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失望
    “但嘉善还是一门心思地喜欢着少瑾。”郭老夫人不想再听袁氏狡辩,径直道,“而你为了让嘉善安心读书,所以骗了嘉善,说只要他好好科举,取得了好名次,你就为他求娶少瑾,是不是?”

    因此嘉善才会在取得了解元之后纠缠少瑾……

    袁氏支支吾吾地还在那里为自己的行为开脱:“我的本也有意为嘉善求娶周少瑾的,可和闵家的婚事由来已久,之前闵家一直拖着,谁知道嘉善中了解元之后闵家的人就主动登门拜访,姿态放得那么低,我怕闵家觉得嘉善中了解元就自大起来,瞧不起闵家,平白地得罪人,我一时也不好断然地拒绝,想把这事放一放,等我回了京城再说,不曾想闵家的三老爷直接找到了我们家大老爷说起这件事,大老爷整天忙着朝堂上的事,哪里知道内院的事,想着之前两家也是有默契的,一口就答应了。我在金陵城,得到信已经晚了,就更不敢跟娘说了……”

    郭老夫人一巴掌就扇在了袁氏的脸上。

    “娘!”袁氏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挨郭老夫人第二巴掌。

    她捂着脸,愣愣地望着郭老夫人,眼眶水光闪动。

    “人无信不立。连那市井里行商贾之事的人都知道,枉你还是个能识字断文的人。”郭老夫人气得不行,道,“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到了现在还拿话唬弄我。是不是觉得别人都是傻瓜,只有你是聪明人!真不是知道是谁给你开得蒙。教你识得字!你瞧不上周少瑾,就规规矩矩地说瞧不上好了,为何要去骗嘉善!他就算是一时不喜,他年纪轻轻的,这一科考不上,还有下一科。你就这样迫不及待,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榜上有名,什么龌蹉的手段都使得出来。嘉善是你儿子,不是你达到目的工具!你口口声声说喜欢儿子。这就是你的喜欢?你是人,有七情六欲。难道你的儿子就不是人?你让他喜欢谁他就得喜欢谁,你让他娶谁他就得娶谁?我怎么没有强迫你和大郎?现在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你却还在一味地责怪少瑾。

    “那羞辱少瑾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你造出来的业,难道还要让少瑾去给您受不成?

    “你也是女子。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言行会给那小姑娘带来什么后果吗?

    “我是不知道这中间还有嘉善受骗的这一茬事,我要是知道了,在山洞的时候我就应该给你一巴掌。不过,我看我就算是给你一巴掌,估计也打不醒你。你到了现在还觉得自己没有错……”郭老夫人说着,流露出疲惫之色。淡淡地道,“你什么也不要说了。还是那句话,从今以后,嘉善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不然我会亲自去趟桐乡,跟亲家舅老爷把话说清楚的。我们程家虽然从不曾休过妻,可这不明白事理的宗妇,送去庙里反省,却也是有先例的。”

    袁氏“扑通”一声就跪在郭老夫人的面前。

    她记得很清楚。那还是她刚嫁进来不久。不知道为了什么事,程泾和郭老夫人有了争执。郭老夫人让程泾跪在院子里反省。鹅毛大雪飘落下来,浅浅地积了两寸高,程泾不认错,郭老夫人也不说起来……直到现在,遇到天气骤变的时候,程泾的膝盖还会隐隐做痛。

    郭老夫人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就算是亲生的儿子,她也狠得下心来惩罚,何况是她这个做儿媳妇的。

    “娘,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不敢了。您就原谅我这一回吧!”她抱着郭老夫人的腿,苦苦哀求道,“我以后什么都听您的……嘉善已经是解元了,再努力一下,以他的年纪,至少可以点个探花。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中个状元。三元及第,本朝开国至今还没有一人人夺此殊荣的。娘,就这一件事,你就让我做这一件事,我一生一世都会感激您的……”

    郭老夫人一脚就踢在袁氏的胸口上。

    “滚!你给我滚!”老人家淡淡地道,按在茶几上的手却青筋凸起,“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

    “娘!”袁氏被踢得胸口一阵巨痛也不敢松开抱着郭老夫人大腿的手。

    郭老夫人暴怒,大声喊着吕嬷嬷:“把她给我拖下去!”

    “娘!”袁氏不松手,满脸是泪,“我什么也不求,就求您这一桩事……”

    郭老夫人气极而笑,道:“我给大郎纳一房妾室,再生个庶子,然后在我屋里养大,你也同意?”

    袁氏呆住。

    郭老夫人高声道:“这个儿子是你的!我却不能让长房断了香火,让大郎再给程家养个儿子,这你也同意?”

    “不,不,不……”袁氏摇着头,心里一团乱麻的似的,根本不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您不能这样……我不愿意……”

    郭老夫人的表情淡了下来,轻声道:“你现在跟着吕嬷嬷出去还有几分体面,等我叫了粗使的婆子拖你出去,你可别说我不给你面子……”

    可我不能把儿子让给你!

    他眼看着就要成气候了。

    我辛辛苦苦养育了十几年的儿子,不能就这样放手!

    袁氏还要和郭老夫人争辩,吕嬷嬷扶了袁氏,一面半架着她往外走,一面在她耳边道:“老夫人正在气头上,夫人您就少说两句吧?有什么事等老夫人气消了再说。您嫁进来都快三十年了,老夫人是怎样的脾气,您还不知道?再说,万事不还有大老爷吗?”

    是啊!

    老夫人这个人你越是顺着她她越宽和,你越是和她对着来她越是执拗。

    大老爷。只有大老爷能救她……

    袁氏跌跌撞撞地和吕嬷嬷出了内室。

    郭老夫人独自对着满室的寂静默默地坐了片刻,无奈地叹了口气。

    转过身来想给程许掖掖被角,却发现程许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孙子可能看到了自己教训儿媳妇时的场景,儿媳妇以后在孙子面前会不会没有了威严,郭老夫人有些担心。

    “你醒了!”她给袁氏留面子,道,“我刚才和你母亲说过了,你以后跟我住段时间。你娘那边,还要忙着府里的中馈……”

    “我都听见了!”程许打断了郭老夫人的话,目光殷切地望着郭老夫人,“您也不喜欢我娶闵家的大小姐是不是?那您帮帮我吧!我想娶少瑾,我喜欢的人是少瑾……少瑾是在您屋里长大的,她的性子您最清楚不过……不仅温柔敦厚。知书达理,而且针线女红无所不精,孙儿想娶个像这样的媳妇……我不想娶个时时刻刻都盯着我的举业,盯着我仕途的女子……祖母,您就帮帮我吧!这件事除您,谁都帮不了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郭老夫人笑了起来。

    这话和刚才袁氏的口吻是何其的像!

    这就是他们九如巷未来的宗子!

    这就是他们程家以后的依托!

    失望到了极点。连发脾气都是浪费精神。

    郭老夫人温声道:“嘉善,我不会帮你的!”

    程许睁大了眼睛。

    郭老夫人一下子想起他小的时候。天气太热,非要吵着喝冰镇过的绿豆汤,她不许乳娘给他,他就这样睁大了眼睛望着她。

    他还是个孩子呢!

    郭老夫人心中一软,忍不住道:“嘉善,有一次少瑾向我告状,说你常常纠缠她。你是不是知道你母亲会为你求娶她,所以你才去找她的?”

    程许能感觉到祖母的态度柔软下来。他想抓住这个机会,忙道:“不是。我是知道了母亲要给我和闵家的大小姐订亲,所以才去找少瑾的,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也喜欢我。如果她也喜欢我,我肯定会去和母亲求情,求母亲成全我们。若是母亲不依,我就去求四房的老安人,求祖母,求周大人……”

    郭夫人温和地道:“可现在,你被少瑾揍了一顿,但你还是喜欢她,还是想娶她,是不是?”

    如果祖母以为是周少瑾打他,就算是有一天周少瑾嫁进来,祖母也不会喜欢她的。

    程许不想让周少瑾受屈委,忙道:“祖母,不是这样的。是我喝多了酒,说了不该说的话,是少瑾身边的人打得我……”

    郭老夫人打断了程许的话,耐心地又问了一遍:“就算是这样,你也想娶少瑾,是不是?”

    程许应了声“是”。

    郭老夫人道:“可如果我是你,如此喜欢一个人,至于她喜不喜欢我又有什么关系?为何非要把她应允了才去求长辈。我的事,我一个人就足矣!我会明明白白地跟母亲说清楚了,除了周少瑾,我决不会娶其他的女子。如果母亲非要给我订下闵家这门亲事,拜堂的时候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的。然后再去找父亲,把自己的决心再说一遍。他要是也不答应,我就亲自登门去周家求娶……周家答应不答应,母亲同意不同意,我都会全然不顾,我喜欢的,我就一定要得到。若是做得不对,那是我的不对,若是惹了笑话,别人只笑话我,我只要拿出诚意来,告诉那个人,我喜欢你,为了你,我愿意做一切的努力,哪怕是被人耻笑,哪怕是不合时适……不管得到了还是没有得到,等我老了,我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尽了全力,纵然有遗憾,可也不会后悔。

    “嘉善,你做到了吗?

    “对你痴迷的事,你能做到吗?”

    程许眼睛里迸射出惊喜,道:“祖母,您是要我去求周大人吗?”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b></b>