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八十三章 问安
    朝阳门那边的宅子里,却是热热闹闹的。

    大家正围在桌子前喝着腊八粥。

    吃不食睡不语。

    袁氏喝完了腊八粥,放下了调羹才连连称赞,笑道:“难怪娘乐不思蜀,四弟妹这腊八粥就是做得好吃,不仅又甜又糯,而且还甜而不腻。也不知道四弟妹是怎么做出来的,哪天也指点指点杏林胡同那边灶上的婆子。”

    周少瑾也放了碗,温声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大嫂让那婆子随时过来找碧玉就是了,如今碧玉管着厨房里的事呢!”

    她又不是灶上的婆子,凭什么和杏林胡同灶上的婆子打交道?

    周少瑾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

    郭老夫人目光微闪,没有说话。

    邱氏低头不语。

    袁氏暗暗惊讶。

    她没有想到周少瑾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却是个绵里藏针的。原想压她一压的,最终却被她反将一军。

    从前到底还是接触少了些!

    袁氏思忖着,收起了轻怠之心,知道自己今天的言行落了下乘,笑着补救道:“那赶情好,我让杏林胡同灶上的婆子来找碧玉,到你们这边来偷偷师,也做几道让娘喜欢的菜。”

    说着,目光落在了郭老夫人身上。

    郭老夫人笑而不语。

    她知道袁氏来干什么。

    快过年了,她来接自己回杏林胡同。

    不然到时候那些亲戚朋友来拜年,她的脸得哪里搁?

    郭老夫人慢悠悠地又喝了口粥,这才道:“年纪大了,就不愿意变了。我喜欢的菜,来来去去也就那几样。倒不必如此麻烦。”

    言下之意。你是长媳,嫁进程家这么多年,婆婆喜欢吃什么都不清楚,你是怎么孝敬的婆婆?

    袁氏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邱氏看着不忍,想了想,还是打着圆场笑道:“娘,阿笙的腊八粥还没有送过来吗?这丫头。净会哄人。那天说了会亲手做了腊八粥送过来的,到现在也没有个影儿……”

    周少瑾不喜欢袁氏,却不想让对她始终很是和善的邱氏为难。她笑着应道:“我让春晚去看看。说不定人已经到了,还在门口。”

    她的话音未落,有小丫鬟喘着粗气跑了进来。

    “老夫人,四太太。”她那样子,急得都快哭了。“有宫里的公公来传旨,说马上宫里会赏腊八粥,说是皇后娘娘点名赏给老夫人……”

    郭老夫人面色一沉。

    新开府的宅子就是这样,丫鬟婆子统统没有见过世面。一点点小事就能慌张不已。

    周少瑾也感觉到了。

    她没等郭老夫人开口已沉声道:“老夫人和我都在家,你们慌什么慌?站好了均口气好好说话!”

    那丫鬟见屋里坐着的人纹丝不动,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声音清楚地把事情的经过又重新复述了一遍。

    袁氏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每逢腊八节,皇上都会派了公公给朝中的肱骨大臣送腊八粥。

    程家程泾是内阁大臣。住在杏林胡同,所以粥是送到杏林胡同去的。

    现在内宫却传了旨意下来,专给郭老夫人送了腊八粥……也就是说,郭老夫人是享得自己的殊荣。

    可什么时候老太太在皇后娘娘挂了号?

    早些年她嫁进来的时候老太太除了初一的大朝会,可是从不进宫的。就算是进宫,也是快去快回,从不曾在内营逗留的,怎么现在……十几年没有进京,进京不过几个月就能让皇后娘娘惦记……最最要紧的是,她担心郭老夫人因为有了这份殊荣会对她更苛刻,甚至会因为影响程泾而影响到她在程泾心目中的地位!

    袁氏心中惶恐而又不安,面上却不动声不动水的站了起来,笑着吩咐在一旁服侍的史嬷嬷:“快去准备香案和红包接旨。”

    香案是接旨的时候用,红包则是打赏送腊八粥的公公们的。

    但屋子里没有人动。

    郭老夫人垂着眼睑。

    丫鬟们看着周少瑾。

    邱氏焦急地拉着袁氏的衣袖。

    这里是朝阳门,不是杏林胡同。

    袁氏后知后觉。

    然后被愤怒的潮水淹没。

    她是这个家的长媳,是程家的宗妇。她难道连这种事也不能做声?

    那周少瑾懂什么?

    她这是在帮周少瑾!

    婆婆怎么能说她越僭!

    袁氏越想越气,指尖都开始发抖。

    周少瑾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前世她就知道袁氏有多霸道,别的事她可以让着她,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却是她两世为人的梦想,决不允许有人破坏。

    她吩咐那丫鬟:“去跟管事说,准备香案和红包。”

    那丫鬟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她们刚进府的时候商嬷嬷就告诉过她们,在朝阳门里当差,拿朝阳门的月例,就要清楚自己到底是在给谁当差,是谁在发她们的月份。她没有乱跑,果然是对的。

    小丫鬟屈膝行礼,匆匆退了下去。

    周少瑾就笑道:“娘,您得进去换件衣裳了。”

    前世,她也曾进过宫,接过旨。

    郭老夫人笑着点头,由周少瑾扶着进了内室,悄声问周少瑾:“我上次告诉你怎样接旨,你可还记得?”

    “记得。”周少瑾心里觉得怪怪的,把当时郭老夫人跟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郭老夫人欣慰地点头,按品大装,领着周少瑾和袁氏、邱氏一起在门口的暖阁里等着。

    不一会,慈宁宫的钱公公带着个小公公一起来了。

    除了懿旨,还有碗冷了的腊八粥。

    郭老夫人等人跪下来听旨、谢恩,接了懿旨。

    刚才还神色肃穆地宣读了圣旨的钱公公人顿时像换了个人似的,腰也驼了。脸也笑开了花,殷勤地对郭老夫人笑道:“老夫人,我们也有些年头没见了吧?昨天彭城夫人进宫说起您老人家来了京城,皇后娘娘才知道。这不,今天就让人赏了腊八粥过来。还是您老人家福气啊,一门三进士。不对,一门五进士。劭老太爷和去了的勋老太爷也是进士。听说孙子是去年南直隶的解元郎。之前是案首。哎呀呀,放眼本朝,可没有一个人有老夫人这样福气。皇后娘娘还说了。让彭城夫人进宫的时候邀了您一道进宫,让皇后娘娘和彭城伯夫人也见见——如今彭城伯世子爷越发不受管束了,就是皇后娘娘,也常常是束手无策。这可怎么得了!”

    彭城夫人。是皇后娘娘的母亲。

    彭城伯则是皇后娘娘的胞弟,而且是唯一个胞弟。

    郭老夫人笑道:“公公言重了。不过是孩子们自己争气罢了。公公回去后帮我向皇后娘娘恩谢。说到老妇人一定和彭城夫人去给皇后娘娘请安。”随后亲手送了两个大大的封红给了钱公公。

    钱公公满脸笑容地走了。

    郭老夫人的神色也淡了下来。

    袁氏面露迟疑之色,道:“娘,皇后娘娘怎么突然想起您来?”

    “也说不上突然想起来。”郭老夫人道,“从前你二叔父教太子殿下读书的时候。皇后娘娘就和你病逝的二婶很好,和我也见过几次面。这次可能是听说我们家闹分宗,想叫了我进去问问吧!不然也不会在彭城夫人进宫后想起我来。”

    袁氏听着不由一阵心虚。忙道:“娘,到时候我和您一起去吧?”

    “不用了。”郭老夫人道。“让少瑾陪我去好了——现在还不知道皇后娘娘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呢!”

    袁氏欲言又止。

    郭老夫人瞥了她一眼,道:“你放心,分宗的事是我同意了的。皇后娘娘若是问起,我知道该怎么说的。”

    “娘!”袁氏又羞又愧。

    郭老夫人却笑道:“好了,好了。今天过腊八节,大家应该高高兴兴才是。少瑾,你去把皇后娘娘赏的粥拿去厨房,等大郎他们过来的时候一起分食。”

    程泾和程渭都在衙门,程许和程让则在学堂,他们都要到了下午酉时才会下衙、放学。

    周少瑾笑着应是。

    程笙派人送了腊八粥过来。

    周少瑾刚打了赏,装了小罐朝阳门这边做的腊八粥做回礼,把人送走了,程筝派人送了腊八粥过来……等到了中午,家里已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粥八腊,济宁那边的消息也传到了朝阳门,传到了郭老夫人等人的耳朵里。

    郭老夫人“啪”地一掌就拍在了炕几上,对袁氏道:“你平时都在做什么?这么大的事,居然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你平时去袁家、方家都在干什么?家长里短的谁不会,要你做什么?你眼都给富贵迷住了?心都给算计蒙住了?一天到底这家里串那家里走,该知道的你一件也不知道,不该知道的你全都知道……”

    被婆婆当着两个弟媳妇这样的喝斥,其中还有一个是她很瞧不起的周少瑾……袁氏死的心都有了。

    邱氏也是媳妇,自然能理解袁氏的心情,她一把将周少瑾拽出宴息室,低声地道:“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回避一下好,免得大嫂脸上无光。”

    她想脸上有光,为什么不做些正经事!

    周少瑾在心里腹诽着,和邱氏去了茶房里喝茶。

    程筝让人带信过来,说顾绪有个同科在行人司任职,他已和对方约好了见面,到时候就知道济宁发生了些什么事了。

    袁氏听着就松了口气。

    程筝是她的女儿,这样的劳心劳力,也算是补偿了她的过错了。

    郭老夫人却并不领情,冷冷地看袁氏一眼,道:“还好当初没有把阿筝给你养!”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ps:明天的加更依旧在早上九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