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矛盾
    皇后娘娘叹息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常言说得好,树大分桠,人大分家。孩子们大了,各有各的心思了,我们还能拉着拽着他们不成?”语气颇为同情。

    郭老夫人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道:“可不就是这个理。所以这个恶名就由我来背了好了,也免得那些言官在背后说三道四的。”

    皇后娘娘听了眉头就皱了起来。

    周少瑾不由得心中一提,只听见那彭城夫人立刻就嚷了起来,道:“可不就是!那些言官吃了饭没事干,整天净盯着别人家的后院不放,今年春上黄河决堤,夏天嘉兴大旱,他们不想办法为皇上分忧,反而整天弹骇这个弹骇那个的,真是不要脸!”

    秋氏忙将手边的点心攒合推到了彭城夫人的面前,道:“祖母,您不是一直说宫里的玫瑰糕做得好吃吗?您吃块玫瑰糕。”

    彭城夫人“哦”了一声,用手捏了块玫瑰糕,表情却有些怯意地朝皇后娘娘忘去。

    皇后娘娘就又叹了口气,道:“我说你什么好?还好这里没有外人,阿慎又是个口紧的。这些话传出去的,只怕又要给彭城伯府惹麻烦。你看人家阿慎,不管是儿子孙子还是媳妇,就没有一个不贤良淑德的,你就不能学学人家阿慎!”

    彭场夫人没有说话。

    郭老夫人忙道:“爱之深,责之切。皇后娘娘也不必太把些事放在心上了。那些言官哪个不是想借着皇王的名声成就自己功名的,他们盯着彭城伯府,那也是因为彭城伯府够暄赫,皇后娘娘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皇后娘娘听着笑了起来,道:“你也不用安慰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了。”然后她不欲多谈地转移了话题:“你搬到京城来还习惯吗?听说你们家的老二依旧在翰林院?要不要换个地方?翰林院虽可,可也太清贵了些。你看要不要外放个一、两年,做个盐运使之类的……”

    这不是明摆着让程家捞点银子吗?

    这位是皇后娘娘吗?

    周少瑾觉得身上热气腾腾的,直冒汗。

    郭老夫人却一点也不意外,忙欠身向皇后娘娘道谢,道:“您也是知道我的,生在金陵。长在金陵。可嫁到程家之后,却多半的时候都在京城。您让我选,我还是愿意来京城的。有您庇护着,又能彭城夫人能串门说个家长里短的,倒比金陵自在。老二那边虽然清贵,却也合着他的性子。现在就让他这样好好在翰林院呆几年,等过几年了他稳沉点了。我再来求娘娘给他个恩典也不迟。”婉言拒绝了皇后娘娘的提议。

    皇后娘娘也没有生气,笑道:“奉圣娘娘在的时候就说你是个会打算的,你既然有这心,想必不会错。以后还要常进宫来看看我才是。彭城夫人那里。你也要常去走动走动才是——她是个心里没事的,容易得罪人,有你在一旁看着。我也不用整天都为她担惊受怕的了。”

    一席话说得彭城夫人和秋氏都脸色通红,郭老夫人更是连称“不敢”。道:“彭城夫人那也是有您庇护,才没有把这些人际交往放在心上。如今又有秋氏这样的八面玲珑的孙媳妇,她就更不用操心了。您就放心好了,有秋氏在她身边服侍的,她不会出什么事的。”

    皇后娘娘的目光弱弱地落在了秋氏的身上,笑道:“这孩子也是个好的!”然后抓了把花生给了秋氏,道:“我和你祖母,还有郭老夫人歪着说说话,你周氏出去玩去吧!”随后抓了把瓜子给周少瑾。

    周少瑾和秋氏立刻就站了起来,屈膝给皇后娘娘等人行礼,退出偏殿,在偏殿旁的茶房里歇脚。

    秋氏就分了一半花生给周少瑾,并道:“这应该是山东的花生,红皮,每个里面都有三四个花生,虽然颗粒有些小,却很好吃。你尝尝!”

    周少瑾也不吝啬是分了一半瓜子给她。

    两人就这样坐在茶房里吃着茶点喝着茶,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谁也不去挑明郭老夫人的用意、宫中如今的凶险。

    大约喝了两、三盅茶,有宫女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低声道:“承恩侯太夫人、夫人、世子夫人都来了。”

    秋氏看了周少瑾一眼,见周少瑾一副鱼不动水不调的模样,抿着嘴笑了笑,径直问那宫女:“他们是从哪里过来的?”

    那宫女见她没有避着周少瑾,直言道:“从东宫过来。”

    秋氏笑着说了声“知道了”,那宫女就悄然地退了回去。

    “四太太平时在家里都做些什么?”秋氏继续和周少瑾聊着天,“过几天是我女儿生辰,四太太若是得闲,就来家里坐坐吧!”

    周少瑾笑着应好,心里却琢磨着彭城伯和承恩侯府的事。

    前世,林家不过是个世袭的四品武官,不过因为有个做了太妃的姑奶奶,又能在太后面前说得上话,林世晟又是个成气的,林家这才走到别人的前头。可林家到底比不过那些开国名门之后,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承恩侯府和彭城伯府之间有什么矛盾……如今程池要查程家当年灭门惨案,不知道这件事对他有没有用?

    难怪郭老夫人呵斥袁争不知所谓了,她就这样随着郭老夫人进了次宫,就发现了彭城伯府和承恩侯府之间有问题,如果她常和那些夫人聚聚,恐怕知道的更多。

    只是她的性子太内向,不像程筝那样能进出宫闱……想到这里,她心中一动。

    如果能把程筝拉进这件事里来,是不是会事半功倍呢?

    周少瑾笑着和秋氏说着闲说,直到有宫女进来请她们去偏殿,说是承恩侯家的人过来了,让她们去打个招呼,两人才肩并着肩去了偏殿。

    承恩侯家的出身也不高。许皇后没有受封之前,他们家不过是个手泥瓦手艺的工匠,之后娶的媳妇,不是权臣之女就是新晋官吏家的姑娘,行事作派还不如彭城伯府——彭城伯府好歹还知道要娶个读书耕读世家的姑娘,承恩侯府却更看重媳妇的陪嫁。

    周少瑾看着满屋穿金戴银的妇人,根本就不想说话。

    到是承恩伯夫人看着她眼睛一亮。问郭老夫人:“这是你的小儿媳?周家的二姑娘?”

    郭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也没有和他们说话的意思。

    承恩伯夫人就大咧咧地打量着周少瑾,问郭老夫人:“你这小儿媳家里还有没有适龄的姐妹?我娘家的侄儿还没有成亲,他什么都不求。只求姑娘家长得漂亮,你这小儿媳,长得倒是真是漂亮!”

    郭老夫笑道:“她们就三姐妹。大姐已经嫁了,妹妹今年才三岁。都不太可适!”

    承恩伯夫人啧啧道:“可惜了!可惜了!”

    不要说郭老夫人了。就是皇后娘娘听了这话脸也有些不好看起来。

    郭老夫人就趁机告退。

    彭城夫人也站了起来。

    皇后娘娘却瞥了彭城夫人一眼,道:“明天就是太子殿下的生辰。你等会和我一起去给太子殿下祝个寿!”

    彭城夫人恭声应诺。

    皇后娘娘吩咐宋姑姑送周少瑾和郭老夫人出宫。

    周少瑾跟在郭老夫人身后,看见郭老夫悄悄朝和她并肩的宋姑姑塞了个荷包。

    宋姑姑也没有客气,笑着和郭老夫人说着话,把她们送到了西直门口。

    周少瑾扶着郭老夫人上了马车。两人都齐齐松了口气。

    郭老夫人笑道:“很累吧!”

    周少瑾点头,笑道:“可也收获不少!那秋大奶奶的女儿过几天过寿,请了我过去喝酒。”

    “那就去吧!”郭老夫人笑道。“我们家毕竟是士林,和他们走得太近不好。可若全无来往也不好。你们小辈们若是能走到一起,也不是件坏事。”

    周少瑾点头。想着若不是想查清楚前世程家的事,她只怕一天也不想出门。

    回到屋里,她立刻写了封信给程池。

    等接到程池的回信,朝阳门已扫了尘,贴了符,敬了灶神,准备过小年了。

    在信中,程池告诉她,他腊月二十六、七就会赶回来,陪她过年。有什么事,他们见面再说。

    周少瑾喜出望外,把信贴在胸口半晌才锁进了紫檀木的匣子里,欢天喜地指使着丫鬟婆子薰被子,换陈设。

    郭老夫人刚从奉圣夫人的妹妹、户部清吏司郎中彭大人家回来,闻言奇道:“前两天不是刚刚扫了尘的吗?怎么又要打扫屋子?”

    碧玉抿了嘴笑,道:“听说四老爷会回来过年!”

    郭老夫人又惊又喜,随后笑了起来,吩咐碧玉:“你们过去帮帮四太太,别让她一个人累着了。”

    碧玉笑着应“是”,杏林胡同那边派了人过来,说是准备明天接郭老夫人去那边过年。

    郭老夫人笑道:“你去跟夫人说,四老爷过几天就要回来了。我等四老爷回来再过去。”

    来请郭老夫人的恭谨应着,退了下去。

    程家的小年夜的年夜饭就摆在了在朝阳门。

    等到二十六日,周少瑾一大早就起了床,坐立不安地在家里等程池。

    可直到掌灯时候,城门落了锁,去朝阳门外等着的管事也没有看见程池的踪影。

    周少瑾失望之极。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像程池走得那个晚上一样,床突然变又大又空旷,让她感觉有点冷。

    ※

    亲们,给吱盟的加更!

    关于彭城夫人的辈份,并不是岔了辈,而是彭城夫人觉得自己和郭老夫人是闺蜜,从年轻时就在一起,为了表示亲热,所以才喊郭老夫人为“阿慎”的。

    昨天那一章错字比较多,已经改了,大家可在刷新一下再看。

    o(n_n)o~

    ps:更新要到晚的十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