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八十二章 称心
    四个人一起用了午膳,喝着茶聊了会天,待到郭老夫人面有倦色,程笙笑着放下茶盅依到了郭老夫人的面前,对周少瑾道:“婶婶和我娘在这里聊天吧,我好不容易来一趟,让我也尽尽孝,服侍祖母歇息去。”

    郭老夫人闻言打趣道:“哎哟!你不会是看上我什么东西了吧?”

    周少瑾微微地笑。

    邱氏心中一跳。

    程笙插科打诨,笑道:“就算是我看中了您什么东西那也是应该的,谁让您的好东西多呢!”

    “看看,看看,”郭老夫人笑着对周少瑾和邱氏道,“这还成了我的不是了!”

    屋里的人哄堂大笑。

    郭老夫人到底由着程笙扶进了内室,她老人家这才笑容微敛,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程笙瞪着郭老夫人:“您啊!就是这点不好。太厉害!大家都不敢在您面前说什么!常言说得好,不痴不聋,不做阿姑。您看我婆婆,就知道装聋作哑……”

    郭老夫从被逗得再也绷不住,笑了起来,道:“你呀,让我说什么好?”

    “那就什么也别说。”程笙笑眯眯地道,“听我说。”

    郭老夫人看着眼前梳着妇人发簪却还依旧一副小姑娘样的孙女儿,心里不由软了下去,由她扶着自己坐在了床上,笑着温声道:“好,你说,你听着。”

    程笙目光微转,道:“我听娘说,我们要分家?”

    “什么我们?”郭老夫人哼道,“你是姓彭!我们程家分家,与你何干?”

    程笙嘟呶道:“我这不是听我娘和我爹说什么要买宅子。钱不够之类的话吗?问我娘,我娘又不愿意告诉我,您也知道我娘这个人有点糊涂的,可这么大的事,没您亲自开口跟她,她哪有这个胆量在私底下惦记着这些啊!我心里没底,就来您这里探探口气……”

    说着。还委屈般地看了郭老夫人一眼。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了起来。道:“你也别给我打马虎眼了,那宅子多少钱?我让吕嬷嬷拿给你。”

    “您可真有钱!”程笙咋舌,道:“六千两银子!”

    郭老夫人笑道:“你也别在我面前作怪。六千两银子就晃了你的眼?”

    程笙嘻嘻笑,挽了郭老夫人的胳臂,道:“这不是想哄你开心吗?”

    “那好!”郭老夫人站了起来,道。“你不是要尽尽孝心吗?服侍我更衣吧!看我这六千两银子好使不好使?”

    程笙嬉皮笑脸扶着郭老夫人在镜台前坐下,道着“好使。好使”。

    周少瑾这边,则带着邱氏去了她汀香院后面一间厢房:“……我让她们早上就把厢房收拾出来了,地龙也一直烧着,你等会就在这里歇歇脚。等娘那边起来了。自有丫鬟来报了我们。”

    邱氏笑道道谢。

    周少瑾继续道:“以后二嫂会常来的,这间厢房我就给你留着。”她说着,随身的小丫鬟已推开了厢房的门。撩了帘子,周少瑾又道。“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增添的?”

    邱氏见那厢房一水的黑漆家具,粉彩的瓷器,丁香色的垫褥,大红锦缎的被子,收拾的干净整洁,陈设明快,墙角的一盆黄色的腊梅暗香浮动又开得娇艳欲滴,人踏地门就感觉到温馨舒服,不由对周少瑾道:“四弟妹,让您费心了。”

    “二嫂喜欢就好。”周少瑾道,“我就睡那边的暖阁,你有什么事就吩咐丫鬟去找我。”

    两人说了几句话,春晚捧着个大红色描金匣子跑了进来,喊了声“二太太”,对周少瑾道,“四太太,绢花来了。”

    周少瑾就笑着把那匣子递给了邱氏,笑道:“你给阿笙吧!”

    这也算是长辈赐了。

    邱氏想着,就笑了起来,代程笙收下了。

    周少瑾又和她说了几句话,就告辞了。

    邱氏笑着打开了匣子。

    三朵绢花,一枝玫红色的,一枝粉色的,一枝嫩黄色。

    邱氏有片刻的恍惚。

    四弟妹年纪虽小,行事却很稳妥,待人也真诚,两人若是能像现在这样,她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她躺在炕上眯了一会,程笙就过来了。

    邱氏立刻坐了起来,道:“你祖母怎么说?”

    程笙没有了在郭老夫人面前的不谙世事,从兜里掏出一个匣子递给了母亲,道:“这是六千两银票。”

    邱氏叹了口气。

    程笙没忍住,道:“能不分家吗?”

    邱氏道:“我相你祖母的。”

    程笙不再说什么,上了炕。

    邱氏推了推炕桌上的匣子,道:“你四婶婶送过来的。”

    程笙打开匣子,看着匣子里的绢花,也叹了口气。

    若是一家人像这样和和气气地在一起,多好啊!

    ※

    郭老夫人打了个盹就醒了,她问当值的珍珠:“二太太和四太太醒了吗?”

    “没有!”珍珠在一旁打络子,忙放下了手中的络子道,“您这才躺了不到两刻钟。”

    郭老夫人“嗯“了一声,目光落在那大红的络子上,见那络子打得十分精致,是她没有见过的样子,笑道:“市面上又开始流行新的络子?”

    “不是。”珍珠笑道,“是跟着春晚学的,春晚说是前两年四太太告诉她的。如今院子里的人都在跟着学呢!”

    从前寒碧山房冷清,大家循规蹈矩地过日子,不敢有丝毫的逾矩,这些新颖的东西自然不敢往郭老夫人面前带。如今郭老夫人住进了汀香院,院子里的花据说四季不败,就是这大冬天的,屋里也摆放着蜡梅、茶花,见郭老夫人什么也没有说。大家的心思也就都活了起来,不仅跟着春晚她们学着打起了新络子,就是在不显眼的地方,也有人会悄悄地簪朵花了,大家行事之间都觉得轻快了不少。

    郭老夫人望着头顶的帐子没有说话。

    珍珠顿时惴惴不安起来,正想悄悄地收了络子,郭老夫人突然吩咐她:“你去把前几天给我下的那些帖子都搬过来。”

    她忙起身应“是”。指使着两个丫鬟把一书篓的拜贴拿了进来。

    郭老夫人就让她们按品把拜贴都清理出来。

    珍珠和两个小丫鬟清了快一个时辰还没有把请帖清理好。

    周少瑾和邱氏、程笙过来给她请安了。

    “您这是要做什么呢?”邱氏看着几个丫鬟忙得满头大汗。奇道,“要不要我们帮忙?”

    郭老夫人想了想,道:“你陪我坐会。让少瑾和阿笙帮着清理去。”

    邱氏见都是些亲朋故旧的拜贴,知道这是个熟悉程家人脉的好机会,程笙知道了对她也有好处,逐笑吟吟地服侍着郭老夫人喝着茶。任由周少瑾和程笙去清理那些拜贴。

    等东西都按郭老夫人的意思清理好了,郭老夫人就从三品以上大员家女眷的拜贴开始看起。看到要回帖的就放在一旁,不用回贴的就重新放到书篓里去,让邱氏告诉周少瑾怎样回帖,然后带上回礼送到各家去。

    程笙就在一旁小声地和周少瑾嘀咕着。告诉她这是谁家的,那是谁家,这家和程家有什么关系。那样又有什么关系,谁家出过什么事。谁家得过什么诰命我……她有时候说得太过主观的时候,邱氏还有一旁纠正她。

    周少瑾当故事般听得津津有味,对照着从前去普陀山郭老夫人和她说的那些轶事,加上前世的一些记忆,周少瑾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里清明过,对京城的那些官宦人家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印象。

    郭老夫人笑着在一旁听着。

    她们一个下午就在那里整理那些拜贴了,却也不觉得无聊。

    等用完了晚膳送走了邱氏母女,郭老夫人捡了几份要紧拜贴写了回贴。

    周少瑾道:“您准备拜访这些人家吗?”

    郭老夫人点头,笑道:“这几位从前和我的关系都不错。我来了京城,又快过年了,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走动走动。你把手里的事拢一拢,也陪着我一起去好了。”

    周少瑾笑着应了,准备好了礼品,开始跟着郭老夫人串门。

    郭老夫人总是让她搀扶着自己,一副需要她照顾的样子,周少瑾和那些与程家有旧的人家也混了个脸熟。

    等到了腊八节那天,袁氏等人齐骤朝阳门的宅子,济宁的消息也在这个时候传了过来。

    内阁的几位大臣脸都变了。

    宋景然因为杨寿山的关系保持了沉默。

    保和殿大学士、刑部尚书李江陵把杨寿山臭骂了一顿,觉得应该把杨寿山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谨身殿大学士、工部尚书曲源则觉杨寿山是正二品的大员,事情也不必这么急,还是请皇上定夺为好。

    其他几位大学士则或是喝茶或是着济宁那边上来的阵条,看着袁维昌。

    只是没等袁维昌开口,程泾已笑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好歹是压下去了,大事化小也好,让皇上定夺也好,我觉得都可以。”

    屋里的空气瞬时一滞。

    大家都想起来了,去救场的寻个人叫程池,是程泾的胞弟。

    程泾这是要大家别忘了论功行赏。

    屋里就或轻或重地响起几声咳嗽。

    袁维昌看了程泾正襟危坐的程泾一眼,又看了面色冷峻的宋景然一眼,这才缓缓地道:“我看这件事,还是请皇上定夺吧!”

    让程泾和宋景然互撕去!

    程泾和宋景然不约而同地都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o(n_n)o~

    ps:更新在晚上的十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