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颠倒
    花厅里的人面面相觑。

    照春晚的说法,山洞里的事岂不是与周少瑾毫无关系?

    程沂顿时急起来。

    他们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怎能让程许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程沂顾不得许多,急声问春晚:“集萤为什么要和程许打架?”

    春晚按照商嬷嬷叮嘱她的话道:“笳小姐约了我们家二小姐一起去看望新进门的诰大奶奶,二小姐怕笳小姐等着急,就想从这边穿过去,谁知道我们踏进山洞就发现集萤姑娘正和许大爷打架……小姐劝了几句也劝不开,差点还被许大爷的拳头扫到,我只好把二小姐拦在了身后……二小姐正吩咐我去叫人,诺大奶奶就来了,然后一阵尖叫,把几位老爷和大爷都惊动了……”

    这样一来,就不关周少瑾什么事了!

    四房的人松了口气。

    程诣却显得有些不自在。

    他曾被集茧打过。

    因为自己贪图她的美色。

    难道程许也……

    程诣不由撇了撇嘴。

    程识眼底却闪过一丝骇然。

    直到现成,他还没有想明白事情怎么变成这样。

    但他心里清楚,程许这一次恐怕是要彻底地翻案——食了五石散之类的东西轻薄了一个路过的丫鬟和轻薄了一个寄居他们家姻亲是两码事!

    前者不过是神志不清犯了糊涂,后得却是荒唐淫、猥有品行有亏。

    从前只知道这位池叔父做生意很厉害,没想到行事也如此的有手段。

    自己从前太小瞧他了!

    他飞快地睃了程池一眼,低下头去,垂手恭立在那里。说多听话就有多听话,说多规矩就有多规矩。

    程证却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难怪他之前开出那么优惠的条件,没有池叔父的首肯,十三行的二掌柜根本不敢和他做生意。

    就凭他这翻云覆寸的手段,搁那也是个让人不敢随意得罪的人物。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计划的更周详些才有。

    不过,他在四宜楼上安排了人。如果有什么变化他应该很快就知道才是。那集萤什么时候去的山洞。他却一点也不知道。

    程证想起了祖父去世前悄悄对他说的事,他目光不由沉了下来。

    从前,他还真小瞧了这位池叔父。

    要知道。集萤还曾经打过程诣。

    一个服侍人的小丫鬟罢了,凭什么敢这么大胆?不过是笃定池叔父一定能护着她罢了。

    可祖父担心的那件事是真的了!

    看来程池已要掌握了家中暗中的那一份产业。

    他顿时有些后悔起来。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选在程池不在家的时候算计程许的。

    但事已至此,如今只有想办法补救了。

    不知道他顺利的“找到”程证给程许下药的证据。能不能帮得上程池?

    程证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那里。比程证看上去还要老实持重,心里却飞快地转着。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程池到底是干什么?

    是仅仅只想挽回程许的名声?还是想一箭双雕反二房的程识也拖下水?

    关键时候,他可别把意会错了。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一时间各怀心思,花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个声响。

    站在门外等候的集萤则惊呆了。

    怎么事情临到头来。变成了程许轻薄她了!

    她就知道,事情只要瘫上了程池就没有什么好。可这样明晃晃地颠倒黑白……这也太无齿了吧?

    集萤气得鬓角冒起了青筋,拔腿就往花厅去。

    谁知道她刚刚抬脚,身子一僵,被怀山点了哑穴,

    “集萤,”怀山抱歉地道,“不好意思,这是四爷的吩咐。我们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周家二小姐却是深闺弱质,这样的事沾上可能一辈子都要被人诟语,只好委屈委屈你了。不过,四爷也说了,这件事完了之后,他就放你回计家。我想了想,觉得你也不算太吃亏了——上次你曾祖父不是说了吗?他年纪大了,儿孙们虽然都成气,也孝顺,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不嫁人,他老人家就没办法闭眼。我觉得你若是能早点回去,他老人家一定很高兴的。”

    呸!

    集萤没办法说话,只好睁大了眼睛瞪着怀山。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让她背这个黑锅啊!

    周少瑾是女孩子,她就不是女孩子?周少瑾沾了这种事被人诟语,她就不怕被人诟语?

    程子川这混蛋,心也太偏了吧!

    等她能自由行动的时候,肯定一剑就刺死程子川!

    集萤怒发冲冠。

    怀山只好在一旁赔笑。

    就听见扇门四开的花厅里程泸轻轻地咳了一声,道:“既然是这样,池从弟,就不是我这个做从兄的说你了,你屋里的人,也应该好好地管管了。上次是诣哥儿,这次是许哥儿,谁知道下一次轮到谁?这样不分尊卑的,总归不好。若是那些仆妇们有样学样的,这家里的规矩岂不大乱……”

    程诣脸上火辣辣的,气愤地瞪了程泸一眼。

    说程许就说程许,怎么扯到他的身上来了?

    那个集萤也是的,怎么一点眼色也没有,连程许也敢打……不知道池叔父会不会把她发卖了?

    她那么傲气的一个人,若是被人发卖了,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他不禁暗暗担心,的目光不禁朝花厅外瞟去。

    而听程泸说起集萤就一直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程诣的程诰见状不由皱眉,和弟弟耳语:“你已经是定了亲的人,若是出对不起弟妹之事,我立刻打断了你的腿。我们家可不是五房。”

    程诣的脸更热了,忙道:“你胡说些什么?我怎么是这种人!”

    长辈们大多在场。程诰不好多说,只好威胁十分的瞥了程诣一眼。

    程沔脸胀得通红。

    这个混帐东西,上次还打得太轻了!看来还去还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

    什么也没有做就被父亲惦记上的程诣若名地就觉得身上有点冷。

    程沂大怒。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没有人把你程泸打哑巴!

    这件事,你儿子程证也是有份的!

    看样子自己不提点提点程泸,他还以为三房多干净似的!

    程沂在心里鄙夷着。

    程池道:“现在先把嘉善的事说清楚,集萤的事一步一步的来!”

    集萤气浑身发抖。

    还一步一步的来!

    程子川若是敢把她叫到花厅里去问话。她就什么也不认。让程子川下不了台来。

    到时候看程子川怎么办?

    想到这里,集萤的心里好过了很多。

    但这样一来,周少瑾恐怕就要被叫过来问话吧?

    就周少瑾那风一吹就能飘起来的模样儿。不会吓个半死吧?

    集萤又犹豫起来。

    程沂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花厅里的人全都朝他望去。

    程子川这是什么意思?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想把这件事就推到个丫鬟身上吗?

    门都没有。

    他忿然地道:“子川,这话可不能这样说……”

    “爹!”程识突然上前几步,打断了程沂的话。“这件事毕竟关系到长房,您还是让池叔父自己解决好了。我相信池叔父心中自有主张。爹您这样。让池叔父说什么好?丫鬟虽是池叔父的,可嘉善那边还得和袁夫人说一声……爹,你就别为难池叔父了。这件事就让池叔父自己解决好了。”

    这样一来程许就毫发无伤逃过了这一劫!

    但儿子肯定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拦着他的。

    程泸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有些憋气地道:“那我就不过问了。免得你子川面子上不好过。”

    程汶忙起身打圆场,笑道:“说清楚了就好,说清楚了就好。”又怕那药事落到自己头上。热心地道,“也不知道嘉善醒了没有?要不我们去看看嘉善?这孩子也是。太年轻了,又正是志得意满之时,不免有些把握不住自己。”他呵呵地笑,“不过,我们谁又不是这样走过来的呢?只要能改就好……”

    他一个人絮叨了半天,也没有个人回应他。

    等在隔壁耳房的吴宝璋牙都要咬碎了。

    周少瑾就这样逃脱了?

    池四老爷可真是护着她。

    难怪程家人人都想往长房跑,在长房的人,就是不一样。

    以后,自己该怎么办呢?

    想到程诺躺在床上就鼾声四起的样子,她心里就腻味的不行。

    此时周少瑾,却静静地站在寒碧山房上房的厅堂门口,等着珍珠给她通禀。

    池舅舅叫集萤和春晚去问话,肯定是为了解决她的事。

    她并不担心。

    可郭老夫人这里,却不能不有个交待了。

    听到袁夫人走了,她这才来求见的。

    帘子很快被撩了起来,碧玉迎了她进去。

    郭老夫人正坐在罗汉床上喝茶,虽然面无表情,但周少瑾还是感觉到她的情绪很低落。

    “过来就过来,还让小丫鬟通禀什么?”郭老夫人放下了茶盅,笑望着她道,“程许失礼,被吓坏了吧?怎么不会回去多歇一会?这么急的赶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周少瑾就轻轻地跪在了郭老夫人的面前,低声道:“老夫人,多谢您和池舅舅这些日子的教诲。快过年了,我想回保定府去看看我父亲和新生的小妹妹。”

    郭老夫人有半晌没有动弹。

    虽然是早就知道的结局,但看到周少瑾这样懂事乖巧,她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心酸。

    郭老夫人摸了摸周少瑾的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回去也好。你父亲一直惦记着你。回去住些日子,觉得无聊了,再也看看我们。”

    只怕是这一去,就再难有相见之日了!

    可她怎么有脸挽留周少瑾?

    郭老夫人目光一黯。

    有小丫鬟禀道:“老夫人,马富山求见!”

    ※

    姐妹们,补昨天的更新。

    今天的加更在下午的五点左右和晚上的十二点左右。

    &nb(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