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团圆(给天心爱吱吱的加更)
    周少瑾辗转反侧听到三更鼓声才慢慢地睡着,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脸。

    温暖,轻柔。

    这绝不是丫鬟。

    丫鬟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这样摸自己。

    她大吃一惊,“腾”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四,四郎!”她抱着枕头望着程池,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程池呵呵地笑。

    惺忪的眸子,红润的脸庞,粉粉的唇,茫然地神色,可爱的像个不知所措的小奶猫似的。

    他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坐在床边抱住了周少瑾。

    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味,周少瑾这才反应过来。

    程池回来了!

    他真的回来了!

    “四郎!”思念如潮般涌现,她紧紧地抱住了程池的腰,把头依在了他的怀里。

    “这些日子好不好?”程池问她,一低头却看见那细腻如玉的脖子、

    忙得已经忘记了的旖旎风光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忍不住就吻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唇温温的,落在了她的脖子上,却像灼热的火,不知道点热了她身上的哪一根筋,那灼热从脖子烧到了心尖,让她打了个寒颤。

    周少瑾吓得不敢动弹。

    她怎么又这样的了?

    程池一亲她,她就直哆嗦!

    可也不是害怕。

    就是……就是那里火辣辣的,会让她半边的身子都酥酥的,没有一点劲儿。

    程池看见那如玉的脖子渐渐地就染上了粉红色。

    不由低低地又笑了起来。

    少瑾,特别的害羞。

    此时她的脸只怕已像红莲。

    他亲了亲她的面颊。

    这才发现她直直地坐在那里,仿佛都不会动弹了。

    他第一次要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

    那时候他生怕自己伤害了她。

    可她咬着牙。一动不动的,痛得厉害了,才低低哼一声,若不是他耳朵尖,又一心一意地只顾着她的感受,根本就不会听见。

    他待她也就越发的细腻。

    和她嬉戏良久,才会慢慢去探索那花谷间的好风景。

    就算是这样。她也僵硬的厉害。

    而且还有点害怕。

    每次都要看着他的脸。好像要确定进入她的那个人是他才能忍受。

    他是不是要停一停?等她大些了再说呢?

    程池有一瞬间的犹豫。

    可那情投意合的亲密又让他欲罢不能,看着她他就想把她抱在怀里,揣在兜里。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就好。

    “少瑾!”他有些无奈地叹气,手却自有主张地从她的衣摆伸了进去,流留地徘徊在那细腻如丝般润滑的纤纤细柳间。

    周少瑾知道,等会他就会顺着她的腰肢而下。让她羞赧得恨不得晕过去就好。

    她想闭上眼睛,眼角的余光却透过没有关紧的帷帐看到一线明晃晃的光照了进来。

    “不要!”她捉住了程池的手。

    那急促的声音。像猫儿在叫,有种撩拔人心的潋滟。

    程池原本无意做什么,这声音却像落在四肢百骇的火种,陡然间就把他给点着了。不仅让他舍不得把手拿出来,还让他的血燃烧起来,噼里啪啦地让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粗犷起来。

    “是不是不舒服?”他咬着她的耳垂道。

    生平第一次理解那些登徒子。也生平第一次佩服柳下蕙。

    要从这样的温柔陷阱里拔出来,真的很不容易!

    他摸在她肌肤上的手有些犹豫。

    周少瑾就突然想到他含着她丰盈时那依恋的神色。电石火光间,她突然想到,程池,会不会……喜欢着她的身子……

    这个念头让她的心怦怦乱跳起来。

    要是真的,是真的……她怎么能推开他……她本意就是想让他高兴的……不管是哪种高兴,只要他高兴了,她就觉得值得……

    周少瑾感觉自己的脸火热火热的。

    而且听到程池的呼吸有些乱起来。

    他们很亲密的时间,他的呼吸也这样的乱。

    可这样什么也没有做他就这样了,还是第一次。

    这下子周少瑾不仅觉得脸热,就是身上也热得像在炉子上烤似的。

    程池见她羞得眼睑都是红的,心里柔得能滴出水来,好像回到小时候,明明知道不对,可还是要去做,去挑战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不行……他的手顺势而上,把那丰盈揉成了自己喜欢的模样,咬着她的耳朵继续道:“是不是不舒服?”

    周少瑾半边身子都酥了,心跳得如擂鼓。

    “不要!”她听见自己嗓子像缺水般嘶哑地道,“我,我脚软,走不动路……”

    这样就腿软了吗?

    程池有些惊讶,莫名地又有些骄傲。

    他知道是因为他。

    她虽然有前世的记忆,可那记忆怎么可能好?恐怕除了耻辱还能有什么?

    他的手一顿。

    周少瑾松了口气。

    四郎……不管什么时候,都会顾着她!

    她不由笑了起来。

    愉悦就一点点的染上她的眼角眉梢,她心里也变得轻快起来。

    低低地道:“你刚回来,等会还要去给娘问安……我还要给你收拾箱笼……准备午膳……说不定娘还会要我陪着她打叶子牌……每次我身子都软软使不上劲来……”

    等回了屋,她随他怎样都好。

    只求给她些喘息的时间,免得让人看出端倪来。

    她现在是当家的主母,那些人当着她的面就算什么也不敢说,背着她肯定会议论纷纷的。

    程池念头一闪,心里那团刚刚有些势弱的火又嘭地烧了起来,而且还越烧越旺,如那燎原之势。

    “你是说。”他在她耳边私语,“我们每次之后,你身上都软软的使不上劲来吗?”手却不由自主地又捏揉起那团丰盈来。

    周少瑾不禁呻、吟了一声,喘息道:“你,你答应过我的……”

    既然如此,那她的身子怎么还僵硬得像石头。

    程池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周少瑾仔细地讨论讨论这个问题。

    他不想委屈少瑾,也不想委屈自己。

    程池索性像抱孩子似的让她缩在了自己的怀里。手也顺着那曲线随自己的心意摩挲起来。

    周少瑾好怕。

    他每次和她做之前都会这样……

    谁知道程池却没有像之前那样。而是在她耳边轻声地道:“那除了腿软,还有没有其他的……我不动你,就是想知道。免得让娘误会……”

    周少瑾身子又僵又直,脸憋得通红,一双清澈的眼睛水气氲氤,就是咬着唇不说话。

    程池心里就像被猫抓似的。一面亲吻着她,一面细细地描绘着那花谷间的风情。

    周少瑾低低的抽泣起来。抓住他的手说着“不要”。

    程池嗓子冒火,依旧温声地哄着她:“……还有什么?”

    周少瑾觉得该死的感觉又要来了似的。

    她紧紧地夹住双腿,哭了起来:“我,我要上官房……”

    “什么?”程池有一瞬间没有听懂。

    周少瑾羞耻地又说了一遍。然后低声地哭了起来。

    程池明白过来。

    又惊又喜。

    他忙把她抱在怀里轻声地哄着:“没事,没事,我不乱来了。好不好?”

    周少瑾直直地由他慢着,好一会儿身体里的潮水却慢慢地开始减褪。

    她的身子也跟着柔和起来。

    程池笑着亲她的脸庞。规规矩矩的,没有一点逾越之处,好像她是他的宝贝,举止间带着不容错识的宠溺。

    周少瑾的心这才平静下来,身子也变得柔柔地,乖巧地依在他的怀里。

    真是个孩子!

    什么也是不懂。

    可她愿意柔顺地由着自己。

    自己让她怎样就怎样。

    如果没有前世的那些记忆,她自然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可因为前世的缘故,一切不合常理的都被她所畏惧。

    程池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就是没有母亲在身边陪伴的结果。

    不过,就算是有母亲在身边陪伴,出嫁的时候做母亲的也最多丢本春宫图给她吧?

    程池失笑。轻柔地顺着她的头发,低声道:“是因为要上官房所以才身子僵直的吗?”

    周少瑾一句话也不想听,扯着他的衣服掩着脸。

    却也只能掩着脸而已。

    程池就想起掩耳盗铃的典故来。

    他大笑,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渴望低声地问她:“是什么时候的事?”

    第一次不管他怎样的怜惜,她都痛得脸色发白。

    周少瑾无论如何也不开口。

    程池就闹她。

    最后周少瑾受不了了,只好把头埋在他的怀里羞忿地道着“最后一次的时候”。

    程池哈哈地笑了起来。

    周少瑾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推了程池一把。

    程池却顺势扑了过去,半边身子压着她开始亲吻她。

    周少瑾挣扎着,却半点作用也没有。

    程池笑道:“我知道你等会要主持中馈,我好些日子没有看见你了,我们成亲九天我就去了济宁府,我就想抱抱你,你别乱动。”

    她知道所谓的“乱动”会有什么后果,果然乖乖地不敢乱动了。

    程池亲了亲她,又和她说了会情话,就坐起身来,帮她把肚兜和小衣一件件地穿上。

    周少瑾赧然地望着程池,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四郎说了不会动她就不会动她的,偏生她像他会说话不算数似的在那挣扎着。还好四郎的脾气好,若是换了别人……她前世在田庄的时候,听说过有的女子因为这件事被打。

    那种人当然跟四郎不能相提并论,可她这样不相信四郎,等四郎想起来,心里多半会有些不喜欢的。

    周少瑾就拉了拉程池的衣袖,忍着羞道:“娘说你回来之后她要搬去杏林胡同住些日子,等到正月十五再过来。”

    到时候婆婆不在,他想怎样就怎样好了!

    ※

    亲们,给天心爱吱吱的加更。

    o(n_n)o~

    ps:更新依旧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