是一套做得是一套。今生她可不想再吃这亏了。袁氏要帮忙,那就帮忙好了,她何必和袁氏客气!

    让她既然说了客气话又做了好人。

    她借故去了厨房,把袁氏一个人丢在了宴息室。

    等到她在厨房里待一会儿,寻思着郭老夫人和程泾应该已经上了桌,这才去了正房。

    袁氏正和坐在桌边的郭老夫人和程泾说话:“……三弟妹年纪还小,有想不到的也是自然。”

    一副她帮了周少瑾大忙似的。

    周少瑾也不辩解,笑着把从厨房端过来的凉拌小黄瓜放在了桌上,笑道:“娘,您尝尝,新上市的,厨房的婆子一大早就守在货栈里才抢到的。”

    大冬天的,能吃上脆生生的黄瓜,谁还会去仔细地思量袁氏说的话。

    程泾夹了一筷子给郭老夫人,赞着周少瑾道:“弟妹,多谢了!”

    周少瑾笑笑没有说话。

    程泾吩咐袁氏:“过年的时候我们家也买点,除了给娘尝个鲜,初二阿筝和阿箫也会回来,也给两个姑爷添个菜。”

    袁氏应下,心里却有些不高兴。

    这黄瓜只怕是比黄金还贵。

    程池素来会赚钱,这周少瑾花起程池的钱来倒大方,这种东西也舍得买。

    可这种既讨好了程泾又讨好了郭老夫人的事她就说也没地方说去。

    讪讪然地应了“是”,袁氏低头吃饭。

    程泾赞了周少瑾的多味乳鸽、龙井虾仁、松鼠鱼做得好:“地地道道地杭帮菜。”

    周少瑾笑道:“大伯若是喜欢,我等会让他们用桶装几条黄鱼给大嫂带回去。”

    杏林胡同又不差这几条鱼。

    袁氏忙道:“不用了……”

    程泾却道:“那就多谢了……”

    夫妻俩异口同声,说出来的话却截然不同。

    程泾就皱了皱眉。

    杏林胡同虽然不差这几条鱼,可四弟妹却是好心。他们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他瞥了袁氏一眼,压着袁氏道:“我们就是怕太麻烦了。”

    女人知道女人的事。

    袁氏大概觉得这是“嗟来之食”吧?

    周少瑾笑道:“不麻烦,不麻烦。相公不吃鱼,娘走了,这鱼放在我们这里也是浪费。不如让大哥和大嫂拿回去算个菜。”

    程泾笑道:“那就多谢了!”

    周少瑾笑了笑,吩咐人去装鱼。

    郭老夫人和程泾移到炕上喝茶继续说着家长里短。

    袁氏在一旁听着,服侍茶水。

    很快。一个下午过去了。程池并没有回来。

    郭老夫人道:“怕是在宋阁老那里耽搁了,我们不用等他,先用晚膳。让少瑾给他留点菜就是了,你难得请一天假,明天一大早还要上朝,早点吃了早点回去歇了。”

    程泾恭声应是。

    周少瑾惦记着程池。有些心不在焉。

    就算是有什么事,今天家里有客人。他也应该想办法早点回来才是。

    送走了程泾夫妻,周少瑾开始帮着郭老夫人收拾行李。

    “那个花觚不带过去,”郭老夫人坐在临窗的大炕前看着周少瑾指使着婆子装箱笼,“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开了春。到时候用来插迎春花最好。带过去了还要带回来,就放那里好了。”

    周少瑾笑盈盈地应着“是”,有小丫鬟进来禀道:“诺大奶奶过来了。说是做了些年夜菜,拿过来请老夫人尝尝。算是他们做小辈的孝顺。”

    程汶得了程池的话,兴致勃勃地准备开茶叶铺子,很快就带着程诺和吴宝璋搬去西直门那边一个租来的小院。原本吴宝璋还准备帮着程汶收拾好了宅子就和程诺回去的,不曾想程汶见京城的人工高,索性留了程诺和吴宝璋帮忙,一个当伙计,帮守铺子,一个主持中馈,带了四、五个丫鬟婆子管着内宅的事务。

    程池走得急,也没有过去看一眼。

    程汶却一直盯着程池。

    见朝阳门这边有了动静,忙派了吴宝璋过来,并吩咐她:“务必请了老夫人和子川夫妻初四的时候过来串门。我有要紧事和他商量。”

    吴宝璋这才硬着头皮过来给郭老夫人请安。

    郭老夫人谢了程汶的好意,道:“这件事还要等你池四叔回来了和他商量,若是那天没有其他的什么安排,我们就去打扰你们。”

    “老夫人说得哪里话!您若是能去,那可是蓬荜生辉!”吴宝璋说了几句客气话,起身告辞。

    周少瑾送了她出门。

    吴宝璋见黄昏的余辉里她耳间坠着的南珠光华莹润,不由笑道:“少瑾,没有想到你最后会嫁了池四叔,你还记不记得潘清,我们还以为你会嫁给程许呢?”

    周少瑾笑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会嫁给程诺,我还以为你会嫁给程辂呢!”

    吴宝璋脸色微变。

    周少瑾笑道:“说起来程辂也挺可怜的!功名丢了,家也没了,如今不知道流落在了那里,哪天回来了,恐怕还得靠我们这些亲戚救济!”

    吴宝璋想到程辂的性子,生死关头,连自己的母亲都能丢下不管,向她借的几两银子只怕在他心里也不是个什么事。

    她的笑容都变得勉强起来,笑着:“看你说的,程辂也算是有心气的人,怎么要我们这些亲戚救济呢!”

    “什么事都不要把话说满了。”周少瑾继续恶心她,道,“我们走着瞧好了!”

    ※

    亲们,今天的更新。

    明天的加更依旧定在十二点左右。

    ps: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