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出使
    袁氏的气得浑身发抖,忍不住道:“娘,济宁离京城那么远,那河道又属于工部,我就是个神仙,也不可能知道杨寿山居然会逼死河工,也不可能知道那些河工竟然还杀死了个同知……您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敢顶撞婆婆……

    吓得邱氏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垂着眼睑捏着帕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周少瑾还沉浸在刚刚得到的消息中,半晌都没有动弹。

    也就是说,程池不是去点卯的,是去救场的。

    所以宋阁老才会派了人去保定府找他,所以他才会急赶急地直接从保定府去了济宁……如今程池安抚了民工,当几个打死那同知的首犯囚禁了起来,河道也开始正常的疏浚,这原是好事,河道总督府还有调动周围卫所的权力,河道总督府上有驻河道的指挥使,下有熟悉河务的书吏,他一个工部过去管理疏浚的从六品吏官,又是刚刚入仕之人,怎么就轮到他出头了?这样会不会留给别人一个倨傲跋扈、不尊上峰的印象?

    周少瑾顿时就坐不住了。

    她得去宋阁老家里打听打听。

    程池会赶去济宁府救场,可是应了宋阁老之邀。

    她相信宋阁老不会无缘无故地让程池去济宁是,也相信程池不会无论无故就答应宋阁老去济宁,程池一时回不来,她若是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只怕晚上睡觉都不会安稳!

    正当她寻思跟郭老夫人开口的时候,屋里子一声冷哼,郭老夫人扬眉道:“的确,四郎在济宁不过是个小小的从六品官吏。所以你不关心济宁的事,大郎在内阁,是礼部尚郎,从一品的衔,你倒跟我说说,你都知道大郎些什么事?”

    袁氏被问得一愣。

    郭老夫人不屑地冷笑,道:“曲阁老有意和闵家七房的结亲。闵家七房却婉言拒绝了。你可知道其中的缘由?原来和大郎争都察院左都御使的黄理,由通政司通政使调任大理寺卿,他们家近日娶了个媳妇。是兵部武选司员外郎的女儿?庐江李家的老太爷,也就是当年和你二叔父同科,后来被皇上点了探花的那位,马上就要出任两江总督了。你可知道是谁廷推的……”

    老夫人的几个“你可知道”,问得袁氏额头冒出冷汗来。

    郭老夫人看“嗤”地一声。道:“庐江李家是北方大族,离我们有点远,我也就不去说他们家,那是为难你。你只要告诉我你知道不知道闵家为何拒绝了曲阁老的好意;黄理为何娶了个兵部武选司员外郎的女儿就行了!”

    袁氏哪里答得出来。

    特别是曲阁老有意和闵家结亲的事,她还和闵家是儿女亲家,却是一点口风也没有听到!

    老太太这么说。是不是在暗指闵家根本没有把她当亲家,对她也是防着掖着的呢?

    她额的汗更密了。

    郭老夫人淡然地看着她不说话。

    周少瑾想到前些日子陪郭老夫人串门时郭老夫人不仅和那些太夫人、夫人、太太、奶奶们谈笑风生。而且妙语如珠,幽默有趣,像变了个人似的……

    她不由朝袁氏望去。

    目光却和朝她望过来的邱氏碰了个正着。

    邱氏看了看郭老夫人,欲言又止。

    袁氏却在那里弱弱地辩解:“快过年了……嘉善又要成亲了……我,我这些日子没怎么在外面走动……”

    郭老夫人对她置若罔闻,像没有看见,没有听见似的,目光骤然就转向了邱氏,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邱氏吓得瑟瑟发抖。

    周少瑾看着都替她着急。

    见郭老夫人并没有注意到她,忙无声地对邱氏道着“实话实说”。

    不知道邱氏是想明白了,还是看懂了周少瑾的口型,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道:“我,我就是想知道,那黄家的媳妇,是什么出身?”

    郭老夫人道:“是章俊华的外孙女。”

    老人家面无表情,语气却和煦。

    周少瑾为松了口气。

    老夫人最恨在她面前不懂装懂还不认错的人了。

    袁氏却是一声惊呼。

    黄理和程泾是死对头,两人不轮资源还是学识都在仲伯之间,最后程泾能在和黄理争左都御史之时危胜一筹,全因关键的时候程池走了万童的路子。如今他们家和闵家结亲,黄理娶了章俊华的外孙女,那黄理又是有名的老奸巨滑,借着章俊华的人脉,又是申敏之的学生,背后占着两位阁老的黄理,谁知道会不会翻身?翻身之后会不会继续和程泾对着来?

    她……真的疏忽了!

    “娘!这件事全是我的错!”袁氏还没有糊涂到底,老太太能知道这些事,还能被彭城夫人记得,能在皇后娘娘面前挂上号,只怕也有自己的套路,难怪二房的老祖宗程叙那么忌惮老太太的,公公真是死得早了,就凭老太太的这手腕,一个内阁大巨是怎么都跑不掉的,恐怕这也是二房一直要想着法子也要压着长房的原因之一,她却只盯着外面,忘记了家里,若是能把老太太的这些人缘关系为她所用,那嘉善的路岂不是会更疏通了。她断然地转变了态度,道,“您说我说得对。是我没有做到长媳的责任,没有尽到做宗妇的责怪。我这就去趟袁家,问问我嫂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想到袁维昌和宋景然不和,又道,“想办法见到我哥哥,让他在这件事站在大老爷这边。”

    虽说郭老夫人不看好袁维昌,但袁氏到底说了句人话。

    郭老夫人道:“不用了。大老爷等会也要下衙了,这个时候去袁家打听消息也没有什么用了。我们就好生地等消息好了!”

    袁氏窘然地应“是”。

    周少瑾想了想,站了起来,低声道:“娘,我想去见见宋夫人……四老爷可是宋阁老给叫走的……”

    郭老夫人想了想。干脆利落地道了声“行”,道:“让商嬷嬷陪你一道去。”

    周少瑾感激地屈膝给郭老夫人行礼,匆匆出了宴息室。

    袁氏愕然地望着老夫人。

    刚才不让袁氏去找袁维昌,转眼间却同意周少瑾去见宋夫人……不要说袁氏了,就是邱氏也有些想不通。

    郭老夫人失望地叹气,淡淡地道:“少瑾年纪还轻,四郎又是宋阁老派了人喊地去的。四郎若是有个什么事。少瑾去找他最合适不过了。你们仔细地想想吧!”

    说完,看也没看她们一眼,径直去了内室。

    邱氏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

    周少瑾一顶青帷小轿直接进了宋家的垂花门。

    宋夫人亲自在垂花门前等她。

    周少瑾见到她未语眼眶先红,喊了声“宋夫人”,就哽咽起来。

    宋夫人满脸愧疚,忙道:“少瑾。没事,没事。我们家老爷做事。最最稳妥不过的了。你们家程大人也是心里有数的,这件事是我们家老爷反复斟酌之后才定下来的。”

    周少瑾来之前就怕宋夫人一无所知。现在看来,宋夫人不仅知道,而且对这件事还知之甚详。

    她心中一由得一动。

    宋夫人是个不管事的。会不会是宋大人对宋夫人说了些什么呢?

    周少瑾听着,陡然间想到了前世她为了沐大小姐的事去救林太妃,太后娘娘突然来了。林太妃对太后娘娘的热情……她不由亲昵地挽了宋夫人的胳臂,道:“娘也这么说。可我太担心我们家四老爷,不来和您说说话,我这心就像悬在半空中似的坐立不安……”

    “我知道,我知道。”宋夫人拍着她的手安慰她,看着她红着眼睛,头发被寒风吹得有些凌乱,不由得心中一软,迟疑了片刻,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们老爷说了,杨大人是他推荐的,出了这样的事,有些话他就不好说了。河工那边混乱已久,他原指望着杨大人去能驳乱反正的,不曾想河道上的事没有理清楚,杨大人自己先折进去了。若是程阁老能出面周旋,程大人正好可以从工部转到都察院去……”

    周少瑾的心怦怦乱跳。

    前世她对外面的事不闻不问,今生在郭老夫人跟前,却知道了很多从前不曾知道也不曾注意的事。

    朝中选仕,素有“不是翰林,不进内阁,不做过御史,不做堂官”的规矩。

    这里的堂官,指得是六部尚书。

    程池若是想再往上走,或有翰林院翰林的资历,或是都察院御史的资历。

    可进翰林院,要是庶吉士。

    程池春闱之后根本没有想过做官,因此也没有参加庶吉士的选拔。而庶吉士的选拔只会在新晋的进士中进行。

    他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

    现在最好就是从御史做起。

    河道总督府疏浚黄河,这么大的事,皇上肯定要派都察院的御史监察。

    而所有的御史都得从从七品熬起,都察院一百多名御史,想熬出头并不容易。

    若是程池因为这件事能转都察院御史,就算是从从六品的郎外员贬为正七品的御史,可程池名声有了,出身有了,若是再有人提携,最少也能做到正三品的大员。

    有些事,果然是不破不立。

    周少瑾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在宋夫人那里盘桓了一个时辰,婉言拒绝了宋夫人留膳之后,赶回了朝阳门。

    袁氏不在,邱氏在旁边服侍郭老夫人的茶水。

    周少瑾想到邱氏的为人,也没有瞒着她,把去宋家的结果告诉了郭老夫人。

    ※

    亲们,怕写错了,所需要的东西都去查证了一遍,耽搁了时间,抱歉抱歉。

    今天的更新依旧定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